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邪王唯宠冷医妃小说(连载中)章节列表阅读

邪王唯宠冷医妃》是一本穿越古言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慕千兮北霄寒,主要讲述,慕千兮是现代的神医兼王牌特工,能让人起死回生,从阎王爷手中抢人命!意外穿越到古代,撕了后娘伪善的面目,扒了未婚夫城墙厚的脸皮,一着不慎,撞了某个王爷的心怀!她救人,他守护!她杀人,他递刀!她将京都搅得天翻地覆,他宠她宠得无法无度!

邪王唯宠冷医妃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寒九和李府医,一个怕打扰到她,一个盯着她的动作不敢分神,所以也没有人给她擦拭。

中途屋子外面传来喧哗声,好像是有人要闯进来。

慕千兮相信寒九会将人拦住,便没有细听,她的手腕向下一个用力,划开余夫人的肌肤,对李府医道:“拿一个碗过来。”

李府医知道慕千兮这是要放毒了,急忙将早就准备好的碗拿了过来,因为紧张,手都有些抖,“这……这不会影响到夫人么?”

放血逼毒的手法自古以来就有,但是不到最后一步,是没有大夫敢用这种办法的,因为一个不好,就会置不了血,而病人失血过多而亡。

慕千兮目光盯着伤口一动不动,等看见血液变成了鲜红色,手里的针就像是施了术法似的,飞快在余夫人身上游走。

她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稳得一匹,嘴里还飞快地指导李府医怎么给人止血:“这几个穴位你要扎针扎浅一点,从这里到这里……”

她讲得细致,话语也说得很浅薄易懂,李府医知道这是个十分难得的机会,恨不得将几十年来的精力和记忆力全部聚到这个时辰,将慕千兮的每一步每一句话都死死扣留在脑海里,收为己用。

慕千兮觉得自己的心口又在开始痛了,此时她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也不敢马虎,只得咬牙忍着。

很快,她便收了针,给余夫人擦了汗,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着气,平复着气息道:“可以了。”

李府医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有些不敢相信地去看余夫人的手腕,没想到刚刚还流着血的伤口一下子停止了流血,可以看得见粉红的肉色,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伤口在慢慢结疤愈合。

“这!”李府医被这可以称得上是神奇的一幕惊得瞪大了眼睛!

没有用金疮药,也没有用止血粉,什么止血的东西都没有用,只是在几个不起眼的穴位上扎了几下,居然真的能止血吗?

可是由不得他不信。

李府医揉了揉自己僵硬的手,望向慕千兮的目光带上了佩服之色,还有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小心翼翼,“不需要再做点别的吗?”

总觉得也太草率了吧!

这可是美人疤啊。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可以拿它有办法的毒药之一,就这样一个晚上就轻轻松松解开了?

李府医看着外面大亮的天光,仍然有些回不过神。

“不然您还想怎么样?”慕千兮感觉自己气息平复下来,才就着冰冷的茶水喝了一口,顺便将随身带着的药丸吃了,才感觉心口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些,“我去休息一会儿,您也去休息一下吧。”

昨晚上折腾了一夜,她也很疲惫了,只想好好睡一觉。

慕千兮刚刚走出去,守在外面的余淼淼就走上前来,目光带着着急:“千千,怎么也了?我娘没事了吧?”

慕千兮点点头,拍了怕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别担心。”

余淼淼听她这么说,一下子就放心下来,心里对慕千兮的感激都快放不下来了,她红着眼眶道:“你忙了一天也累了吧,千千,我先带你去休息。如意,你先去看顾着我娘那边。”

慕千兮没有拒绝,见余淼淼上前来挽着自己的手,也将手臂递给了余淼淼,跟在余淼淼走:“别哭,真没事了。”

“嗯嗯。”余淼淼用力地点着头。她真的非常感激千千,要不是昨晚上碰上了千千,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只是两个人没有走几步,就听到主院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一个人疾步走了进来。

她看上去很年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娇嫩的粉衣,头上戴着金钗银簪,手腕上戴着水头十足的红玉镯子,贵气逼人,比起余淼淼这个大小姐来,仿佛更像是府里的主子。

“淼淼,你干什么让人将我拦在外面?”她不赞同地皱眉道:“虽然表哥不在府里了,可是我好歹也是你的姨,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

余淼淼脸上浮现出隐忍的怒色,没有挽着慕千兮的那只手狠狠捏紧,咬着牙道:“表姨,大晚上的,我娘都休息了,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叶淑云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眼中却是带着深深的探究,“我和你娘可以夜谈我表哥小时候的那些丑事啊,反正表哥也不在,让我去主院睡一晚还能有什么事吗?”

“你!”

余淼淼向来是被家里人宠着,就算是以前被叶淑云这个表姨膈应,也有余夫人帮衬,哪里见识过这般无理取闹脸皮厚道极致的功夫?

再加上心中本就生气叶淑云找了混混堵着自己不让自己找大夫的事情,恼得眼睛红得跟个小兔子似的。

慕千兮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安慰好的小姑娘又红了眼睛,要哭不哭的,一下子就不干了,当着自己的面还欺负自己的人,当她不存在吗?

“这位小姐是余府的哪位主子?”

“不是主子,是咱们老爷的表妹,叶表小姐。”跟在余淼淼身后的平安虽然胆子小,但是也生气,听见慕千兮的话,当即就小声回答道。

“原来是叶表小姐!”慕千兮猛地提高了声音,着重将“表小姐”三个字强调了一遍。

“表笑话,余府这种书香世家,怎么能让客人去住主院呢?更何况,余大人不在,水水担心有人想要谋害余夫人,不让人进主院,也是正常的。”

叶淑云前面听着慕千兮一字一句都在强调她是个“客人”,还隐隐有着讽刺自己不配余府这种书香世家的意思,气得牙痒痒,正准备质问她算是个什么玩意多管闲事,就听见慕千兮后面的话,当即眼珠子一闪,避开了慕千兮的视线。

她要是不多开,慕千兮也只是怀疑而已,可是这么一躲,慕千兮就有八九分的把握可以确定了。

不过叶淑云连让人拦余淼淼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铁了心想要在余奉常出门的这段时间除去余夫人这个障碍,怎么可能就这样被吓道。

叶淑云讥讽道:“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别以为靠着淼淼进了余府就当自己不得了了,这府里,还不是淼淼当家呢!小孩子家家,就应该安分守己,别多管闲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