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言小念萧圣小说名字 予你情深似海精彩阅读

言小念萧圣小说名字是予你情深似海,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可惜言小念遇到的不是鬼,而是比鬼还可怕的男人。本来看对方出了车祸,想大发善心帮他一把,谁知道反被对方夺去了清白,言小念觉得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只能羞愧地逃跑了,而被她留下来的男人,正是总裁萧圣。

言小念萧圣小说名字予你情深似海精彩章节导读

回到家已经三点了,萧圣径自走到言小念的房间,轻轻推了下门,纹丝不动,果然在里面顶上了。

按照一贯的风格,他会直接踹开门,然后气势凛然的走进去,抱着言小念睡觉,可今天却莫名的收敛了锋芒。

也许被晾了五天,得到了一些教训,也许知道她睡着了,不忍打扰,或者一直得不到她的心,始终是怯了。

在门外站了几分钟,萧圣又回到书房里。

欧烈本打算睡觉的,见书房灯亮了,推门进来,立刻一头黑线,总裁工作起来不要命啊,早知不从医院回来了。

翌日。

萧圣竟然亲自下厨煮起了鸡丝粥,两个大厨诚惶诚恐,怕因此失业。而萧圣确实有让他们失业的打算了。

他突然想和言小念过甜蜜的小日子,不需要助理,不需要管家,也不需要厨师,更不要佣人,就他和她,一起煮饭一起做家务,闲暇时闹一会,然后依偎在一起看看电影,为她剥核桃,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当然,也可以不开掉厨师,佣人和管家,这里留给言雨柔,他带小念走。

又炒了两个清爽的小菜,萧圣这才整理了一下英俊的个人形象,上楼叫言小念吃饭,正愁怎么哄小姑奶奶开门,可刚上了楼梯,就看到言小念下来了。

她穿一身紫色的运动服,运动服的帽子掀起来遮住了额头,刘海两侧的头发披散着,挡住了大半张脸,只有挺俏的鼻子露在外面,轮廓秀美。

意识到迎面上来人,她也没抬头,垂着眼帘继续走,原本合身的衣服突然显得宽大了,走路都拉风。

丫头果然瘦了。萧圣心头猛地一颤,拦住她的路,语气柔和的问,“去早锻炼?”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言小念没说话,侧一下身子与他擦肩而过。管家和欧烈都在大厅里,看到这一幕赶紧装作没看见,一个浇花,一个抹桌子。

少爷被无视的好彻底噢~

“言小念。”萧圣费了一番功夫才压住心头火,回转身来,单手帅气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抹瘦小的身影。

“什么?”言小念停下脚步,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把脸颊侧面的头发理了理,更加遮住脸庞,好像怕人看到什么。

发生什么了吗?

萧圣眼眸深了几分,紧盯着她走过来。空气突然安静的可怕,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好像踩在心头。

“少爷,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言小念平静的说。

一声少爷喊得萧圣柔肠寸断,红了眼眶。他快步走过来,一把揽住言小念的肩膀,瞬间感觉到她比以前单薄瘦弱很多,心里又是一阵酸痛,抬手去掀她的帽子……

言小念早有防备,但依然没躲过。

帽子掀开了,萧圣垂眸,只看到一个毛绒绒的后脑勺。言小念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和萧圣抗衡,机智的趴进他的臂弯,像鸵鸟一样不肯再出来。

“……你能趴多久?”萧圣淡然的问。当然,也不准备让她回答,顺手将她柔软的身子揽得更紧,一双犀利的寒眸看向夏管家,“她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看的?”

“我也不知道,少爷。如果一定有秘密,也许她的脸受伤了,不然挡脸干什么?”夏管家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且这几天都不肯露脸,所以……您把她拽开看看,真受伤的话得医治,别耽误了。”

“脸受伤?”萧圣脑海里又跳出雨夜的那巴掌,心里顿时一惊。当时他气爆了,下手也就没个轻重,她的骨骼软嫩,肌肤又吹弹可破,难道打坏了?

“言小念,抬头。”

“我倒数三个数,把头抬起来!”语气硬了些。

“小念……我说的话没用是吗?”语气又软了回去,萧圣把她的脑门往后掀,换来的是她抱得更紧,也不说话,愁死人。

“你俩把她拽开。”

欧烈早按捺不住了,拉着夏管家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过来,一边一个架着言小念的胳膊往后拖。

“不、不……”言小念拼命的摇头,死死抱住萧圣的窄腰不肯撒手,柔弱依赖的样子,让萧圣无奈心酸担忧又心疼,“放手放手……你们两个咸猪手不要碰她!”

说着,怕被人抢去似的,收紧双臂把言小念搂得密不透风,薄唇落在她的发顶,心疼的闭了闭眼睛。

这这这……欧烈和夏管家满头黑线,都识相的匿了。唉,左右不落好,让主人自己应付去吧。

“小念,乖~让我看看……是因为那夜我下手太重了吗?好,我不看。先去吃早餐,什么事等下再说……”

萧圣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温柔的安抚着怀里的女人。可言小念不出声,也不哭,就冷冷的不拿一分态度出来,让萧圣完全吃不准,急得心里起烟。

折磨人的小冤家,打不得骂不得,疼不得恨不得,求不得舍不得,真是……坑得四肢无力。

言雨柔打着哈欠转过楼梯,看到萧圣的那一刻,吓得一抖,转身想躲,但很快又镇定下来,努力控制情绪。如果反常,以萧圣的睿智,很快就会怀疑……

所以,言雨柔扬起笑容,高高兴兴的迎了过来,“老公,你回来了~”

萧圣没应声,他眼里心里除了言小念,再也看不到别的人,分离了这几日,苦苦思念了每一秒……

言雨柔讪讪的,有些尴尬。见言小念像黏胶一样粘在萧圣身上,心里恨不得把她剁成肉泥包饺子,给所有喜欢言小念的人都发一份尝尝。

但此刻她又不得不为言小念打掩护,“要不,让她回房吃吧。她被你打过之后,眼睛肿了,视力受到影响,下楼梯的时候摔到了,擦伤了脸。可能毁容了,就一直不肯见人。我好心劝了她两句,她居然对我大打出手……”

言雨柔说得有板有眼,但事实并非如此。

三天前的雨夜,顾皓宁按照计划,以许坚的名义派来几位高手,准备和言雨柔里应外合一举救出言小念。可这个不争气的死丫头,居然不肯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挣扎的时候,从窗子摔落下去,惊动了巡夜的保镖,计划宣布失败。

也算言小念命大,先落在一簇冬青上,又弹到地上,幸好下了雨,花园的泥土软才没受重伤。

“是这样吗,言小念?”萧圣低头问道,锐利的黑眸闪过一道狐疑。简单的一个摔倒事件,他会考虑出几百种可能,当然也不排除……

“是。”言小念平静的吐出一个字。涉及到许坚,她不可能说出那夜的真相,否则,许坚分分钟会被萧圣灭掉。

“抬头,看着我说。”

言小念犹豫了片刻,最终咬紧牙关,一寸寸的抬起头来。

当看到她脸上的全貌,萧圣脑子一懵,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疼痛,刀绞般的疼痛。

女人原本美丽俊俏的脸上到处都是擦伤,左眼依然肿着,嘴角青了一块,还有一下巴的血痂……触目惊心。萧圣的手收紧了,狠狠掐进言小念的肩膀里,把她掐痛了也不自知。

四目久久相对,言小念从萧圣的眼里看出了震惊,懊悔,自责以及心疼等复杂的内容,但是她的眼里却古井无波。

虽然她没和那几个神秘人走,但不代表她不想离开萧圣,相反,每时每秒都想离得远远的,终生不再相见。

她只是怕自己那样走了,会触怒萧圣,抓回来死得更惨,还会连累邬珍珠和儿子,许坚就更不用说了。

“把粥送上来,医生也过来。”萧圣一个打横把言小念抱起,迅速走向自己的房间。

“唉,少爷您的伤……”夏管家见主人这么猛,急忙追过来提醒。

萧圣警告的瞪了管家一眼,继续走人。比起她脸上的伤带来的心疼,自己的那点肋骨痛,直接可以忽略不计了。

言雨柔烦恼的敲敲头,看来言小念已经把许坚抛脑勺后去了,不然那夜为什么不走?当然,换作是她,她也不会走的,许坚再帅,哪有萧圣帅?驴帅驴帅的。

反正以言雨柔的智商,是想不清的。虽然她不承认言小念比她聪明,但事实上,那丫头确实比她有城府。

“言小姐需要输液。”医生把言小念的伤情分析给萧圣听,“您看她的眼角里面有脓血,必须尽快化掉,而且下巴是重灾区。我简直怀疑言小姐是不是掉花园里去,不然不会造成这样的伤,像扫帚抓的……”

医生话还没说完,言小念就打了个冷栗。萧圣眸里划过一道危险的厉芒,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启唇问道,“很冷吗?”

言小念压住心头的恐惧,半晌才平静的开口,“是啊,我很冷,感觉好像掉进了鳄鱼池。”

“萧少,还是先让言小姐吃饭吧,然后才能输液。”医生适时化解尴尬。感觉言小念如果嫁给了萧圣,鳄鱼池的梗能说一辈子。

“嗯,二十分钟后过来。”

“好的。不要给她吃有色素沉淀的食物,以及发物,怕会留下疤痕。”医生小心交代。

“她毁容了我也喜欢。”萧圣一脸淡定的端起粥,就像说自然规律一样理所当然。

言小念呼吸一窒,一抹异样的热度涌上眼眶,她赶紧垂下浓密的睫毛,想要掩饰什么,可心头却一阵乱跳,骗不了自己……

没错,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可心灵一瞬间被触动的那抹微妙感觉是骗不了自己的。

言小念每天照无数次镜子,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要有多丑陋就有多丑陋,一个鼻青脸肿、满下巴血痂的人,正常人看到都吃不下饭,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他居然说喜欢……

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女人不丑一次,永远都不知谁最爱你。难道他真得……

“眼圈怎么红了,嗯?”见言小念神态有异,萧圣放下碗,修长干净的手温柔地托住她的脸颊,“看着我。”

低哑磁性的声音一入耳,言小念心头蓦地一阵暖酸,眼圈红得更厉害。他的手微凉,落在她红肿发热的脸上,好像可以镇痛似的很舒服,可这种小恩小惠……还是算了吧!

她只想见孩子,相依为命的骨肉。

言小念猛地撇过头去,避开了萧圣的手,近乎决绝的出声,“不要对我好,我不会感激你。我之所以有今天,都是你造成的……得亏我命硬,不然已经死了,尸体都烧过了!所以,你做什么都弥补不了的!”

如果萧圣不囚禁她,许坚就不会冒险派人来救她,她就不会从窗子栽下去。

“谁说我要弥补了?”

逼视着女人灾难现场一般的脸,萧圣摊牌道,“言小念你要拎清楚,我现在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讨好你,就算养一只宠物也要积极喂食,你就把自己当成一只小狗好了,吃饭。”

“……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人啊?”

沉默了半晌,言小念多日来积压在喉头的哭气骤然爆发,捂住嘴唇痛哭失声起来。真气得要死,她怎么遇到这么一个无情无耻阴险狡诈的男人!

萧圣亦怒得额角青筋跳起,抄起粥碗想要砸出去,但最终还是忍了。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暴走,想踹翻花盆解气,一看是言小念喜欢的风信子,顿时舍不得了,收回脚。

二十分钟后,医生准时推着药水进来,见屋里气场不对,一个哭得惨烈,一个怒得悲壮,顿时脊背发凉进退两难。

“言小念,你可不可以讲点道理?”萧圣猛一回身,一手指向言小念,深恶痛绝的谴责道,“别以为你哭了我就会怕你!你跑来冒充我的新娘,还企图占据我的心,让我对你朝思暮想,死心塌地!然后把自己弄伤让我难受,又装作很无辜的样子,把全部的责任都推我身上……言小念,你简直恬不知耻!”

到底谁不讲道理?

言小念哭得噎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已经为冒充新娘的事道歉了,他不光不听,还死咬着不放!明明是是他自己不讲道理,还说她不讲道理,这男人简直无理取闹,气死个人有木有?

医生见言小念被萧圣凶得体无完肤,一抹同情弱者的正义感油然而生,可他又不敢直接冲撞萧大总裁,灵机一动,大呼小叫起来,“萧先生,言小姐不太好了!她哭得太厉害直接导致病情恶化,伤口被泪水浸泡,不光很疼,而且真要毁容了,您看她比刚才丑多了!”

什么?萧圣惊起回神,大步走到床边,拽开言小念捂脸的手,见她的脸果然又肿了一圈,结痂的疤痕也被泪水泡掉往外渗血,两只眼睛像核桃一般……瞬间一抹剧烈的心疼席卷了全身。

那么喜欢她,还计较什么呢?

“好了宝贝,不哭不哭~”

萧圣俊如雕刻的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一把将言小念搂进怀里,真诚忏悔道,“是我不讲道理。我不光不讲道理,还摆出一副‘你们女人都不讲道理’的样子恶心你,简直……太没节操了。像我这么恬不知耻的人,就需要你这么个好媳妇来调教。媳妇别哭了

晕死。

谁是他媳妇?

“舍不得抽自己的丈夫?”萧圣疑惑的问,微凉的薄唇不断的落在言小念的额上、眼睛上,吻掉泪珠,“我媳妇就算肿成猪头都那么漂亮,这医生竟敢胡说八道,我要狠狠罚他!让他在外面站一夜怎么样?”

“啊?”医生大惊失色,慌乱的摆摆手,“言小姐,我我我是无辜的……”

“宝贝不说话?好,就当你同意了。医生,我媳妇让你——”

薄唇被一只突如其来的小手捂住,萧圣心里一松,不远处的医生也松了口气,差点当炮灰了。

“关医生什么事啊,是你坏!”言小念是爱憎分明的人,自然不愿意连累医生。

萧圣趁机在她手心亲了一下,俊眸里都是臣服和敬仰,没脸没皮的奉承道,“对,是老公坏。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等没人的时候怎么罚老公都行,现在先吃饭,嗯?”

“我不是你媳妇。”

“什么?”萧圣剑眉一拢,他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言小念撇清关系,“都过门了,你还敢否认?是谁和我拜的天地?你说这话不怕老天爷劈死你!”

见他一秒又霸道了回去,言小念鼻子又一酸,眼里瞬间蓄满泪水。

萧圣见状,俊美的容颜立刻又晕开一抹笑意,将额头抵在她的前额上,轻声说,“有外人在,给我点面子。我们都举行过婚礼了,你还不承认是我媳妇,难道我就那么差吗?”

言小念不再说话,一张发胖的脸看起来就像是被蜜蜂蛰了的狗,简直蠢萌到家了。

萧圣心疼又好笑,“看看,离开我的怀抱,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言小念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被我的爱的时候,才最开心最漂亮。”

好像真是这样。

言小念嘴上不承认,可心里却认同了。她和萧圣之间是有过快乐时光的,虽然短暂,却如同昙花一现的刹那芳华,美得惊心动魄,教人震撼。

“你……先放我下来。”言小念抬手推向萧圣,可刚碰到他的身体,萧圣就痛呼了一声,“呃——”

“怎么了?”言小念吓得一动不敢动,一双眯眯眼惊恐的看向萧圣,萧圣也痛楚的回望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