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陆言遇白葭小说名字 陆先生宠妻不要停全文在线阅读

陆言遇白葭小说名字是陆先生宠妻不要停,这本现代言情重生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白葭和许琪是姐妹,不过许琪是后妈生的小孩,对比白葭过的苦日子,许琪可谓是受尽宠爱。人人都知道许琪是甜美歌星,却不知道这些歌都是白葭唱的,当白葭被许琪折磨至死时,老天给了她反击的机会,让她重生,亲手收拾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

陆言遇白葭小说名字陆先生宠妻不要停精彩章节导读

杭寒征求陆言遇的意见,“总裁,既然清月来了,那咱们就让清月看一下歌,然后现场唱一下,看看清月是否喜欢。”

陆言遇这才把目光从白葭的脸上移开,走了几步,站在一旁,“我没意见,你是专业的,这里你做主。”

他表现出他就是来看看的样子,丝毫不给杭寒和白葭压力。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优秀影视人愿意来陆悦竞争的原因。

只要你能竞争上本行业的一把手位置,那么,你在那一行就有绝对的话语权,陆言遇从来只看结果,不过问过程。

杭寒了然,然后就把手里的音乐本递给慕清月,让她先熟悉一遍。

转头看见白葭放在椅子边靠着的吉他,问白葭,“你会弹吉他?”

不管陆言遇站得离白葭有多远,白葭都无法无视掉他那强大的存在感。

她竟然紧张了,“嗯,我,我勉强还会弹弹。”

不是她谦虚,是她怕自己紧张,然后发挥失常。

杭寒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陆言遇,心里忍不住笑,别说白葭,就连陆悦里那些老油条,见到陆言遇都会紧张,更别说还要在他面前表现自己。

只怪陆言遇气场太过强大,无形之中就给人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杭寒抬手拍了拍白葭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总裁只是看看,你别紧张,相信自己的实力!”

陆言遇看着杭寒放在白葭肩上那只手,眸色一暗,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在心里把杭寒记在了自己的小本子上。

好在杭寒只是拍了一下,就适时的拿开。

白葭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说了声,“好。”

然后白葭走过去,和慕清月交流了一会儿。

慕清月点点头,“我可以了。”

白葭走到座椅边,把自己的吉他拿起来背在了单肩上,手指波动了一下弦,试了下音,然后对慕清月点点头。

随着白葭的手指拨动,吉他发出了悦耳的音乐,慕清月拿着音乐本,跟着上面开口唱了起来。

刚开始一小段,两人磨合了一下,慕清月唱得还有点生涩,可是进入第二段的时候,慕清月在白葭娴熟的技巧下,逐渐找到了状态,也因为这首歌曲调确实轻快,歌词又朗朗上口,慕清月竟然完全被调动起情绪。

她唱着唱着竟然两条腿就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白葭看着她,也完全融入进去,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和慕清月一起跟着节奏欢快的跳了起来。

两个青春少女,一个唱着,一个弹着吉他,在一起欢快的跳着,着实很养眼。

陆言遇看得心里一荡,白葭在他眼中就像一道光,此时异常的闪亮耀眼,她好像就是为音乐而生,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纯粹,包括她现在脸上的笑,就像春日里的阳光,看得陆言遇的心都化了。

就连站在一旁的杭寒,和站在门口的袁亮,脚都不受控制的跟着打着节拍。

随着吉他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慕清月竟然激动的转身一把抱住了白葭。

中间隔着吉他,其实挺硌的,但慕清月心里激动,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完全被淡化了。

她说,“真的太好了,我太喜欢这首歌了!”

白葭被她抱得太紧,一时竟忘了回应。

而旁边足足安静了一分钟,终于响起了第一个掌声。

这掌声来自陆言遇。

然后杭寒和袁亮才回过神来,跟着激动的鼓掌。

陆言遇看着白葭,眸光闪动,动容的说,“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听的歌!”

直接秒杀了所有的作品,包括什么流行歌曲之类。

白葭这都不红,天理难容!

这一刻,陆言遇甚至在心中恨极了许琪,如果是白葭以她自己的形象出现在观众眼前,陆言遇相信,她一定会比许琪更红。

因为她对音乐的诠释,和她在音乐中那种放飞自我的自然,洒脱,真的比许琪的做作要好一万倍!

杭寒根本就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兴奋的说,“我真的没有想到,这首歌只是半个小时内做出来的作品,白葭,你让我对音乐人有了新的认知!”

在他们的夸赞中,白葭终于有了反应,她拍了拍慕清月的肩,“慕小姐,谢谢你喜欢我的歌!”

慕清月不高兴的撅起嘴,“叫我慕小姐干什么?看着咱两应该差不多大,你就叫我清月吧!”

白葭微笑,点头叫了一声“清月”。

就见慕清月高兴的笑了起来。

从慕清月的怀里出来,白葭对着陆言遇和杭寒鞠了一躬,“谢谢陆少,谢谢杭总监对我的赏识。”

不等陆言遇发话,慕清月热情的挽住白葭的手臂,冲着陆言遇扬起下巴,“表叔,我就要她了!我要她负责我整张专辑!”

陆言遇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刚刚她说她跟白葭年龄差不多大,还让白葭叫她清月,结果转头就叫他表叔!

平白无故的把他给叫老了十岁还要多!

在白葭的面前,陆言遇最不能提的就是自己的年龄,昨晚还被霍思君给嫌弃了呢!

白葭看陆言遇瞬间变了脸,还以为陆言遇不想让自己负责慕清月的整张专辑。

不过也是,她在陆悦就是一个新人,能给慕清月写一首歌就已经很不错了,又怎么可能让她负责整张专辑?

就连站在一旁的杭寒,看见陆言遇变脸,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就在杭寒打算替白葭说两句话的时候,陆言遇忽然冷漠的开口,“清月,在公司里叫我总裁!”

他这句话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白葭,“……”

杭寒,“……”

慕清月,“……”

站在门口的袁亮脸上都快憋不住笑了,心里替慕清月心疼一秒钟。

慕清月眨了眨眼睛,低落的“哦”了一声。

这个表叔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还以为他这么重视自己,就不会对她这么冷了。

然后陆言遇看向白葭的时候,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和颜悦色的说,“白葭,清月的这张专辑就由你来负责,时间紧迫,辛苦了。”

白葭,“……”

慕清月,“……”

这前后对比反差要不要那么大!?

慕清月如果看不出来,那她就傻了。

她转头看了白葭一眼,虽然不至于认为陆言遇会看上白葭,但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时候看见陆言遇对人说话这么温柔过?

还辛苦了……

不过慕清月也不是小气的人,而且她心里也是真的喜欢白葭。

立刻转身又轻轻的抱了抱白葭,“辛苦你了。”

白葭不好意思的笑笑,“应该的。”

拿着陆悦的工资,可不是要卖力的干活嘛!

杭寒走过去,对白葭伸出了手,“欢迎你的加入,白葭!”

白葭礼貌的伸出手跟杭寒握了一下。

陆言遇的眼眸又深了一度,要不是看见杭寒立刻放了手,他就直接走过去把杭寒给踢出去了!

就在一切看似尘埃落地的时候,白葭居然转头看向陆言遇,不卑不亢的问,“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杭寒原本笑着的脸一下冷了下去。

在面试时提要求的人是有,但那都是有很强的实力,并且名气很大的人才敢提。

虽然他是欣赏白葭,但是却对无理提要求这一点,感到深深的不满。

特别是那种以为自己受到了赏识,就能狮子大开口提要求的人。

这样的人,杭寒可是见过不少。

陆言遇眼睛无波无澜的看向白葭,就好像白葭说出这句话,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一样,平静的说,“你说。”

那样子分明就是不管白葭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能答应一样。

在众人的惊讶和略微的不满中,白葭缓缓的开口,“我希望我写出的作品,可以用我自己的名字!”

她不想来到了陆悦,还跟以前一样,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最后却成全了别人!

杭寒和慕清月完全不明白白葭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

但陆言遇却心知肚明。

他看着白葭的眸光愈发深邃,眸色深得像墨汁一样,里面暗潮翻滚,却又让人看不出来。

他的心无端的疼了一下,就像被针扎一样。

沉默了片刻,陆言遇冷然的说,“白葭,跟我来。”

杭寒和慕清月面面相觑,不知道陆言遇什么意思。

袁亮立刻站出来解释,“总裁可能想跟白葭谈一下有关合同的问题,毕竟咱们公司的合同里,并没有明确写上白葭刚才说的那一条。”

杭寒和慕清月一下就释然了。

杭寒点点头,“的确,像这样的事虽然没有闹到台面上过,但是我知道,无论在哪里都有。公司要保证员工的利益,确实应该在合同上加上这一条。”

无论在哪家公司,甚至各行各业,都有很多上司为了邀功,强行把手底下人的作品改成自己的名字。

很多人迫于上司的压力和再就业的困难,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虽然杭寒不会这样做,但不代表他手底下的人没有做过!

就像那些有实力的助理自己好不容易写出一首不错的歌,就被他们的词曲人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这件事,他听说过。

但是因为合同里没有写上这一条,小助理就不敢为自己争取,还害怕丢了饭碗。

袁亮见两人没有任何怀疑,便打了声招呼,就去追陆言遇和白葭去了。

陆言遇领着白葭上了电梯,一路上都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他不说话,白葭自然就不敢说话,心里很忐忑。

她害怕陆言遇会觉得她事多。

明明给了她进陆悦的机会,居然还提条件。

这么想着,白葭觉得自己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厚道。

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为了不让自己白白付出,白葭必须要提。

这也是她今天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的。

不管会不会得罪陆言遇,但她一定会坚持!

出了电梯,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时,陆言遇忽然停住了脚步,白葭也跟着停了下来。

陆言遇眼睛直视着电梯的方向,白葭看着他,心里愈发不安。

他这么一声不吭的,现在又忽然站住,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葭觉得自己站在他的身边,压力很大!

直到袁亮从电梯里出来,然后快步跑过去,陆言遇才终于开口,“袁亮,按照白葭说的,重新弄一份合同出来,还有,签约年限改成二十年,今天下午之内,务必要弄好!”

二十年?

袁亮下意识的看了白葭一眼,心里忍不住为陆言遇竖起了大拇指。

总裁大人这是要把白葭给绑在陆悦啊!

这种霸王条款,亏他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佩服!

“是,总裁!”袁亮听完,立刻又转身朝着电梯跑去。

这时候,陆言遇终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转头看向白葭。

白葭愣了一下,陆言遇给她开门?

她站在那没敢动,陆言遇就一直推着门看着她,也不动。

最后,白葭实在是受不了他那胁迫的眼神,硬着头皮先走了进去,但也仅仅是站在门口的位置。

陆言遇走进来,反手将门关上。

忽然,他握住白葭的肩,猛地将她按在了门上。

白葭措手不及,后背砸在门上,疼地她闷哼一声。

陆言遇低着头,眼睛直直的盯着白葭,目光闪动着灼灼的光,他刻意压低的声音,低沉而又隐忍,“白葭,在陆悦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声音就响在白葭的头顶,那么近,仿佛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ai昧的味道。

白葭听明白了,他是指刚才她提的条件。

脸在他极具穿透力的视线下慢慢红了,白葭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陆言遇修长的手指勾住白葭的下颚,轻轻抬高,让她直视着自己,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

“刚才我差点就没忍住。”

他低低的说,“当时就想……”

想什么?

白葭眨了眨眼睛,卷翘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扑闪扑闪,在陆言遇的眼里,可爱极了。

他低低的笑了一声,那笑声就像是从喉咙里滚出来的一样,xing感而又好听。

哪怕是前世的林暮天,也没有对白葭这样温柔过,她的心脏在他的笑声中越跳越快。

“陆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