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华笙江流第二部(连载中) 替补新郎总裁好难缠精彩阅读

华笙江流替补新郎总裁好难缠里面的人物,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华笙虽然贵为华家小姐,却一直没有享受过荣华富贵,从小便跟着长辈上山吃斋念佛去了,一直到最近华谢两家联姻,才把她从山上接下来。外界都在传,这个华家五小姐是因为长得太丑了,说话还说不清楚,才不敢出来见人。如今华笙要结婚了,终于可以见到真人了。

华笙江流第二部替补新郎总裁好难缠精彩章节导读

华笙坐在客厅里,微微叹息。

这时,手机又响起,还是家里打来的。

这次,打电话的是华笙的父亲,华镇岳。

其实华镇岳跟这个小女儿的交集真的不多,这些年都是有数的。

“阿笙。”

“什么事?”她也懒得叫爸了。

“你奶奶今天清醒了一点。”

“是吗?那她吃东西了吗?”

“吃了一点稀饭,她一直念叨要回钟翠山去看看……我想着,那里你最熟悉……你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带着你奶奶回去看看,当然我和你妈也会跟着的,你只要陪着她,路上说说话就好,不然我怕她……坚持不到。”

父亲话里话外说的很明显,老太太眼看着就是这几天的事。

如今想要回钟翠山,那是不是就……落叶归根的意思?

因为这一生,老太太住在钟翠山的时间最长。

那个别苑,也是老太太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建造的,也花了六七百万的。

“成,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吧,家里已经安好好了房车,不过不确定要住几日,你跟江流商量一下,万一江家不同意的话……你不去也行。”

很显然,连华镇岳都很忌惮江家的意见,不得不说,这挺悲哀的。

“不用问他,我自己能做主。”

“你可不能那么任性啊,你现在可是江家的少奶奶,你……。”

“那边父亲的话还没说完,华笙就挂了。

挂了电话后,她忧心忡忡。

然后上楼开始收拾行李。

确实,奶奶的病不确定,所以去了钟翠山还不知道要住几日?

虽然距离不远,可毕竟是要离家的。

江流晚上回来的时候,华笙就跟他说了。

“我奶奶情况不太好,我打算陪着她去钟翠山住几日。”

“要不要我也去陪着你们?”江流倒是没意见,只是觉得会不会他陪着更好一点?

说实话,江流能说这样的话,华笙心里还是有些暖的。

她以为,这些顶级豪门的富家子都是人情淡薄的,不会体会到她和奶奶之间的情分。

所以换做别人,也许会态度很冷淡。

就算让她去了,也不会和颜悦色。

但江流并没有,反而还问自己用不用陪陪?

“不必,你还要忙你的工作,我陪着就行,而且我父母也会去……。”

“恩,那你照顾点自己,现在八月末快九月了,初秋的山上温度会很低,你带一些厚外套。”

“这个没问题的,春桃会陪着我去,银杏会留在家里给你做饭。”

“不用了,你走了,我和一个丫头在家算怎么回事,我可以回老宅住几日,你带着她俩一起回去吧,有她俩在,我也放心。”

江流说完,温暖的笑着。

华笙听着这些话,不知道什么滋味。

只觉得心里最深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缓缓流过。

“那我这一走,不一定要住几日……也许会很久……。”她委婉的说。

“没关系,奶奶若是喜欢那里,你就陪她老人家住一阵子……不过我还是有一个要求。”

“什么?”她看着他,眼睛亮亮的,黑溜溜的,像北方的一种植物,叫星星,学名叫龙葵果。

江流看着很是喜欢,很想抬起手,去摸摸她的小脸。

但终究忍住了,他不想太唐突,更不想让她对自己有戒备心。

“我若是想你,我是要去看你的,到时候你别赶我走。”

这句话说完,江流和华笙都笑了。

她知道江流这么说,是开玩笑。

江城到钟翠山有几百里陆。

来回开车的话,高速也要几个小时的,不是很方便。

而且上山下山路很滑,没有多少人会真的折腾。

“好。”

虽然知道他不会去,但华笙还是点点头。

次日清晨

华笙早早的带着春桃和银杏离开十里春风,早餐都没来得急吃。

她们到了华家之后,带着奶奶,上了房车,直接一行人去了钟翠山。

路过高速收费站的时候,过来一个工作人员,拦住她们的车。

“请问,哪位是江夫人?”

一开始,华笙还没反应过来。

后来想了想,自己结婚了,应该说的是她。

“我是。”

“江夫人,我是江少的朋友,江少交代我,将这个给您带上。”

说着递来一个锦盒,很长。包装极其精美。

“好的,谢谢。”

“哇,姑爷这是玩浪漫啊,有什么东西不自己给你,偏偏要在这里堵我们的车啊?”银杏捂着嘴笑。

老太太在后面迷迷糊糊睡着。

华夫人和华老爷相视一笑。

知道这是江家很看重华笙的意思,尤其是江流,似乎对她不错。

华笙缓缓打开,锦盒里是一颗成色非常好的野山参。

华笙一瞬间又被感动了……

这东西不好弄,通常是有市无价。

野山参可遇而不可求,一颗成色好的山参动辄几百万,是可以用来给一些癌症患者或者身体弱的人续命的,说有延年益寿功效确实不是吹嘘,华笙知道,这个是江流弄来,给奶奶吃的。

“江流这孩子真不错。”华镇岳看了看人身,夸赞道。

“阿笙,你要好好把握住这个男人,一旦为江家生下男丁,你就是头号功臣了。”华夫人也念叨着。

这话华笙就不爱听了,低着头直接回了句,“我嫁到江家,不是为了生孩子的。”

华笙这么一句话,弄的华镇岳和他的妻子都有些难看。

所以一时间车内很是尴尬,还好春桃机灵。

赶紧拿出一些水果,分给大家,缓和了一下尴尬的局面。

江流白天在公司忙碌,下班和父亲一起回了老宅吃饭。

江夫人看儿子回来还挺意外?

“你这是跟你媳妇闹别扭了?”

“没有。”

“那你好端端的怎么回来吃饭?”

江流笑,“想您了行不行?”

“别在这里哄我,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你在老宅住的巴不得早点搬出去呢……到底怎么回事?”

江夫人嘴上虽然是嫌弃儿子的,但是还是一边说着,一边给他夹了一块最爱的吃麻辣鳕鱼块。

江流抽出纸巾,优雅的擦了一下嘴角。

“真没闹别扭,我俩好着呢。”

“那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不叫你媳妇一起来吃个饭?”

江夫人渐渐的已经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媳妇了。

毕竟是儿子中意的,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耐人寻味了一点。

但是江流成个家,这件事终究是好的。

免得外面那些风言风语,还有一些无良的八卦,写一些关于江流的取向的问题,毁她江家名声。

“您看您啊……什么事情都好奇,这不是阿笙的奶奶病重了吗?老太太要回钟翠山,她父母就觉得,回钟翠山的话,还是阿笙对哪里熟悉,就带着阿笙一起回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

听到儿子这个解释,江夫人倒是放心了不少,心想着不是小两口闹别扭就好。

要不然这才结婚几天?传出去要怎么收场?

江父也问,“老太太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说实话,不是很好,估摸着也就这几日了……阿笙是老太太从小带大的,自然是感情深厚,她去陪着,我也不可能不同意。”

“这话对,咱们也不是那么薄情的人家,华笙这孩子知恩图报,回去陪老太太,这也是孝顺,咱们要支持。”

江父很明事理,对华笙去钟翠山的事情表示很理解。

江母也没多说,江流吃过饭后,就去了书房弄一些文件,晚上就留宿在了老宅。

另一边,一行人到了钟翠山,又安顿好之后,天已经黑了。

八月末九月初,山上温度确实很低。

但是满院子的桂花香味扑面而来,还是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华笙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无比的熟悉。

跟谢家联婚的前一个星期,她都是在这里过的。

说实话,若不是奶奶病重下山去治病,她还真的舍不得离开这里。

华笙推着轮椅,给老太太披着很厚的斗篷。

然后推着她在院子里散步……

这时候,老太太还带着氧气,是不能开口说话的了,但是意识还在。

看着这熟悉的院子,和满院子的桂花树。

老太太就激动的流泪……

但是却说不出来。

华笙蹲下来,在老太太身边。

温柔的指着不远处的一颗老梧桐。

“奶奶您看……那棵树本来都快枯死了,但是您让我给它浇水,给他松土……竟然活了过来,这是好兆头,您放心,您的病一定能好起来。”

老太太紧紧的握着华笙的手,抖得很厉害……似乎情绪也是很激动。

华笙隐约的记得,那还是三年前,院子里唯一的一颗梧桐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枯死。

用了很多药和肥料都不见好,眼看着要不行了。

老太太让华笙去给松松土,浇浇水,甚至还要陪梧桐说说话。

华笙觉得有些扯,但是毕竟是老太太的心思。

就还是照着她的话做了,没想到,三年的时间,梧桐居然奇迹般的复活。

很久之前,老太太说,梧桐树是寓意特别好的树木,因为能吸引凤凰。

还开玩笑说,她们家的小阿笙啊,就是金凤凰。、

以后长大了,嫁的人肯定也是人中之龙。

但是这些话华笙都没在意,因为奶奶是个老迷信,有些话,只能听听就好。

老太太激动的抓着华笙的手,想说什么。

华笙轻轻的帮奶奶摘下氧气面罩。

俯身在她的嘴角边,只听到微弱的两个字——凤凰。

华笙点点头,眼中带泪。

“恩,奶奶您说的没错,凤凰,梧桐是吸引凤凰的吉祥木,所以您要好好的……好好的陪着我一起等着凤凰。”

刚说完这句话,华笙就感觉到奶奶的头一歪。

直接靠在了她的头上……

她惊慌的回身,“奶奶,奶奶……奶奶您别睡,您看看我……。”

春桃和银杏也是慌了,急忙跑过来。

春桃用手探了探老太太的鼻息。

“小姐……老夫人……已经……走了。”

春桃无比艰难的开口。

华笙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虽然早知道奶奶身体不好,早晚都会离开,但是没想到……这才刚到钟翠山就……

“小姐节哀,老夫人再也不用受苦了。”银杏劝着,但是自己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春桃和银杏还是很多年前,华家老太太带着华笙去南方一个小地方做慈善的时候。

偶然收留的两个孤儿,因为和华笙年纪相仿,又很投缘。

所以华家老太太收养了两个孩子,打算让她们两个照顾华笙。

这一招呼,就是很多年。

虽然春桃和银杏是丫头的身份,在这个时代来说,有些跳戏。

但是这些年,华笙对她们吃穿住行,照顾的都很周到。

华笙学四书五经,她们也跟着学一点。

甚至,为了保护华笙,两人还学了散打,多才多艺。

这些年在华笙身边,自然对老太太也是有感情的。

这一看,老太太走了,那二人也是忍不住的哭起来。

倒是华笙,没有放声大哭,只是一直握着老太太的手不肯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将她和老太太分开的时候,华笙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后

华笙醒来的时候,银杏赶紧搀扶着她。

“小姐。”

“我奶奶呢?”她问。

“老夫人还在灵棚里,等告别仪式结束,就会入土为安了。”

华笙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里是华家老宅,没错,她们已经回来了。

“扶我起来,我去给奶奶上香。”她虚弱的说。

“小姐,您身体不行,还是先躺着吧……您至少点吃点东西,喝点水……。”

可是武馆银杏说什么,华笙都听不进去,她执意起身,拖着疲惫的身躯。

勉强自己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朝着前面扑倒在地。

还好,门口站着一个人,他直接将华笙拥抱在怀中。

“闹什么?”江流很少会这样的口气责怪他。

这一次,实在是有些生气。

她自己都这样了,还勉强要出去,这不是为难自己是什么?

华笙抬起头,看见抱着自己的人是江流。

“我要去给奶奶上香。”

“可以,我抱你去。”

不等华笙说话,江流就将她一个公主抱抱起来往外走。

那霸气十足的样子,华笙也是第一次见。

之前一直觉得他总是笑呵呵的,很好说话。

哪知道他也有这么霸道强硬的一面。

江流抱着华笙一路到正院的灵棚。

远远的就看见老太太遗照挂在中间,华笙看了就觉得鼻子一酸。

“不许哭,留点力气,还要送奶奶最后一程。”

江流低头命令着,华笙就真的很听话的,将眼泪憋回去。

华家人全部到齐,包括华枫和华青的婆家人也都来了,华芷身边是助理搀扶着,她的肋骨还没好利索。

华琳一个人跪在一边默默的烧纸。

华家的宗亲也都来了不少,上上下下也百十来人。

江流抱着华笙到了灵棚附近就放下了,然后搀扶着她。

华笙穿着一身白色长裙,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头上系着白色的布条。

脸色很憔悴……本来就瘦,这么一折腾,愣是掉了三四斤的肉。

弱不禁风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疼。

华笙勉强拖着身子,到老太太灵前磕头上香。

想说点什么,但是终究没说出口,只是默默流泪。

完事后,江流抱起她回了房间继续休息。

华笙闭着眼睛,一句话都不肯说。

春桃将江流偷偷叫到了一边。

“姑爷,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们小姐都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了……这么下去,好人也熬不住啊?”

“恩,我来想想办法。”

“这里有一碗小米粥,你能喂她吃进去就好了。”

“我试试。”

江流知道华笙的心情肯定比任何人都难受,毕竟她是老太太一手抚养长大的。

那种感情,比父母都要亲上十倍。

如今老太太走了,华笙就这么一病不起。

其他人谁会关系呢?

华家人都很聪明,各个只求自保,自己管好自己。

谁能去关心一个自小就不受宠的,存在感很弱的丫头呢?

恐怕此时此刻,春桃银杏,还有江流,只有他们三人才是真正关心华笙的死活。

江流穿着黑色的长袖衬衫,下面是黑色的西裤。

按照习俗,他是外人,不是华家自己人。

所以只需要袖子上绑着一块白布就可以。

他端着一碗小米粥,坐在华笙床边的椅子上。

“阿笙。”他说。

“阿笙,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水都没喝,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

华笙还是没回应。

“人死不能复生,奶奶如今已经八十四,算是笑丧,我觉得人的一生,能无病无灾活在84岁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奶奶是个善良的人,所以能有这个福报,我相信她离开这个世界后,也是去了另一个温暖的世界,而不是留在这里,继续受病痛的折磨,你说呢?”

江流不太会哄女人,所以也不知道这样说行不行?

华笙还是没反应,江流也知道她没睡着。

只是不想说话,不想睁眼而已。

“这里有一碗小米粥,你喝完再睡。”

她不吭声……

“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反正你不吃,我是有办法让你吃下去的……我们是夫妻,我不介意嘴对嘴喂你,只是万一被别人看见,我怕不好,反正我是不介意的。”

说完,江流自己喝了一口小米粥。

然后凑近华笙的脸……

她终究是没忍住,直接推开他的同时也睁开了眼睛。

“江流,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很哑。

江流抬手蹭了蹭鼻尖,“为你喝粥。”

“你真恶心……。”

想着还要嘴对嘴的喂,华笙就一阵厌恶。

“没办法,谁叫你不吃,我总不能看着刚娶回家没几天的媳妇,活生生的饿死吧?”

华笙没吭声……

“自己吃,还是我来喂?”他逼着他。

华笙不吭声,心里也是有气。

“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要我喂你了……。”

江流作势还要喂她的样子,华笙直接从他手里抢过碗。

“我自己吃。”

然后华笙低着头,很勉强的逼着自己一口一口喝着小米粥。

虽然如同嚼蜡一样,但,终究还是喝了下去。

江流露出欣慰的笑。

不远处,春桃和银杏也是松了口气。

“春桃姐,你发现没……咱家小姐这个脾气,姑爷似乎很了解,也能有办法对付她。”

春桃微微叹气,“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吧?”

“哎呀,如果姑爷真的是这么好的人,真希望小姐能好好的跟人家在一起……如今老夫人已经不在了,小姐也没了唯一的靠山,以后若是在江家过的好还可以,若是不好,可怎么办啊?”

两个丫头都很在乎华笙的处境,毕竟小姐是华家不受宠的。

华镇岳夫妇其实很偏心,虽然华枫现在是管家的。

但是他们俩喜欢却是华青,华青平时活干的不多,但是却一直被夸。

华芷也是红人,因为是大明星,让他们脸上有光。

江流看着华笙吃完粥后,放心了不少。

她躺下后,他还贴心的帮她拉了拉被子。

“你好好睡一会,我去看看前院,替换他们一下,一会再来看你。”

华笙还是没回应,不过江流也习惯了。

当晚九点钟

华家吃晚饭的时候,华家主人华镇岳说要开会。

所以将华家自己人单独叫到了餐厅里。

江流扶着华笙,身后站着的是春桃和银杏。

华家夫妇旁分别是,华枫和她的丈夫张德凯。

还有华青和她的丈夫刘玉洲。

然后是华芷和她的女助理。

再然后是华琳一个人,白浩并没有来,不过华家也不关心这个存在感很弱的人。

华镇岳扫了一圈,“人都到齐了吧?”

“到齐了爸,您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华枫问。

“请律师来吧。”

华镇岳说完,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律师走了进来,大家也都认识,这是华家御用律师郭庆海。

“郭律师,人都到齐了,您可以宣布了。”华镇岳颔首。

“好的,各位,我遵照华老夫人生前的遗嘱给大家宣布一下,三年前华老夫人,也就是周玉兰女士,委托我写了这份遗嘱,遗嘱里写明,钟翠山的院子,十里春风的别墅,她名下一台宾利轿车,寄存在银行的两个珠宝箱,还有她本人在华家的股份和基金……全部都赠与华家五小姐——华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