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虐恋]再见亲爱的傅先生虞路傅时声章节目录阅读

虐恋言情小说再见亲爱的傅先生的主角是虞路和傅时声,由著名网文作家小阿苏倾力打造,全文描述了女主虞路被丈夫背叛,为了报复,虞路爬上了丈夫顶头上司傅时声的床。目的达到虞路痛快的出了一口恶气,但傅时声却没打算放过她,娶她为妻把她宠入心尖。

再见亲爱的傅先生虞路傅时声章节导读

“她让你放手,你没听到?”

傅时声面上浮起阴沉,声音像是淬了冰,浑身倏然散发寒意。

房间的温度都好似下降好几度,我打个寒颤,彼时陈俊峰总算反应过来,抓住我的那只手仿佛触电似得迅速弹开。

“傅总,可不是我非要抓着她,是她无缘无故找上门来的。”陈俊峰立刻鄙夷的瞪了我一眼,跟我撇清关系。

贼喊捉贼!

我气的直摇头,顿时心里又恶心他几分,也不知道当年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就鬼迷心窍被他人模狗样的做派迷惑到了?

“找你?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同样在公司,她不来找我,来找你一个区区的工程组组长么?”傅时声寒眸微眯成一条缝,声音越发冰冷。

陈俊峰脸色一白,强撑着的底气瞬间被戳破了,也对,在傅时声的面前,陈俊峰简直就是个屁,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似乎忘记,这家公司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陈俊峰,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你以为这家公司只有你一个人吗?我来就是来找你的?况且这里是工程部总经理办公室,你什么时候升了总经理了?还是说你以为自己已经是总经理了?”我露出讥讽的微笑,自然不会错过损他的机会。

傅时声哦了一声,脸上恍然了下,随即恢复一张冰山脸,冷冷的说:“原来是想当总经理?你的上进心我可以提出表扬,但想当总经理,靠的是实力而不是妄想?”

语气平淡,可字里行间透着浑然天成的,属于上位者的威压。

他的身份决定了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不容人忽视。

陈俊峰脸色极为难看,身子抖了抖。

在外面他可以挺直腰板说一句,就算你是我的上司也不能侮辱我,但在公司里,他始终是低人一头的。

半晌,他才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话:“我知道了,傅总。”

傅时声眼底浮起寒意,他扫了一眼,警告意味颇浓的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想在看到第二次,毕竟很快他就是总经理的夫人了。”

气氛陡然凝重起来。

总经理夫人?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跳不禁有些加速。

这戏演得有点太过了吧?

陈俊峰果然也露出瞠目结舌的神情,似乎也觉得不可置信:“你要和她结婚?”

话语中流露出的鄙夷,让我忍不住蹙眉。

“有问题么?”傅时声微微沉下脸,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语气低沉缓和的说:“现在是工作时间,你想旷工闲聊到什么时候?”

陈俊峰被噎了下,面上愤怒浮起,又被狠狠压抑了下去,最终只能低头:“我,我这就去工作。”

眼神飞快的扫了我一眼,眸中好像有些复杂的情绪,像是怨恨,又像是震惊。

没等我看清楚,他就仓促的转身离开。

他走了之后,我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只是想到刚才傅时声的说的那些话,我还有些恍惚不敢相信,不知道他单纯是为了在人面前扮演好一个护短的好男友,还是认真的……

后者的可能性太渺茫了,我下意识撩了撩耳畔的头发,低声道:“这次谢谢你了。”

“你想怎么谢我?就靠嘴说说么?”傅时声忽然伸手搂住我的腰肢,动作十分亲昵,来往路过的公司员工,都惊的张大了嘴巴,眼里满是惊讶和艳羡。

突然靠近的男性特有的气味,还有腰肢上那只宽厚大手的温度,让我忍不住全身紧绷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炸了。

“那个……你先放开我,被人看见不太好。”我小声贴着他耳边说,毕竟陈俊峰已经走了,完全没有必要在众人面前表现的这样亲密啊。

傅时声斜睨了我一眼,挑眉问:“不太好?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当初在酒吧把我灌醉拖回酒店的人不是你么?”

我哑口无言,大脑一片空白。

接着,他忽然低下头,也贴着我耳边。

“为什么?你说啊。”

温热的呼吸扑洒在我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想要后退,不料他忽然亲了上来,柔软的唇瓣蜻蜓点水一般掠过我的唇角。

眼前他深邃的双眸直勾勾盯着我,眼底氤氲着一层浓烈的化不开的欲望,我心咯噔了下,猛然想起那天晚上,空气中暧昧过后混杂着汗水和欲望的气息。

我的脸,腾的一下变得滚烫起来。

还没来得及震惊,就听到后面‘哐当’一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傅时声拥着我转过身,看见了封霜。

她穿着一件香槟色绸缎衬衣,下身是白色直筒裤,脚上是香奈儿的帆布鞋,头发换成柔顺的黑长直垂在胸前。

她好像有多的换不完的昂贵衣服,每一次见面都不一样。

此时,她那张姣好精致的脸,覆上一层寒意,美目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地上的是被摔碎的饭盒,里面色泽鲜艳的食物洒了一地。

“时声……你,你。”她嘴唇颤抖着,眼眶倏地泛红了,咬住下唇,像是无法接受的,扭头飞快的冲了出去。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

刚才傅时声的举动不过是演给封霜看的而已,我却真情实感的起了情绪,我不禁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你不去追吗?”我的声音不大不小,甚至还很平静。

周围瞬间变得更加安静了,我几乎都能感觉到,附近所有的人都在竖着耳朵听。

傅时声唇角浮起浅笑,伸手捏了下我的脸颊,宠溺的说:“我追什么??”

语气里的宠溺,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低头盯着地上饭,心想着明明前几天还看见他们两个双宿双出,现在这个情况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闹别扭了,又拿我当挡箭牌不成?

他松开我,径直的走向办公桌,动作很是冷淡~果然利用完了,就生疏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合同,既然来了……既然凑巧碰到了,那么……我尝试着拜托一下让他直接签合同,应该也没事吧?

只是要怎么开口?

我使劲搓着手指,内心纠结的不得了,那边傅时声从桌子上拿起几张纸,翻看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我:“你站着干嘛,过来。”

我走过去,心跳的越来越快,使劲捏着文件袋一角,正欲开口。

傅时声把几张纸递给我:“你看一下这个协议,仔细的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就在这上面签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