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幸福的影子萧圣言小念(虐文) 言小念萧圣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幸福的影子主角是萧圣言小念,这本虐恋言情小说又名予你情深似海,讲述的是几天前,言小念走在路上救了一个男人,还不小心把第一次献了出去,为了自己的名声,她忍住谁也没说。没想到几天后男人找上门来,把姐姐言雨柔当成了救命恩人。就在这时,言小念被查出怀孕,大家才知道,原来言小念才是那晚救萧圣的人。

幸福的影子萧圣言小念精彩章节导读

萧圣已经被言小念那个女人吃得死死的,离开她的咀嚼音,有点食不下咽。还好后继有人,言大发有效的遗传了母亲的这一技能,简直拯救了爹的命。

正吃着,悦耳好听的咀嚼音突然停了。萧圣手中的刀叉随之一顿,抬眸看向对面的言大发。

小萌宝正用餐巾擦嘴,见父亲看过来,很有教养的说,“爹地慢用,我吃好了。”

“你只吃了牛排,这些还没动呢?”萧圣用下巴点了一下其它的美食。为了儿子能吃好,他特意研究了食谱,点了儿童最爱吃的甜品和炸品。

看了眼旁边的奶油烤大虾,言大发克制掉馋念,移开视线,“言小念说吃饭八分饱就行了。”

言小念,言小念,言小念……

一大排言小念呼啸而过,把他的心脏碾得七零八碎。萧圣恍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不认同的说,“你妈又不是营养学家,八分饱是针对成年人而言,小朋友一定要吃十分饱才行。”

小家伙摇头拒绝了爹地的好意,一副母命难违的架势。

“这么小就能控制自己的食欲,很不错。”萧圣抬手宠溺的摸摸他的小脑袋,“但你正在长身体,不吃饱会影响发育,长大后又矮又瘦,不能耍帅怎么办?听说幼儿园的小萝莉都暗恋你,如果你长不高,她们就会重新暗恋芈弋尤,你能咽的下这口气吗?”

“只要言小念喜欢我就行。”小家伙正经八百的说道,小小年纪像成精似的,“作为一个男人,言小念不讲理的时候,我都能顺着她,何况她讲道理的时候?”

呃……那女人也有讲理的时候,真稀罕了。萧圣突然来了兴趣,“言小念怎么就讲理了,说来听听。”

“她说吃得太饱会让人的胃变大,而且会越来越大,胃大的孩子都不太聪明,因为身上的血液都被胃霸占了,根本不能循环到大脑,所以大脑迟钝。”

“还真有点道理。”萧圣温和一笑,叉了个大虾放在他盘子里,“正常吃饱不会变大的,只有吃撑才会变大,而且聪不聪明在娘胎里就注定好了,所以放心吃吧。”

“那就给爹地一个面子。”小萌宝是识抬举的人,立即将那只虾放在嘴巴里。

好听的咀嚼音再次响起,就像言小念在旁边吃饭一样,听得萧圣心里很舒适,重新拿起刀叉……

“爹地还和我姨在一起吗?”言大发猛不丁的问。

“嗯。”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言雨柔还救了他?萧圣虽然没对言雨柔动心,但到底还是有几分情分在的,不会对她做绝情的事。

“我妈咪也和许叔叔在一起……大人的事还真复杂。”小家伙转了转眼珠,好像想起了什么,“我感觉我姨对欧叔叔有意思。那天在车里,她对欧叔叔很亲热,不然把他俩撮合在一起算了?”

萧圣怔了一下,但很快否决了儿子的建议,“那只是你姨单方面的意愿,欧烈并不喜欢她。”

虽然萧圣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开欧烈的玩笑,但从没想过让他当接盘侠。欧烈追随他那么多年,既是下属,又是兄弟,他不会坑他。

“不喜欢就对了,其实我姨配不上欧叔叔。”言大发冰雪聪明的补了一句。

萧圣勾唇淡淡一笑,儿子智商这么高,偏有个呆蠢固执的母亲,那么就是父亲厉害喽?

“言小念有和你说过亲生父亲的事吗?”

“说过。她说自己喝了口雨水,就怀了我,所以雨是我亲爹。”

晕死。萧圣无语,盯了他半晌又问道,“你信了?”

“信啊,我没有理由不信,所以一下雨我就很开心,因为亲爹来看我了,还跑到雨水里淋。雨对我很好的,你也知道。”

“哦?”萧圣挑了挑冷峻的眉头,示意他接着讲。

“我被抬在操场过夜的那次,就是雨水救了我。”小家伙确定的说,“如果不下雨我就不会醒,肯定就被淹死了。后来我进屋了,雨就下得跟瓢泼似的,把芈弋尤他们淋得住院半个多月,也是为我报仇。如果雨不是我爹地,它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

“呵呵。”萧圣被萌翻了,爽朗的笑了起来,“没错,确实有这个事。你挺幸福的,一下雨,天地间都是你爹。”

玛德,以后不敢让言小念淋雨了,这得带多少绿帽子……

虽然被言小念气到了,但萧圣潜意识里还是把她当唯一的妻,趁言大发上洗手间了,他拿起手机给夏尔打电话。

“言小念的舌头好了吗?”电话一接通,萧圣不需要任何寒暄,直接问道。

“好得差不多了,少爷。”夏尔温和礼貌的说,“您别挂心了,人的舌头和橡皮没有区别,加上唾液可以消du,好得可快了。”

唾液可以消du吗?

萧圣抿了抿唇,他应该帮言小念消du,想她香甜滑润的舌尖了……“我走后,她有没有哭,有没有失落?”最主要的,有没有想他?

“这个……都没有,反而很开心。”夏管家有些抱歉,“少爷您又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她已经适应了。再说她可不是脆弱的人呢,一个单亲妈妈,注定是坚强的。”

没被女人需要,萧圣很失落,本应该挂了电话,可他却多余问了一句,“她在做什么?”

“摘花。在花园里摘花,还让我准备了包装纸,好像要插花送给谁。”

萧圣脑子又轰了一声,嫉妒燃烧理智,手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冷声道,“花园里的花是随便摘的吗?那些花多值钱你不知道?让言小念赔钱,一百块钱一朵起价!”

话落,萧圣恶狠狠的掐断电话,胸口剧烈起伏,言小念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想送花给欧烈,门都没有!

五分钟后,欧烈接到了新的工作行程,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代替总裁飞往欧洲出差……

言小念心情复杂的看着茶几上的花,粉黄粉蓝的一堆,养眼又漂亮,可是……

夏管家把算盘珠子拨得噼里啪啦的响,震得人脑子疼。都什么年代了,真不知道他干嘛还用算盘,为了突出管家的气场?

“言小姐,您一共采摘了五十二朵,需要赔偿5200块钱。”夏管家点着算盘珠子说道,“我已经把花价压到最低,一百块一朵。”

“那您还拨算盘做什么,直接乘以一百不就行了?你家的花镶金边了,为什么那么贵,我在花店一百块可以买一大束红玫瑰了,您确定不是讹诈?”言小念靠在沙发上,双臂环抱胸前,很不客气的说。

“那是红玫瑰的价。”夏管家拈起一枝嫩黄色的花条,欣赏了一番,和蔼的说,“光这一枝就不止5000。”

“凭什么它就这么贵!”言小念愤怒的问。

“您知道这是什么花吗?这叫百合兰,它既拥有兰花瑰丽的色彩,又拥有百合的清香,不难想象它为什么这么贵了吧?不瞒您,这是少爷最喜欢的花。”

还真是的,鼻息间的清香和萧圣身上的淡香如出一辙,骚包的男人,一定是用这个花泡澡了。好吧——

“但我身上现在没钱。您也知道,我是穿着一身喜服进萧府的,本来头饰什么的还值点钱,可惜都掉进鳄鱼池了,难道你们不该负责打捞出来吗?”

“谁敢下鳄鱼池找那个?”夏管家叹了口气,仁慈的拨了下算盘珠子,“得了,看在您平时很尊重我的份上,我帮您还200,剩下的您自己解决。”

“我自己解决不了。”言小念翘着二郎腿,下巴微扬,摆出一副赖债的姿态,“你们可以把我告上法庭,或者联系我哥哥许坚,他会替我还。”

“我们不会告你的,但少爷会回来跟您算账,至于算账的方式——”

“你别提那个魔鬼,他就是个强歼犯!”

晕。夏尔心疼少爷,禁欲了那么多年,一秒变强歼犯了,“言小姐,我给您点一条明路,只要您承认自己是少爷的妻子,那么这些花都是您个人的了,自然就不要赔了。”

“不,我赔。”言小念把二郎腿放下,酝酿了一下情绪,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夏叔,您安排我干活吧,就像上次给梨花授粉一样,给我个机会赚钱还。”

“那您就伺候少爷,一天三百。”

“哦不,我要干粗活,比如种花种菜。”

“我们这里又不是农场,哪有那么多花菜要种?伺候少爷是唯一的工作,当然还可以给您提价。”

“算了,我问红玉借点去。”

“哎哟哟,说什么借,多外气?”

言小念站起来刚想走,红玉就扭腰摆臀的走了过来,打扮得跟蛇精似的,笑得一脸妖气,“小鲶鱼大人,你抽我一鞭子,我给你十块钱,多劳多得,怎么样?”

“红玉,工作时间你怎么乱逛?还打扮成这个样子,不能干了就辞职!”夏管家生气了。普天之下,也只有红玉这个弱智敢抢少爷的生意。

“夏叔,你不是答应我爸要照顾我的吗?”红玉生气得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言小念根本不思考,直接跟了上去,“红玉,我答应你。那个……你先付钱给夏管家,行吗?”

她主要怕萧圣回来,揪住这个错再非礼她,她可忘不掉萧圣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放在心里快积郁成疾了。

“行,都依你。”红玉一阵狂喜,用肩膀头子促狭的抵了言小念一下,抛了个媚眼去拿私房钱了。

言小念心头一阵恶寒,天爷啊,她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但红玉好歹比萧圣强些。言小念抱定一个理,不管任何时候,为了儿子,为了许坚,她都不可能乱来,不然以后怎么见他们呢?

夏管家也是无奈,却丝毫没有办法,又不敢如实和少爷说,怕少爷把红玉撵了。

付好钱,红玉把言小念拽回房间,脱了衣服,指着一大推鞭子,“女王随便您选一个吧。”

“我不行了。先欠着,明天。”言小念手抽筋了,拉了半天门把手才打开门逃了出去。

红玉本想追上去,但寻思着每天一百下也行,又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一提少爷言小念就激动,下次还得想方设法让她暴怒,这样才舒服。”

言小念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扑在床上不肯动弹,晚饭也不吃,直接就睡了……

萧圣开车带言大发出去游玩,一路向西,也不知走了多远,在一个县城的郊外停下,踏青,吃农家乐,体味当地的风土人情,晚上就住在小旅馆。

玩了一天,小孩不禁累,言大发头一碰枕头就呼呼大睡起来。萧圣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特别苦闷。

脱掉睡衣,套了件休闲运动衫,又给言大发掖了掖被子,萧圣离开旅馆,趁着月光夜跑。

郊外的空气特别新鲜,路边的河水清澈,水气夹杂着豆麦的清香扑面而来,不时有一两株花树从旁边闪过,夜景很美。

跑步特别适合发泄情绪,萧圣心里一有事就靠跑步运动来转移注意力,可这次却不行。

一想到言小念对自己的无情,他突然特别无力,抬不起脚,迈不动步,加上路面不平,一个趔趄狼狈摔倒在地,扑了满面的尘土。

旁边的一株桃树下,刚好有个少女在赏月,见有人摔倒,大吃一惊,“你没事吧?”

萧圣趴在地上没抬头,修长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示意她不要接近。

可女孩并不理会,对着他跑了过去,带来一缕桃花的清香,萧圣的心蓦地一动……

“哎,你没事吧?”一个悦耳清脆的女声在头顶响起。

萧圣缓缓抬眸,只见月光下,一个身姿苗条的女孩关切的看着自己。她扎了两个马尾辫,眉目清秀,目测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上飘着桃花的甜香,还真有些安晓棠的影子。

安晓棠。

这个名字一跳出来,萧圣顿时神住了,心里不可控制得泛起苦涩的味道,某种回忆破茧而出。

谁还没有点不堪回首的过去呢?萧圣也是从青葱岁月过来的,年少轻狂的程度比一般人还要深些。

十年前他刚读高中,是典型的中二少年,叛逆,孤高,目中无人,每天骑着一辆很炫的重机车上下学,实在是拽酷嚣张吊炸天,加上学习成绩好,女生们都为之心动,这就间接的得罪了一些靠把妹找存在感的不良少年。

有一天他停车在路边吃炸串,猛不丁的就被一个麻袋套住了,紧接着被拧倒在地,十几只皮鞋一起跺了过来……

卖串的小老板见干架了,随时就弃摊逃跑了,躲在远处一声不敢吭,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少年被打。

一群小痞子没家教没头脑,只有一股du狠的猛劲,也不管他是谁的儿子,只管自己出气。

萧圣虽说是个很能打的人,但被麻袋困住了就另当别论,不多会就被踹到吐血。他倒没怕,就是觉得丢人!自己居然死在一群垃圾的脚下,太特么的丢人了!

“喂,你们不许打人!”一个少女特有的声音蓦地传来,犹如天籁,急促的脚步声渐近,“我认识你们几个,不想我报告给学校就滚,滚!”

一群人渣一哄而散。

萧圣被一双柔软的手扶坐起来,麻袋拿掉的瞬间,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类似桃花的香味,蓦地袭进他的鼻尖,甜甜的很清新,让人春心萌动。

“天啊……你流这么多血了!”女孩惊呼一声,掏出手绢,轻柔给他擦脸。她的手不经意的触到他的脸颊,萧圣禁不住心里一酥,瞬间觉得伤口治愈了,一点都不疼。

“哎呀,擦不干净。起来,我送你去医院。”女孩说着,把他的手臂掀起来,架在自己瘦削的肩上。可能力量太小,动作又太急,两人起到半路,又一起摔倒了。

萧圣怕自己砸坏女孩,手轻轻一带,女孩就伏在了他的身上

“对不起,我……压到你了,疼吗?”女孩涨红了脸,窘迫的从他身上起来,又伸出白皙的手,“我拉你,这次肯定不会摔倒。”

萧圣这才看清女孩的长相,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皮肤白皙,脸型漂亮,身才比例极好,腰细到不盈一握,一双水光潋滟的杏核眼,抱歉的盯着他,清纯可爱又带着几分活泼俏皮……

十五岁的少年正值情窦初开,就那么一瞬间,萧圣怦然心动了,他撑着地站起来,从脖子上扯下吊坠,塞进她的手里,同时一脸冷酷地拽走了她的校牌。

校牌上写的是,中州一中,高三(2)班,安晓棠,十七岁。

晓棠,好美的名字。

萧圣喜欢到心里去了,却没表现出来,把校牌塞进自己的口袋,从此开启了他的暗恋之旅。

“哎,你把校牌还我呀。”

是我的了,你的人也是我的。

萧圣心里这样想着,却没说出口,一声不吭的跨上机车,凶猛的开了出去。风吹着伤口很疼,他的唇边却漾起一丝浅笑,丫头,等着小爷。

接下来的几天,萧圣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把偷袭过他的小混混一个一个的打到残废,保证他们此后余生只能坐轮椅,方才罢手。

等脸上的伤好透,萧圣穿得帅帅的,去一中高三(2)班找安晓棠,可惜除了一副空的桌椅什么都没找到,空气中还残存一抹桃花的淡香,示意女孩曾存在过。

“帅哥,安晓棠转学了。”一个女生提醒。

萧圣失落之余,找到了安晓棠的班主任老师。可老师不光不肯提供她的信息,还说了很多不客气的话,诸如“因为有你这样的小混混纠缠,她才会转学”此类。

“哎,你怎么愣神了?”小姑娘见他不说话,蹲下来,用手绢帮他擦脸上的土灰,动作很温柔。她的手不经意的触到他的脸颊,萧圣禁不止皮肤一紧,心头浮起一丝异样的暖流。

眼前的一切和十年前的场景何其相似?萧圣心里的角落变得柔软,融化了冰霜,安晓棠解封了。

“哎呀,擦不干净。起来,到我家洗把脸。”女孩指了指旁边的一处民居,掀起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头,想要扶起他。

晕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像。可此时的萧圣,已经不是十年前的萧圣,处理男女的距离上要老练很多,“我自己可以起来。”

疏离的语气让女孩倏地撒开了手。萧圣帅气的起来,挺拔的身材站在月光下,那么完美,也那么冷酷,不易接近。

“那个……你衣服也脏了。”女孩蹲下来,用手绢帮他拍打裤腿上的泥土。

萧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看着她摇晃的马尾,乖巧柔顺的动作,心里突然有些发暖,想起言小念的冷漠和冥顽不化,觉得很累,不能忍受。

自己到底要被言小念践踏到什么时候?为什么她不能像这个女孩一样温柔体贴?

她不能,那么他就换人好了。安晓棠这一系列的才是他真正喜欢的,眼前这个女孩恰巧就属于这一类。

萧圣心头的朱砂痣是安晓棠,承诺娶的是言雨柔,最想得到的女人却是言小念。

安晓棠失联了,也许早就把他忘了;言雨柔虽救过他一命,可实在粗俗不堪;言小念……最可气的是言小念,哪怕她给他一丁点的温暖,他也不至于……放弃。

他现在需要一个能关心他,守着他,不让他孤独的女人。既然遇上了,不妨深入了解一下,如果姑娘有意,就带走。到时把儿子还给小念,结婚登记信息一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萧圣突然问道。

女孩没料到他会和自己说话,愣了一下,半晌才红着小脸答道,“我叫海棠,名字很土气吧~今年十七。”

“海棠。”萧圣心头又震了一下,连名字都和安晓棠重了一个字,也许冥冥之中安排他遇到这样的女孩,抚慰他心灵的创伤。

“我叫萧圣,今年二十五,自由职业,有车有房。”话一出口,有点相亲的味道。

女孩噗嗤笑出声,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明眸皓齿。

“你笑什么?”

“萧哥哥如果不说二十五,我看只有十八。”

十八?他就那么不成熟吗?萧圣环顾自己,穿着这么一套运动服,确实显得活力四射,有点阳光大男孩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