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神机殿第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神机殿第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这事儿弄的,好端端的一个婚礼就这么被搅和了。

现场有这么多大老板看着,等于是在公然打薛家人的脸了。

林秀兰紧张道:“思敏,你还是嫁了吧。”

“是啊,一个对你有情有义,一个对你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你还是应该选薛家!”

“对,对,你要是嫁入了薛家,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霍家人纷纷上来劝说。

现在刚好是六年,在霍家人的眼中,叶北辰不过是一个刚刚出狱的犯人,又能有什么出息?跟薛凯比起来,连给提鞋都不配,他们肯定是选择薛凯了。

霍小贝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是她很明显地瘦了一圈儿,脸上和脖颈都有淤青,可想而知她遭受到了怎么样的痛苦和虐待。当初,要不是霍家人强行带走了霍小贝,来要挟自己,哪能出这样的事情?

霍思敏激动道:“你们谁爱嫁谁嫁,反正我是不嫁!”

“你真的不嫁?”

“不嫁!”

“你……”

霍岐山的脸色铁青,都快要气炸了。

薛凯盯着霍思敏,问道:“霍思敏,照这么说,你是想悔婚了?”

“我原本就没想过要嫁!”

“好,好,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薛凯挥了挥手,有十几个强者围拢了上来,空气中顿时弥漫了一股肃杀的气息。

你是嫁还是不嫁?

嫁了,一切都好说,他过后再找叶北辰算账。

不嫁,那今天就甭想走出清江大酒店了,都给我躺着出去。

不愧是宁城薛家!

随随便便就调来了十几个强者,这让在场的这些大老板们都紧张了起来。霍家人更是惶恐到了极点,战战兢兢地站在那儿,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他们真是恨死了叶北辰和霍思敏。

“爸爸,我怕……”霍小贝抓着叶北辰的衣角,都要吓哭了。

“小贝不怕。”

叶北辰横身挡在了霍思敏和霍小贝的身前,冷哼道:“你们薛家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本来我还想跟你们慢慢算账的,那今天就取回点儿利息好了。”

利息?

薛凯啧啧了两声,嘲笑道:“来,我就站在这儿了,你又能这么样?”

叶北辰冷笑着,拉着霍思敏和霍小贝坐下来,有点儿看戏的意思。

这是什么情况?

在场的这些人有些愣头愣脑的,突然从门口传来了一声暴喝:“薛凯!”

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穿着一身捕快服,脸色阴沉得可怕。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些捕快,一个个也都神情冷漠。

他,正是宁城六扇门的会长何学明。

薛通天的心中咯噔了一下,笑道:“何会长……”

何学明大步走到了薛凯的面前,厉声道:“薛凯,跟我们走一趟。”

“啊?我……何会长,我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痛快的,别等着我铐你。”

这是在薛家的地盘,周围又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就这么把人给带走了,薛家的脸面往哪儿搁?薛通天皱了皱眉头,问道:“何会长,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学明问道:“你非得要理由?”

“是!”

“好,那我就给你看看,放画面!”

随着何学明的声音,在酒店的大屏幕上播放传来了画面,都是关于薛凯的。有的是把人给捅伤,甚至是致命的。有的是勒索,有的是贩卖禁药……一件件证据确凿,让薛凯死十次都不够,简直是天理难容。

现场的人都张大着嘴巴,惊得目瞪口呆。

对于薛凯干出来的这些卑劣勾当,他们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可是,这些画面是怎么拍摄下来的,又是怎么曝光的?你品,你细品,越想越是让人毛骨悚然。

何学明冷声道:“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噗通!

薛凯吓得脸色惨白,直接瘫在了地上,颤声道:“爸,救我,救我,我……这都是有人诬陷我,不是我干的。”

怎么能让人留下证据呢?

薛通天狠狠地踹了薛凯一脚,骂道:“我们薛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孽障,你是死有余辜。”

“爹,救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呜呜……”

薛凯真的吓坏了,哪里还有半点儿的飞扬跋扈。

何学明摆了摆手,上来几个捕快将薛凯给拖走了。

薛通天脸色阴沉得可怕,问道:“何会长,咱们认识也有些年头了,你跟我说实话,这些画面是怎么爆出来的?”

“有一个小孩儿将优盘送到了我们六扇门,同时……新闻报纸杂志、网络媒体等等全都在同一时间报道了薛凯的事情,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宁城。”

“你问我是谁爆出来的,我哪里知道?我现在只能是告诉你一点,你们薛家肯定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那是你们招惹不起的人。”

大人物?

薛通天和霍岐山、霍思敏,还有那些大老板们不由自主地,都把目光落到了叶北辰的身上。难道说……这事儿是他干的?薛家倒是有挺多仇家,却没有人能干出这样的大手笔。而刚才,叶北辰可是亲口说要取回点利息的。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薛通天和霍岐山等人又摇了摇头,打死他们都不相信叶北辰有这样的本事。实际上,这事儿是水镜做的,她是黑客天才,是神机殿的一双眼睛。没有一举将薛家给搞垮掉,是因为叶北辰不想太便宜了他们。

这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前奏。

霍小贝不想在这儿待着,轻声道:“爸爸,妈妈,咱们回家吧?”

“好!”

叶北辰点点头,冷笑道:“薛通天,怎么样?这个利息还算可以么?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你们薛家上下要是在清江大酒店的门口跪个三天三夜,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这等于是赤果果的打脸了!

薛通天的脸色阴沉得可怕,狠狠地道:“何必三天?我明天晚上就在城西乱葬岗,恭候你的大驾!”

“你又何必这么急着送死呢?”

“你怕了?”

“我就怕你来的人太少了!思敏,小贝,咱们回家。”

这气场!

在场的这些人看着叶北辰和霍思敏、霍小贝一步一步地往出走,愣是没人敢说话,也没人敢上去阻拦。

等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霍岐山怒喝道:“你们给我站住!”

叶北辰停下了脚步,却连头都没有回。

“大家伙儿都做个见证,我霍岐山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了,从今往后,我们霍家跟霍思敏断绝亲子关系,她不再是我们霍家的子女!”

“什么?”

霍思敏的身体剧震,眼泪都流下来了,颤声道:“爷爷,你……你要把我逐出家门?”

是!

霍岐山很果断,冷声道:“不管做什么,你都不要再打我们霍家的旗号了,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爹,思敏毕竟是你孙女……”

“闭嘴!你们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也把你们逐出霍家!”

霍正泰和林秀兰还想着说两句好话,让霍岐山骂了一声,也不敢再吭声了。

什么人呢!

在场的这些大老板们都对霍岐山嗤之以鼻。

当霍思敏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那就是你的亲孙女。

当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就立即明哲保身,斩断了和她的关系。说白了,你不就是害怕遭受到薛家的报复,把自己给连累了么。

叶北辰早就对霍家看不顺眼了,冷声道:“思敏,这样的霍家不回也罢,有我,有小贝,咱们有自己的家。”

“是,妈妈,有我呢!”霍小贝对霍家人也没什么好感,这些年没少欺负她和妈妈,她都看在眼中了。

孩子不说谎话!

霍思敏使劲儿点了点头,和叶北辰、霍小贝大步走出去了。

孽障!孽障!

霍岐山气得直跺脚,骂道:“我们霍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孽障,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不管是不是真的,戏是做足了。

薛通天拱了拱手,沉声道:“今天出了这档子事情,很对不住大家,等有时间我再备薄酒一杯,咱们不醉不归!”

“薛老板,明天晚上,我们宁城黄家愿意给你站队。”

“宁城杨家愿意为你站队。”

“宁城何家愿意为你站队。”

这些大老板们纷纷表态。

薛家是宁城的一线家族,手底下有不少强者。而叶北辰呢,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他们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算是跟薛家攀上关系了。

“你们站出来就对了。”

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他的手中把玩着一对儿麒麟纹狮子头,散发着一股凛然的气势。

常三爷?

这些大老板们全都惊到了,那可是宁城商会的会长,没想到他也过来了。这回,仅剩下的那一点点悬念也都没有了,薛家将百分百胜出。

“哈哈,谢谢大家伙儿的抬爱,那我就不客气了。”

薛通天大笑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拨通了一个电话,问道:“薛盘,你现在中州战部是什么职位了?”

薛盘很装逼地道:“大伯,我还不太行,现在才是陷阵营的一个队长。”

“那就很好了,你明天回宁城一趟,有人欺负到咱们薛家的头上了。”

“什么?好,我一定回去!”

中州战部陷阵营的人?

在场的这些大老板们又震惊又庆幸,没想到薛家的底蕴这么深,明天的事儿还没开始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