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太上丹尊洛无书安怡雪(重生)无弹窗阅读

太上丹尊》是一本玄幻重生文,主角是洛无书安怡雪。一座破旧的废墟中,洛无书重生了!他本是一代丹帝,却成为了被人舍弃的上门女婿。还没好好消化这些遭遇,却意外得知自己又要再“嫁”。身为天帝下的第一强者的洛无书当然不愿意,可看到老婆安怡雪的那一刻。洛无书:废婿就废婿吧!

太上丹尊章节阅读

“小杂碎,放开我的弟弟!”

邱成景那怒不可遏的咆哮声轰隆隆的响彻,震撼人心。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如此一幕。

邱成景竟然直接冲上了天邢台,欲要干预二人的生死对决。

毕竟,这是天剑宗的规则所不允许的。

“执法长老,对于出手干预天邢台对决之人,该如何处置。”洛无书双眼微眯,看向天刑殿外的执法长老。

对于邱成景,完全无视。

“执法长老,还请我一个薄面,这件事,我会自行跟李师兄禀明。”邱成景朝着执法长老拱手道。

随着二人的话音落下,执法长老直接陷入了沉默。

他在衡量,其中的利弊,以其双方话语的分量。

洛无书的天赋,根本不用多说,这个家伙赘婿的身份不说,但绝对不是一个废物。

而且,天赋还极其的高。

否则,又岂能掌控龙门殿外的七杀剑阵,又岂能以气府境初期的修为完胜气府境后期的邱承弼。

“执法长老,难道李师兄连这点薄面都没有了吗?”

邱成景再次出声,似是在威逼一般。

执法长老当然清楚,邱成景口中的李师兄是谁,正是宗主外甥李魁。

不仅是地位尊贵的真传弟子,在内门之中更是建立了自己强大的派系……‘渊’。

实力庞大,深不可测!

而邱成景正是‘渊’的一员,得罪了邱成景,就等于得罪了‘渊’,会对他在天剑宗造成诸多不便。

执法长老,在这外门之中,权利极大,但也只是一个外门长老。

似是心有定计,执法长老缓缓闭上了眼眸。

看到这一幕,邱成景脸上的猖狂神色直接是肆无忌惮的展现,他很清楚,执法长老是在默许他的行为。

“跪下,一命换一命!”他的声音在此刻似是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若非邱承弼在其手中,他根本懒得与洛无书废话。

“哈哈哈……你能赢得了我又如何?在我哥面前,你依旧是一个废物赘婿,只要他愿意,一只手便能轻易杀了你。”

洛无书手中,邱承弼面色狰狞的咆哮道。

浑然不觉得自己的生死,不过是在洛无书的一念之间。

因为他相信,只要洛无书没疯,必然不敢动手。

这是其与他大哥,对话的唯一筹码。

“聒噪!”

洛无书淡淡扫了其一眼,手中力量迸发,涌入其脑袋之中。

“你……”

邱承弼的目光陡然间凝滞,到死都不明白,为何洛无书敢下杀手?

后果,他承受得住吗?

一时间,偌大的广场似是连空气都变得凝滞起来,静的可怕。

所有的人都是被洛无书的疯狂所震动,这个家伙行事当真是完全不顾后果啊!

只是,他是打算以命抵命吗?

“你……你很好!”邱成景的脸庞在此刻充斥着无比狰狞的笑容,无尽的杀意在其心头泛滥。

他没有想到,洛无书竟然还敢动手。

“不杀,难道你就不会动手了吗?”洛无书讥讽一笑。

只见其手臂随意一颤,直接将邱承弼甩飞在地,令天邢台都是为之猛烈一颤。

而不少人的内心,也在此刻随之颤动。

这家伙,真的是霸道到没边了呀!

在内门弟子邱成景的面前,竟还敢如此狂妄。

“确实会,但是,可能你的下场不会那么惨一些。”邱成景脸上满是狰狞神色。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原地,下一瞬直接出现在洛无书身前,一拳轰出。

轰!

空气疯狂炸裂,可怕的一拳似是蕴含着开山裂石之威,令人望而生畏。

洛无书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的憋闷,身影急剧后退,手掌一握,有着一柄灵气所化的长剑凝现,散发着凌厉气息。

嗤嗤!

剑,铮铮而鸣,他的身前在此刻似是出现了漫天剑影,化作一道剑幕。

“铛铛铛……”

一道道金铁交鸣之声疯狂响彻,可怕的拳威之下,一道道的剑影接连溃散,被之湮灭。

洛无书面色依旧,只是,手中的长剑,舞动的更加飞快。

“咔嚓!”

忽的,有一声清脆声响传出。

旋即,灵气所化的长剑之上有着一道裂痕浮现,随后飞快的蔓延开来,支离破碎。

洛无书连忙朝着一旁躲去,然,邱成景的拳头却犹如附骨之疽,阴魂不散。

嘭!

低沉之声响彻,一道身影直接倒飞而去,落在天邢台上。

一道闷哼传出,洛无书的嘴角隐隐有着血迹浮现,却直接被其强行忍住。

他的脸色虽算平静,但眼中却有着凝重之意浮现。

邱成景不仅是御气境的修为,还是御气境中期,要比现在的他,还强大的太多。

“负隅顽抗!”邱成景冰冷俯视洛无书,满是不屑之意。

说话之间,又是一拳朝着洛无书而去。

“堂堂内门弟子,来外门扬威,真是好大的威风。”莫凡的身影也在此刻冲上天邢台,欲要替洛无书抵挡住这一拳。

嘭!

几乎没有半点意外,莫凡那两百斤的身体直接倒飞而出,重重的落在天邢台上,令其猛烈一颤,口中鲜血狂吐。

终其,莫凡也只是气府初期,哪怕他很抗揍,也是难以承受御气境中期一拳之威。

“莫凡,跟你没关系。”洛无书喊道。

只见其咧了咧嘴,道:“我也想不管,但我更不想看着你死而无动于衷,要怪就怪这些王八蛋,太过分了啊!”

言毕,他艰难的爬起身来,走到洛无书的身前,欲要再度替其抵挡邱成景。

此刻的胖子,那肥胖的身影,似是要替洛无书撑起这片天。

“胖子!”

“没事,我能扛!”莫凡回头咧了咧嘴,那笑容在此刻竟是带着一丝惨烈之意。

“哈哈哈,可悲的蝼蚁之情,要买一送一,我成全你们。”

邱成景身上强悍灵气弥漫,脚步踏出,走向二人。

“执法长老,你就是这么来维持你的公正吗?你配当这个长老吗?”

就在此刻,天邢台下,一道冷淡的之声传出。

只见一道俊美身影,也在此刻掠上擂台。

正是,妖月!

作为一同进入天剑宗的他,在这一刻,似也失去了他以往的理智,与洛无书莫凡站在了统一战线。

执法长老看了一眼三人,旋即,再度闭上眼眸。

似是,依旧无动于衷。

而所有人的目光,也在此刻激动的凝视天邢台,这新入门的三人,拦得住内门弟子邱成景吗?

“也好!”

“以一敌三,这样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不公平了。”

看到妖月掠上天邢台,邱成景不惊反喜。

捏死一只蚂蚁,与三只蚂蚁,又有何区别?

手掌抬起,强悍的灵气在其手上汇聚成一头巨虎,异常的狰狞与恐怖,似是与邱承弼之前的攻势如出一辙。

但威势,却又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再给我破开试试呀!”狰狞笑声落下,巨虎直接吞开巨嘴,朝着三人所在的方向扑杀而去。

“能给我争取十息时间吗?”洛无书沉声问道。

此时的他,话音中透着无尽的冷意,杀念惊天。

“可以!”莫凡不假思索的应道。

“我尽力!”妖月沉吟道,既然打算出手,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有所保留。

咚!

莫凡脚步踏出,那庞大的身躯,在此时竟是犹如一座山,毅然决然,无所畏惧。

手掌一握,他的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柄剑。

顿时,他周身涌动的金色灵气在此刻变得愈发凌厉,浑身气势,也在此刻节节攀升。

“一剑定生死!”

一声低喝,两百斤的身体直接一跃而起,一剑朝着巨虎斩下。

妖月目光冷冽,俊美的脸上透着一抹耐人寻味之意,手臂伸出,他的手中竟也是凭空出现了一杆长枪。

枪尖斜指地面,闪烁着寒光,刺人眼眸。

下一刻,他的身影,同样握着长枪,刺杀而出。

看到这一幕,诸人的眼中皆是掠过一抹异色,没有想到,两人竟然都有储物戒。

而且,从那长剑与长枪上散发出的凌厉气息来看,怕都不是凡兵。

“砰砰!”

惊人的碰撞之声爆发,长剑与长枪在此刻一同阻挡着巨虎之威。

不少人的眼中皆是闪过一抹异色,洛无书妖孽也就罢了,这两人竟也如此妖孽。

皆是气府初期,联手,却能爆发如此威势。

转瞬,便是五息时间过去。

在这五息,长剑长枪已与巨虎碰撞了数次,声势骇人。

每一次的碰撞,皆是蕴含着可怕的力量,震破空气,不断发出金铁交鸣声。

“没有想到,你们二人的身上竟然都藏有灵器。”邱成景的眼中在此刻露出一抹贪婪之意。

灵器,能够增幅自身力量,发挥出远超自身的实力。

哪怕是身为内门弟子的他,都不曾拥有。

“不过你们如此孱弱的实力,简直就是侮辱了灵器。”

言毕,邱成景的眼中有着更为强烈的杀念迸发而出。

显然,是动了杀人夺宝的念头。

“死!”

低沉之声传出,巨虎身上竟是有着淡淡的紫色光芒闪现。

他所开辟的气府,并不是单纯的青色气府,而是半只脚达到了紫色气府的门槛。

必要时刻,更是可以爆发出紫色气府的威势。

“砰砰!”

两道身影倒飞而出,沿着地面,擦着了近二十米场的痕迹,落至天邢台边缘。

尤其是莫凡留下的痕迹,那是一条血淋淋的血痕。

再次被重创,他的脸色,已然变得无比苍白,气息萎靡。

然而,他的双手依旧撑着地面,欲要再度爬起。

“本来不是对付你们,但现在,你们已经给了我必杀的理由,所以抱歉了。”

邱成景冰冷话音落下,巨虎张开巨口,势如破竹般扑杀而出,欲要将二人直接生吞。

“我来!”妖月一声低喝,手臂一颤,手中的长枪直接脱手而出,没入巨虎口中。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灵器送给我了吗?”

邱成景面色一喜,无比期待。

两个废物都能借用灵器发挥如此实力,到其手中,又会何等强大?

“爆!”

只见此刻,妖月的口中冰冷吐出一字,令邱成景的笑容顿时凝固。

巨虎体内,有着可怕威势爆发,隐隐间,似是无尽的枪影自其体内洞穿而出,满是裂痕。

砰的一声,巨虎与长枪一同化作漫天的灵力光影消散而去。

“杂碎,你竟然毁了老子的灵器!”邱成景爆喝出声,似是被人侵犯了禁脔一般,目眦欲裂。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的眼中皆是露出鄙夷之意。

邱成景除了实力,无论是气度还是人品,似乎根本不配为一个内门弟子。

“还要两息时间!”妖月一声低喃,看了一眼洛无书,直接站了起来,主动朝着邱成景走去。

“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

“想玩花样,没门。”邱成景一声厉喝,狂暴灵气爆发,就要再度出手。

然妖月似是能够看透人心,淡淡道:“难道,你不想要灵器吗?”

“小杂碎,你想玩什么花样?”

“没有啊……就是想……”妖月缓缓开口,俊美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问你,我长得帅不帅?”

“滚!”邱成景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杀意,一掌拍向妖月。

没有灵器,妖月在其眼中,不够是土鸡瓦狗罢了。

“嘭!”

一道低沉声响传出,妖月的身影直接被蛮横震飞。

于此同时,洛无书的眼眸终是缓缓睁开,犹如沉睡的狮子,体内有着可怕的气息爆发而出。

气氛在此刻略微有些寂静,而寂静的源头,则是在那道并不强壮,却浑身弥漫着戾气的年轻身影。

哪怕是执法长老,都在此刻,为洛无书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戾气感到恐惧。

这个家伙,手上是沾染过多少鲜血,身上才会拥有如此重的戾气。

洛无书身影一闪,将妖月接下,轻轻放置在天邢台上,低声道:“谢谢了,今日出手之情,我洛无书必将铭记一生。”

妖月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冷淡的道:“交给你了。”

莫凡也在此时开口道:“我们把命都交给你了,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

洛无书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邱成景,他会用行动,给二人一个答复。

他们,定不会失望。

邱成景目光不屑的望着那浑身充满戾气的洛无书,眼中同样充斥着森冷杀念,淡淡道:“怎么不继续躲在身后,当缩头乌龟了?”

“因为现在该躲的是你了……”洛无书脚尖一踩地面,顿时天邢台直接裂开一道道裂痕。

旋即,他的身影朝着邱成景爆射而去,滔天的戾气也在此刻彻底席卷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