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爹地别跑安盛夏权耀(连载中) 双宝来袭亿万爹地求娶妻全本阅读

爹地别跑的主角是安盛夏权耀,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又名双宝来袭亿万爹地求娶妻,讲述的是安盛夏和男友韩子进交往三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全身心交付的人,竟然会联合坏人一起来设计她。这三年的感情,就当喂了狗,等她逃出去,再来找这些人算账。逃跑过程中,安盛夏误入了权耀的房间,从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爹地别跑安盛夏权耀精彩章节导读

次日,是周六。

“妈咪!你昨晚是被蚊子咬了吗?真奇怪,为什么爹地没有被咬?”咬着早餐的安小白,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安盛夏的脖子。

“咳。”因为他是qin兽啊!安盛夏遮遮掩掩的,他什么时候咬了她,难道趁她睡着的时候?

“妈咪,小白来给你喷一喷,就会好了!”急忙找来喷雾,安小白十分孝顺!

“爹地,你是不是欺负妈咪了?”小口喝着牛奶,安小白皱眉,“我劝你们等感情稳定,再要小孩,毕竟,你们两个已经祸害我和弟弟五年了。”

五年的单亲生活,可不好受哇!

“……”安盛夏觉得安大白太早熟,他是不是偷偷看偶像剧了,知道的真多,几次想教育一下安大白,却插不上话!

“安大白,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权耀耐心的询问。

“暂时还没有,以后嘛,看你的表现哼!”也就只有安大白,敢用这种不屑的态度。

“今天要回老宅,吃个饭。”饭后,权耀将安盛夏抱进了车内。

老宅?

她这个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

立马审视自己,她都没打扮!

第一次去老宅,安大白和安小白是重中之重,自然也要带上。

很少从他口中听说权家,安盛夏不免好奇,“你家,都有什么兄弟姐妹啊?你给我恶补一下,我怕等会说错话。”

“有些复杂。”眼神闪烁着异常的光,权耀像是随口道,“我有两个小妈。”

“神马?”

表情夸张,安盛夏用力按住发尾,一点一点的往下顺,恨恨的道,“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还有姨太太?”

“嗯,权家的男人可以找小老婆,但不领证。”

权家男人的基因不易让女人怀孕,从很早之前,权氏男人便拥有多个女人。

“结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如遭雷击,安盛夏此刻才知道,自己到底嫁了一个多复杂的男人!?

她现在后悔了,可以吗??

如果他敢找其他的女人,这个婚肯定要离!

“你是不是也想找?”脸色愤怒,安盛夏贼兮兮的打量权耀。

“没,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这丫的,真会哄女人,安盛夏老脸一红!

“哇,妈咪,你怎么脸红了?”安小白好笑的问。

“我是热的!”安盛夏按下车窗,“我要吹风,灭灭火!”

“不要把手放在外面,不安全。”这么大的人,却连小白都不如,权耀握紧了她的手,伸回车内。

车子,抵达老宅。

“二少爷。”远远瞧见车标,门卫不敢怠慢,立即把铁门打开。

再看向安盛夏,有人好奇她的身份,但不敢多问。

“老爷,二少爷到了。”几乎同时,便有人向客厅通报。

“耀儿!”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赵青莲急忙看紧权耀!

“叫奶奶。”

权耀把话说完,众人都是不可思议!

“他是爷爷。”权耀指着端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权玺!

“爷爷好!”僵持的气氛,被安小白软萌的笑声打破,一脸自来熟,就跑过去抱住权玺的膝盖,奶声奶气的道,“爷爷,喝茶!”

“这是……怎么回事?”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口热茶,权玺精明的脸上,却一头雾水。

“我结婚了。”

只是通知,并不是商量,权耀揽着怀里的女人,“她叫安盛夏,是我的权太太,其余两个,是我儿子。”

娶妻生子,一步到位!

“对哇,我是爹地的儿砸,看到那个美女没有?她就是我的亲亲妈咪!”

坐在权玺怀里,安小白像说书先生那样,喋喋不休道,“那个,是我的哥哥,叫安大白,我们和爹地分开了五年……不过,以后再也不会分开啦!”

“什么?”

在五年之前,权耀就有了儿子,众人脸色各异!

权氏基因不易让女人怀孕,因此最先有子嗣的少爷,便是最佳继承人!?

除了赵青莲之外,大太太和三太太满脸恐慌!

?要说赵青莲,才是当年名副其实的权氏大太太,可惜一场意外被毁容。

权玺后来在外面有了女人,生下大少爷权赫,赵青莲这才退位成了二太太。

“爷爷,你好帅啊,你就是我幻想中爷爷的样子哎!”小嘴吃了蜜一般甜,安小白三言两语,就哄的权玺眉开眼笑。

谁见权老爷子这么开怀过?

众人,脸色更僵了!

“你叫什么名字?”怀里的孙子,和权耀十足十相似,权玺欣慰的问。

“我叫安小白!”

“这名字……”权玺皱眉。

“名字随时能改。”权耀不冷不淡的撂下这句。

“……”

等下啊!

想改名字,是不是要过问下她?

这些人,都当她是死的吗?

安盛夏简直成了空气!

然而,赵青莲一直在暗中观察安盛夏!

“儿子,你突然带一个女人回家,就说是你的老婆,你想糊弄我是不是,这个玩笑,你开大了!”横竖看安盛夏,都是不满,赵青莲甚至懒得掩饰,不过对于那两个孙子,她倒是满意。

非要这么恶俗,给她一个恶婆婆吗?

安盛夏暂且不出声!少说少错!

“叫妈。”顺了顺安盛夏的后背,似是一种安慰,权耀在她耳边低语。

“妈、妈妈……”叫出这两个字,安盛夏无端带着哽咽。

她想到了死去的妈妈。

还以为,再也不会叫这两个字。

“盛夏改口了,妈,你也该给她见面礼。”口吻慵懒却不容置喙,天生的压迫力哪怕面对赵青莲也没有减少丝毫,权耀忽而玩味一笑。

“请问,你是哪家的千金?”在容貌上,已经输给了大太太,这些年的地位,也更加沉寂,赵青莲念及权耀的未来,自然希望强强联姻。

可这个安盛夏一看就没什么实力!

“我……”

不等安盛夏把话说完。

大太太欠腰,笑的风华绝色,“青莲,你这么问,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干嘛还要讲究门当户对?”

三太太也点头说,“没错,我看人家小两口,感情蛮好的,年轻人嘛,只要看对眼就行,再说,他们就连孩子都有了……这真是缘分!”

“二少爷的速度可真是快啊。”大太太眼神一刺,她的儿子权赫,还没有子嗣,可权耀却有了两个,真是不得不防!

“现在的社会,当然不需要过分讲究门当户对,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儿媳呢。”

起身站了起来,赵青莲走到安盛夏眼前,绕着走了一圈,那打量的目光过分严苛,最后无奈一笑,“我当母亲的,总要问清楚她的来历吧,防止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上我儿子!”

不三不四……说的是她安盛夏吗?

没想到,权家这么封建!

“是我追的她。”权耀平静的开口。

“是我追她!”他再次强调!

撒谎,也不带眨眼的。

她只看到,他骗婚,什么时候追过她?

就连一个玫瑰花,也没送过好吗!

在内心,安盛夏恶狠狠吐槽!

脸上,却皮笑肉不笑!

“大西瓜,你不去演戏,真是屈才!”她小声嘟囔。

“我没追你吗?”权耀侧头,差点吻上她的侧脸。

两人眉来眼去,让赵青莲气结!

“既然,安小姐是我的儿媳了,那么第一次见面,我也不能空着手……”说罢,赵青莲吩咐佣人,回房间取了一样小玩意。

这见面礼,真够随意的……

“谢,谢谢……”安盛夏硬着头皮拿。

“不要接。”手截在安盛夏身前,权耀冷冷的道,“妈,你对自己儿子的女人,就这么小气?你的孙子可都在看,你是怎么欺负他们妈咪的。”

“奶奶,难道你不喜欢我妈咪吗?”

天生的小戏精,安小白接受到权耀的暗示,都不需要准备,就委屈巴巴哭出声来,“呜呜哇,奶奶为什么不,唔,不喜欢我妈咪呢,我妈咪人,唔,人很好的哇……”

“奶奶,我妈咪是乡下人,脑子比较笨,她有什么地方做不好,你直接说出来,但不要欺负她!”哭什么的,太娘,安大白声色不冷不淡,却极有说服力。

“不,不是的……”想拉近自己和两个孙子的关系,赵青莲即便对安盛夏不满,也不好往下说。

“妈,我看你贴身戴的项链不错,应该值点钱……”

明知道那是赵青莲的传家宝,权耀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侧头和安盛夏讨论,“盛夏,你喜欢吗?”

“……”她要怎么回答啊??

“喜欢是吧?”擅自帮安盛夏做了决定,权耀慵懒一笑,“那就,多谢妈了。”

无数双眼在看,若此刻赵青莲不肯给,岂不是太小家子气?

“这可是我妈的传家宝……”接过那项链,权耀当众给安盛夏戴上,表明她的身份!

接下来,大太太和三太太也给了安盛夏见面礼,也不好意思给便宜货,拿出手不是玉器就是金子。

“大少爷和三少爷什么时候回来?”

“大少爷在公司,三少爷说不回来。”

“好了,开饭。”权玺宣布,安盛夏和权耀也留下用餐。

“想吃什么,直接跟爷爷说。”甚至腾出手喂两个孙子吃饭,权玺这态度,让众人诧异。

“耀哥哥!”

却出现一个不速之客,韩恩雅!

意外安盛夏也在,韩恩雅眼神发冷,随后热络的坐在权耀左手边,甜腻的道,“耀哥哥,这些是你最爱吃的菜,多吃点!”

脸色不适,权耀直接无视韩恩雅,看了安盛夏一眼,随后他笑了,“不要给我夹菜,我的权太太会吃醋。”

吃醋??她哪里吃醋了?

安盛夏无比郁闷!

“耀哥哥,我看你最近都瘦了,安小姐怕是不会照顾人吧?”强调安小姐这三个字,就是不肯改口叫权太太,韩恩雅还有后手,赵青莲!

她和权耀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还是韩氏唯一的千金,不光从财力还是从底细,都是最佳的儿媳人选。

至于突然冒出来的安盛夏……

呵,也不知道是哪根葱!

他瘦吗??每天都见,安盛夏觉得他一点没变!

“你又没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样子,怎么就知道他瘦了?”对于赵青莲,安盛夏可以忍让,毕竟那是权耀的母亲,是长辈。

可对于这个韩恩雅,安盛夏怎么都不会忍,何况韩家人还曾摔碎她母亲的镯子!

不过安盛夏也不傻,她刚才刻意压低声音故意让韩恩雅听到。

“想不到,你的酸味还挺大。”耳边,是男人低沉的笑。

“你笑什么笑?还不是你太招蜂引蝶!早知道……”

早知道就不结婚了!

她现在是进了狼窝,无法脱身!

想后悔,也晚了!

“早知道什么?”眼神一阵发紧,权耀猜到了安盛夏的心意,而他不准许她几次三番说离婚这两个字。

“没,没什么。”世上没有后悔药,安盛夏只能哑巴吃黄连!

算了,他也没有多渣。

只要他是个合格的父亲,合格的丈夫,他们之间除了没有爱,他算是不错的选择。

“安盛夏,你不要脸!”听安盛夏提到权耀光着的样子,韩恩雅炸毛了!?

只要想到安盛夏和权耀每晚睡在一起做亲密之事,韩恩雅嫉恨的要死,“耀哥哥,你看她哪里有点淑女的样子?”

“哟,都明摆着勾搭人家老公了,能要点脸吗?”在嘴巴上,安盛夏绝对不输韩恩雅。

“阿姨,麻烦你让一让,我想和爹地坐在一起。”瞧着妈咪那边不对劲,安大白端着碗筷,硬挤在韩恩雅面前,口气,倒还算礼貌。

“小朋友,你长得好可爱啊!”既然是权耀的儿子,韩恩雅不敢在表面上摆脸色。

“嗯,因为我妈咪比较会生。”点了点头,安大白讥笑道,“不过,阿姨你都这么老了,也应该结婚生小孩,要不然晚婚晚育,更容易老。”

听到安大白一口一个老字,韩恩雅忍不住摸了下保养得体的脸,她每天都做保养,哪里老?

“你还小,所以不懂,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结婚。”韩恩雅尴尬的道。

“不结婚就是耍liu氓啊!”安大白冷哼,“等我长大之后,如果喜欢哪个女孩,就会结婚,除非是不喜欢。”

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韩恩雅也不好跟安大白争位置,只好坐在了最偏的地方,成了一个局外人。

赵青莲对韩恩雅点了点头,先安了她的心,随后吩咐道,“儿子,你和恩雅从小一起长大,话题也多,等下吃了饭,陪她说说话!”

有赵青莲撑腰,韩恩雅也就不觉得自己尴尬,反而有了期待。

只要赵青莲不承认安盛夏,她就还有机会!

再者说,权耀娶这个没有后台的安盛夏,简直自毁前途。

他恐怕一时晕头,等他清醒了,说不定会离婚!

饭后。

远远看到安盛夏和权耀走在一起,韩恩雅嫉恨的咬着唇。

这个安盛夏,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权耀?

真是不要脸!

故意走过去,韩恩雅一把挽着权耀的手腕,故意开口,“耀哥哥,你不是要带我去散步吗?”

“放手。”那是赵青莲随口一说,他却没答应,韩恩雅也好意思当真?

“我什么时候同意过?”脸色冰冷至极,权耀给韩恩雅冷脸,也不是第一次。

其实,安盛夏怪佩服韩恩雅的,越挫越勇啊!

“耀哥哥,你在挣扎什么啊?”暗中咬牙切齿,韩恩雅不顾形象的直言,“你也知道,阿姨一直就希望我们两个在一起,毕竟,韩氏和权氏合作这么密切,只有我可以帮你得到权氏!”

“我给你的,她给不起!”并不是说,韩家有多能耐,而是她和安盛夏相比,起码有个豪门娘家!

至于安盛夏呢?

她不是独生子女!

安氏迟早是安以俊的。

何况,安氏只是一家小公司,不值一提!

“再说了,哪怕你身边的女人不是我,也会是其他人!”总之,赵青莲只会找,比韩家更有权势的女人,站在权耀身边。

也就只有那样的女人,配得上他!

“可,你找其他的女人,能保证她们个性有我好,有我看的开吗?”

低垂下目光,韩恩雅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

只要可以留在权耀身边,她愿意付出一切!

再次抬头,韩恩雅目光坚定,“如果,你接受阿姨的想法,要了我,我保证不会去和她安盛夏争什么,同样的,我也会将她的孩子看成是自己的。”

?“我这样退让,她不会有任何不满。”韩恩雅认为,她这样说,安盛夏没有资格觉得不满!

“甚至,我也不需要什么名分!”做出如此大的让步,韩恩雅简直成了悲情剧的女猪脚!?若权耀不是这场戏的男猪脚,安盛夏都要感动的哭了!

“我说过,我不要你!”拒绝的烦了,权耀抓着安盛夏的手,转身就走。

“耀哥哥……你真就这样讨厌我吗?”张开手臂,韩恩雅哭哭啼啼拦住去路,怎么都想不通,她这么乖巧听话,深受赵青莲欣赏,可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韩小姐,你脑子被驴踢了吗?你知道现在社会,是一夫一妻制度吗?人之所以,是人,和动物不一样,是因为人有感情,这种感情有的好,也有不好的。”安盛夏摇头,“你能接受封建姨太太,说明你心大,但我不能!”

也许,这就是他看中她的原因吧,她和那些可怜的女人不一样,虽然笨,不聪明,但有自己的想法。

“你说,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都认识二十多年了吧?”叹了口气,安盛夏啧了下,“都这样熟了,他都对你没意思,你心里还没b数吗?”

“你什么意思?”

“他肯定是讨厌你到不行,略略略!”歪过脑袋,安盛夏闭眼就冲韩恩雅吐舌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