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白葭陆言遇最新章节(更新) 陆言遇白葭无弹窗无广告目录阅读

白葭陆言遇最新章节已更新,现代言情重生小说陆先生宠妻不要停讲述的是上一世,白葭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许琪迫害,毁了嗓子,最后还惨死在她手中。当她重生回到被陷害的那一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逃出去,不能让许琪再次毁了自己的生活,逃跑的过程中,白葭被传媒总裁陆言遇救下,从此人生发生了改变。

白葭陆言遇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第二天,白葭起了个早,昨天去超市的时候,顺便买了化妆品,想到杭寒和郝琳琳昨天看她的脸,白葭今儿给自己化了淡妆。

不是浓妆艳抹的那种,就是擦了BB霜,描了眉,涂了唇彩,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就可以了。

她还穿上了和陆言遇去商场买的衣服。

因为她害怕让HR的人等她,所以去的早。

结果她到的时候,HR却并没有到。

她看了下时间,还差十五分钟才九点。

她就站在一旁耐心的等。

陆悦的员工一个个的从她身边走过,刷了脸之后,进去上班。

白葭一直等到了九点二十,传说中会在这里等她的HR居然都还没有到。

就在这时,白葭的手机响了,是一个座机号打来的。

白葭接了起来,手机里面传来郝琳琳特别不耐烦的声音,“白葭,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没有到公司?第一天上班你就要迟到吗?”

昨天虽然郝琳琳对白葭的态度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到现在这样可以说是厌恶的地步。

白葭心里纳闷,嘴上却还是在解释,“我很早就来了,在公司打卡这里,但是HR还没有来。”

“HR没来,你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打电话找她们啊!”郝琳琳语气不善的挂了电话。

白葭想说,她才刚来,HR的一个人都不认识,她给谁打电话?

想了一会儿,她打算绕去前台,问问HR的电话,就在这时,袁亮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看见她,一脸惊讶,“你怎么还没进公司?”

白葭尴尬的笑,“HR还没来。”

“什么?”袁亮的脸一下就黑了,掏出手机来,“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白葭就站在那看着袁亮打完电话。

没一会儿,一个女人板着脸从电梯里出来,看见袁亮,脸上的表情才好了许多。

袁亮冲她黑脸,“你还能不能干了,还要我亲自请你吗?快点,人家等着上班呢!”

女人一面说好,一面转向白葭的时候,狠狠的瞪了白葭一眼。

袁亮在那里看着她给白葭弄完打卡的事情后,才说,“白葭,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处理。”

那女人的眼神白葭可看得清清楚楚,她无所谓的笑,“好,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

“不用!”袁亮说完,匆匆忙忙的走了。

白葭打完卡,和那女人一起上了电梯。

见没人了,那女人才嫉恨的瞪了白葭一眼,“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居然跑到袁特助那里去告我的状?”

白葭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没告状,就是在那里碰巧遇到的。”

“得了吧!”女人冷嗤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你不就是被许琪抢了男朋友的那位吗?怎么着,现在跑到陆悦,打起总裁的主意了?”

她又笑,“总裁看不上你,所以你就来勾1引袁特助?我说你们那一家子都是什么德行?没有男人就活不了了吗?”

白葭是真没有想到,她来陆悦上班的第一天,居然就被人这样诽谤!

她转头看向女人胸前的工作牌,讥诮的笑,“谢菲琳是吧!我记住你了。”

谢菲琳一听,吓得立刻捂住自己的工作牌,惊异的看着白葭,“记住我干什么?”

白葭挑了挑眉,“我今天刚来公司,就听见你诽谤我的话。如果这些话在陆悦传遍了,那么我就认为是你传出去的。我记得刚才袁亮好像跟我说,有事可以打电话给他,如果我说你在公司造yao,毁我的名声,你说……他会怎么处理?”

谢菲琳的头皮轰的一声炸了。

幸好这时候她的楼层到了,电梯门开。

谢菲琳气恼的瞪了白葭一眼,跺着脚就出去了。

连句狠话她都没敢在白葭的面前放!

直接被白葭KO了!

到了十八楼,白葭直接走到郝琳琳的办公桌前。

郝琳琳看见她,厌嫌的瞪了她一眼,“十点开部门会议,你现在才到,还有十五分钟,我都来不及跟你说情况!”

白葭真是被气笑了,这一个个的,对她都没有好脸色,她昨天来面试的时候是没有看黄历?

“为什么来晚,我刚才已经跟你解释了,我很好奇,我们不过就是昨天才认识,为什么我感觉你对我有敌意,像是在故意针对我?”

郝琳琳冷嗤了一声,“你是什么样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

昨晚,郑娴丽在陆悦文秘群里添油加醋的把白葭嚣张跋扈欺负她的事情,哭着说了出来。

甚至还把脸被烫伤的图片发了出来。

本来郝琳琳对白葭也只是嫌弃而已,但是听到郑娴丽的话后,对白葭就彻底没有了好感。

郑娴丽不但说白葭伤了自己,还说白葭在打总裁的主意,甚至连袁亮都不放过,见一个男人就勾一个。

在陆悦,这样的女人其实不少,但偏偏白葭刚来,第一印象本就不太好,再加上许琪和王美琳的闹事,就让众人对她的印象彻底变成了最差。

郑娴丽和郝琳琳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着白葭,整个陆悦文秘群里的人全部都知道了这事。

所以,刚才谢菲琳才会那样对白葭。

白葭轻轻的笑了一声,“我是什么样的人?”

郝琳琳冷眼看着白葭,讥讽的笑,“你不就是想趁着进陆悦的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吗?白葭,我告诉你,别说你没有什么姿色,就算你是倾国倾城,这陆悦也没有男人会看上你!”

男人?

跟谢菲琳说得差不多。

白葭因此断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污蔑她,不是谢菲琳,因为在今天之前,白葭根本就不认识她,但应该也不是郝琳琳,就算昨天王美琳和许琪来闹事,陆言遇帮她解了围,可她也没有得罪郝琳琳。

在陆悦,她唯一得罪的只有一个人——郑娴丽!

白葭藏住心里的事,一本正经的问,“郝琳琳,昨天我看见你进杭总监的办公室,在里面偷偷摸摸的翻东西,请问你在找什么?”

郝琳琳愣了一下,见旁边的同事都朝自己看过来,忙惊慌的解释,“我没有!我是进过杭总监的办公室,但我是杭总监的秘书,进他的办公室取东西不是正常的事吗?你干嘛要说我偷偷摸摸的?”

白葭眯了眯眼睛,“可我就是看见你偷偷摸摸的翻东西了,你这么极力否认,是做贼心虚吧!?”

“你放屁!”郝琳琳全然不顾及自己平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竟然爆了粗口!

被人冤枉成小偷,她能不急?

万一别人真相信了,把这事告诉杭寒,那她以后还怎么做杭寒的秘书?

连工作都有可能丢了!

“我没有翻过杭总监的东西,我进去只是拿杭总监让我拿的东西!白葭你怎么这么贱?长着一张嘴,随便就能乱哔哔吗?”

这是真急了。

白葭好整以暇的看着郝琳琳被气得张牙舞爪,恨不得抽她一耳光的样子,双手环胸,笑出了声。

见白葭居然还嘲笑自己,郝琳琳直接怒了,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夹气恼的打向白葭。

白葭速度极快的朝后退了一步,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

她转头问旁边那些同事,“刚才我说郝琳琳偷偷摸摸去杭总监办公室翻东西,你们看到了吗?”

一群人闭着嘴不说话,但看向郝琳琳的眼神分明就带了些异样的光。

“白葭,你闭嘴!我没有做过!”郝琳琳气得脸色铁青,尖叫着骂,“你个贱人!你再污蔑我,我就报警告你!”

“呵呵……”白葭淡淡的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我刚才确实在污蔑你,我昨天只是来面试而已,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多久,又怎么能看见你偷偷摸摸的翻杭总监的东西?”

郝琳琳忽然一下就愣住了,她刚才气急了,才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

白葭继续说,“同样,我昨天才刚刚来陆悦,面试完了之后跟总裁去办公室,总裁忽然有事要出去处理事情,让我在办公室里等他,可郑娴丽进来二话不说就要赶我出去,我是听总裁的,还是听她的?”

郝琳琳面色一僵,心想郑娴丽这个贱人,怎么说的和白葭说得完全不一样?

白葭笑了笑,“后来总裁回来,正巧碰上,如果这件事是我错,你觉得我今天还可能来上班?明明是郑娴丽的脸被烫伤了,为什么那个咖啡杯的钱却要从她的工资里面扣?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吧!”

这一刻,郝琳琳才明白过来,郑娴丽居然把她当枪使,害她和白葭杠上,平白无故的被白葭一顿修理!

她涨红着脸,紧咬着下唇,看着白葭说不出话来。

白葭摇摇头,“人言可畏,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仅凭别人的一面之词就擅自判定一个人的人品,你觉得对吗?”

见郝琳琳不说话,白葭忽然沉了脸,一字一句的道,“我不是什么圣母,也不是白莲花,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同样,如果有人刻意针对我,对不起,我不是好欺负的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刚才被冤枉,你心里不好受吧?”

不过就是给郝琳琳一个教训罢了!

白葭要是真想诋毁她,也不至于后面要承认是在污蔑她。

郝琳琳这一下总算是明白了,白葭根本就不是一个善茬!

就是明枪明弹,她都不是白葭的对手,刚才一句话就把她气疯了,白葭要是玩阴的,那她还不被白葭连骨头都给吞进去?

再看白葭今天,穿的可不是昨天那一身地摊货,就她身上这一套,都比郝琳琳身上那一套贵!

也不知道白葭这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她心里没底,也就更不敢在白葭面前放肆。

这时,杭寒从办公室走出来,看见她们还站在那,催促道,“开会了!”

郝琳琳立刻抱着自己的文件夹,跟了上去,虽没跟白葭认怂,但那一脸的囧样可不就是怂了吗

袁亮办完自己的事,就进了总裁办公室。

陆言遇抬头,“白葭没耽误开会吧?”

“没有。”袁亮舔了舔唇角,小心翼翼的看着陆言遇,“我去查了一下,是昨天郑娴丽在文秘群里说了白葭的坏话,所以今早,白葭就被HR的文秘怠慢了,估计现在上去,日子也不会好过。”

陆言遇的脸一下沉了下去,“郑娴丽?她说什么了?”

袁亮深吸一口气,“她说……说白葭勾1引总裁,想借着工作上位。”

他没敢把郑娴丽说白葭也勾1引他的事告诉陆言遇,他特么的还想多干几年!

这个郑娴丽,真是吃饱了撑的,把他也带进去一起说是几个意思?

果然,陆言遇听完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点开心的样子。

他放下手里的笔,站起身,“正好,清月今早不是没课?把她叫来,跟我一起去他们部门开会。”

袁亮,“……”

你自己去就行了呗,非要拉上人家慕清月干什么?

会议室。

白葭做了自我介绍,杭寒又把几位部门总管给白葭一一介绍了一遍。

流程走完,杭寒说,“公司会给白葭一间单独的工作室,不与任何人共用,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把慕清月专辑里的十首歌全部写完。”

此话一出,那几位部门总管的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就连那些有些资历的音乐人脸色也不好看。

白葭一个新人,刚进公司,就有了自己单独的工作室。

而整个陆悦,拥有单独工作室的人也不超过十个!

很多都是共用的。

而且他们大部分都已经很有名气了,却没有自己单独工作室,他们心里怎么可能服气?

负责流行音乐的主管郑玉茹冷着脸问,“杭总监,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在白葭没进公司之前,我可是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听过,她一进公司就有这样的待遇,会让很多前辈心里不舒服的。”

杭寒当然知道,不仅仅是郑玉茹,恐怕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不舒服!

他面无表情的说,“这也不是我要给白葭搞优待,这是上面的命令!白葭全权负责慕清月的专辑,且时间很赶,如果你们有怨言,就给我忍住,如果忍不住,就去找总裁抱怨!”

找他抱怨有个屁用!

郑玉茹一下闭上嘴,只是拿眼睛瞪了白葭两眼。

她是心里不舒服,可她却没有胆子去找总裁抱怨。

杭寒见没人再对此事多嘴,又说另外一件事,“时间紧迫,现在白葭需要两个助手,招新人给她也来不及了,你们谁愿意过去给白葭当助手?”

满满一个会议室,整整一百来号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正经音乐人是不可能屈尊降贵给白葭当助手的,所以白葭只能看向那些助理。

可那些助理似乎并不买账,白葭一个新人,跟着她能有多少肉吃?

白葭淡淡的笑了一声,对杭寒说,“杭总监,要不就招新人吧,一个星期之内进公司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杭寒铁青着脸,扫了那些人一眼,“白葭虽然是新人,但是公司对慕清月的重视,我想你们心里都清楚,真没人愿意过去帮白葭?”

也不知是不是杭寒的话起了作用,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孩举起了自己的手,“我愿意!”

她坐得太靠后,杭寒还要撑起一点身体才能看清楚她。

终于看见了,满意的点头,“很好,徐晓雯从今天开始,你就过去做白葭的助理。”

那些不愿意的,齐齐转头朝着徐晓雯看去,眼里尽是嘲讽。

徐晓雯站起身,对着白葭那边礼貌的鞠躬。

这女孩长得小乖小乖的,个子不高,脸蛋圆圆的,白葭第一眼看着就很喜欢。

杭寒转头看向郑玉茹,郑玉茹后背一僵,皮笑肉不笑的问,“杭总监总不会让我给白葭做助理吧?”

“当然不会。”杭寒笑了笑,“你有四个助理,现在手上也没有什么太紧要的事做,不如就把汪雪给白葭,然后你再招一个新人。”

汪雪一听,头皮都快炸了,气得差点站起来,“杭总监,没人去,你也不能把我硬塞过去啊!我不愿意!”

郑玉茹装模作样的耸了耸肩,“杭总监,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放人,她自己不愿意啊!”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在敲会议室的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