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流华笙流年不负笙情(逆袭) 江流华笙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江流华笙流年不负笙情的主角,这本现代言情逆袭小说又名替补新郎总裁好难缠,主要讲述的是华王谢江,是江城最有名望的家族,而江家又是四大家族之首,江流作为江家唯一的儿子,更是名声在外。按理来说,应该没人敢招惹江流才对,可这华家小五华笙,竟然敢当众让他当替补新郎,他倒想看看华笙能玩出什么花样。

江流华笙流年不负笙情精彩章节导读

华笙也是完全没想到,江流这样的豪门太子爷,身居高位,那么厉害的一个风云人物。

居然私下里也是个爱说冷笑话的的逗比,这个反差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华笙:妈来了其实就是看看我,听说我最近身子不好,送了不少补品,都挺贵重的。

江流:没事,她有钱,她是个土豪。

华笙:行吧,江少,你这是职业坑妈专业户吧?

江流:好吧,江少奶奶,我为了你坑我妈,所以你要不要奖励我点什么?例如一个吻之类的……

其实江流真的是开玩笑,因为以他的这些时日观察,华笙这人是绝对的慢热。

要是想接近她,跟她有什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估计很困难。

看到这句,华笙脸颊有些微烫,她确实还不太习惯这些。

应该说,她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人,直接跟人家结婚做人家老婆,这个新身份是真的还没适应。

江流调戏的这句,她就没再回了。

晚上六点半

江流下班回到家,就看到华笙坐在餐厅的椅子上。

“姑爷回来的正好,小姐等你吃饭呢。”

“她不是下午后不进食了吗?”江流有些意外。

因为他几乎没看过华笙晚上六点还吃饭的时候。

银杏吐了吐舌头,故意压低了声音,“姑爷,我们小姐是亲自下厨了,给您做了一顿晚餐,说要陪您一起吃。”

“这么好……不会有诈吧?”这句话是江流自己小声嘀咕的。

幸福来的太突然,还真的会有些不习惯。

江流脱下外套,洗了一个手,就走到餐厅里。

桌子上,是整整齐齐的六道菜一个汤。

看着卖相也不错,闻着也有很诱人的香味。

他看了一眼华笙,华笙只穿了一个很简单的半袖衬衫,白色的,复古款式,荷叶袖。

有点那种宫廷风,看着很减龄,说她是高中生都不会有人质疑。

“银杏说,你亲自做了晚餐……给我吃?”江流还是不太敢相信。

华笙点了点头。

“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吗?”他笑着落座。

江流身上只有一件休闲的白色衬衫是某奢侈品牌的限量版。

袖口的位置都是金闪闪的钻石,他就是那种即便穿的再简单,你也会觉得很贵的那种人。

说白了,就是气场足,天生贵气。

“并不是。”

“那你是有求于我吗?要找我贷款?”江流开玩笑。

华笙摇头,“我不缺钱。”

“那到底怎么回事啊,阿笙……你不说明白,我真心不敢吃,怕是鸿门宴。”

华笙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其实,就是我为了表达谢意,你不用担心。”

“谢意?谢什么?”江流一下子愣住了。

想了想,难道是因为之前买的两台奥迪A8吗?

华笙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我奶奶过世那几日,你在华家忙前忙后,还要照顾我……宣布遗嘱那天……你也是帮我说话……我这人虽然性子冷淡,但绝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想来你这个身份也不缺什么,我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好,所以正好今天妈过来,我问了她你爱吃的菜,就做了一些,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不等江流说话,华笙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经常下厨,所以是手艺可能不那么好。”

“没关系,我试试看。”

江流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然后认真的咀嚼起来,闭着眼睛享受。

“恩,很好吃,手艺不错。”他赞道。

其实,华笙能说这些话,对她那个性格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江流确实什么都不缺,华笙能亲手做一顿饭给他吃,这个举动无疑是很暖心的。

江流只觉得,对她好,是值得的。

华笙确实下午问过了江夫人,江流是个很固执的人,这些年,小时候爱吃什么现在就爱什么,几乎不变。

华笙做了糖醋排骨,素炒秋葵,山药炒肉丝,清蒸鲈鱼,酱牛肉,还有一个银鱼煎蛋。

外加一个酸溜溜的西红柿牛腩汤,简直不要太好喝。

华笙下厨确实少,但是她是极有天赋的。

春桃和银杏在旁边指导和打下手,华笙亲自主厨,做的东西也真是不输酒店大厨。

江流当晚食欲大开,一口气吃了三碗米饭。

华笙心里说不好什么滋味,应该是满足感,成就感?

晚上八点钟

江城某大学校园里发生了一起伤人事件。

一个男生因为劈腿,跟女友提出分手,女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愤怒之下用水果刀将男友捅伤。

有同学报了jing,jing方出动了三台车。

白浩跟着队长和同事正好在附近执行任务,接到电话就来了。

而出事的学生正好是华琳认识的,所以她也在场。

两人见面,格外尴尬。

上次白浩提出分手后,就删除了华琳的一切联系方式。

华琳伤心难过了很久,最近还一直不在状态,上课时候也是无精打采。

“你……还好吧?”

私下里,白浩单独将华琳叫到了一边。

华琳忧郁的看着他,“你觉得呢?”

“小琳,爱情不是一切……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好好生活。”

白浩看出华琳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这才几日,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

“白浩,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很可笑吗?”

白浩沉默不语……

摘下jing帽,看着不远方校园里的一个湖泊……心情也是复杂。

他爱华琳吗?

爱,华琳虽然是华家女儿里颜值最一般的,但才华横溢,不物质,品行端正。

白浩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跟他一起过日子。

白浩工资不高,两人每次约会,华琳都主动提出要吃小吃。

会吃汉堡,面条这些快餐,白浩也知道,她是为他省钱。

所以越发的疼爱这个小女友,如果不知道她是华家人,也许两人现在都要谈婚论嫁了。

可……事实无法改变,她就是华家人没错了。

“白浩,说分手的是你……带给我痛苦的是你,现在让我好好照顾自己的也是你……你凭什么能扮演救世主,扮演局外人呢?凭什么认为你能操控我的一切呢?既然都分手了,我现在是死还是活,跟你还有什么关系呢?”

华琳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生,被分手后,就内心一直很敏感脆弱。

被华琳这么一说,白浩还真的有些无地自容。

“小琳,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说这些有意思吗?白jing官既然是来办案的,那就快去工作吧。”

说完,华琳转身。

“小琳……我虽然只是一个普通jing察,但是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肯定义不容辞。”

白浩也是放不下,也是觉得对不起华琳。

虽然两人没有发生什么亲密关系,但是在一起也有好几个月了,那么多甜蜜的回忆一下子就变成了凌迟的刀。

女生比男生更为脆弱一点,所以白浩也心疼,也难受。

华琳顿了顿脚步,头也没回,甩了一句,“我没有跟前任做朋友的习惯,白jing官就不必强人所难了。”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矛盾。

分手后,不能做朋友,因为曾经伤害过。

分手后,也不能做敌人,因为曾经相爱过。

分手后,只能做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然后其他的交给时间,时间会冲淡一切。

包括曾今的海誓山盟,和刻骨铭心。

所以白浩这些话,华琳是听不进去的。

华琳走后,白浩带着人也上了jing车离开。

华琳回去后,辗转难眠,最终发了一条带着对华家,对白浩有怨气的朋友圈。

她写道——

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态。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如果有来生,要化成一阵风,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

没有善感的情怀,没有多情的眼睛。

一半在雨里洒脱,一半在春光里旅行。

寂寞了,孤独去远行,把淡淡的思念统统带走,从不思念,从不爱恋。

华琳这段话,是摘除三毛的诗,三毛是她非常喜欢的偶像。

她一直羡慕三毛和荷西之间的爱情,可她终究不是三毛,白浩也不是荷西。

他们两个,连最世俗的门第这一关,都无法跨过去,爱情,也许本就这么脆弱。

华笙刷到朋友圈,看到华琳这番话后,其实是有些难受的。

她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什么叫虐心,但还是同情。

想来想去,华笙在下面给她留言,写了一句话。

华笙留下评论——愿你尝尽世间百态,眼中仍有光。

华笙本就是个少言寡语的人,所以长篇大论也不是她性格。

相比之下,其他姐几个就弱了一些。

华枫评论的是:不要为了一颗大树放弃整片森林。

华青的评论是:一个穷酸的的臭jing察而已,一年工资都没你一个月拿分红的多,你还伤心什么?

华芷比较强势,只说:错过了你,他会后悔,你错过了他会有更好的。

这些话,对华林都没有什么作用,她甚至不想回复。

但是华笙那一句说的,她心里有些暖。

有些感动,又有些复杂。

是啊,她这些年一直都努力做一个普通人,试图摆脱豪门痕迹。

试图靠自己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所以即便尝遍世间百态,也不能放弃对生活的态度。

眼中仍有光,哪怕心里有伤。

所以华琳为了不让其他几个姐姐多想,没有在下面回复。

毕竟其他几个姐姐都没回复。

而是单独给华笙发了一条微信。

她说:五妹,谢谢你。

华笙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华琳忽然有些自责那天对华笙的态度,所以想问问她,还需不需要帮忙了?

但总觉得,现在立刻说,时机不太对。

华笙其实倒是没有多想,安慰华琳也不是为了拉拢她。

毕竟华琳在华家也不是那么受宠,拉拢也没什么用。

只是觉得,她失恋了,无比伤心,自己安慰一下。

一转眼到了周五,晚上下班前,江流给华笙打了电话。

试探的问问她,高鹤过生日,在国色天香包了场子,大家想看看她。

江流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没想到,华笙居然答应了。

而且态度极好。

这是江流没想到的。

所以他愣是半天没反应回来,也忘记给了华笙回信息。

华笙:?

江流:在

华笙:我需要给你朋友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吗?

江流:不需要,我准备好了,你跟我一起去就好。

华笙:恩。

江流:那我一会回家接你,一起去。

华笙:好

集团总部,江流发完微信,心情大好。

“今天我早点走,你们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要是情况特急的可以去找我爸。”

男助理笑了笑,“好的,江总,您这是这么着急去哪里?”

“带我老婆吃饭。”丢下这句,江流拿起外套就急匆匆的走了。

江流在集团,有两个助理,一男一女,男的叫李敞,女的叫谭静。

两人又是夫妻,都是海归的名校高材生,所以也不存在和江流之间有什么暧昧情况。

这样也能避嫌,除此之外,门口还有一个秘书室。

里面有两个女秘书,一个秘书长,也是主管一些集团的事务。

这些年,江流在她们眼中,实则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板,人品好,有魄力,有远见。

江流走后,秘书室立刻开始八卦起来。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江总最近容光焕发啊?结婚了就是不一样啊。”

“那对呗,听说江总对夫人很好啊,每晚都按时回家,要我说啊,谁能嫁给我们江总,还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晚上八点,国色天香夜场

江流牵着华笙的手,进了包房,然后全场沸腾。

因为大家都都没想到江流这个神秘夫人会来。

除了秦皖豫,他之前是试探过的,感觉有戏。

高鹤和王君显都是目瞪口呆了。

除了他们几个外,还有高鹤不少朋友,这包房里最少的有二十几个人。

也都是富豪圈里的,还有几个富二代带着模特女友。

在场的还有一个二线明星,前几天一部宫斗剧红的,是个配角,长得不错,叫郝姗姗。

江流穿着藏蓝色修身西装,身高186的他挺拔俊逸,走到哪里都是亮点。

左手无名指带着一个婚戒,别有一番风味。

华笙今天也是罕见的抛弃中国风穿法,弃了旗袍和改良裙。

穿了一条香奈儿新款的一条湖水蓝的连衣裙,无袖,洁白又纤细的双臂,让所有女人都羡慕到不行。

尤其是那倾世的颜值,她所在的地方,会让所有女人没有存在感。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华笙都没有朋友的原因。

女生天生都有嫉妒心,没有喜欢当绿叶的。

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有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其实江流觉得,他虽然不知道唐明皇的后宫到底如何?

但是如果是阿笙在的话,真的会让所有女人失去颜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不是颜控,却也喜欢美。

美丽的,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

华笙穿着湖水蓝的连衣裙,拿着香奈儿限量版的包,这些都是她自己本就有的。

江流本来想准备,但是一看,他准备的还不如华笙自己这套惊讶,只好作罢。

华笙右手无名指上,是跟江流一样的婚戒,只是钻石比江流的要大很多。

两人手牵手,扮演着恩爱夫妻双双进门。

“我天……我不是眼花了吧……这是我江殿……和殿下的新媳妇啊?”高鹤惊呼。

秦皖豫得意的笑着。

王君显没说话,只是目光落在江流身上,故意打趣,“江总,快给我们介绍一下江夫人吧?”

江流握着华笙的手,又紧了紧。

“这是我太太,华笙。”

这么正式的介绍,大家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感觉好大的场合啊。

高鹤最先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嫂子好。”

华笙微笑。

“这是今晚的小寿星,高鹤。”江流给华笙介绍。

然后指了指沙发连排座的两个男人,“那是秦皖豫和王君显,跟你提过的,都是我哥们。”

“大家好。”华笙大方打招呼。

事实上,这些都是来的路上才说的。

华笙多少了解一点,对秦皖豫和高鹤不是很了解,但王君显绝对知道。

因为东华西王南谢北江,王家嘛,四大家族之一,王君显也是名门公子。

江流带着华笙落座,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江流为华笙点了一杯橙汁,她也没喝几口。

倒是不远处,那些富二代和小模特都被震住了。

心想,不愧是江流的女人啊,就是绝色倾城。

而且出自名门华家,一言一行都不是她们这些小女生所能比的,那气质真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学能学到的。

其中有一个富二代叫陈亮,平时也和谢东阳一起玩。

所以就拿出手机偷拍了一段小视频,微信发给了谢东阳。

“谢二哥,你看看这女人是谁?”

谢东阳此时,正在另一个酒吧蹦迪呢,和一群朋友,收到小视频后,认真的看了好几遍。

才问那个陈亮:你在哪呢?

那个叫陈亮的忙回复,“二哥,我在国色天香呢,今天是高鹤生日,我们都过来了。”

“哦。”

只回了一个哦字,谢东阳就再也没消息了。

陈亮想着,估计是他玩嗨了,懒得回了。

陈亮之前也听说了谢东阳有点后悔,想跟江流抢人的意思。

但是这些只是听说,也没确认,今天发视频也是个试探。

本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哪知道……

半小时后,谢东阳来了。

自己来的,手里拎着一个蛋糕。

他一进来,全场又惊呆了。

高鹤一脸懵逼,“你这是什么情况?”

谢东阳一进门,就瞄了一眼华笙,她坐在江流身边,安安静静的。

穿着湖水蓝的裙子,很是好看。

他那么远的看着她,都觉得很心动。

谢东阳看了一眼华笙后,又看了看高鹤笑道,“这不是来给你过生日吗?”

“别闹……。”高鹤一脸尴尬。

他和谢东阳本来也没什么交情,平时也不在一起玩。

高鹤这些年一直叫江流大哥的,所以跟谢东阳自然不是一路人。

就是因为没交情,所以谢东阳这么来了,说给他过生日,他怎么会相信?

其实,当谢东阳踏进来那一刻,在座的几个,高鹤也好,秦皖豫也好,王君显也好。

甚至是江流和华笙也好,都知道他的来意。

只是华笙不在意这些,她本身跟这个男人也不熟。

“没闹啊,哥们生日快乐。”谢东阳将蛋糕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正当大家纳闷,谢东阳出手一直很大方,怎么可能只送一个蛋糕的时候。

谢东阳将蛋糕盒子拆开,拿起刀具直接切下去,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

车钥匙,保时捷的车钥匙。

谢东阳将车钥匙往高鹤怀里一扔,“保时捷911,限量版月光白。”

“咳咳……谢少你太客气了,这我不能要。”

高鹤本身家境也好,自然不是差一台车的人,但是不得不说,这谢东阳出手确实大方。

“没事,甭跟我客气,拿着。”他口气极其霸道。

然后下一秒直接大步流星走向华笙。

“笙笙,你也在这里啊。”他假装不知道他在。

那个叫陈亮的小富二代看着都惊呆了,我天,谢少这演技,很可以。

华笙几乎是眼皮都没抬,“谢少,我不喜欢开玩笑。”

江流也笑,“谢少,我妻子性格内敛,不太适合开玩笑,另外你叫她笙笙也不合适。”

“江总你别介意,我和笙笙本来就是有私交的,笙笙有空还要带你的小黑出来啊,我觉得我和它很有缘分……我还拖朋友在国外给它买了不少进口猫粮,我相信它会喜欢的。”

行吧,拿猫说事,这谢东阳也不是个善茬。

这是存心给江流难堪。

那些不明所以的小富二代们都是一脸懵逼。

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明明是江总的妻子,却跟谢少关系熟?还一起养猫了吗?

那个叫郝姗姗的二线女星,倒是得意一笑,偷拍了一张照片,直接发给梁潇潇。

也就是谢东阳的前任……

梁潇潇:你什么意思?

郝姗姗:潇潇,身为你的姐妹,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事实真相啊,你输的不委屈,你看看这华家五小姐,容貌真是惊为天人,如今都嫁人了,谢少还不死心追来了呢,好像还一起养了猫,对她真是无微不至啊。

梁潇潇被谢东阳甩了后,一直愤愤不平。

因为享受了那种跟王者在一起时候众星捧月的姿态。

再也没办法忍受被人冷眼嘲笑了,虽然她现在不缺钱了。

但是社会地位不被认同了,换句话说,离开了谢东阳,她真的什么都不是。

想回到娱乐圈,也接不到什么好的片子。

姐妹聚会吧,还要受人奚落嘲笑。

毕竟娱乐圈本来就是塑料花友情。

所以郝珊珊这么一说,梁潇潇就更生气了。

她看了看照片,那个华笙确实美。

可……自己也不差啊,她会唱歌吗?华笙有她才华多吗?有她品味高吗?

这一刻,就好像有一车柠檬翻了一样,梁潇潇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梁潇潇冷言冷语。

“今儿是高厅长儿子生日啊,我男友和他玩得好,被邀请了,我跟着沾光了……然后就没想到,高厅长儿子有那么强大的朋友圈啊,秦家的那个秦皖豫,王家的公子,江家太子爷和夫人全部都到了,谢少是刚到的,不过明显是奔着江夫人来的……你说真是奇怪,早知道这样,当初干嘛要逃婚啊……你也是厉害……本来谢少都要结婚的,硬是让你用温柔乡给迷惑的起不来床,错失了婚礼,这件事啊,说起来,江总要好好感谢你的,不然你要是没闹那么多幺蛾子,他怎么可能有机会娶谢少的未婚妻呢?是吧?”

“郝珊珊你会不会说人话?”

“哎呦,还生气了,别生气,我逗你玩的,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和谢少江少他们喝酒了。”

末了,还要故意显摆一番,气的梁潇潇将手机直接摔在地板上,摔的粉碎。

如果没有谢东阳对华笙的反悔,她确实也不至于这么快被抛弃。

毕竟她听话又聪明……可那个华笙……还真的对男人有手段啊。

梁潇潇暗暗记下,将这笔账记在了华笙的身上。

另一边,因为华笙的出现,她的照片也被大肆的曝光。

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居然是惊动了几家媒体,上了微搜。

标题就是——江夫人美貌

有人拿了娱乐圈很多女星跟华笙做对比,最后都是华笙完胜。

毕竟,美貌可以复制,气质却培养不出来。

而且现在娱乐圈的女星大多数是整容脸,最少也是微调过的。

华笙确实是天生丽质,那脸一看就很有辨识度。

而不是现在大街上千篇一律的让人脸盲。

富豪的朋友圈就那么大,所以这件事很快华家人也都知道了。

谢家人也都知道了。

谢东阳的哥哥谢东泽和妻子在家里正准备休息。

冯羽看见照片后,拿给老公,“老公你看看。”

“这是谁?”

“这就是东阳之前要娶得华家小五,现在是江家的媳妇了。”

谢东泽看了一眼,微微叹息,“难怪咱家老二不消停,一直闹,原来是这样的美貌。”

“你是不是也看着心动?”冯羽故意逗谢东泽。

谢东泽宠溺的捏了捏妻子的脸,“别胡说八道,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冯羽也笑了,“我知道,开玩笑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咱家老二这么下去可不行……要是别的女人闹就闹了,可如今华家和江家联婚了,那两家都是要面子的,老二这么胡闹下去,是要惹祸的。”

谢东泽微微叹息,伸出手搂住妻子的肩膀。

“你说的我都懂,但老二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连爸的皮鞭他都不怕,会在乎江家和华家颜面吗?”

冯羽也是颇为头疼,想着下次见面说说谢东阳。

国色天香内

谢东阳的到来让全场气氛都尴尬到了极点。

他主动找话,华笙也不搭理他。

后来高鹤不好意思,怕让江流不高兴,就早早的让大家散了。

说白了,也就是下了逐客令。

临走前,谢东阳还不是很甘心。

故意凑近华笙,“你跟着他,生活多无趣啊,早晚会后悔的。”

江流直接搂住华笙肩膀,让她离谢东阳远远的。

江流扫了一眼谢东阳,也是一脸不屑。

“机会只有一次,但你错过了……现在又来死缠乱打,实在有失你谢家二少爷的身份……你也是个成年人了,做事最好三思而后行,我的妻子显然跟你不是很熟,请不要在sao扰了。”

说完,江流搂着华笙肩膀离开。

华笙也是头都没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