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温情霍庭深小说名字 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全文在线阅读

温情霍庭深小说名字是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温情不是孤儿,从小却跟孤儿差不多,母亲去世了,父亲虽然在世,却以她为耻,对她不闻不问,大学生活费都是温情自己打工得来的。温情给霍霆仁当家教,因此也认识了他的哥哥霍庭深,温情倔强坚强的性格,深深地吸引了霍庭深。

温情霍庭深小说名字霍先生你老婆不想公开精彩章节导读

挂了电话,温情找到了霍庭深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霍庭深慵懒的声音:“喂。”

“是我。”

“我知道。”

“你……忙吗?”

“还好,”霍庭深说完,想了想,他这样,她应该没法儿接下去了吧,“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昨晚不是说,要睡到中午的吗?”

他说完这话,会议室里的一众高管下巴都惊掉了。

昨晚……

好多人都闻到了ai昧的气息,难道大总裁恋爱了?

谁能想象,刚刚还在发脾气的霍三爷,这会儿竟然在温柔的讲电话?

是谁让他们霍三爷变的这么温柔的。

他们很好奇,这位祖宗到底是谁,真想把她拉出来,供起来,好让三爷每天都能有个好心情。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可我舍友给我打电话,把我吵醒了。”

“那你这舍友,大概克你。”

“才不是,她是跟我分享好消息的,嗯……那个,霍庭深,学校里重新公布了留校任教的信息,我被留下了,谢谢你。”

霍庭深勾唇一笑:“我说过很多次了,谢这个字,不是用来说的,这种方式我不接受,换个方式。”

“换什么方式?”

霍庭深从椅子上起身,出了会议室:“就比如说,以身相许?”

她脸一红:“你要是继续开玩笑,我要挂电话了。”

霍庭深笑:“谁说我是在开玩笑的。”

“我真要挂了。”

“那你中午陪我一起吃饭吧。”

“今天中午不行,我跟我同学约好了。”

“那就晚上。”

“今天晚上我要去给一个初中生补课,要补到八点。”

霍庭深挑眉:“既然这么没诚意,你还说要感谢我?”

“嗯……要不,明天中午吧。”

霍庭深勾唇,不错,起码不会一味的拒绝他了。

看来这个女人,拿他的嘴短。

“中午我有会要开,晚上吧,地点我来定。”

“好。”

挂了电话,看着外面的艳阳天,她掩唇笑了笑。

笑完,她莫名的轻拍了自己的脸一下。

好蠢,天气好而已,有什么好笑的。

她心情甚好,下船将脏衣服收拾了一下,塞进了洗衣机里,打扫完卫生,洗漱出门。

她踩着点来到校门口。

惯性迟到的童好小姐又迟到了。

等她的过程中,有两个女生聊着天从自己身前经过。

其中一个道:“他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总要送点什么表示一下吧,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给男生送礼物到底送什么比较好诶。”

“你呀……以身相许最合她心意。”

“哎呀,你讨厌,能不能正经点了。”

“哈哈,好啦,不逗你了,他抽烟吗?要是抽烟,你送他一个限量款的打火机,要是不抽烟,买个领带呀,手表啊,反正就送些他能用的上的东西吗。”

两个女生走远,温情伸手捂着自己的脸颊。

以身相许……

吭,她呼口气,明显的感觉自己脸红了。

不远处,童好小跑了过来:“姑娘,抱歉抱歉,为了来见你的时候不被你的美貌比下去,我稍微打扮了一下,结果一不小心就迟到了,你不会怪我吧,”童好陪着笑脸,对她眨眼睛卖乖:“咦,姑娘,你这脸怎么了,这么红。”

“吭,太阳这么大,朕站在这里等你,被晒到了啊。”

“哎呀,臣妾该死,这就带皇上去找阴凉的地方避暑,皇上,咱们起驾吧。”

温情拉住她:“那个……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皇上请说。”

温情在她耳边耳语几句。

童好惊呼:“什么东西?你要买什么?”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你不会是跟高默然那个渣男复合了吧?”

“不是,你想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要买送给男人的礼物?”

温情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去买,这要怎么解释呢?

童好挽住她的胳膊:“还不给我从实招来,坦白从宽。”

“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哥哥吗,她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觉得,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他。”

童好无语:“自己家人还这么客气啊。”

“总归是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是要客气一些的。”

“行,给男人买礼物这事儿我在行,你跟我走就是了,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保证你挑的礼物,你哥会满意。”

温情心虚,麻溜儿的跟上。

童好拉着她打车,两人来到市中心一条小胡同里的手工精品店。

如童好所说,这里真的是能让她挑花了双眼。

最重要的是,这里可以自己动手制作自己想要的手工艺品。

两人买完礼物,打车折回学校门口的干锅牛蛙店。

童好说,回了老家,就不能经常吃这一口了,她怕会想念,所以剩下的这几天,她要顿顿来这家店吃。

虽然温情觉得有些夸张,但她也知道,这事儿童好真心做的出来。

“温情,我这一走,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温情也是不舍的看向她:“你要是想我了,就回来看我,反正,我会一直留在原地的。”

“一定的,我怕我挺不过两个月就回来了。”

“那我到时候还请你来这里吃这个。”

“仗义,对了,今天上午我出门的时候,嫣然回宿舍了,她跟我说,宋若因为流产住院了,你说,她的名额被撤,会不会是因为这事儿啊。”

温情端着水杯喝了一口大麦茶:“好好,以后,咱们再也不要讨论宋若和高默然这两个人了,好不好。”

童好叹口气:“你这真是被伤的不轻呀,你以后不会因为高默然就不敢谈恋爱了吧,你答应我,千万别因为一个渣男,放弃了整片森林呀。”

“不会,我会恋爱,找一个……平凡的爱我的男人结婚,生两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一边教书育人,一边相夫教子,我会过的很幸福的,你放心吧。”

“说到做到?”

“嗯。”她点头,看着童好笑。

两个人还没吃完,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面对门坐的童好先看到了对方的身影,不悦道:“渣男来了。”

温情刚要回头,自己的手腕就被身后伸出的手抓住,拉起,往门口带去。

童好站起身,边往外追边喝道:“高默然,你想干什么。”

三个人来到店门口,高默然站定,对童好道:“童好,你进去,我有话要跟温情说。”

“你算老几呀,我偏不进去。”

“滚。”高默然对她喝了一句。

童好不服气,刚要往上扑,温情就转身挡住了童好。

她可不想让童好吃亏。

“好好,你先进去吃。”

“不行,我不能由着你一个人在这里。”

温情对她摇了摇头:“没关系,有些事情,我跟他必须要了结,这里是学校门口,很安全。”

童好剜了高默然一眼,这才转身重新回了饭店。

温情扬头看向他,脸上带着冷漠:“说吧。”

“温情,我真是小瞧你了,你够可以的,我说之前你在酒店里堵住了我和宋若,为什么不哭不闹不挽留的就跟我分手了,感情,你是找到了更厉害的后台呀。”

温情凝眉,他什么意思。

“你说,你是什么时候跟那个霍三爷gou搭到一起的,你之前说,你跟别人睡了,不是骗我的对吧,那个男人是不是霍三爷,在这段感情里,先出gui的人,是不是你。亏我还觉得你清纯,原来,你就他妈的是个表子。”

她抬手就掴了高默然一巴掌,咬牙:“你说够了没。”

他捂着自己的脸,瞪向她:“我才说了两句,你就恼羞成怒了?你知道今天我妈跟我说,你跟霍……你……你他妈的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我那么珍惜你,我明明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她扬起下巴,一脸的坦然:“高默然,我跟你已经结束了,那我跟谁在一起与你有什么关系?我跟谁上船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廉耻。”

“你是因为太懂得廉耻,所以才跟我的舍友滚上船的?”

“你别找借口了,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跟他勾搭在一起的。”

“你可以羞辱我,但请你不要羞辱无关紧要的人,我跟你的恩怨,与霍庭深没有任何干系。”

“你还敢说没有关系?全北城,有几个人敢像你这样直呼他的名讳?你以为,霍庭深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吗?全北城有那么多人,他不去管,却偏偏来管你的闲事?还不是你他妈的陪他睡了……”

“对,”温情用力一吼,打断了他:“我就是跟他睡了,怎么样,你可以跟宋若睡,凭什么我不能跟霍庭深睡?我告诉你,就在我抓住你跟宋若的那天晚上,我爬上了霍庭深的船,而且是我主动的。”

高默然抬起手就要掌掴她。

她高高的扬起下巴:“你打一下试试。”

高默然咬牙,眼眶里含着泪,慢慢的放下手:“你为什么要自甘堕落,是我做错了,可你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嗯?你知道霍三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就敢去招惹他,温情,你想过你余生的下场吗,霍庭深会把你玩儿的骨头都不剩的,你知道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还嘴硬。”

温情看向他:“高默然,你明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背叛,可是你却这样做了,难道,你背叛了我,还指望我会站在原地跪求你回心转意?

我豁出一切,就是为了切断自己的一切退路,让自己狠下心,再也不去回头看你。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真的功不可没。”

高默然闭目,满脸的痛苦:“起码,我在精神上,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温情冷声一笑,精神……

“抱歉,我不需要你精神上的纯洁,以后,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你不要再来找我,而我,即便被人拆吃入腹,痛苦一生,也绝对不会去乞求你的怜悯。”

她说真,转身就要回饭店。

看到她这么决绝,高默然真的要疯了,他喝道:“温情,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温情脚步一顿:“没有。”

“温情,你一定会后悔的,我高默然对天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自己的决定。”

温情咬唇:“我已经后悔了,后悔曾自以为是的认为你跟别人不同,如果老天爷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忘记我妈的嘱咐,去牵你的手。我为当初,憧憬跟你一生一世,白头到老的那个温情,感到可耻。”

跟高默然闹翻,虽是意料之外,但她却觉得已经无所谓了。

自从决定放手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打算回头。

既然不回头,那他信不信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下午,她按照霍庭深发来的地址,一路倒了两趟公交,才来到了这间法国餐厅。

霍庭深开车抵达的时候,她正坐在餐厅门口的冬青坛边。

他下车走向她,服务生将他的车开走,去泊车。

“怎么不进去?”

她笑:“想先为我的钱包默哀几分钟再进去呢,结果你就过来了。”

“为钱包默哀?”

她指了指餐厅门,神秘兮兮的道:“我掐指一算,这家餐厅应该是高档的餐厅吧。”

他笑:“所以呢?”

“在这种地方请客吃饭,我会肉疼。”

“那你还请吗?”

她耸肩:“钱毕竟是人赚的,既然欠了你的人情,自然是要请的,所以,我才要为钱包默哀呀,现在,走吧,我送它们去断头台。”

她呼口气,转身上台阶,往餐厅里走去。

霍庭深看着她的背影,不禁一笑。

是他老了吗?还是他认识的女人太少。

他还真没见过像她这么有意思的女人。

两人进了餐厅,她只看了一眼菜单,就将点餐的权利交给了他。

“你来吧。”

“你确定?不怕我点贵的。”

她撇嘴:“我不认字,你要是觉得良心不会痛,就随便点好了,反正,大不了我就留在这里刷盘子吗,没关系的。”

她说的一脸英勇。

他笑,低头开始点餐。

她就想不明白了,这明明是中国,菜单干嘛要用法文。

欺负她没有文化吗?

霍庭深快速的将餐点好。

“我点了香槟,来一杯吗?”

她耸肩:“好啊。”

法国餐吃起来很慢。

她也不着急,喝了一口香槟后问道:“你怎么跟我们校长说的啊,她怎么会轻易就改变决定了呢?”

“好奇吗?”

“有点,”她点头:“方便说吗?”

“我就说了三句话,我说温情这个女人我看上了,她留校的名额换回来,不然,霍家和高家就此决裂。”

她脸瞬红,怪不得,昨天高默然会来找她呢。

“你脸红什么?”

“吭,喝酒喝的。”她端起酒杯,仰头又喝了一口。

“校长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同意了?”

“她呀,说了你很多的坏话。”

她蹙眉:“她都说了些什么?”

“又好奇了?”

她有些尴尬:“倒也没有。”

“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我都跟她聊了些什么。”

“我才不要。”

“怎么,你怕我让你以身相许?”

她看着他,这个男人,真的是传说中的高冷拽炸天的霍三爷吗?

为什么这样的霍三爷,她没有遇到?

见她有些紧张,他笑道:“看来你真的联想了。”

“我没有。”

“你放心,我不会强人所难的,我说了,会让你自愿的跟我领证,对我以身相许的。”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先不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公司最近要找一个临时的讲师,你要不要来打个零工?如果你来,我就告诉你,她说了什么。”

“切。”她侧头一笑。

“你笑什么?”

“你别耍我了,你们那样的大企业,怎么轮得到我来当讲师,即便只是临时工,大概也得有几百个人挤破了头去抢吧。”

“我给你开了后门,这还是我第一次假公济私,工资很高,是按照天数结算的,怎么样,诱人吗?”

她看着他,笃定道:“你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吧。”

他淡定的晃动着酒杯,勾起了唇角。

“跟聪明人聊天,就是敞亮。你来我们公司,每天中午都要给我带饭。”

“带饭?”她惊讶。

“没错,你来打工一个月,给我带一个月的饭,或者是你不来打工,我每天晚上去你那里蹭饭,你二选一吧。”

温情无语:“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霸道吗?”

“习惯了,你要是觉得不公平,那我可以再给你加一个选项,你住回我家,我包吃包住,你每周给我做三次饭。”

她盯着他,放下酒杯,抱怀。

霍庭深邪魅的勾起唇角:“我知道,你怕我纠缠你,可你即便不来我们公司,我也不会放弃你,至于原因,你应该也猜到了,温情,我看上你了。”

温情凝眉,抱怀的手,握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

这算是……表白吗?

“可是让你给我做饭这件事,与看上你无关,27年来,我从来没有吃过家常便饭,那天,你做的饭菜,让我找到了一些像平凡人一样活着的感觉,我是真心觉得,吃家常便饭的感觉很好。

你能想象吗?我从出生开始,就坐在很大的餐桌前,每顿饭都是山珍海味摆一桌子,身边管家佣人一大堆,可那些饭菜,明明色香味俱全,却完全没有人情味。”

听他这么说,温情瞳孔不自觉缩紧了几分。

她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莫名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以前,妈妈为了养活她,每天都要去工作。

所以,她每天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洗澡,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的感觉……她懂。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最好是明天开始。”

她抿唇:“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校长说了我什么坏话吧。”

“林优乐这个人的为人,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她说的那些话,其实你不听也罢,全是谎话。”

“你怎么就确定是谎话?”

“她说你私生活不检点,这一点,还有人比我更有发言权吗?”他眉心挑起:“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

她不好意思的往旁边斜了一眼:“小点声,吭,她就只说了这个?”

“她这样的人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跟我强调你的出身。”

“她又说我是孤儿了?”

“怎么,以前也说过?”

她点头。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难道,你没有跟高默然说起过你的身份?”

“我总不能见人就说,我是个私生女吧,那又不是什么光彩的身份。”

霍庭深惬意一笑,如果知道她是白家人,那只怕林优乐对温情的态度就会有所改变,那样,高默然大概就不会失去温情了。

算起来,还真是个美好的阴差阳错。

“所以呢,我就跟林优乐说,我不是看背景点菜的,以后,我会成为温情的背景,温情这个女人,以后我罩着,你少动她。”

温情惊讶看向他:“你逗我的吧。”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她。”

她脸又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吭,那她估计气死了。”

“这就不是我该管的问题了。”

温情看他:“其实,有个问题我特别好奇,可以问吗?”

“问。”

“你身边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看上我了?是因为我穷,跟你身边的女人不同吗?还是说,你觉得我的人设太惨了?对我起了同情心?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没你想的那么惨的,我只是喜欢钱而已。”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两种回答,你想听哪种?”

“真话和假话?那你都说来听听好了。”

“都是真话,不过是两种说法,婉转的说法是,跟你在一起,我会有说话的欲望,我想找一个跟让我敞开心扉聊天的女人。直接的说法呢,就是我很想睡你。”

“咳咳,”她被他的直接吓了一跳,掩唇不让自己继续咳嗽:“那你爱我吗?”

霍庭深看她,“现在,我非常欣赏你,但离爱可能还有点差距,需要努力。”

“不爱也可以睡吗?”

“如果是别的女人,自然是不行,但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看上你了,所以你可以,对我来说,你身上散发着一股药香。”

“药香?”她纳闷,她身上哪儿来的药香。

“春yao。”

她又咳嗽了两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