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南墙已撞故事已忘第1章全文精彩阅读

南墙已撞故事已忘第1章全文精彩阅读

我是楚帆的白月光。

此刻坐在我面前的,是楚帆的未婚妻周菁菁,某珠宝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她看着我,如临大敌。

我淡定地和她碰杯:“什么是白月光?那不过是年轻时在小池塘待久了,没见过更好的,周小姐才是更好的。”

周菁菁笑得一脸放心,额头上就差没刻上“上道”两个字。

我心里想:傻瓜,再过几天,你就得叫我【妈】了!我是个重生者。

前世,我死在楚帆和周菁菁的婚礼上,那时的我可不是什么白月光,最多是衣服上一粒吃剩下的白米饭。

我被人绑着锁在酒店男厕所,嘴巴到后脑勺缠着宽胶布,周围是狞笑着的龌龊的男人。

我听见宴会厅钢琴弹奏的《婚礼进行曲》;听见楚帆与周菁菁宣读结婚誓言;听见我的脑袋撞在墙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后来,周菁菁穿着红色旗袍,踩着高跟鞋,走进男厕所,扼住我的脖子:

“宋南墙,你真以为楚帆爱你?你信不信,我就算弄死你,他一个屁也不敢放!”

我信。

否则,我爸妈不会无缘无故丢了工作,我弟不会瘸条腿,我冲到他们婚礼上,就是想问楚帆要个说法。

我信。我爸站在墙角唉声叹气;我妈拉着我的手使劲哭,“闺女,你怎么这么傻”;我弟靠在我妈旁边,哭得一抽一抽的……

楚帆站在床头,红着眼睛看着我,眼睛里是愧疚。(那时年轻,脑子里还有是非对错,不像长大了,只有利益。)

“爸,妈,对不起,吓到你们了。”我分外冷静。“我想给爸的剃胡刀换个新刀片,不小心割到了手。”“胡说!”我妈哭得更厉害,颤抖着拿出我写的遗书。

我记得那封遗书,每个字都是我对楚帆的爱,幼稚得可笑。那天,我的手在输血,浑身没什么力气,但我坚持把遗书撕了。

说那只是写着玩的,与楚帆半毛钱关系也没。

楚帆感激地看着我。

为什么感激?因为我昏迷的时候,我爸妈对他又打又骂,还吓他,说我要没了,要拉着他陪葬。现在我没死,还把他从这件事中撇清了。

第二天,楚帆到医院看我,我趁周围没人,给他说“以后都不用来了,已经分了”。

我祝他和周菁菁白头偕老。

他说我在讽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