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叶擎天萧蝶小说(战神)超绝帝尊最新章节阅读

超绝帝尊》是一本战神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叶擎天萧蝶。就在半年前,叶擎天因为一场战役,与大哥寄来的家书擦肩而过。等叶擎天大战回来后,得到了最高授衔,玄武战神!可大哥却离奇死亡,妹妹被赶出家门。嫂子本应该服丧,却大摆宴席庆祝!叶擎天怒气回归都市!

超绝帝尊章节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叶擎天习惯性的早期锻炼。

这些年的战士生涯,养成了晨练的好习惯。

灵儿那小丫头,也许是这段时间来,终于有了一个踏实的地方能够休息,到现在还在熟睡,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小脸蛋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

叶家老宅的别墅,位置当真是好的不行。

也难怪张燕会惦记上这块土地。

紧邻世纪商城这么一个,邯城最繁华所在不说。

闹中取静,这片别墅区四周,全是树木,走在街道上,如果是外地人来这,恐怕会以为,这是哪个城区郊外,甚至临山的别墅区。

这还不算完,矗立在城市中心位置,偏偏别墅群旁边,拐过另一条街道之后,就是一座公园。

虽然是开放式的,但面积可不小。

尤其是中间巨大的天然内湖,在整个北幽省,都数得上号。

也因此,这座名叫龙湖的公园内,每天都热闹非凡。

不过,这个点,基本上没什么人。

毕竟这里是市中心,大早晨太阳刚出来,大部分人恐怕都还没起床。

偶有路人,也是匆匆而过,或是一些上岁数的老人,在公园内散步、做操。

小时候叶擎天没少来这片湖里玩,下湖捉鱼都是小儿科。

如今这片湖区,已经被市里接管,正儿八经的规划之后,倒是显得正规了很多。

一条条小路,也都铺垫的整整齐齐,没有了叶擎天记忆中杂乱模样。

小路上,时不时可以见到一些石凳、凉亭,供人们休息。

还有一些自动贩卖机,充斥其中,点缀出了现代化都市的科技感。

顺着记忆,找到一处僻静所在。

龙湖公园一个角落,这是一片枫树林,存在多久,叶擎天不清楚,不过从他有记忆以来,这片不大的小树林,就已经是很多孩子们玩耍的天堂了。

稳定心神之后,叶擎天开始一招一式练着,这套悍天拳,是军中所传的一套功法。

叶擎天修炼的,是最高级,也是最完整的悍天拳。

经过无数代前辈高人的改良,这套拳法,凶猛霸道,但却并不像最初的悍天拳那样,对身体损伤极大。

饶是如此,这套完整的拳法,也对身体有一些伤害。

索性,战士都是喜欢狂暴的拳法,些许的伤害,并无伤大雅。

现代医疗技术足够,只要不是战场上遭受重创,修养一两年就能完全恢复正常。

叶擎天打了一阵之后,轻轻咳嗽两声。

“唉,看来,还需要修养一阵。”

叶擎天之所以会这时候回归都市,一来是因为那场大战结束,一身荣耀加身,暂时没事做。

二来是因为赵华的那封信,他迫切的想要查出事情经过。

第三个原因,就是因为,之前那一场,打了足足一年的战役之中,叶擎天受了不小的创伤。

幸好当年叶擎天得高人传授半套紫云诀,但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些时日。

练完一趟悍天拳,叶擎天坐在青石凳上,盘腿打坐,按照紫云诀上的功法,调息起来。

“可惜,只有这半卷紫云诀,否则的话,我最多三天,就能彻底恢复。”

叶擎天摇头轻叹一声,这紫云诀神秘莫测,威力无穷。

虽然只是半卷,也令他收益良多。

随着叶擎天逐渐进入修炼状态之后,他的四周,隐隐产生一股气流涌动。

仿佛整个人变成了一个黑洞,被一道道气流笼罩其中,甚至细心的话,可以发现,有飘飘落叶下落时,在叶擎天上方半米左右,就被一股看不到的力量,吹到旁边。

渐渐的,动静越来越大,到最后,地面上的枫叶,都被这不知名的力量带动,形成了一道红色的漩涡。

“呼…。”

叶擎天睁开双眼,吐出一口白链,洞穿一片枫叶。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叶擎天面前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只这一口气,恐怕就能要了他的命。

感受了下体内磅礴的力量,叶擎天轻轻点头。

这龙湖,不愧是传说中,曾有真龙存在过,湖岸边,灵气十足。

从石凳上站起来,活动了下身躯,顿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炒豆子一样。

“虽然只恢复了百分之七十,但这种程度,足够了。”

叶擎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迈步正打算走人,却发现,此时小树林外,已经人头攒动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特制表,原来这一次打坐,竟然修炼了足足两个小时。

如今已经快到上班时间了,难怪路上行人匆匆。

“看来,明天要早点过来才行。”

今天运气不错,虽然四周的小路上,行人不少,但看起来并没有谁有兴趣进枫树林中休息。

但这种事,不能保证每天都如此。

想到这,叶擎天迈步往枫林外走去。

正前方,小路上突然走进来两个人。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前面走着的,是一名年纪大约有六七十岁一名老者。

身后跟着的,是一位看起来跟叶擎天年纪差不多的女子,跟萧蝶一样,都是一袭红衣,但穿在这名女子身上,却少了几分华贵大气,多了几分英姿勃发。

二人穿衣款式,都是短衣襟、小打扮,浑身上下收拾的紧陈利落,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老者的面容十分祥和,而且是大众脸,没有特别之处,走到街上,跟普通的晨练老者,没太多区别。

红衣女子却面容清秀靓丽,身材高挑,只是眼角眉梢,带着一股煞气,让人一看就觉得,这女子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叶擎天与二人擦肩而过,突然前方小路上,又快速跑过来两个人。

这二人,只看跑步的姿势,就让叶擎天眼神微微一亮。

叶擎天一眼就看出来,这二人是战境里走出来的精锐战士,一身气势,绝对不似作假。

而这两个人,对叶擎天,更是有点如临大敌一般,但见叶擎天没有动作,很轻松的擦肩而过,二人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其中一个人,快步走到那老者面前:“吴爵爷,以后您二位来这里锻炼的时候,能不能打声招呼?总是这么悄悄的来,太危险了。”

叶擎天心中一动,邯城市贵族不多,能称得起爵爷的,就那么几个,其中姓吴的,只有一位,承平男爵吴超雄。

猜测出对方是承平男爵的身份后,叶擎天本打算跟对方接触下。

他有些事情,还真需要这位爵爷的帮助。

只是,恰巧这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

叶擎天接通电话后,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就是叶擎天?”

叶擎天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对方还没说完。

而且,这种语气对他讲话,看来,是来找茬的。

“俗话说,打狗要看主人。三叶公司,是你派人灭的吧?如果不是张三还有两下子,恐怕这条命都保不住了,你小子,下手挺狠。”

“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敢打我卫昌杰的脸,这邯城,肯定是容不下你了,你若识时务,最好滚过来道歉。”

叶擎天面色平静,伸手掏出一支雪茄,吧嗒一声,点燃之后叼在嘴上。

“说完了吗?”

此时集团写字楼里,卫昌杰正舒服的躺在老板椅上,望着不远处沙发上,低声哀嚎着的张三叶,撇了撇嘴。

“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好,看在你这么识时务的份上,我也不会太为难你,谁让你是赵华的弟弟呢,也算是我弟弟,哈哈,今天就饶你一条命,滚过来道个歉,另外,将你家老宅的房契带过来,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了。”

卫昌杰丝毫不在意叶擎天的语气,是不是像自己想象中那么低声下气。

在他眼里,整个邯城,他就是天,没人敢跟他争锋。

“地址。”

叶擎天吐出一口烟圈,简单的说出这么两个字后,再没其他话说。

“哈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识时务的人。”

“不过,别让我等太久,一个小时,过时不候。”

卫昌杰给出一个地址之后,迅速挂了电话。

叶擎天抽了口雪茄,在手表的一端按了下。

迈步走到公园门口,张瞬已经将车子开好,停在门口,等着叶擎天到来。

小树林中,吴超雄望着叶擎天离去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太过于小心了,不过是一个晨练的年轻人而已。好了,丫头,别偷懒,赶紧练起来,等你什么时候突破武道第四重之后,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一名高手。”

红衣女子轻轻咬了咬朱唇:“爷爷,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我才多大岁数,武道四重,我要有这天赋,也不会还留在您老人家身边这么天天苦练了。”

……

坐在车上,叶擎天给张瞬说出一个地址,张瞬点头,也不用问太多,一脚油门,快速往目的地开起来。

靠在后座上,叶擎天优哉游哉的抽着雪茄,这两天正好清闲下来,暂时无事。

既然这个卫家大少找上门,那就先拿他开刀,顺带,敲山震虎。

叶擎天也正想见识下,所谓的邯城四大家族,到底有多深厚的底蕴,竟然敢在这种地方,为所欲为,真当帝国没人能治得了他们?

车子很快就停在一栋写字楼下,还别说,邯城市这种气派的写字楼不多,也只有这些大家族,能撑得起这种规模的写字楼。

其他集团,恐怕根本就用不上,毕竟邯城在北域,甚至北幽省,都排不上多靠前。

走下汽车,叶擎天抬头一看,冷笑一声:“鸿门宴?”

张瞬停好车后回来,听到叶擎天这话,顿时笑了起来:“青帝,您太给他面子了,他也配?”

“影魔,记住,永远不要小瞧任何人。”

听到叶擎天喊自己的代号,张瞬顿时神情一凛,他知道,叶擎天每当这么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就代表着,那位叱咤风云的血色青帝,要回来了。

“是,青帝大人,影骑谨遵钧令。”

二人迈步前行,门口两排十几名保安,一个个人高马大,要是一般人,还真得被吓到。

随着保安引领下,走进写字楼大厅中,正面一排豪华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坐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手中夹着香烟,身旁一名秘书模样的女子,端着杯咖啡,耐心等待着他的饮用。

在保安将叶擎天带进来之后,卫昌杰头都没抬,直接用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空荡荡的地板:“既然你这么识趣,就给你个机会。跪下,给老三道个歉,另外,房契拿来,这件事就算完。”

“从此之后,邯城市内,我卫昌杰罩着你,就算你杀人放火,我也能保你的命。”

一旁捂着断臂的张三叶,一脸怨恨的盯着叶擎天,就等着叶擎天反抗,好随时准备动手报仇。

叶擎天扫了一眼大厅里的场景,心中暗自冷笑,这个卫昌杰,还真够托大的,大厅里除了他和张三叶以及那个秘书外,就是大门外的那十几名保安。

其他,再没有什么护卫力量。

“无知者无畏。”

叶擎天摇摇头:“张瞬,我交代你的事,你办砸了。”

身后的张瞬顿时一低头:“对不起,我该亲自出手的。”

叶擎天摆摆手,抽了口雪茄,轻轻吐出一口烟雾:“以后记住,就算是蝼蚁,也有可能反击,咬伤你一口,狮子搏兔都要用全力。”

“呦呵,小兔崽子,看来你不是来道歉的。杰少,让我今天弄死他。”

张三叶听到叶擎天这话,顿时一瞪眼,一伸手,就从怀里抽出一把枪来。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叶擎天,吓得那名小秘书,手一哆嗦,差点把咖啡泼到卫昌杰身上。

“好了,老三,先等下。小子,本少爷给你机会了,你要是不把握住,可别怪我不客气,知道你那个手下能打,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抗住火器?”

叶擎天面色平静的开口道:“这世界上,从没有人能用枪指着我的脑袋,而活下来。”

话音未落,噗…

一声轻响

不见叶擎天有丝毫动静,就见张三叶唯一的这只手,手腕处,像是被人用无比锋利的兵刃,一下给切掉了一样。

咔嚓

啪嗒

连同断手一起,落在地上。

张三叶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顿时像见了鬼一样,面色狰狞的大叫起来:“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一旁坐在沙发上的卫昌杰,此时也没了之前的从容冷静,一下子站了起来,用手一指叶擎天:“你,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