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封先生别太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封先生别太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然而,不等沐火火看清,封寒谦就侧过了身,“你收拾一下,我让医生过来。”

淡淡留下这么一句,他便离开了浴室。

留下快要火气焚身的沐火火,坐在冷水里继续怀疑人生。

房间里,封寒谦将床头抽屉里的几盒东西扔进垃圾桶里,隐在昏暗中的眸子隐忍而克制,转瞬间却又什么都不见。

翌日清晨。

昨晚折腾到半夜药劲才过去,沐火火醒来后却丝毫不觉得疲惫,泡了那么久的冷水也没有半点着凉,精神十分不错。

浴室里放着一套全新的女装和洗漱用品,就连她昨晚落在派对上的包也在,应该是封寒谦找回来的。

沐火火翻开包,取出剩下半瓶药粉涂抹在脸上,就听见手机嗡嗡嗡地震动起来。

低头一看,备注显示沐文泓。

她生物学上的父亲。

她随手拿起来,刚接通那边就传来沐文泓怒气冲冲的命令声:“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滚回来!”

话刚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沐火火蹙起眉,直接将手机扔回了包里。

洗漱好从浴室出来,沐火火就见封寒谦不知何时回到了房间里,正低垂着头将腕表扣好,露出的半截手腕宛如润玉,惹眼至极。

想到昨晚,沐火火就忍不住叹气。

美色当前,居然一口都没吃上,说出去她得被联盟那群人笑死。

不,好歹亲了一口……

“洗漱好了?”听见动静,封寒谦侧身朝沐火火看去一眼,淡淡道,“过来吃早餐。”

他此刻冷淡的模样和昨晚扣着她腰肢热烈吻她的样子截然相反,让沐火火不禁有些怀疑。

昨晚对着她那样一张脸他都吻得下口,她今天用药粉遮住了红斑,应该看起来顺眼点,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他口味比较重??

见她迟迟不动,封寒谦再度看向她,漆黑的凤眸好似能洞悉人心,“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沐火火不自在地别开目光,“我得先回家一趟,早餐就不吃了。”

话刚说完,就听见封寒谦道:“酒店楼下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你确定走得掉?”

记者?

沐火火不知想到什么,微微蹙起眉。

她和季承泽是婚约是幼时两家长辈定下的,这么多年来沐氏和季氏合作密切,早已不可分割,退婚对于哪一方而言都没有好处。

这两年来季承泽为了不落人口舌,明面上对她还算过得去,后来却越发对她不耐烦,暗地里逼迫她交出信物退婚的行为,也渐渐演变到了明面上。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季承泽一直没敢动真格的。

直到昨晚被沐如书落水的事情激怒,季承泽才当众对她提出退婚一事。

此刻蹲在酒店外面的那些记者,恐怕也是沐如书的手笔。

思及此,沐火火垂眸看着掌心的那道浅浅疤痕,眼底浮起一丝冷意。

早在两年前她被沐如书推进海里的时候,就没想过轻饶了她。

如果不是后来那场车祸,导致她痴傻了整整两年,如今也不会这么被动……

“先吃早餐,他们很快会离开。”见沐火火脸色不对,以为她是在为记者的事头疼,封寒谦淡声补充了句。

沐火火回神坐下,端起他递来的牛奶喝了一口,声音郁闷:“你是不知道那些牛皮糖的黏性,为了蹲到独家,可以十天半个月不挪地,比小强还小强。”

她是年少成名,十六岁时才正式踏入娱乐圈。

以前媒体们忌惮她的家世背景,连明目张胆的跟拍她都不敢,更别说在楼下蹲点堵人了。

可现在……

看着女孩嘴边沾上的一层牛奶胡子,封寒谦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放心,不会耽误我们去领证的时间。”

这话一出,沐火火差点喷奶。

什、什么玩意?

领证?!

捕捉到沐火火惊恐的小表情,封寒谦凤眸微眯,“你该不会想要反悔?”

“……凭什么昨晚我都没把你睡到手,还要跟你去领证?”沐火火放下牛奶杯,理直气壮地道:“我又不需要对你负责!”

“很可惜,你昨晚并没有声明这一前提。”封寒谦倾身向她靠近,双手搭在她身旁两侧,像是将她圈入怀中一般,“你可以有考虑的时间,但我不接受反悔。”

他的语气是温和的,说出的话却强势到不容人拒绝。

沐火火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能说她昨晚那么说都是为了先把他骗到手吗?

这下好了,人没骗到手,反倒把自己卖出去了……

思来想去,沐火火决定暂且先妥协,“那你给我两个月时间考虑。”

“七天。”

“……七天就七天。”

缓兵之计,多少天都一样。

.

御宫酒店楼下被清了场,别说记者,连只鸟的影子都看不见,一直到封寒谦的车开到枫庭别墅区附近,都是风平浪静的。

沐火火在离正门还有段距离的地方下了车,一溜烟就跑掉了。

看着女孩的背影,封寒谦目光深沉,看不清喜怒。

“九爷,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前座的助理乔漠回过头来,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就连他都看得出来,那个女孩是故意不想让九爷知道她住在哪儿的,以后要想找到她,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不必。”封寒谦缓缓收回视线,唇边勾起一抹淡笑,“她跑不掉。”

说话间,他修长的指尖随意地把玩着一枚羊脂玉玉佩,中心镂空的花纹赫然是个“火”字。

.

沐家。

沐火火刚进客厅,迎面砸来的茶杯就让她心口一跳,下意识地侧身避开。

茶杯在屏风上裂开,紧随而来的是沐文泓怒不可遏的质问声:“你看看你昨晚都干了什么好事,你姐姐平时对你还不够好吗,你就这么容不下她,推她下水不说,还当众放那种视频去毁坏她的名声?!”

一旁的继母温荣见状,赶紧起身劝和道,“老公,你别生气,火火只是脑子不大清醒,应该不是有心那样做的……”

“她不是有心?我看她就是成心的!”听温荣提到沐火火神志不清这件事,沐文泓怒气更甚,看着沐火火的眼神满是厌憎,“你姐姐到现在都还躺在医院里没醒,你要是还点有良知,立刻给我出面澄清那段视频的事,并且去向她和季少道歉认错,求得他们原谅!”

沐火火心口一刺,纤指渐渐攥紧。

她曾以为自己生在这世上最美满的家庭里。

有温柔优雅但会批评她的母亲,还有看似严厉实则会在她犯错后,帮她背锅的父亲。

可后来呢?

母亲去世后不到一个月,沐文泓就不顾她的感受和阻拦,把母亲的秘书给娶进家门,还带进来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也就是沐如书。

甚至在她出了车祸精神最脆弱的时候,沐文泓以保管的名义,从她手里骗走了母亲留给她的遗产。

慈父的伪装一旦撕下,就再也装不上了。

沐火火对所谓的父亲,也早就没了任何期待。

“做错事的人不是我,你却要我向他们道歉,你脑子没被糊住吧?”沐火火定了定神,看着沐文泓露出一抹冷笑,“还有,良知这东西我没有,难道你有?”

“逆女!谁准你这么跟我说话的!?”沐文泓顿时更加愤怒,扬起手朝沐火火脸上扇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