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枫南宫倾城小说主角(噬天王者回都市)小说阅读

江枫南宫倾城小说叫什么?江枫南宫倾城小说主角的书名叫做《噬天王者回都市》,又名《龙王殿》,作者是青帝。江枫在和敌人大战的时候,被结义兄弟暗算,导致命丧仇人之手。江枫实在不甘心,再次睁眼居然重生了。重生在当初被抛尸的现场,江枫势必要把当年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噬天王者回都市章节阅读

滨海市南城帝皇苑别墅区,是市里最知名的几个富人区之一,因其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优雅的居住环境和便利的交通,在寸土寸金的滨海市被炒到了天价,每平方高达十万元,能在这里购置一套房产,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作为南城大鳄的楚人雄,自然也在这里拥有一套自己的独栋别墅。

此时,夜深人静,楚人雄书房里的灯还亮着。

“老爸,你查到那个小哥哥的身份了嘛?”沐浴过后,穿着一身卡哇伊睡衣的楚菲儿来到了楚人雄的房间,很不顾淑女形象的叉开腿骑在一张木椅上,双手抱着椅背,对着正在那毛笔练字的楚人雄问道。

“还没有,怎么,你很想知道他?”楚人雄抬了下眼睛,笑问。

知女莫若夫,她的女儿可从没当着他的面几次提过同一个异性同龄人,而今晚从那个荒山上回来后,楚菲儿不下一次向他打听那个神秘年轻人的信息,甚至于,要求他派出手下人去查,无论如何都要查出那个人的身份。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想了解他感谢他,不很正常嘛?”楚菲儿歪着头问。

“真的是这样吗?”楚人雄促狭的眨了眨眼睛,笑问。

“腾!”楚菲儿仿佛被洞穿了心事,白皙如玉的脸颊瞬间红了,她显得有些局促,但为了掩饰心虚,故意针锋相对的扬起脖颈:“要不然呢?”

“唉……”

楚人雄轻轻的叹了口气,女儿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自古以来,唯有救命这种恩情,是最容易打动红粉芳心的,要不然,也不会有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一说了。

可楚人雄却不允许女儿有这样的想法。

一者,以他在滨海的身份地位,儿娶女嫁这种事,都要进行综合的考量,他早就为女儿物色了合适的人选,那是从大局考虑的,没办法更改。

再就是,不久之前,他的军师诸葛玉珩告诉他,他的手下人把那个暗杀女儿的杀手带回来之后,无论怎么严刑拷打,那杀手都不肯透露雇主的信息,但提起救了女儿的年轻人,却有着深深的忌惮!

用他的话说,那个年轻人,就是一个怪胎,竟然空手抓住了他开枪射向女儿的子弹!

这种事,传出去都骇人听闻,没人会信,但楚人雄却是知道,那个承受了百般酷刑的杀手,绝不会信口开河。

那么问题来了,滨海市竟然横空冒出了一个能空手抓子弹的年轻人,而他此前还毫不知情,这很让他后怕!

更有甚者,那个年轻人虽救了她的女儿,但对他似乎没什么好感,连他亲自递出去的名片都不屑一顾,这更让楚人雄读不出江枫的深层用意,因而心里总有些不安。

“老爸,让你的人赶紧找呀,外界不都在传,滨海三分之一的地下世界你说的算嘛?找个人还这么困难?”楚菲儿见老爸不说话了,有些不满的嘟着嘴儿道。

“好吧,我会帮你找,但你的心思也不要总放在他身上,也许他压根就不想跟你有什么交集呢?”楚人雄想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让女儿暂时放弃。

“他会么?”楚菲儿一听,愣了一下。

“要不然,他为什么连个名字都没给你留下?”

楚菲儿张口结舌,随即,立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仿佛被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行了,不早了,去休息吧。”楚人雄放下毛笔,走过来宠溺的揉了揉女儿的脑袋。

楚菲儿有些心不在焉,放开凳子站起来说道:“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帮我找,就算他对我没兴趣,我该表达的礼节还是要表达,至少,我不能让一个救命恩人,就这么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好,我会继续帮你找。”楚人雄无奈道。

楚菲儿怏怏不乐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扎在自己的床上,仰面躺着,心中前所未有的有些茫然:“难道,他真的讨厌我嘛?是怪我那时候太小题大做,一惊一乍?”

除了被杀手偷袭之外,回想起当时被毒蛇咬的一幕,她到现在也依然心有余悸。

不过,想到这里,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她当时在草丛中嘘嘘,而身在下面的江枫,肯定把该看的和不该看的全看到了……

一想到这里,楚菲儿脸蛋浮上两团酡红,晕红快速的弥漫开来,不一会儿蔓延到雪颈。

满脸的羞意弥漫,眼眸更是柔水潺潺。

“羞死人了!”

她双手捂脸,将头害羞的塞在被子里,顺着被子露出一对修长的雪白玉腿,一双小巧玲珑的嫩脚丫子上下踢踏着,场景极其娇艳。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他,谁让他把我所有的秘密都看去了,哼!”

……

与之同时,南城行动部门分部。

江枫这边被司徒嫣亲自带进了一间审讯室,坐在老虎凳上,老神在在的打量着四周。

司徒嫣打开刺眼的强光台灯,照射着江枫的眼睛,江枫微微歪了下头,避开那灯芒的照射。

一般来说,受审者被这样的强光照着,都会因为紧张和不适应而心里发怯,这是行动部门常用的问询手段之一。

司徒嫣很满意这种效果,脱掉褂子,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衫坐在审讯的位置上,身边坐着负责记录的副手牛涛。

可哪怕是牛涛,都不敢正眼看她,原因就在于司徒嫣穿成这样实在太魔鬼了,宽松的t恤完全暴露出她的惹火身材,再配上她那绝世孤芳的容颜,白皙水嫩的肌肤,谁看了都忍不住流鼻血。

“老实交代一下你的情况吧,姓名来历,还有你打人的原因和经过,不准隐瞒,不准扯谎,更不准胡编乱造,你的态度是否端正,将影响到我们对你的处理措施!”司徒嫣坐在审讯桌后面,公事公办的说道。

江枫歪着头,懒洋洋的看着她,笑道:“这么多‘不准’,那我干脆什么都不说得了。”

“砰!”的一声,司徒嫣一掌按在桌子上,整个人沉着脸站了起来,冷冷道:“你放老实点,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应该知道这个常识。”

“我没什么需要交代的,具体情况你等那个简钰醒了,问他就行了。”江枫表情平静道。

“放肆!”司徒嫣怒气冲冲的说着,呼吸剧烈的起伏,使得一旁的副手牛涛都尴尬的把脸转向了别处。

“既然你提到了简钰,我必须要说明的一点就是,你很有种!简鸿升的儿子你也敢打,算得上为民除害了,但这不是你暴力伤人的理由,哪怕到了法庭上,你也不占理,毕竟你把一个健全的大活人给废了!”司徒嫣满脸冷清。

简钰作为市里有名的纨绔大少,口碑不好,这在滨海市人尽皆知的事情。

这家伙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玩过多少嫩模校花就不说了,关键还喜欢玩良家,曾经闹出过不少事端,甚至有个良家为他怀了孕之后,闹的鸡飞狗跳夫离子散,最后他却抛弃了人家!

导致那名良家悲愤欲绝,跳楼身亡,一尸两命!

而事后,是简鸿升花钱摆平的,简钰毛事没有,依然逍遥快活。

简钰在行动部门的档案有一个笔记本那么厚,可要么拿不出十足的证据,要么就是有人力保,始终没人敢动他,甚至于司徒嫣多次想亲自采取措施,都被上面压着不让动。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今天江枫把简钰打的那么惨,也算是为民除害。

可打人就是打人,这个洗不掉的,尤其江枫一脚把简钰踢成了废人,让他以后再也不能人道,这就更严重了,不能因为他办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就宽恕他暴力伤人的行为。

再者,江枫的态度也实在是不好,从头到尾就没配合过,这让火爆脾气的司徒嫣更加不能忍。

“江枫,就算你不说也一样,你的资料都在我手上,你于十三年前孤身一人来到滨海,流落街头,被南宫家的家主南宫鸿鹄收留,带回南宫家抚养。”

“六年前,南宫鸿鹄突然发话,要把自己最的宝贝孙女南宫倾城许配给你,于是,你从一个被南宫家捡回去的弃儿,一举成为了南宫家的入赘女婿,从那之后你也一直以这个身份生活着。”

“这期间的你,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甚至活的比较自卑,整个人都比较颓靡,不思上进,抽烟酗酒,浑噩度日。”

“而根据最新得到的资料上看,你于一个月前离奇失踪了,你未婚妻南宫倾城请求发布寻人公告,在全省乃至全国寻找你的踪迹–而你今晚竟然莫名其妙又回来了,并且还一反常态的,主动找上门把简钰和他的跟班强子打了,这跟你以前的档案严重不符,简直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司徒嫣绕过审讯卓,晃着两条滚圆健美的长腿来到江枫身前,手上晃着一摞江枫的资料,居高临下的对江枫说道:“现在,我不光要了解你打人的动机,还想知道你失踪的这一个月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了你性情大变?”

“资料收集的不错,不过就是更新的不够及时,至少今晚发生的事情,你这上面没有了解透彻,”江枫笑了笑:“另外,我给你提个小小的建议。”

“什么?”司徒嫣板着脸问。

“以后在审人的时候,还是把衣服穿上吧,不然同志们都没心思办案了。”

“你!”司徒嫣怎么都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在这节骨眼上说这个,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负责记录的副手牛涛满脸尴尬目视别处,根本不好意思盯着她看……

司徒嫣脸色拉了下来,低头瞅瞅自己,好像确实暴露了点儿,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这家伙竟然敢当面口无遮拦的轻佻自己!

“江枫!你别给我油嘴滑舌,在这里,我问,你答,这是你最好的交代方式,否则,我可你理解为你在挑衅我的权威,因而不介意给你点颜色看看!”

司徒嫣伸手揪住江枫的领口,弯下身逼视着他的脸,一字一句说道。

“长官,我抗议!”江枫忽然说道。

“怎么?怕了?”司徒嫣冷笑一声,这王八蛋终于知道认怂了,虽然现在不提倡刑讯啥的,但江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实在是让司徒嫣憋气,慈虎不发威,真当她是hello kitty?

“有人不穿内衣在我面前晃荡,有伤风化!”江枫义正词严道。

???

司徒嫣整个人懵了!

听到江枫这话,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领口,果不其然,顺着他的视线完全可以看到自己里面的雪白!

因为工作特殊的关系,司徒嫣的运动量很大,每天又需要加强自己的训练,所以穿着内衣很不方面,她习惯性的就是打真空,这样也就缓解了她身材过于火爆的压力。

而今晚司徒嫣原本已经下班了,是因为王朝的恶性事件,被上面叫回来的,出门的时候更忘了穿胸衣,所以更加突出了这种情况。

随着江枫话一出口,那边的牛涛也惊呆了,不可思议的转向司徒嫣,不过他可没江枫那么大的胆子,敢盯着队长看,只是惊诧于江枫竟然敢当众说出来。

而司徒嫣缓过神来后,冰霜般的俏脸瞬间涨的通红,小宇宙瞬间爆发了,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领口,然后直起腰瞪着江枫大怒道:“王八蛋!你居然敢偷看姑奶奶,信不信姑奶奶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江枫一脸无辜:“怎么叫偷看,不是你自己送到我眼前来的么?”

“呼、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司徒嫣气的娇躯颤颤发抖,双目喷火,扬起一巴掌,就要打向江枫的脸。

“队长!”关键时刻,后面的副手牛涛站了起来,立刻出声劝阻!

“嗯?”司徒嫣余怒未息的回头看,只见牛涛苦笑着对她摇了摇头。

牛涛在用眼神暗示她:现在不一样了,查的严,刑讯的话会有麻烦。

可司徒嫣真的气不过,就算是个普通女孩子,遇到这种事也不会轻易罢休吧?何况是她?

她的便宜岂能让这家伙白占了?

“呼、呼!”司徒嫣碾着银牙,强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然后对着牛涛道:“给我看住他!”

说完,她直接甩门走出去了,似乎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她的愤怒。

审讯桌上的牛涛一脸无奈,但看向江枫的眼神也充满同情:你小子玩火,队长的豆腐也敢吃,你丫事后不褪层皮才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