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傅少的替嫁甜妻第7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傅少的替嫁甜妻第7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男人侧转四十五度的脸庞格外的精致,鼻梁高挺的成一个直角,还有微微凹陷的深邃的眼眸。

苏浅浅愣了愣,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开奔驰的帅气男人,但是为了摆脱高子峰发疯一样的纠缠,她选择甩开高子峰的手,快速的爬上了男人的车。

车子慢慢的驶出商圈,高子峰还在后面疯狂追赶了一段路,最终放弃。

“嘟,主人有来电——”

是高子峰打的电话,苏浅浅握紧了手机,还是接通了。

手机还没放到耳边就听到了高子峰气急败坏的怒骂,“苏浅浅你个臭婊子,又是什么时候勾搭的这个小白脸,感情所有人都上过你了,就我没有!”

刺耳的话让苏浅浅干脆的摁了挂断键。

傅君祁透过后视镜观察着这一幕。

原来她有男朋友了,只是看样子告吹了,因为他。

想到刚才那个宛如狗皮膏药一般的男人,傅君祁的心里无端升起了一股烦躁,他抿了抿唇后,轻启:“扶手边有纸巾。”

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拉回苏浅浅的思绪。

苏浅浅苍白着脸,将长发捋向耳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对傅君祁道:“先生,谢谢你了,靠边停车就可以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车内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就好像……好像是昨晚那个男人身上的烟草味。

奔驰车开过一个红绿灯,傅君祁却没有要停车的意思。

“先生,请您停车好嘛!”苏浅浅想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早就被傅君祁给锁住了,她只能气愤的拍打着车窗。

傅君祁却目视前方,丝毫没有被影响。

“你究竟想干什么?”苏浅浅好好坐好,看着驾驶位的傅君祁说道。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西装流畅的肩部曲线,以及袖子上昂贵的袖口。

这样身份的男人,不至于大白天的绑架自己吧?

看出女人眼中的防备,傅君祁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你都是我的人了,害怕什么?”

简单的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苏浅浅的脑海中狠狠地炸开。

是他!

昨晚那个强奸她的男人!

当即,苏浅浅就准备拨通报警电话,手机按键上很快出现了‘110’,但是苏浅浅却没有勇气拨打出去。

她是女团的成员,这件事情传出去,即使她是受害方,那么她的星图也彻底毁了。

想着,泪水再一次覆满了眼眶,她洁白的皓齿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奔驰开出市中心,抵达了一个苏浅浅熟悉的地方,南宁山别墅区。

父亲没破产之前,她就住在这里。

只是男人为什么带她来这里,该不会是还想继续昨晚的……

苏浅浅害怕极了,她疯狂地拍打着男人的车椅后背,“你要带我去哪里,你让我下车!”这么吵!

傅君祁精致的眉头皱了起来,正欲开口,“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骨节分明的手快速滑动,按下了接听键。

“机长,因为天气的缘故,原定的航班提前半小时起飞。”

“知道了。”应声后,傅君祁就挂断了电话。

算算时间,现在开车到机场,时间刚刚好。

他踩下刹车。

车子一停下,苏浅浅就急忙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因为下车的有些着急,女人的步子迈的太大,傅君祁清楚的看到女人的腿一软,还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昨晚他把她折磨的不轻。

想到她纯洁青涩的反应,以及她让自己着迷险些误事的身体,不由的喉头滚动。

后视镜中苏浅浅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傅君祁一手开车,一手翻看手机的通话记录,看着数个管家打过来的未接来电,他回拨了过去。

“少爷,您可算回我电话了,老爷让您今晚去老宅吃饭,表少爷和老太爷也在。”电话里传来管家激动的声音。

“不去!”傅君祁毫不留情的拒绝。

管家麻木的叹息一声,这已经是少爷今年第十八次拒绝家族聚餐了,再请不回少爷的话,自己这个管家可能就要被老爷或者老太爷给辞退了。

“我还有一趟航班要飞,过几个月就会离职了。”

“太好了,少爷我等下就告诉老爷,老太爷这个好消息。”管家激动的说道。

“嗯,先去帮我办件事,查一下昨晚红色曼陀罗酒店8868号房的住户,找到她,把她接到我在南宁山的别墅,满足她一切要求。”

原本他打算亲自将苏浅浅带到别墅的,忽然改时间的航班打乱了他的计划。

“好的,少爷!”

管家挂断电话,就开始拨打红色曼陀罗酒店总经理的电话,幸好这是自家的产业,查起来也是轻松简单。

于昨夜8868号房间居住的是安雅婷女士,上面并且有她的联系电话。

管家大喜,少爷的春天要来了,得赶紧将未来的少夫人接回来!

“强奸犯!渣男!畜生!”苏浅浅对着傅君祁离开的方向好一通发泄后,才坐公交车抵达了公司。

回到她们女团的集体宿舍的时候,还错过了饭点,只能自己煮包泡面吃。

公司给她们Shine7租的是一套一百多平的房间,隔了七个房间,所以根本没有客厅,每个人只有十五平的小房间,幸好是带独卫的。

“砰砰砰……”

她吃泡面的功夫,房门被敲得直响。

“怎么了?”苏浅浅只好放下筷子,又是哪个团员房间的灯泡或者线路坏了?

自从家里破产后,一年之内她就完全掌握了这些技能。

“浅浅姐,是雅婷姐要退.团了,咱们Shine7就是七个人的定位啊,舞蹈也是根据七个人编排的,要是少了一个我们会不会解散啊!”

来找苏浅浅的是团里年纪最小的李蕾,她弟弟生了重病,她参加女团也是为了一个月五千的工资,平日里结束了训练或者商演还得去做兼职。

对她而言,女团是一份不能失去的工作。

对苏浅浅而言,同样也是,还得帮她爸爸偿还债务。

等苏浅浅走到安雅婷的房间的时候,队长马微微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安雅婷,“你好好的怎么就要退.团呢,万一咱们Shine7因为你直接解散了,你就不会有丝毫的愧疚吗?咱们团里的姐妹很多都很需要这份工资的。”

“她们可以找别的工作,或者组别的女团啊,如果找不到就是自己没用。”

安雅婷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坐在床沿上双手在玩着自己新做的美甲,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马微微的话。

刚走到门口的苏浅浅跟李蕾的步子都停住了,特别是李蕾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苏浅浅深吸了一口气,走进去问道:“雅婷,你也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大家都不容易,你现在是有什么更好的去处吗?”

“我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呀,但是你不是吧,确切的说你爸破产前你还是个千金小姐呢,怎么样从云端掉落到尘埃里的感觉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