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谢少的小甜妻又撩又软第7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谢少的小甜妻又撩又软第7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还能什么意思?说你女儿跟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把我女儿逼哭了,还霸占我女儿的爸爸!你这个做妈妈一点分寸都没有吗?”

温绮云被骂得整张脸都涨红了:“他……他也是……”

温绮云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说话声音甚至都没有高过,陈情打断道:“半老徐娘!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辰哥把我们带回来,就说明我们比你们重要!识趣一点,你就该好好搬走!”

向姨听到这话,有心为温绮云打抱不平:“陈夫人,我家夫人是跟老爷领了证的!”

陈情走过去打了向姨一巴掌,温绮云惊怒跑了过去,怒道:“你怎么能够打人!”

蒋莓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车,她看到蒋天辰的车开了进来,连忙回头道:“妈妈,爸爸回来了。”

陈情冷笑一声,走到做好的饭桌前面,一扫桌面上的食物,然后自己踩着炖汤的萝卜,整个人身体朝前滑去,狠狠摔了一跤。

她这一跤摔得实在,让人都觉得疼。

蒋莓跑到陈情身边喊道:“妈妈,你怎么样?”这一声可不是作假,毕竟陈情还真的很用力摔。

蒋天辰带着儿女出去一趟,其乐融融回来,刚刚踏进房门,就看见地上一片狼藉,陈情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蒋莓在陈情身边哭泣。

向姨脸上有着巴掌印,温绮云就站在向姨身边。

蒋天辰抱着蒋舒皱眉道:“发生什么事情?”

蒋向阳也被这一幕愣住了,他害怕自己母亲受到委屈,跑到温绮云身边问道:“妈,出什么事情了?”

温绮云微微张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陈情中气十足提着嗓子道:“辰哥,都是我的错,我与向姨起了争执,害我摔倒,姐姐看不过去替我打了向姨。”

温绮云呆住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情会把她拉在一起,还把打人错归在她身上。

“绮云打人了?”蒋天辰有些不信。

陈情扯着一抹难看的笑容,又是委屈,又是无奈,又是庆幸,她这一抹笑堪比影后,“姐姐是个好人,她心疼我,这几天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姐姐。”

蒋天辰想起来,这几天他也看见了,陈情跟温绮云感情的确不错。

陈情又道:“我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被人暗地里说闲言也是活该,我何必去争呢。”她揉着蒋莓,语气更是心酸。

“姐姐,见我委屈,难过。她心底善良,我一摔倒,她就急了。”陈情感动看着温绮云:“姐姐谢谢你,我真的很感谢你。”

蒋天辰又是心疼陈情,又是感激温绮云,对着温绮云的目光柔和好几分。

向姨有口难言,温绮云更是摇头:“我……向姨她……”解释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蒋舒抱着蒋天辰的脖子,垂下眼眸遮着眼中的冷意。

陈情这是打算把向姨撵出去!

以前,向姨没有被撵。

因为她吗?因为她让陈情有了危机感,所以打算从她身边下手吗?

向姨对着蒋天辰道:“老爷,我没有说陈夫人的坏话!”

蒋天辰看向向姨的目光沉了下来,他信了陈情!

不信!她不能让向姨被赶出去!

前世,她被逼装疯时候,是向姨偷偷护着她,给她吃的和用得。

这世,她重来一次,连向姨都保不住的话,谈什么保护妈妈和哥哥。

“爸比。”

怀里的小人儿传来甜甜的呼唤,原本怒意消散一些。

“小舒儿好饿啊,小舒儿想要吃荷花酥。”

那是向姨的拿手点心。

蒋舒伸出小小手指,每说一样菜,她小手指就合上一指,别提有多可爱:“还想吃三杯鸡,想吃荷叶糯米鸡,还想吃龙须肉……”

这些都是向姨拿手菜。

蒋舒埋着蒋天辰怀里撒娇。

别墅内很安静,只有蒋舒在念菜单的声音。

她声音很好听,好似铃铛。

慢慢抚平蒋天辰的怒意,蒋天辰失笑:“你这个贪吃包。”

蒋舒头在蒋天辰的怀里蹭着,“小舒儿,饿啊。”

向姨来蒋家做事这么多年,一直都做的很好。

也挨了一巴掌。

原本打算换人,蒋天辰也改变主意了:“还不快点把人扶起来!”

大人喜不喜欢倒还好,主要看小孩。

陈情脸上阴晴不定。

温绮云让老李找了两个人进来,扶着陈情起来。

陈情道:“也是,向姨一直都照顾小舒儿,小舒儿自然喜欢她。”

蒋天辰对着向姨的怒意又多了一分,对陈情通情达理又满意几分。

蒋舒从蒋天辰怀里下来,她提着裙子,小心翼翼走过去。

那娇气贵气的小模样,让蒋天辰原本严肃的脸庞不由勾唇角,他的女儿可真是可爱。

小小年纪居然还会提裙子。

蒋舒走到向姨面前:“向姨,你跟陈阿姨道歉了吗?”

向姨微微一愣,立马对着陈情道:“陈夫人,我错了。”

蒋舒装作小大人的模样道:“很好,很好,老师说知错能改是好孩子,对不对爸比。”

蒋天辰附和,“小舒儿说得没有错。”

蒋莓小小声问道:“爸爸,妈妈摔得很重。”

蒋舒立马道:“爸比,快叫郑叔叔过来给陈阿姨看病。”

蒋向阳这次也机灵一回,“我这就去打电话。”

“向姨,快点把东西收拾好,我肚子饿了。”蒋舒推着向姨道。

蒋天辰看在眼里既无奈又是宠溺。

陈情心里不由发冷。握着蒋莓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这个蒋天辰偏心得很!只看到那个小贱种,就没有看到他们家草莓吗?

亏她无名无分跟他这么多年。

吃痛的蒋莓,见状走过去拉着蒋天辰的衣服,“爸爸,你过去陪着妈妈好吗?”

蒋天辰心软了,说到底受委屈是陈情,但是小舒儿离不开向姨。

蒋天辰陪在陈情身边安抚几句,还亲自扶着她回到房间,替她换了衣服等家庭医生到来。

最后他扣了向姨几个月工资,又给陈情请了一个保姆。

晚上时候,蒋莓敲响蒋天辰的书房。

“进来。”

蒋莓推门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