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傅清也苏严礼小说名字叫什么 似他如玉生烟三慕里全文阅读

傅清也等了几天,还没有等到苏严礼通过好友申请,终于有些急躁了。

虽然她明白,追男人得温水煮青蛙,得欲擒故纵,但这会儿,她恨不得马上跟苏严礼好,能跟他亲吻,或者尝试进一步的、她至今还没有跟别人做过的事。

傅清也是个行动派,当天下午,就选择了去偶遇苏严礼。

苏大老板,平常酷爱冲浪,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一次海边。

她到本市浪点时,工作人员给她指了换衣服的地点。

傅清也隐隐约约听见是在左边。

她抬脚走过去。

换衣室很大,傅家旗下也搞房地产,她一眼就看出来,里面的装修很值钱。

看来这边为了吸引顾客也是下了血本。

傅清也按照刚才工作人员给她指的地点走去,但是哪知道一开门,里面竟然有人,那男人的腰线完美得她都想伸手上去捏两把。她再仔细一看,里面的人不是苏严礼又是谁?

她差不多猜到是她听错工作人员的话了,这应该是苏老板的个人换衣室。

“傅小姐,麻烦你先出去。”男人的声音有点冷。

傅清也怔了怔,察觉到他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这种时候人家不高兴也没什么,她也能理解。

事实上,苏严礼哪里只是不高兴,等到傅清也替他关好门时,他整张脸已经彻底沉了下来。

傅家这女儿不仅盲目自信,还没有什么礼貌。

等他换好冲浪的衣服出去时,看见傅清也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苏严礼本来打算绕路走开,结果没想到她偏头看见了自己。

“苏总呀。”她朝他走了过来,“也来冲浪?”

“嗯。”他冷淡。

“好巧,一起呗。”傅清也笑道。

“有朋友一起,不方便。”苏严礼说完话,没什么含义的笑了一下,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这是不耐烦到极点了,也没有等她回答,他转身就走了。

傅清也于是飞快的进了微信,去各路打探苏严礼今天到底是跟谁来冲浪的,只是他身边的那些朋友都问了个遍,都没有问出个答案。

她跟苏严礼,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身边有哪些朋友,她都是清楚的,难不成是跟外地人谈生意?

傅清也有点奇怪,只是几分钟后来到海边,却见苏严礼只有一个人。

他迎着浪,从海岸远处冲过来,表情镇定沉着极了,荷尔蒙的味道简直爆棚,四周的异性都在有意无意的看着他。

傅清也不会冲浪,带着板子朝苏严礼走了过去。然后踢了踢他身边的海水,说:“苏总,这个好帅,你教教我呗。”

“你最好找个老师。”

“我觉得老师没有你冲得好,你姿势比较帅。”

苏严礼平时对这一类女生向来敬而远之,但傅清也比那些姑娘幸运在有一个牛逼哄哄的老子。苏严礼跟傅家也有不少合作,总是得给对方几分薄面,很多话不好找多次借口,也就没有再拒绝。

“趴上板子。”

傅清也一个人当然不行,苏严礼自然是少不了要帮她忙,再加上这姑娘是个人间胸.器,帮忙的时候他的手或多或少会蹭到点不该碰的地方。

傅小姐“呀”一声,偏过头去,苏老板神色淡淡,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

傅清也也就只好偏过视线,认真听讲。

“先趴在板子上,等浪来了,就站起来,稍微前曲,手臂张开保持平衡。”

她盯着泛着浅蓝色的湖面,心底其实有些害怕,但苏严礼都这么教自己了,她怎么样也得试个两遍,免费送上门来的接近他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的话那也太可惜了。

傅清也趴在板子上一动不动,在听见苏严礼“站起来”的口令后,慌慌张张的打算爬起来,可是板子浮在水面上,并不稳定,她只是稍微动了动,整个人就划到水下去了。

这里的水位还没有一人高,但对于傅清也这种不会游泳的人来说,已经相当恐怖了。她扑腾了好几下,才把嘴里的那声“救命”给喊了出来。

白来市的人都知道,大美女傅清也,是只旱鸭子。

尽管苏严礼从来没有主动打听过傅清也的事,身边的朋友口口相传,他也略有耳闻。

但他在她落水的第一刻,并没有主动上前救她。

苏严礼骨子里是一个冷血的人,傅清也哪怕就这么淹死了,他也不见得能多生出什么情绪。何况,是她自己非要来打扰他,他不介意让她长长记性。

直到傅清也伸出的手渐渐的脱了力,他才拉了她一把。

纤细的手臂有点凉。

苏严礼稍稍一拉,就把她从水里给拉了出来,很快把她抱到了岸边。

只是想把她放下去时,她紧紧的拽着他不放了。

苏严礼扫了眼她抱住自己手臂的胳膊,说:“抱歉,是我没来得及注意你的情况。”

傅清也说:“没关系,是我自己不会游泳。也就溺了会儿水,这不没事么。”

苏严礼淡然:“看来这项运动不太适合你。”

“对,要是换我们家媛媛来,她肯定能玩得很好,她最擅长水上运动了。”

苏严礼感兴趣的挑了挑眉。

傅清也在他胸口蹭了蹭,又改口说:“不过,我觉得这项运动挺好玩的。你下次可以再教教我么?”

他还是一贯打发人的招数:“再看。”

“对了,你朋友呢?”

“没来。”苏严礼把她放回到了地面上。

原来被鸽了啊。傅清也四肢酸软,大概是开不了车了,她再次想蹭他的车。

这会儿单媛媛不在,苏严礼就懒得给自己找麻烦了,只道:“还有点事,等会儿我让司机送你。”

苏严礼走了以后,没过多久,他的司机走了过来。傅清也跟着他上了车,又开始打听苏严礼的事了。

“我们做下属的,哪里知道老板的事情呢?傅小姐还是别多问的好。”

傅清也哼哼,懒洋洋的往位置上一靠,不告诉她就算了,等她拿下他老板,再来给他小鞋穿。

……

周末当天,她才听苏晋说,苏严礼请她吃饭,叫她把单媛媛也带去。

没想到单媛媛也知道了。

傅清也也没有多想,大概是苏晋也顺便告诉她了。

刚到酒店门口,她盯着有些脸红的单媛媛,纳闷道:“你脸红什么?”

然后一抬头,发现苏严礼和苏晋还有一些他们圈子里的人,就坐在不远处,这会儿正看着她们呢。

傅清也她俩过去的时候,一堆人对着单媛媛挤眉弄眼,喊嫂子好。

傅清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