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秦静温乔舜辰小说结局(更新) 妻来孕转总裁轻一点精彩阅读

秦静温乔舜辰小说结局已更新,这本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妻来孕转总裁轻一点,讲述的是公司破产,父亲受不了打击导致精神涣散,遭遇车祸抢救无效去世,母亲和妹妹都躺在医院里,需要救治,家里的每一件事都让秦静温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乔舜辰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给了她一丝希望。

秦静温乔舜辰小说结局妻来孕转总裁轻一点精彩章节导读

“晚上吃过晚饭在走。”

乔德祥再一次开口却是要结束谈话。因为他觉得乔舜辰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心情。

“晚上我还有事,不能在这吃晚餐。”

乔舜辰拒绝,他要回去,要把轩轩送回到秦静温的身边。

乔德祥慢起身,没有开口留人,却转到另一个话题。

“要回去就早点回去。”

老人站直身体,转过身继续说着。

“找个机会去看看你爸,有些事该过去了。”

音量不大却掷地有声,老人家迈着平稳的步伐朝室内走去。

乔舜辰皱眉沉默,有些事情要是那么容易过去就好了。

秦静温想要留楚杨吃午饭,可是楚杨有急事出去,但楚杨并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把午饭改成了晚饭。

他出去急匆匆的把事情处理完,又买了秦静温爱吃的蔬菜水果,回来的时候秦静温还没有开始做晚餐。

“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回来,我这就做饭去。”

秦静温说着就去厨房,楚杨却及时拉住了她。

“温温,今天的晚饭我来做。”

楚杨的语调异常的柔和,只是因为他刚巧拉到了秦静温的手。

这感觉让他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这感觉跟四年前一样,让他悸动的难以名状。

是的他还爱着秦静温,好像从来没有遗忘过,正因为他爱她,在不知道实情的时候才会那样恨她。

“那好,你做饭我帮忙。”

秦静温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

四年前这双温热的手掌让她幸福,可现在经过的那么长的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事情之后,她已经不在习惯这种感觉。

“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为了缓解厨房里有些紧张的气氛,秦静温开口问着。

“学了好几年了,在家无聊的时候就想尝试一下。”

乔舜辰的话只说了一半,其实学着做饭是想寻找一下当年秦静温给他做饭的那种味道。

“真是有心了,看你还挺熟练的。”

不像某些人,什么都不会做只知道在厨房捣乱。

某些人?谁是那个某些人?为什么要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秦静温意识到自己想了不该想的人,赶紧驱散脑中的阴霾。

这两个男人都是恨她入骨的人,都是给她带来伤害的人。在内心深处也该把他们当做敌人一样。

“还好,挺不错的。不过你是幸运的,还没有一个女人尝过我的手艺。”

楚杨面露幸福之色,好个阳光好个容和。

上一次跟秦静温在一起做饭是在国外,那个时候他们刚刚相爱不久,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会只能在一旁看着。

能再一次跟秦静温同在一个厨房是他这几年来的愿望之一,今天终于实现,今天他要把饭菜做的更美味。

“我还能遇到这么好的事情,看来真是我的荣幸。这么说来我上辈子好像不只是做了坏事,偶尔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秦静温忍不住吐槽着,这份荣幸是福还是祸她自己还不清楚。

楚杨这样突然的改变是否跟宋以恩的报复有关系她也不能断定。

她只知道自己就没遇到过好事,只知道遇到的好事也只是糖衣炮弹。

“温温,四年前的事情……”

楚杨听得懂秦静温话里的意思,想着她所遭遇的那些事情,楚杨是心痛的。听着秦静温这样自黑他更是良心不忍。

想要为四年前的事情说句对不起,秦静温却不给他机会。

“楚杨,四年前不管发生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提起。如果你真想以朋友的身份继续交往,我接受。”

秦静温强迫自己温和的说着。四年前的事情她不是不想在提起,只是提起一次就等于把她伤口的血痂又揭掉一次,她是不想承受那种反复的痛。

秦静温也想明白,楚杨现在的改变如果是下一个伤害,那么命中注定的事情她是躲不开的。

就算她不以朋友的身份跟楚杨相处,楚杨和宋以恩也未必能放过她。

现在这样算是跟自己赌一场吧,万一楚杨没有心机她可以不计前嫌多一个朋友。

“那好,我不说。我们做饭。”

楚杨勉强的挤出笑容。

秦静温不想提及四年前的事,这就证明她心里过不去,这就证明她还在怨恨着他。什么朋友不朋友的都是她的无奈之举。

楚杨明白的很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告诉自己不急不躁慢慢来。只有得到了秦静温的谅解,只有秦静温把心里的恨真正释放,他才能再一次说爱她。

两个人做饭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很快的晚饭就准备好。

餐桌上丰盛的很,三个人吃简直就是奢侈。

“这么多好吃的,我们吃不完吧?要是叔叔和轩轩哥哥在就好了。”

半月突然出声,让气氛凝固。

“哥哥今天吃的也很好,不用惦记哥哥。”

秦静温无语又不得不开口。

半月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尤其是经常提到乔舜辰。

以前她做的不对的地方,秦静温只要纠正,半月就不会在犯同样的错误。可是在乔舜辰的问题上她屡错屡犯屡教不改。

“妈咪……”

半月又要继续开口,秦静温赶紧打断。

“半月这可是楚杨叔叔为你做的,要是再不吃可就凉了,你总不能辜负了叔叔的一片心意吧。”

不能直接教育,只能委婉一些。

幸运的是半月能明白她的意思。

“谢谢叔叔,我一定好好吃。叔叔吃饭,妈咪吃饭。”

半月古怪机灵的说着,黝黑黝黑的眼睛来回的打转。

楚扬叔叔的确很好,可她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喜欢冰冷冰冷的乔叔叔。

几个人尴尬的小气愤终于解除,正在开心吃饭的时候,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一定是哥哥和叔叔回来了。”

半月突然兴奋的跑了出去。

没几秒又听到了她更加亢奋的声音。

“哥哥,叔叔你们回来了。我们正在吃饭,快点一起吃。”

半月兴奋的不能自抑,跟轩轩分开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她感觉特别的漫长。

“我正好饿着肚子呢。”

轩轩也很兴奋的说着。

“叔叔好。”

半月想起妈咪对她说过的话,不能乱说给叔叔造成困扰。半月只好收敛自己的情绪礼貌的问好。

“轩轩回来了。”

秦静温走过来,看到轩轩她也开心。

“阿姨我回来了。”

乔子轩兴奋的扑到秦静温的身上。

而一边的乔舜辰却黑着脸把视线落在了秦静温身后的楚杨身上。

按了密码打开门的时候,乔舜辰就看到门边摆了一双男人的鞋,不禁怒从中来。确定是楚杨之后,他更是狂风卷积着乌云,一不小心就会掀起海啸。

“乔总你好。”

这一次有事楚杨先开口打招呼。

“你好。”

乔舜辰不得不极力忍耐着,有孩子在他不能失礼。

“还没吃饭吧,家常便饭要不要一起吃?”

有楚杨在,秦静温不好开口让乔舜辰离开,只能违心的留他,此刻她希望乔舜辰的回答是NO。

至于他的冷脸,至于他暗藏的怒火,秦静温不是没看见,只是不以为然,他对谁都是这样不是么。

“阿姨我们没吃饭肚子都饿了。我们一起吃吧。”

乔舜辰没开口,乔子轩饿的肚子都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乔子轩一边说着一边朝餐厅走去,而半月却走到乔舜辰的身边,伸出小手拉住了乔舜辰的温润的大手。

“叔叔进来一起吃吧,不吃饭饿着肚子会生病的。”

半月的眼眸异常的真诚,还带着期盼。

乔舜辰就是对这软腻的声音没有抵抗力,选择留下来。

他蹲下出乎意料的亲了半月的小脸蛋,然后抱起半月朝餐厅走去。

秦静温深吸一口气转身却看到楚杨同样是一脸的无奈。

她低声开口。

“不好意思。”

“没事,人多热闹。”

楚杨也不能说什么,人多的确热闹,但他不希望多出来的人是乔舜辰。

秦静温和楚杨一起走到餐桌前,其他人已经做好。

“我去拿餐具。”

秦静温刚要转身,肩膀上意外的多出来两只手。

“你坐我去拿。”

楚杨贴心的说着,那亲密的举止看怒了乔舜辰的双眼。

“谢谢!”

秦静温道谢,随即坐在了楚杨位置的旁边。因为楚杨就算心怀不轨也比乔舜辰安全。

几个人重新开始吃饭,最先开始说话的又是半月。

“轩轩哥哥今天的饭菜好吃么?”

半月看似天真的问着。

“好吃。”

轩轩可能是饿坏了,一边回答着一边咀嚼着东西。

“这些都是楚杨叔叔做的,他说这些都是妈咪最喜欢吃的。我也觉得好吃。”

这句话半月绝对是故意说的,说给乔舜辰听。妈咪不是不让她在让叔叔为难么,那她就说的委婉一点。

“谢谢叔叔!”

乔子轩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偷瞄着乔舜辰。半月的话他听懂了,爸比一定也听的懂。

“不客气,喜欢吃就多吃一点。以后要是饿了,你们就去我家我做给你们吃。”

楚杨温和的说着。

“叔叔,要是可以你每天都过来吧,反正我们是邻居。妈咪做饭没有叔叔做的好吃。”

半月看似幼稚的继续说着,其实满满的都是心机。

“半月……叔叔那么忙不能总麻烦。要是觉得妈咪做的饭菜不好吃,半月可以自己学着做呀。”

秦静温赶紧打断了半月的话,这个孩子是怎么了,怎么把机智都用错了地方。

“那算了吧,还是让哥哥学着做饭,然后哥哥给我做。”

半月赶紧收敛,把包袱推给了乔子轩。

乔子轩转动着到大脑,怕说错了话爸比生气。

“哥哥给你做饭。”

乔子轩一边说着,一边轻拍半月的头,算是给予安慰了。

整个过程乔舜辰一语不发,一直吃着,却食不知味。

此刻他感觉自己是个外人,心中扎刺了一般难以形容那种感觉。但他绝对接受不了现在的状况。

乔舜辰是最快吃完的一个,放下筷子随即起身,动作流畅潇洒。

“你们慢慢吃,我回房间休息。”

冷冷的又带着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扔下之后乔舜辰转身直接去了主卧室。

他的一句话让秦静温尴尬,让楚杨心中翻滚。

楚杨手上拿着筷子,愣在那里。乔舜辰那样自然那样无拘束的去了卧室,难道他们……难道他已经晚了……

吃过饭楚杨又暖心的帮着秦静温收拾了残局后才离开。

今天对于楚杨来说是纠结的一天,本来高高兴兴的陪着半月,本来想要重温过去给秦静温做一顿美味,却没想到吃的堵心。

让他更在意的就是乔舜辰自从进去那个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秦静温让两个孩子去他们的书房写作业自己则来到了主卧室。

乔舜辰倚靠在床头,手里拿着手机在操控着什么,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眼,然后继续着。

“乔总,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

秦静温开口赶人走。

“我今天就住在这里。”

乔舜辰冷声开口。

“乔总,我们昨天晚上说好的。你不能……”

秦静温反驳着。

“不能怎样?”

乔舜辰打断了秦静温,然后把手机随意扔下,下床邪恶的走到秦静温身边。

“这是我的房子,我想留就留。我儿子在这,我也可以无条件的留在这。”

乔舜辰眸光深邃的盯着秦静温,连眼珠都没有动一下。

“你……”

秦静温不敢直视乔舜辰,更不敢跟他对视。每一次看到他眼底的深邃秦静温就控制不住的乱了。

“你这样会影响半月的情绪,她乱说会让你尴尬。你……”

秦静温向后退了一步才能把话说的清晰。谁知没说完乔舜辰又一次逼近,剩下的话没能说出来。

“半月今天没有情绪,更不会让我尴尬。再说一遍,这是我的房子我可以出入自由。”

乔舜辰看着秦静温微红的脸,嘴角扬起一抹不易被察觉的玩味。

“那好,既然房子是你的,我明天就带着两个孩子搬出去。”

秦静温生气,气这个男人的霸道。

“好啊,搬出去就不用见到你的邻居。明天我会在找个房子给你。”

这也是乔舜辰的意思,楚杨不是制造巧合么?他倒要看看他下一次巧合要怎样制造。

“你不可以这样你知道么?”

秦静温恼火却因为乔舜辰近在咫尺而不知道如何反驳。

“那我能怎样?舍不得离开了?为了楚杨?你不让我留在这里也是因为我影响到你们?”

乔舜辰突然冷了声音,眼里扫过阴鸷。

这样的乔舜辰反倒让秦静温放松一些。

“我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和楚杨如何是我的私事,你能管到我的只有公事。”

秦静温开始犯倔,怒视着乔舜辰。

“我非要管呢?”

乔舜辰反问。

“那就甩了宋以恩,以老公的身份管我。要不然别再我面前摆酷,你没资格。”

秦静温一气之下又提到了这件事情。然而说完她就后悔了。再一次被拒绝多难堪,再一次被讥讽心多疼,这句话明摆着就是自讨苦吃。

果然……

乔舜辰突然凌冽了阴沉的眼眸,寒冷如箭射向秦静温。

“秦静温你给我记住,你在任何方面都不配做我的老婆,宋以恩除了身份也得不到我的感情你们都不配。”

乔舜辰的声音更冷,要说他的眼眸如箭抵在她的胸口,那他的声音就是一道无形的力量让那把剑无情的刺进了她的心脏瞬间血流如注。

“嫌我脏?嫌我有孩子?嫌我卑微?那好,那我和和楚杨的事情你也没资格管,他不嫌弃我。”

秦静温瞪视着乔舜辰,话音落下带着受伤的眸光转身离开。

她不配可以接受,也可以理解。毕竟她的过去是那样的不堪,现在也没好到哪去?

可是宋以恩不配又事什么意思?不配为何娶了她?不配为何给她地位?

这两个人都不配他的感情,那谁才是他和感情可以安放的女人?

乔舜辰给秦静温又找了一处更大条件更好的房子,可秦静温为了跟乔舜辰赌气,偏偏就是不离开这里。

她就要留在楚杨的身边,就算是陷阱她宁愿掉进楚杨的陷阱里也绝不被乔舜辰所左右。

乔舜辰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搬到秦静温家里住,理由就是想孩子要照顾孩子。

乔舜辰多日不回家,宋以恩找人跟踪后也知道他就住在秦静温的家里。

乔舜辰的这一举动,让宋以恩非常恼火同时也开始有了危机感。这样下去她没有了任何保障,失去乔舜辰是早晚的事情。

宋以恩实在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去公司找乔舜辰打算好好的谈谈。

宋以恩来到三十层下了电梯看到一抹熟悉厌恶的背影,这个人是秦静温没错,她就是变成灰宋以恩都认得。

刚想追上秦静温讽刺几句,却发现秦静温进了一间办公室,这让宋以恩有些疑惑。

宋以恩没有继续追赶秦静温的脚步,而是来到了秘书室。

看了一下秘书室里苏沁不在,其他秘书在。这正如了宋以恩的意。因为苏沁是乔舜辰最忠实的部下,想要问出点什么比登天都难。

宋以恩高傲的直接开口。

“秦静温怎么进了旁边的办公室?”

“乔夫人您来了,那是秦总监的办公室。”

小秘书恭维的说着。

“她的办公室?她不是在手机分公司么?”

宋以恩的声音明显尖锐起来。

“秦总监现在不是手机分公司的人,是我们乔氏总部的软件工程师。乔氏的所有软件开发都由秦总监来管理。”

秘书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多,可她也不敢得罪眼前的乔夫人,要不然工作一定不保。

“她是乔氏的人?”

宋以恩疑惑的问着,眼里多了凌厉,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宋以恩暗思,秦静温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一定是靠着乔舜辰才有了这样的位置。

乔氏涉猎广泛,分公司众多。能用到软件的部分更是多不胜数,秦静温这个位置可非同一般,她这么年轻绝对没有那样的实力。

“是啊,乔夫人是来找乔总的?”

秘书赶紧转移了话题,再说下去就算宋以恩不开除她,乔总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对。”

宋以恩说着转身,这时秘书叫住了她。

“夫人,总裁正在办公,刚刚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

秘书无可奈何的看着宋以恩投射过来的愤怒,但她没办法,这是总裁的命令决不能违抗。现在她只能祈祷苏沁赶快回来,要不然她小命不保。

秘书小心翼翼的继续说着。

“夫人,我带你您去休息室等一会。总裁开完会我马上汇报。”

“你胆子可真大,知道我是谁还敢拦着我。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不跟你计较。”

宋以恩出乎意料的举止,让小秘书松了一口气。

宋以恩没有去休息室,而是去了秦静温的办公室。

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入。

“呦,这个办公室不错,简直可以跟我老公的媲美。秦静温你在公司混的不错啊。”

门还虚掩着,尖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秦静温刚刚开始工作,就被宋以恩打扰,有些恼火。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走错了办公室?”

秦静温还能忍耐一会,毕竟这里跟乔舜辰的办公室很近,而且外面都是秘书,她不想没有素质的跟宋以恩吵架。

“没有走错,专程来看你的。听说你升职了我来祝贺一下。”

宋以恩停顿片刻,继续尖酸的说着。

“不错啊秦静温,回来时间不长,这么容易就跻身乔氏工作,而且还是高层的管理者,看来你的心机不一般啊。”

“想说什么直接说,我的工资不能白拿,我还有工作要做。”

秦静温淡漠的说着,这样无理刻薄的宋以恩她已经见怪不怪。

“哼……”

宋以恩鄙视的冷哼一声,没有挑起秦静温的怒火似乎有些不满。

宋以恩继续讥讽着。

“秦静温我警告你多次了,你不知道收敛竟然还蹬鼻子上脸。弄了一个这么好的工作不说,还把我老公也弄到你们家去。我真是小看你勾男人的实力了。”

秦静温这一次没有着急回怼,而是抬眸冷冷的注视着宋以恩,眼里有着不屑。

片刻,她才开口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