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by月斜影清全集目录阅读

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的小说故事由作者月斜影清创作编写。小说讲述了花溶是罪臣之女,在被株连九族时,花溶和族人一通逃亡,可在路上却被海岛上占据的海盗侵袭,甚至花溶还被岛主秦尚城识破了女扮男装的伪装,直接被秦尚城给带走了,花溶想要给自己的家人复仇,却没想过自己会折在秦尚城的手中,而她更加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秦尚城宠着,成为了无人可欺的女人。

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导读

花溶姐弟前来拜别九王爷.

为了便于学艺,花溶还是穿的男装,但换了一身青色紧身的衣服,看起来精神飒爽,一扫往日的娇弱之气.

九王爷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她青葱一般的指尖,心里不知怎地很有几分期待的感觉:这双拿惯了毛笔的手,如果拿着刀枪棍棒会是什么样子?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同意她拜师的要求,但见她求肯的目光,又想到她无处可去,留下学艺不失为暂时安身立命的好地方.他暗忖,也许,你救过一个人的性命,就总放不下她以后的命运,希望她既然活下来了,就活得更好吧.

尤其一路相处下来,二人除了谈论诗词歌赋书法,竟还能和她谈谈当下混乱的局势.因为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逃亡生活,一路上目睹世道艰难,虽然因为年纪还小,也说不出惊世骇俗的道理,但偶尔一两句却很能到关键处.因此,虽然相处时间不算太长,九王爷早已对这个女子深有好感.见姐弟二人来辞别,很有些不舍之情,叮嘱道:“你们好好学艺,以后,我会来看你们的.”

二人原以为彼此身份天差地远,九王爷这次回家后,也许再难有见面之时,但听得他这番言语,很是开心.九王爷又再嘱咐一番,才启程上路了.

众人送别九王爷,少年还一再张望,随行的鲁提辖在他肩头拍了一下,笑道:“傻小子,别这么婆婆妈妈的,还不如你姐姐有气概……”

花溶见这个粗豪汉子竟然也看出自己是女子,好在也不是什么刻意隐瞒的秘密,只大大方方地一揖:“我弟弟这是性情中人.呵呵,以后,还有很多地方要麻烦鲁大哥.”

由于种将军繁忙,公务在身,早就叮嘱了,花溶姐弟先向鲁提辖学艺.鲁提辖十分坦率:“姑娘年岁已大,学艺成效肯定不若令弟.”

花溶肃然道:“谢鲁大哥直言相告.小女子也不是指望能成为绝世高手,但求能有一技防身.”

鲁达叹一声,心想,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女子有一技防身也不错,就道:“好,即日起,你们姐弟就随我学艺.”

“谢鲁大哥.”

自此,二人就开始随鲁达学艺.期间,岳鹏举曾回家打听母亲的下落,仍无丝毫消息,又四处托人寻访,终还是没有消息.

岳鹏举极有天赋,无论刀枪棍棒,信手拈来,学什么会什么;除了主要向鲁达学艺,其他几位教头见他如此聪明,也无不把自己的得意招式传授于他.岳鹏举除了日常的武艺,也不曾放松学习,他随身带着花溶在海岛上给他的《孙子兵法》,日常读书习字,不懂的就向花溶请教,如此时间飞逝,岳鹏举不但武艺日新月异,个子也窜高了一大头,看起来,完全是一个真正的少年了.

鲁提辖用禅杖,武功走的是刚猛一路,花溶未免不太适应.这鲁提辖面粗心细,便先教花溶入门的基本功,然后主要教她骑马射箭.起初,他不过是碍于种将军的命令,才带这女孩子学艺,没想到三五月下来,见这女子勤奋异常,完全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自己生平竟也没见过如此勤奋之人,加之她天资聪颖,很能用心揣摩,学什么都又快又好,慢慢的,鲁提辖倒收起了几分怠慢之心,很是尽心尽力传授于她.

鲁提辖不在的时候,花溶就随另外一名教头学习射箭,也有不小的进步.

一年之后,西夏侵扰甘肃边境,年迈的种将军奉命开赴前线,鲁提辖作为帐下小将官也随同出征.岳鹏举得知消息后,立刻和花溶商量,说自己也想去战场.

好男儿志在四方,在家里学艺终不如战场上的历练.花溶虽担心他年龄还小,但见他决心已定,就答应了.

出征那天早上,花溶亲送他们到二十里外的驿道上路.

所有的叮咛早已说过,花溶见岳鹏举还是依依不舍,柔声道:“你要好好听鲁大哥的话.”

这时的岳鹏举,已经比花溶高出小半头了,但这一年来,和花溶朝夕相处,得她细心照料,又得她教授学业,缝补衣服,偶尔伤病,都是她无微不至地看护.心理上早已把她当作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今,分别在即,再见不知是何年何月,很是不舍,竟要掉下泪来.

鲁提辖知他姐弟情深,拍拍他肩膀,笑道:“小子,去挣一份大大的军功给你姐姐瞧瞧,哭什么哭?多没出息?”

花溶也笑起来:“大男儿了,不作兴这样哭,快快出发吧.”

岳鹏举很不好意思地擦擦眼泪,这时,鲁提辖已经大踏步地走远了,他再看一眼花溶,才小跑着追了上去.

走出许久,再回头时,见花溶还是站在原地.本来,他越走越远,花溶的身影也应该越来越小才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时望过去,反倒觉得花溶的身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仿佛天地之间,就剩下这一个美丽温存的女子.

再说秦大王,一直在海上寻找花溶的下落.本来积极准备着和那位神秘的“赵公子”一战,但很快他们就接到消息,那艘大船迅速返航.突然失去了对手,秦大王倒也无所谓,相反,更是在沿途搜寻花溶的下落,无奈途经几个渔村,都无丝毫消息.

随后,他们的五牙战船果然遇上那艘路过的“花石纲”,但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艘运送一块重达几十吨“奇石”的船,就遇上暴风雨,全船覆灭,沉入海中.

这场风雨后,所有关于花溶的踪迹和幻想全部破灭了,所有海盗一致认为花溶一定葬身海底了,再找下去也是徒劳无益.

唯有秦大王还是不死心,一待暴风雨过后,继续搜索.

如此搜索了三天三夜,海盗们已经筋疲力竭,暗地里都开始怨声载道,觉得秦大王太过婆妈,竟然为了一个逃走的女人变得如此愚蠢.女人嘛,随便再去抢几个回来就是,他要娶多少就可以娶多少,犯得着单恋一枝花?何况那枝花早已葬身鱼腹了.

太阳已经在东方变成了一个血红的红球,然后,一点点沉入云层.秦大王双眼血红,提着一个大酒壶,猛烈地往口里灌.

酒顺着他的嘴角滴在敞开衣襟的胸膛上,他大瞪着眼睛,模样十分可怖,声音也十分嘶哑,只对着茫茫的大海,一遍一遍高呼:“丫头,丫头……你在哪里?丫头……”

“死丫头,要是老子逮住你,一定要狠狠收拾你,看你还敢不敢跑……”

“丫头,你给老子滚出来……”

到后来,他嘶哑的声音已经传不了多远了,只一味哀求:“丫头,你出来,只要你出来,老子绝不会打骂你,也不强迫你生儿子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

老海盗和小头目李兴看不下去了,大着胆子上前劝他:“大王,人死不能复生,这海上不比陆地,尸首也找不到的……”

“大王,以后弟兄们多给您抢几个漂亮女人回来,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滚开,滚开,老子不想听这些废话,滚.”

二人立刻灰溜溜地躲开了.

于是,一众海盗又不得不装模作样地“卖力”寻找起来.

五牙战船返回海岛上,已经是五天后了,因为出来时匆忙,所带的干粮清水告罄,不得不返回.

残阳如一块血球挂在天上,海上的风卷起柔细的沙子,使劲往林间吹.

秦大王独坐在那块平如桌面的大石上,对面,是他竖立的一块简陋的木桩权当墓碑,墓碑旁边放着几碗鱼肉,一大壶酒.碑上是几个简陋的字“爱妻花溶之墓”.还是岛上唯一粗通文墨的老海盗写的.

恍惚中,只见一个穿淡绿衫子的少女提着狼毫,那么神气地写字,一张又一张,张张纸上写的都是“秦尚城”三个字……

“丫头,丫头……”

他欣喜若狂,伸出手,搂一个空,才发现是一场幻觉.

他从怀里摸出一叠纸,一张一张铺开,全是自己的名字.

她死了,这些,统统再也不会有了.

他是个粗汉,第一次体会到一种不可言说的幸福感觉,就如有人将一杯最美味的酒,端到一个酒鬼面前,酒鬼才乐不可支地嗅了几口,忽然酒就被打翻在地,倾倒得一滴不剩.剩下的,全是痛苦的感觉.

痛苦,也是第一次;就如第一次的幸福.

他提起酒壶,仰着脖子咕嘟咕嘟喝下大半壶,酒入喉头,火辣辣的,几欲抓狂,一把就将酒壶扔在一边,抓起那叠纸,拼命地撕扯:“该死的丫头,你为什么看不起老子?你为什么要跑?你为什么要死?老子对你还不好么?老子又没有打你,从来都没有打过你,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宁愿死了,也不愿跟着老子?”

一张张纸被撕得粉碎,带着一种莫名的快意,撕到最后一张,忽见上面写着两个名字:

秦尚城

花溶

两个名字挨着,仿佛谁写的年庚喜帖.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