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现言]谁许婚长情难忘小说大结局

谁许婚长情难忘》是一本现代言情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木青舒霍靳琛,主要讲述,木青舒的婚姻终于结束了,她一夜之间成为了整个城市耻笑的对象,在她最痛苦难堪的时候,他出现了,却如天神般降临:“我不介意娶你回家。”“这可是二婚,难道你不怕?”“怕?”他不禁嗤笑,眼神却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难道你不觉得,该怕的,应该是所有欺负你的人?”她幡然醒悟,越发锋芒,可却不知,她却是他唯一的药。

谁许婚长情难忘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他们围在她面前,似乎正给她做简单的止血处理。

她迷迷糊糊之间这想起她昏迷之前,有辆车子撞向她乘坐的的士,她当时脑袋一疼,整个人就昏迷过去了。

意识到她现在所处的环境氛围,她下意识的伸手轻抚着她还很平坦的小腹,可小腹处下一刻传来的那种锐痛让她意识顿时清明了起来。

她眼瞳猛缩,一颗心顿时紧悬,一只手下意识的握住离她最近的一个医生的手腕,“医生,我有孩子……求你了……救救我的孩子。”

她这一开口说话,牵动身上的神经,她就又感觉到小腹处有一股热流往外涌。

她心一惊,又是用力的扯住那个医生的手腕,“医生……千万不能让我的孩子出事……求求你们了……”

那个被她紧扯着手腕的医生戴着口罩,她看到一身是血的木青舒睁着一双充满希翼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亮的可以灼人。医生向她点点头,“我们会尽力的……”

木青舒虽然得到了医生的回答,可身上传来的那种剧痛感让她仍然不敢放轻松。她张嘴还要乞求医生,可脑袋处又是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眼前一黑,整个人又迅速的昏迷过去。

等她再清醒过来时,她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了。

医生站在她的病床前,一脸歉意的对虚弱的她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可你伤的太严重,我们只能救得了你,至于你腹中的孩子……我们只能说抱歉了。”

车祸让木青舒全身伤得极为严重,她全身被绷带包裹的像个粽子似的躺在病床上。可身体的疼痛感却没有心里的疼痛带给她的创伤来得大。

她用力的咬住嘴唇,想要让自己眼眶里的眼泪不垂落下来。可心里的痛苦还是叫嚣着破土而出,那种痛苦像潮水似的涌到她的胸口处,似化作钝刀,一刀刀的凌迟她。

昨晚,她还因为孩子的到来迷茫惶恐,还在斤斤计较着霍靳琛能给她孩子多少的父爱。

可才几个小时而已,她的孩子就又永远的离开了她。

她对不起孩子,给不了她完全的父爱,甚至连让他来到这世上的机会都给不了。

病房门口,霍老太太接到电话就急匆匆的赶来医院了。她一到病房,就看到木青舒病怏怏的躺在床上。她疾步来到木青舒病床前,关心的问道,“小舒,你现在怎么样了?”

木青舒看到霍老太太那一脸紧张的表情,压抑在心里的痛苦让她眼眶迅速一红,晶莹的眼泪直接淌落,“奶奶……孩子没有了……”

她话一说完,情绪一下子失了控,眼泪如掉线的珍珠一般簌簌的往下垂落。

霍老太太得知孩子没了,脸上的表情一骇,一张脸也很快的被悲伤的情绪所笼罩。看到木青舒哭得那般难受,她被感染,眼泪一时间也不停的往下垂落。

木青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成了这样。明明她这人从来不做什么亏心事,可自从遇到了霍靳琛后,什么倒霉的事情都会被她遇到。这次,她的孩子还……

木青舒想到了霍靳琛,她的孩子没有了,这个时候她突然比任何的时刻都希望霍靳琛能在她身边。孩子没了,他这个当父亲的却都不在医院。她的孩子就这样静悄悄的离开人世,她愈加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

“奶奶,霍靳琛呢?”木青舒哭着看向霍老太太。

霍老太太虽然心里也心疼自己还未出生就没有了的孙子,可看到木青舒那张已经被泪水打湿的小脸,心一痛,抹着眼泪回答她,“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可能是他正好有事,没有接到我的电话。不过他要是看了手机短信,一定会赶过来的。”知道木青舒现在心里不好过,她连忙又补充的说道,“小舒,你也别多想。只要你人没事,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

连亲奶奶打电话给他,他都没有接。

木青舒突然想起她出车祸时从广播里听到的那则新闻。

新闻上说白薇被绑架了,霍靳琛他现在应该是在千方百计的勇救白薇吧。

至于她……

木青舒痛苦的闭上眼睛,霍靳琛昨晚还在向她保证说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和孩子。可今天孩子没了,她也被撞的住院,而他却在救另一个女人。

一种无边的黑暗迅速的向她聚拢,她在黑暗之中独自的挣扎、沉沦,任由着丧子之痛侵蚀着她的心。

“咚咚!”门口这时响起一阵敲门声。不多时就有个小护士走进来。

小护士手里拿着一个ipad,来到木青舒的病床前,“刚才在门口有个人让我把这个ipad亲自交给你们。那人说ipad里录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视频,让你一定要现在就看,还说你要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木青舒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不能自拔,对小护士说的话并没有半点的兴趣。霍老太太从小护士手里接过那个ipad。

等小护士离开后,霍老太太打开了ipad,屏幕上自动弹出一个视频来。

霍老太太看到视频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夹克衣,头戴一顶鸭舌帽,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的男人。霍老太太正疑惑间,视频里传出了男人的说话声。

“木青舒,你现在能看到这视频,那就证明你命挺大的,人没死。”

男人那让人过耳不忘的声音飘进床上躺着的木青舒耳畔里,正默然抹着眼泪的木青舒身子瞬间一僵。

这个声音……

是之前让人绑架她的那个男人的声音。

他出现的时候总是会穿着黑色的夹克衣,脸上戴着足可以遮住他大半张脸的墨镜……

记忆中那些那不堪的回忆因为这个声音尽数的被勾起。

“奶奶!把那个ipad给我……”木青舒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音,虽然她对这个神秘的男人带着一种恐惧,可她突然又觉得她今天被车子撞了这件事情可能是和这个神秘的黑衣人有关系的。

霍老太太只觉得视频里这个男人的说话声阴森森而恐怖,让人听着不寒而栗。但她还是按照木青舒的要求把手里的ipad送到木青舒眼前。

木青舒一眼就看到屏幕里的那个男人了,而屏幕里那个神秘的男人此时已经又开口说话了。“木青舒,我知道你心中现在可能在想你今天出的这场交通意外是不是被我操控的,答案嘛,当然就是你想的那般了。”

男人低垂着头,他的鸭舌帽帽檐被压得低低的,再加上他脸上戴着的墨镜,木青舒根本是看不清男人的面容的。

但她听出这个神秘男人说话时透出的那股挑衅的意味。木青舒两只手已经用力的绞弄住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木青舒,我猜你这个时候一定是想问我为什么总是要针对你。原因嘛,自然是最简单不过了。我找人绑架了白薇,你的老公霍靳琛带着一帮人闯入我的老窝,救走了白薇。你说他都把白薇给救走了,我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以后还真的就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了。不过,你也不要怪我,谁让你自己生的贱,霍靳琛上次就选的白薇,你在霍靳琛心里的地位当然是比不上白薇的,可无奈霍靳琛这些日子一直派人保护白薇,而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机会绑了白薇却又被他给救走了。只有你……霍靳琛连派人保护你都没有,我不向你下手,那我去找报仇啊……”

霍老太太听到这里,已经大概猜出这次木青舒遇到车祸是霍靳琛的仇家搞得鬼。她将眉头紧皱着,不安的看向木青舒,却看到木青舒一张惨白清瘦的小脸在不停的抖动着,一双明亮的眼眸深处浮起痛苦和不满。

她的眼神让霍老太太一颗心马上就不安了起来。她抖动着手赶紧的将那ipad关掉,赶紧关心的安慰木青舒,“小舒,你可不要因为这视频里男人说的话就误解了琛儿。依我看啊,这个男人是故意让人送这个视频过来挑拨离间你们夫妻的关系的。你要是真信了他的话,那就真的上了……”

霍老太太的话几乎还未说完,病房的门就被人推开,霍靳琛那高大挺拔的身子疾步的就来到了木青舒的病床前。

霍老太太一下子就看到了霍靳琛额头上还有脸上的伤口,她眼皮一跳,赶紧关心的问道,“琛儿,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霍靳琛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回答自己的问题了。他伸手抹了一把脸,惊惧的目光落在病床上躺着的木青舒身上。

“怎么回事?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孩子”两个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似的深深的捅进了木青舒的心里,木青舒难受的全身一颤,抬起眼眸,目光愤怒的看向霍靳琛。

霍靳琛身上穿着的白衬衫已经污浊了一大片,右边的袖子也被撕扯出一道口子。他一脸的风尘仆仆。

看到这样的霍靳琛,木青舒只觉得心中窜起了一把怒火。她刚想启唇向他开口说话。病房门又被人推开,这一次走进病房里的人是让木青舒最为憎恶的白薇。

白薇顶着一张惨白的脸,手里拿着霍靳琛西装的外套,走进病房后目光也不去看躺在病床上的木青舒,只把她那双潋滟烟水似的眸子投到霍靳琛身上,“霍先生,你刚才忘记拿衣服了,我看你衣服里还有手机,我怕等下有人打电话找不到你,所以把衣服给你拿过来了。”

她说话的声音轻柔婉转,如黄莺般那般动听。

霍靳琛接过她手上的衣服,看了一眼木青舒,对白薇道,“你先回去吧。”

白薇的目光这时却已经投在了霍老太太身上。她非常有礼貌的上前,对霍老太太自我介绍道,“你是霍奶奶吧,我本名姓木,木青灵,是小舒的姐姐。当然了,我还有个艺名,白薇。”

白薇对霍老太太说话时脸上的神情非常乖巧温婉。

“霍奶奶,当年我在晋城时无意中救过霍先生一次,就这样的我稀里糊涂的得罪了一帮人。这次那帮人把我给绑架了,幸亏霍先生救了我,让我可以安全的脱身。我非常的感激霍先生。”

从白薇的自我介绍里,霍老太太知道她就是当年在晋城救过他孙儿的那个小姑娘。又见白薇对她说话时温婉而有礼貌,对白薇便一下子有了好感。

霍靳琛着急着想要知道木青舒和她腹中孩子的事情,对白薇的存在眼里已经浮起了一丝的不耐烦,他冷着脸继续对白薇催促道,“你先回去吧!”

病床上,木青舒两只拳头已经紧紧的攥起,大拇指的指甲刺破手心的肉里,她心里再次的对霍靳琛生出绝望感来。

因为霍靳琛欠白薇的那份恩情,她和白薇被人绑架时,霍靳琛选择救白薇,让她挨了子弹。

因为霍靳琛欠白薇的那份恩情,在他成功救出白薇时,她遭遇车祸,腹中的孩子在车祸里丧生。

就在那神秘男人说的,她生的贱,所以她成为霍靳琛可以牺牲的棋子。因为她生的贱,她腹中的孩子也要为白薇的安危买单。

霍靳琛啊霍靳琛……

她生平最厌恶的就是白薇,可因为嫁给他,她在白薇面前卑贱如婢。

木青舒用力的咬住下嘴唇,直到嘴里弥漫起浓烈的血腥味来,她所有的愤怒和不甘被一股力量顶到了嗓子眼处,她想疯狂的宣泄着自己对霍靳琛和白薇的不满。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最后出来的只有一句,“霍先生,霍奶奶,你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招待你们的贵客白薇小姐,我想休息了……”

眼泪往心里淌落,在她疯狂的想要发泄愤怒时,她看到了白薇站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里向她投射过来的得意目光。

那一刹那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即使自己向霍靳琛疯狂的发泄她的愤怒和不甘又能怎样?下次白薇遇到了危险,霍靳琛还是会第一时间里冲去救她。

霍老太太因为木青舒的一句话,突然清醒过来。木青舒刚没有了孩子,而孩子还是因为她的孙儿去救白薇才害没的。她这个时候对白薇表现出好感,这不是往木青舒心窝子捅刀子吗。

霍老太太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木青舒,见白薇没有自己要离开的意思。她便说道,“白薇小姐,我送你走吧。”她想让他的孙儿和木青舒把话好好说开。

白薇眼睫轻抖了抖,掩饰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随即乖巧的和霍老太太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没有了其他人,霍靳琛怕木青舒又误会他和白薇之间的有什么关系,便向她解释着,“小舒,白薇当年救过我,她也是因为我才会被人绑架的,我不能不救她。这是我的责任,但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霍靳琛,我管你和她有没有关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请你永远的从我面前消失!”木青舒向他吼着。

他要对白薇负责那是他的事情,可倒霉的是她还有她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