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云锦月君无忧小说 拐个国师好乘凉整本小说阅读

拐个国师好乘凉》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云锦月君无忧。云锦月被一手带大的小师妹背叛,导致她云家被灭门!再次睁眼时候,云锦月再世为人。这一生,左手炼灵丹,右手契神兽,曾经背叛她的人都将万劫不复。拐了个国师君无忧,日子优哉游哉!

拐个国师好乘凉章节阅读

“偷了火潭,”君无忧慢条斯理地换上一身墨色绣竹长衫,冷漠道。

“火……火潭,”旬阳半晌才反应过来,主上说的是云家的冰火潭,他眼睛转了一下,道:“炼丹师都有火属性灵力,那位云姑娘吸收异火来修炼并无恶意。况且,冰火潭这等难得一遇的修炼宝地,本就是在云家,人家拿点自家东西,也算不上偷。”

君无忧冷冷扫了他一眼,道:“她将火潭异火全收走了。”

全吸收走了?那可是整整一潭的异火,且还是三品。

“咳咳,”旬阳憋得脸一红,终于明白主上为何一直黑着脸了,“那个,主上莫不是以为这次发作是因为没了火潭的异火压制?”

他大概猜测到主上的想法了。

“她偷了异火,害本座无法压制千机引,没杀了她已是本座留情了,”君无忧眸色深沉,语气中有淡淡的杀意。

果然。

旬阳叹了口气,道:“主上这次发作,跟冰火潭没多大关系,师父他老人家之前说利用冰、火之力,压制千机引其实并没有古籍根据,其实是想着让您尽快修炼,提升实力。”

“您上一次发作,是三个月前,平时以都以化禁丹缓解。可自从上次发作后,属于就发现化禁丹的作用微乎其微,属于将情况传音给师父,他也没有对症之策。”

“这次,是您不听嘱咐,强行使用占星术,所以发作起来才会这么凶。”

旬阳自幼跟随君无忧,自然不怕主上气急败坏惩罚自己。

他略带埋怨道:“师父早就说过,千机引是对付占星师最歹毒的秘术,除非秘术结束,不然就不能施展占卜之法,就算是掐算都不可以。您……”

“这么说,与她无关?”君无忧眉心微皱,冰火压制体内的那股秘术力量,他一直都深信不疑,否则也不会花费代价将云家的冰火潭化为己有。

若是无关,那刚才的态度就确有“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之嫌了。

“唯一的关系,就是她救了您,”旬阳耸耸肩,摊手道:“属下还准备打好关系,将云姑娘手中的那瓶化禁丹买下,结果您下了命令,连异火都不愿意给,我哪里好意思开口。”

异火火种换四品丹药,表面上看似赔了,实际上以化禁丹的炼制难度,还有人家依据病情改进丹方的本事,能换到反倒是主上赚了!

现在,丹药没了,还得罪了人。

旬阳内心的小人十分狂躁,眼前的人要不是他的主上,换了风赟和木临,他定要骂到他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君无忧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是自己错怪了别人,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看着地上尚未收起的药鼎,里面依稀还散发着化禁丹的丹香味。

“派人将库房的异火火种都送去云府,还有,”他顿了顿,道:“她与云家长房有些恩怨。”

后面的话没说,旬阳却意会了。

云姑娘与长房有恩怨,肯定不是一般的那种,风赟手底下有部分人手在兰城还有点实力,如果能帮就帮上一把。

脸上挂上笑容,旬阳笑得跟个妖孽一样:“属下明白了,这就吩咐下去。”

临走时,他刚要收拾屋子,把药鼎带走,却见主上衣袖微微一动,药鼎就不见了。

“……”

出一趟门,得了一万金,这对于云锦月而言,算是不小的收获。

尽管不清楚那位国师为什么对自己充满敌意,但并不妨碍她的好心情。

倒是赵大师一路上欲言又止。

“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云锦月失笑,知道这位此刻心里肯定充满了好奇。

“云丫头,”赵大师脸上顿时堆满了笑,问道:“不知你师出何门,这国师所中的秘术又是什么?”

区区一个兰城云家,哪里能培养出云锦月这种天才,就算是在药王谷,这般的不世奇才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融合融药术,就算是他都只知其术不会其法,而整个药王谷,除了那位坐化的太上长老,现存的长老弟子,无一人能够施展。

“家师乃是一位七品炼丹师,他曾说过,我未成为五品炼丹师之前,不许向别人提及他的名号。至于国师所中秘术,我才疏学浅,并没有看出来什么。”云锦月揉揉眉心道。

才疏学浅……

赵大师脸上表情凝滞了,笑容一寸一寸皲裂,最后化作一声尴尬不失礼貌的呵呵:“哈,云丫头说笑了。”

这话他接受不了,太扎心了。

云锦月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药王阁,购买了一批友情打折的药材。

赵大师本来还要派马车送她,云锦月拒绝了,“不用了,赵大师,时辰还早,我们正好逛逛这兰城的。”

两人一起走在街道上,青萱心里有些疑惑不解,却没有开口。

云锦月此前很少了解过兰城,只知道分为东南西北四城,还有一座城中城——皇城。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东城。

兰城有五大家族,除了云家外,还有蓝家、李家、赵家、黄家四家,他们的家族实力与云家相比,不分上下。五大家族都有各自的产业,遍布云城乃至兰凤国,且都与皇族有着各种密切而复杂的关系。

“青萱,之前没怎么出来逛过,你知道这东城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吗?”云锦月百无聊赖地问道。

青萱私底下早就做过很多功课,微微思考一下,道:“东城店铺极多,茶楼酒楼多不胜数,但要说有趣的,莫过于斗宝阁了。”

“斗宝阁?”云锦月提起了三分兴趣。

“是的,郡主,”青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解释道:“斗宝阁是东城乃至兰凤国最大的拍卖场,里面时常有别出心裁的宝物,有灵兽蛋、丹方或是秘籍,甚至还……咳咳,出售矿产铺子。”

青萱原本想说出售美人,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

“那我们就去斗宝阁看看,”云锦月笑道,余光在街角处扫了扫,眸底闪过一丝冰冷和轻视。

这只老鼠暗地里跟了这么久,还没发现自己暴露了吗?

青萱还不没发现有人跟着她们,找人问了路,便朝着斗宝阁方向而去。

斗宝阁独占了整整两条街道,一面是“斗宝阁”,一面是“寻宝小楼”。

青萱道:“斗宝阁是拍卖之地,而寻宝小楼则是各个卖家送来鉴定宝贝的地方,但凡能送到这里的,价格至少也在一两银子以上。”

“斗宝阁是哪家的产业?”云锦月悠然缓步,有些好奇这是五大家族中谁家的手笔。

“这个,”青萱摇摇头,道:“不是五大家族的产业,具体是谁的,云城无人知晓,或许是哪个宗门的吧。”

在云城,无论是皇家或是大小家族,他们的产业都有独属于其家族的标志,这样做就是在宣告背景,威慑那些竞争者,从而免去不该有的麻烦。

只有那些宗门,他们实力雄厚,根本不畏惧任何麻烦,相反,如果真的有人不长眼地冒犯,反而给了他们立威,让产业快速落地生根的机会。

比如药王阁之类。

似斗宝阁,一开始也是有人挑衅的,还是五大家族之一的蓝家的人。当时蓝家的人污蔑斗宝阁公然拍卖假丹药,吃死了他们家族的人,要求斗宝阁将一半的地契交出来作为赔偿。

结果……

“蓝家踢到硬板了,”青萱哼了一声,道:“蓝家的人仗着他们家族有人在大宗门,一直把控着兰城的丹药交易,郡主您别看药王阁是官方认证炼丹师的,但论交易量,是远远不及蓝家的。”

“蓝家背后的宗门是哪个?”云锦月有几分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