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秦宇和庄紫妍是那部小说的主角

“爸,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杜冉一看到来人,立马高兴的打了声招呼。

“舅舅。”

刘心怡也忙喊了一声。

“原来他就是杜修远啊。”

听到两人的称呼,秦宇不由的多看了中年一眼。

“你们也在啊?”

杜修远冲两人笑了笑,然后又向秦宇看去,“他是谁?”

他的目光和秦宇碰触在一起,秦宇冲他点了点头。

这让杜修远微微有些意外。

他久居高位,身上自有一股威势,大部分年轻人在他的面前都畏畏缩缩,秦宇竟然不惧。

“一个窝囊废。”

刘心怡正要说话,杜冉却先不屑的开口了,“而且还是一个自大狂。”

“他只看了爷爷一眼,就说能治好爷爷的病,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现在对秦宇没有任何好感,巴不得给秦宇一些教训,说话更是没有任何的顾忌。

听到这话,刘心怡的脸色彻底变了。

“嗯?”

一瞬间,杜修远的目光一凝,冰冷的看着秦宇,面色阴沉至极。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老夫行医几十年,自问医术也算精湛,都不敢说只是看一眼,就能肯定治好病人,你年轻轻轻,却说这样的大话,不知所谓!”

这时,那站在杜修远旁边的老者很是不屑的哼哼道。

“闵大师谦虚了。”

杜修远连忙恭维了一句,“大师乃是医道大师,医术高超,岂是这种江湖骗子可比?”

这老者叫闵天华,乃是华国有名的医道圣手,他找了很多关系,才请到对方为他父亲治病。

然后,他向秦宇看去,“行骗骗到我杜某人的头上来了!”

“你是不是以为,老子救父心切,就会听你的胡言乱语?”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扔出去喂狗!”

前一刻,他还是一个儒雅的中年,而下一刻,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暴徒,表情凶狠,双目中全是暴虐,冰冷,让人丝毫不怀疑他说出来的话。

而随着他的话,他身后的四个壮汉齐齐向秦宇望了过去,目光凶狠,如狼一般,只要杜修远一句话,他们立马就会扑过去,直接将秦宇拿下。

“舅舅,不要!”

刘心怡吓了一跳,连声大叫,“秦宇是我请来给外公治病的,你不能动他!”

不管怎么说,秦宇都是她请来的,她都绝对不能让秦宇在这里受到伤害。

“老子今天的心情不错,看在心怡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若是以我的性格,敢行骗到老子的头上,先打断你两条腿再说。”

“赶紧滚!”

杜修远俯视般的盯着秦宇,目光冰冷。

“你可要想清楚了,令尊的情况,除了我之外,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治好。”

秦宇没有被吓退,而是平静的看着对方,满脸的认真。

此话一出,整个病房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秦宇竟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甚至,那言语中还有威胁之意,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荒谬!”

闵天华满面怒容,直接呵斥起来,“你算什么东西?”

他原本只以为秦宇是一个行骗的小丑,并没有当回事,而现在,秦宇竟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这不是在质疑他的医术吗?

他堂堂医道大师,还没有被人如此当面质疑过,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

“你彻底惹怒我了。”

杜修远寒声道,心中也是大怒,“打断他们一条腿,然后扔到垃圾堆里!”

他给过秦宇机会,既然他不知趣,还敢挑衅闵大师,那也怪不得旁人了。

随着这一句话,他身后的四人目光一凛,齐齐向秦宇看去。

见此,杜冉幸灾乐祸,满脸嘲讽,而刘心怡却是面色大变。

秦宇的面色一沉,眯着双眼,眸中射出道道危险的光芒。

打断他一条腿?

此人好大的霸气!

这也让他的心里彻底怒了,他一片好心,对方却如此待他,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舅舅,你不能这样。”

双方一触即发,刘心怡却是急了,连忙挡在了秦宇的面前。

秦宇很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倒是一个不错的女孩。

“表姐,这小子太狂妄了,给他一些教训,也让他长长记性。”

杜冉在旁边说道。

刘心怡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你忘了?他治好了我的脸!”

她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杜冉张了张嘴,无法反驳。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看到刘心怡两人的样子,杜修远不耐的冲秦宇叫道,他现在只想赶紧治好父亲的病,没空搭理秦宇。

秦宇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跟着又望向满脸高傲,一副大师风范的闵天华。

“此人,你治不好。”

他说的非常肯定,“我奉劝你,最好不要随便施针,他还能活一段时间,否则的话,他必死无疑!”

说完,他也不理众人的愤怒,直接扬长而去。

这老人的情况很诡异,不过遇到他,那也是对方的造化,而现在,却被杜修远浪费了。

病房之内。

闵天华为老人检查了一番,淡然一笑,满脸都是傲然之色,“令尊的病虽然怪异,但对我来说,却没什么难度。”

听到这话,杜修远三人都是大大的舒了口气,一个个的脸上全是喜色。

“秦宇那个废物竟然说,除了他,没有几个人能治好爷爷的病,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杜冉撇了撇嘴,满是不屑的道。

杜修远皱了皱眉,“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子说的话,怎么能当真?”

“再说,闵大师是何等人物?岂是那种投机取巧的人能比的?闵大师才是真正的医道圣手。”

他的脸上全是恭维之色。

闵天华志很是享受。

“还请大师施展妙手,救治我父亲。”

杜修远趁机说道。

“好说,好说。”

闵天华应了一声,然后挽起袖子,取出银针,开始为老人施针。

第一根银针刺下去,老人的双眉明显舒展了开来,脸上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杜修远等人见此,都是神情大喜,狠狠的松了口气。

闵天华自信的笑了笑,表情也是非常的轻松。

跟着第二针,第三针……

就看到,老人的表情越来越安祥了,好似睡熟了一般。

“真不愧是大师!”

“好了,爷爷好了。”

“起死回生,这就是起死回生。”

杜修远几人的神情激动无比,不住的赞叹着,他们望向闵天华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佩。

“我说了,令尊的病虽然怪异,只要我出手,自然是轻而易举。”

闵天华志得意满的道,满脸的傲然。

咳,咳,咳!

可他的话音刚落,病床上的老人猛然睁开眼,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似要将心肝脾肺都咳出来一般,看着极为痛苦。

杜修远等人大惊。

“爸,你怎么了?”

杜修远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了老人,不住的帮他顺气,但这反而让他咳的更厉害了。

“闵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你快看看。”

他连忙向闵天华叫道。

“不应该啊!”

闵天华皱眉,满脸的不解,跟着,认准一个穴位,突然扎了一针。

咯!

一针见效,老人立马不咳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松口气,老人哇的一声,又开始吐血了,而且吐个不停,看起来极为吓人。

一时间,整个病房都乱套了。

闵天华连忙施针抢救,但这一次却没用了,老人不断吐血,而且气息越来越微弱,直让他急的满头大汗。

“我,我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闵天华无奈的道,满脸的疲惫和颓败,双眼中全是不解。

“什么?”

听到这话,杜修远几人都是大吃一惊,根本无法接受,“怎么会这样?刚才不还很好吗?”

“令尊的病很怪,我前所未见。”

闵天华摇头。

“你不是神医吗?我爷爷刚才还没事,反倒被你治的严重了,你算什么神医?”

杜冉满面怒容,冲着闵天华怒声大叫。

刘心怡也是怔立在了当场,满脸悲痛,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突然,她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双目大亮,满是希冀的叫道:“秦宇,秦宇说他可以治好,我们快去找他!”

杜修远和杜冉的眼睛也是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