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腐女王爷完结作者:冰间玥

书名:腐女王爷

作者:冰间玥

作品简介:

(本文是囧囧文,不喜慎入。喜欢的就把你们的票票和收藏奉献给本王吧。随便在留言一栏留下你们可爱的小脚印。) 作为一名腐女,而且是一名出色的腐女。首先要具备的便是:可以杀死一头牛的想象力。虽然人家是经常偷偷的幻想穿越到某个国家去,然后有一大堆的美男脱光光睡在床上等着我。可是就算要穿越偶也要美到冒泡泡的穿法好不好?人家不就是看高囧囧太兴奋了,居然踩到上个月丢的香蕉皮,就是这四脚八叉的姿势本小姐穿了……TMD,我要以仙女散花的姿势穿越!!!(不准鄙视我!)呜呜~,都怪老爸给人家取一个什么’任小绶‘,呜呜~这不就是‘任小受’吗。呜呜~任人来,我都是受,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在这个陌生而又美男成群的空间,看风华绝代的我怎样打造我这华丽丽的美男后宫的美梦,(玥:[飘出来]……那时梦,只是个梦……)虽然每个男子都很难搞定,不过想我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那些个小小的专制皇帝—爬开!狡猾乖张的丞相—给我唱《征服》!霸道的商宦富甲—滚!变态的妖异皇兄……美男们看我怎么把你们一网打尽!!!

==================

☆、第一章 兄弟恋情?!

环视四周“唔~~,好成功的穿越,阎王说会有什么潜在的小小的差错?没有啊。”偶沉浸在房间华丽丽的装潢里,欣慰的拍了拍胸口。(O_O)|||怎么是平的?

小绶忙拉开衣服,低头一看平滑水嫩的胸前没有了前世的那两颗肉蛋,倒是下面多了一条。

“oh!!~~乌龙穿?!阎王啊,我跟你势不两立!!!”呜呜~~,偶的帅哥们啊~~,偶的情人们啊~~,偶要包囧囧啊~~女……男主撕心裂肺的怒吼吓坏了身边的宫人,屁滚尿流的跑出去搬救兵。

TMD~~,偶夭折在摇篮里的美男梦啊,唔唔~~。那边那小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美男哭啊,还看~~,呜呜~~真是女落平阳被男欺~~

“皇弟,听那些个狗奴才说你情绪又不稳定了?朕给你带了御医。”偶正哭的起劲儿,是谁不知死活、不知所谓、不知所云、不知……总是就是什么也不知都的文盲,还‘正’我还是‘方’呢……?!‘皇帝’?!莫非偶是皇上?!嗷~,阎王你真是太可爱了。

偶蹭的跳起来,Oh,MyGod!帅哥诶……不会哦,为什么他穿着龙袍?偶不是皇帝吗?难道?!‘皇弟’?!哦,卖泽尔根的。还好‘朕’没有脱口而出,原谅我的无知吧。皇弟?!那么说,偶好歹也是个王爷级别的任务咯。哦呵呵~~,美男啊,偶要养一大堆的美男!

“皇弟,你在笑什么?”哦~~,口水ing,帅哥皱眉的样子也好帅啊~~

“我笑了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啊,你是谁啊?这里又是哪儿?你和我是什么关系?听你叫我‘皇弟’我是不是很尊贵的说?还有啊,我有没有老婆孩子?我老婆几个孩子几个?我府上有没有帅哥?”小样儿,干嘛瞪着我?偶晓得偶长的倾城倾国啦,可是人家会害羞的说。(不准吐!!!)

龙袍男伸出手按住我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不烫啊?御医!御医!!”

哦,干嘛那么凶呢?偶可是尊老爱幼的好青年,可怜的老头,别抖了,再抖也不会抖出几两筛糠的。

干嘛拿针?!哦,痛!!龙袍男……我恨你!!!

偶抱着被银针扎过的手臂,一脸受伤的表情戒备的蹲在床角。不要在扎偶了,呜呜~~,偶又不是疯牛症不打狂犬疫苗……-_-|||看吧,把偶扎得语无伦次了。

银针老头跪在地上,脸几乎都快与地面水平了。诅咒一下:万恶的封建社会啊,不懂得尊老爱幼。

“皇上,拈花王爷可能是受了什么惊吓。暂时xing的失去记忆,这种现象可能等他潜意识里接受了以后就会恢复过来,也许……”……说完啊你,偶…偶这具身体到底怎么了嘛?

“也许什么?”龙袍男眼里闪过的光光,咝~~{{{(&gt_&lt)}}}好冷,那就叫做杀气,懂吗?看吧,没事就凶人,这银针老头抖得更厉害了,就差没把自己的头给抖下来,也不知道血压有没有升高。

“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恢复。”可怜的老头,今天出门一定没有拜菩萨。

龙袍男似乎在思考着啥,大袖一挥。咦?这都什么人啊,跑的比刘翔都快,莫非脚下按了风火轮?……等等,都走光了?!不要啊!!!人家说伴君如伴虎,虽然龙袍男很帅偶很想把他压着滚被单啦,可是偶的小命要紧诶,偶不要和他单独在一起啦~~~~

偶左躲右闪,还是躲不过他的‘龙抓手’,真不知道好好的一个人干嘛非要把手生得跟长臂猿一样长。(在忽略他的身高的情况下。)

哟呵,这脸怎么比抹布还黑?!不是偶的错~~~~

“漓儿,你就如此轻视朕的爱意吗?”虾米?啥情况?“漓儿,朕不允许你忘记朕!朕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朕一定会让你接受朕的感情的,朕不会放开你的。漓儿朕真的好爱你。”哦,evreybody都Happy。兄弟恋的说,好刺激哦~~,不过你爱就爱嘛,干嘛吻我?还是法式热辣舌吻?要知道这具身体可不是偶的,就算你要吻也要经主人同意,要不是你是皇帝不知道尊重人权,偶一定pai飞你。不过,嘿嘿~~帅哥亲我诶,现在心里偷偷乐一下。(众:pai飞你!漓:呜~~,偶是无辜的~~)

就在偶快被帅哥吻到快被过气去了的关键时刻,帅哥终于松开了他xing感的唇唇。双手也不规矩的伸到偶松垮垮的衣服内,拨弄挑逗着偶敏感的身体,哦原谅偶的兴奋吧,不是说‘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吗?不过,我说偶是能够接受帅哥热辣辣的爱抚啦,不过就怕这具身体的主人知道了会灭了我。偶节制一点哈,抵抗~~奋力抵抗~~继续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