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玄幻]斗魂玄帝夜玄周幼薇最新章节阅读

斗魂玄帝》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主人公是夜玄周幼薇。少年夜玄从小是个痴呆儿,那一刹那,夜玄终于有了反应!历经万古,沉睡九万年的皇极仙宗终于苏醒了!而此刻的夜玄成为了周家的上门女婿。可自此以后,再也痴呆夜玄,只有屡屡创造神话的斗魂玄帝夜玄!

斗魂玄帝章节阅读

“不过即便是眼睛瞎了,也还是十分懂享受,这个女人看起来也十分养眼…这种高级护工很普遍吗?”她不经意的问道。

“她是我的朋友,因为担心我才照顾我的,并不是什么所谓的高级护工,说起来咱们三个还都是校友,不过她比我们晚一届,算是学妹。”陆轶寒说着:“沛然,这一位是爱丽丝,是我的同学。”

“爱丽丝小姐你好,早就听轶寒提起过你了。”沛然伸出手来,爱丽丝将目光放在他的手上,然后又轻轻地拿开了,根本就没有和她握手的意思:“那你应该怎么跟她介绍我呢?是不是应该介绍我是你的未婚妻。”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看着杵在一旁尴尬的不得了的沛然,她的心里痛快的不得了。

“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配得上你爱丽丝大小姐,言归正传,怎么样?我当初说过的kn集团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一个公司。”陆轶寒努力把话题扭转到公司上面。

多大的利益在爱丽丝眼里都比不上陆轶寒:“开什么玩笑,它能给我带来的利润别人也可以给我带来,我之所以让它有这个机会,不是因为你吗?你知道的,我的目的始终是你。”

陆轶寒推开了她的手:“我最开始也说过了,我们之间也只是最纯洁的利益关系,我只卖东西可不卖身。”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惹怒爱丽丝kn集团正在风雨飘摇,岌岌可危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把爱丽丝触怒了的话,前后夹击,安娜应付不过来。

“你总是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明明知道,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话,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利益,我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有了你之后更是如虎添翼,爱丽丝家族之中再无人可与我匹敌。”爱丽丝从床上下来。

“我们这些人最看重的不就是利益吗?强强结合强强联手,能带来的利益最大化才是我们想要的,至于其他的。”她走到沛然面前,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带给她压迫感。

“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都可以慢慢的解决。”爱丽丝目光之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沛然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错觉自己的手在发抖。爱丽丝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继续说道:

“我现如今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不过看样子想要在你家住的话,也是很不方便了…在你住的附近买了房子,等你痊愈之后,可以到我那里坐一坐,喝杯红酒。”说完之后她便转身走掉了。

沛然低着头,目光之中带着一些怨怼,这个女人真是欺人太甚。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明白了,原来陆轶寒让她过来,不过是为了让他替叶可馨挡刀。

“所以说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处的,是不是,至少可以保护她的安全,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只剩下这点利用价值了?”爱丽丝走了之后,她突然问道。

“你在说什么?”陆轶寒佯装不解

“我不是傻子,这个女人来势汹汹,她对于你的态度,已经再明了不过了,她对你势在必得,在她看来所有在你身边的女人都是她的阻碍。”

沛然有些难过:“陆轶寒,我在你的眼里难道只剩下这点利用价值了吗?”

“你不能因为要保护他,就把我陷于危险之中,这对我有多不公平你知道吗?我对你的真心实意,难道就比不上,这个作为你杀父仇人的女儿的人吗?”沛然悲伤的说道。

“你明知道我无法拒绝你的,即便是在面对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办法去拒绝你,只是我付出的行动,应该有所值得。”沛然说着走了过去:“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的追求的东西了。”

她的手抬起来,想要去抚摸他的脸庞。就坐在病床上的他,显得如此的真实而又遥远。无论之前他病得多么严重,至少她在他面前还有重量,现如今,他的心里已经完全容不下她了。

“可我给不了你,无论是你也好,还是他也好,我都没有想过要跟你们在一起,于我而言你们都是累赘而已。不会再有下次了,你也很累了,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护工照顾我。”他没有办法继续再欺骗沛然,但是,他也不想再继续伤害她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明知道我全身心都在你身上,明知道离开你我就不能活,还要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沛然的眼泪留下来:“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做错什么,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贪婪过你一分一毫的东西,我只是想要跟你身上得到一份属于我的爱,都不可以吗!”

“是这样的吗,那不如我问你一下,我公司的策划方案究竟是谁?透露给陆哲的?那天在会场,又是谁,给的陆哲的请柬让他到场的。”陆轶寒最终还是拆穿了她。

“有些话我不说,有些事情我不挑明,不代表我不知道,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事,还让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你觉得可能吗。”陆轶寒虽然现在看不见,但是沛然却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被他看得彻底。

“我很感激你,那5年来的照顾,对我来说不亚于使我重新获得新生,可这并不代表,我要搭上我的一辈子陪你,也不代表你可以用任何的伎俩,来获取我的关注。”陆轶寒说着摸索出一直放在床下的一张卡。

“我未曾亏待过你,可是感情这一方面,我的确无法回应你,无论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帮助你,但是,感情之上,没有办法被别人取代了。”陆轶寒将银行卡推到床边。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沛然这么聪明的人在看到爱丽丝之后,肯定就会把一切明了了,所以这些东西他一早就准备好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事,这对于趾高气扬,心高气傲的人来说不亚于一种侮辱。

“你不懂,我的确是串通了陆哲盗取了公司的方案,可是你不懂,我从来都不是为了你的钱,我的目的从来都是你,哪怕你是一个穷光蛋,我都愿意跟着你。”沛然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既然你如此绝情,我也没有必要再纠缠不清。”她抱着胳膊站在病房的中央思考一会儿:“我从来不曾亏欠你什么,我也只不过是拿我应得的而已。”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竟然真的上前一步,拿起了那张银行卡,好像这样,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两清了。

如果陆轶寒知道这个女人后来会用这笔钱做出伤害叶可馨的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把这笔钱给她的。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是没有如果这一回事儿的。

叶可馨回到万荣山庄的时候,突然觉得这诺大的别墅显得格外的冷。万荣山庄原本就是一栋装修好了的空房子,陆轶寒也没有在这里请过保姆,或者管家,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两个人独自在这里居住。

陆轶寒住院住了那么久,万荣山庄的屋子空旷了那么久,显得格外的冷清。叶可馨在那么一瞬间有一种被驱逐了的感觉。

她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虽然说现在手里没有多少钱,但是,这个房子实在是不适合她住。想着想着她就打电话给了祁绮,这是她在这个城市之中唯一能联系的上的朋友了。

“大忙人最近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不是还在照顾着方大总裁吗?”在她看来,这两个人关系发展的应该还不错,最起码比较稳定,所以也就多调侃了几句。

“他那里现在已经用不上我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事想求你…嗯,你那里方不方便住人?我想去你那里住几天,等我找好了房子,我就搬出去。”叶可馨小心的说道。

“怎么了?突然想要分居了,他这还病着呢,我这块儿离他住的医院又不近。闹什么脾气啦?是不是他欺负你了?”祁绮理所当然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呢?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我就是觉得在这住实在不方便,他又不在这里,我一个人在这住比较害怕。你就说嘛,你愿不愿意收留我。”

“哟,跟我面前都会撒娇了,把这能耐往他面前试一试呀,好了好了我不调侃你。来我这住随时欢迎你啊,我这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还是能放下你的。”祁绮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扔掉了,一直放在手里的杂志。

作为杂志封面上的那个男人,实在是有人讨厌——是乔榛。

“那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你行吗?我的意思是我的行李也不多,就早一点过去,房间我自己会收拾的。”说完了这些话,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是逃荒的难民似的,她究竟在逃避什么,自己也不敢说出来。

“你什么时候想要来,我随时欢迎你,待会我开车去接你,你现在在哪啊?是在医院门口呢?还是已经回去把东西收拾完了?”

“不用你来接我,我在我打车过去就好了,我没什么行李,放心好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过去的时候就直接买给你啊。”去的时候总不好空手而去,但是祁绮这人又是比较挑剔的,还是提前问她一下比较好。

一个人怎么可以活成她这么卑微的样子,随时随地被一个并不喜欢她的男人所需要,这难道是一件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吗?

她在心里就为自己感到不值,可是又没有办法去克制自己的这种行为,这就是愚蠢而盲目的爱吧。

安娜晚上过来看他哥的时候,陆轶寒的病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她有些好奇:“今天听陈柏说你把被人叫到这里来了,怎么现如今一个人都没有了,你成了孤家寡人了。”

“什么叫孤家寡人啊?你这丫头,还学会咬文嚼字了我不过是觉得他们都很烦,就把他们打发了,没什么别的事儿,都是一群蠢女人罢了,为什么要留在这里。”陆轶寒满不在乎的说。

“你这人真是奇怪,明明在意叶可馨在一成那种样子,还是不愿意承认。你自己在这里死鸭子嘴硬吧,到后来她如果真的不见了,我看你找谁哭去。”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柜子旁边去。

“护士过来,给你检查了吗?还有这些药都吃了吗?真是麻烦,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这个做妹妹的来照顾你。”吐槽归吐槽,生病的可是自己的哥哥,还是应该要照顾好他。

她去取了热水,让他把药吃下了:“果然是不出你所料,那个老家伙这几天就没消停过,不过,他这个人实在是愚蠢。现如今想要从kn内部集团打通的话,他需要花多少人力物力?”对于这个自作聪明的叔叔,她不由得嗤之以鼻。

“方氏现在还没有和kn集团抗争的能力,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小手段了。你不用去过分注意它,只要按照我说的,把kn正式引向正轨,一切都好。”说完他顺从的吃了药。

“嘶。”被烫到了。他皱着眉头,这滋味儿可真是不好受。

“真是的,现如今都要我来照顾你了,我这个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又怎么去照顾你呢,真不明白,叶可馨究竟得多有耐心才能把你收拾服服帖帖的。”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我现在帮你拦下来了,难道就仅仅是你记一个恩情就可以的吗?”方谦对面坐着的男人说道。

“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救命之恩了,自然是应该好好回报您的,只是你也知道现如今我这个情况…”方谦面露难色。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情况困窘的话,那可以考虑一下,你去监狱的时候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人前显赫。”男人微笑着:“你知道的,我冒着很大的危险,帮你把这一封匿名的举报信留下来,究竟要承担着什么样的风险。”

方谦咽了一口唾沫:“方氏集团5%的股份。”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权限了。

“你这个腐朽不堪的方事集团,我是不放在眼里的,这些年来我究竟拿了多少分红你也是知道的,我听说你最近野心勃勃,对于kn集团很有一番计划。”

他将身子前倾,然后将双手放在桌子上支撑着:“方董事长还是如年轻时那样有着雄韬伟略,深谋远虑,实在是让人钦佩啊。”

“不敢当,不敢当,只不过您也知道,虽然说陆轶寒现在病在身,可kn集团现在还有安娜在主事,我想要把它拿下来也没有那么容易。”方谦紧张的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这个男人看起来甚至于比她还年轻,但是他在跟他的对话之中,甚至于用上了您这样的敬词。

“方董事长,我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副局长又怎么能担当得起您这个字呢,我这个人没什么野心,只不过是想混了这大半辈到老的时候,能够安心的有一笔钱可以颐养天年,我并不贪心。”他全程倒是十分放松的状态。

“说白了,现在kn集团主事的那个小丫头骗子,也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罢了,难不成她还能斗得过您这一只老狐狸?姜还是老的辣。”这男人咄咄逼人的样子真是令人厌恶啊。

“确实如此,可是陆轶寒现在,你还是幕后主使人,他虽然眼睛瞎了,可是头脑又没有坏掉,kn现如今就如同铁桶一般…”他还没说完话,坐在他对面的人就摆了摆手制止了他。

“您不必跟我找这样的借口,当初的方氏集团在您哥哥的带领下,不也是如铁桶一般,可是都知道树倒猢狲散,最后,这大权还不是落在了你手里。”他将放在方谦办公桌上的那一块禁止吸烟的小牌牌儿放到。

十分不自觉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我可以抽烟吧。”一边说着,一边却已经把香烟点燃了。

“当初那些事情,您找我的时候,我可是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没有一点让您不满意的地方吧,我也必须得承认,我能够从一个小小的警员晋升到警察局副局长,也是您功不可没。”一边说着,他又一边装腔作势的站了起来,鞠了一躬。

“我在这里还要多谢您的提拔与成全呢。”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方谦,满头大汗,跟着自己站起来的脚步一起站了起来。

“您客气了,您原本就是名副其实…无论有没有我,您都会走到这一步的。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我向您担保,事成之后,我可以分给您kn集团5%的股份。”

“哎,您这样说倒是显得我太贪婪了,5%这么多,我恐怕是受用不了。”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可是面上的表情却不屑一顾,看样子这个人还是想要狮子大开口,贪得无厌。

“7%…附带每年10%的股份红利,您是知道的,我如果真的想要拿下kn的话,我肯定是要拿大头的。况且,当年参与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你我二人共同完成的。这里还要多谢您的帮助,我才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

“不过还是奉劝方董事长您一句,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豪赌分、文、不、剩!我那里还有些事情呢,这里就不多打扰您了,有空也到我那里去喝茶。”

哪有什么正常人会愿意,去警察局里喝茶。方谦压着一肚子怒火,带着笑脸将人送出去了。

无论如何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穆宗天做了自己的替罪羔羊之后,竟然会有所怀疑,还会复查这件事情…看样子,当年就应该嘱咐那帮绑匪把他一起做掉!

事到如今,唯一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就是让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去死。

好像事情慢慢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个谎就要另一个谎去圆,然后就变成了无止境的发展。

方谦整个人瘫坐在座位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贪婪和狠毒,究竟值得还是不值得?只是现在也已经无法回头了。

“大哥不是还在家吗?还要我这个小儿子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就让你的大儿子替你解决好了,我这个人说白了,还不是个多余的。”父亲竟然又把他叫回来了,这是干什么?打算去拉拢他吗?

“你也不要同我置气了,咱们父子两个,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我只是看不惯你行事莽撞罢了,你最近做的这些事情我都很满意。”方谦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哲便不屑的说道:

“爸,其实您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可以了,不用在这里给我戴高帽子。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子的,有需要解决的事情的时候,我就是个好儿子,不需要我了,我就滚到一边去,我有这个自觉。”他笑着说。

“我不是在这里跟你戴高帽子,也不是在这里给你画饼充饥,你哥哥现在这个样子是根本不可能接手方氏集团的,我也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以为是谁在给你收尾?”

不说别的,自己的儿子做出了谋杀这种事情,做老子的不给他善后的话,真以为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

陆哲也并非是一个完全盲目自大的人,他也知道父亲肯定是在这件事情上给以帮助了。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你叫我回来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还能有什么事情,你做事做的不彻底,人竟然还活着,又聊了一会儿,现在有人掐着把柄来找我的麻烦了。”虽说不完全是为了这件事情,不过多多少少也是沾一点关系的嘛。

好像这种人利用别人习惯了,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始终要带着利用的态度去对待。

“有话直说吧,如果真的有人让我进局子的话,恐怕,爸爸就不会在这里对我进行什么说教了吧。”陆哲对于他的父亲最是了解的。

“事情做了就要做彻底,陆轶寒,一次没死是命大,第二次没死,就是我们的错了。你那边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还是早早行动的好,让他活着始终是后患无穷。”方谦说道。

“胡医生现在都进不了他的身,给他安排吃药的,都是他自己指定的从英国请来的医生,你还想怎么样?只能徐徐图之了,如果猛然冒进的话,我还真不确定,我这个亲生儿子如果进了监狱,父亲您会不会把我捞出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无论如何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一定要保你的难不成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除了利益之外,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