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做你心尖的黑月光第3章全文免费阅读

做你心尖的黑月光第3章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哪里?你们放我出去!”

姜慈被人带到了一个别墅,那些人将她扔到房间之后就离开了,仍凭她再怎么喊都没有回应,房门也被锁了起来。

想到姜游,姜慈又心痛又担心,还有浓浓的后悔。

刚刚她不该那么冲动得罪秦准,她怎么样无所谓,可哥哥是无辜的。

秦准那个人睚眦必报,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哥哥?

越想姜慈就越害怕,拼了命地敲打着门,“来人啊,我要见秦准!”

头晕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喝了那杯酒的缘故还是发烧的缘故,总之相当难受。

可姜慈知道她不能倒下去。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秦准携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他冷漠地看了眼瘫坐在地上的姜慈,眉心微蹙声音却冷的冻人,“听说你要见我?”

他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衣服也已经换过了。

姜慈口干舌燥,头晕眼花,但看到秦准进来,她激动的一下子起身……

可因为起的太猛再加上头晕,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去,最后还是拉着秦准的胳膊才勉强站稳,“我……我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姜慈的脸色惨白吓人,秦准看了眼她又将视线放在了她拉着他胳膊的手,随即冷冷地甩开了她,“你搞砸了我的生日宴会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糊了我一脸蛋糕,你觉得我会怎么对付你哥?”

姜慈知道秦准的手段,得罪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

此刻的她已经顾不上面子里子,也顾不上什么尊严,她又急急地抓住了秦准,“我知道错了,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但请你放了我哥!”

“错?”秦准冷笑了一声,“原来姜大小姐也知道错啊,我还以为你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错’这个字呢!”

姜慈出国的这五年,秦准每天都盼着姜慈回来,只要她说一声“她错了,她没欺骗过他的感情,不该说那么残忍的话”,他会不顾一切地重新爱她,把她捧成手心的小公主。

如今终于听到了这句话,他丝毫没有开心,心中的怒火反而燃烧的更旺!

姜慈心里担心姜游,见秦准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坚定道:“你今天抓我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我手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吗?只要你放了我哥,发誓从今以后不再为难我跟我哥哥,我就把盛大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你!”

盛大原本是姜家的公司,姜家出事后,盛大被秦准收购了。

除了姜慈手里百分之二十的股权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已经牢牢地掌握在了秦准手里。

姜慈一直没舍得动那些股权也没有卖给秦准都是为了姜游,也以为秦准今天搞这么一出是为了股权!

秦准被气笑了,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姜慈,嘴角满是嘲讽,“姜小姐真是好大方啊,可惜啊……你手里那一丁点股权我还看不上。”

姜慈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是啊,秦准已经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股权,盛大所有的一切决策都要听他的,她那百分之二十能起个什么作用。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脑袋越来越重,姜慈紧绷的神经也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没等秦准说话,姜慈红着眼说道:“秦准,我知道你恨我,但是看在当年的情分上,你能不能放了我哥,别再去找他麻烦!”

以前的秦准最见不得姜慈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姜慈只要一红眼或者是稍微不舒服一点,秦准都紧张的要命。

可现在看到她这副样子,秦准心里只有气!

哥哥……哥哥……

她心里只有姜游!

“当年的情分?什么情分?是你欺骗我感情甩了我的情分?是你在机场说我恶心再也不想见到我的情分?还是……你这五年来没有一句道歉的情分?”

欺骗他感情?

明明是他……

“恨你?呵……恨你不就意味着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姜慈,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我不恨你,我就是单纯的不想让你好过!”

说着,秦准捏住了姜慈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向了自己。

四目相对,姜慈从秦准的眼睛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和他愤怒的表情。

下一秒,秦准突然邪笑了起来,“不过看在姜小姐这么求我的份儿上,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你虽然长得丑,各方面都不合我胃口,但我今晚没女伴,就只好用姜小姐来将就一下……”

秦准低头就朝姜慈的红唇吻了下去,可还没碰到姜慈的嘴唇,姜慈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似的倒了下去。

秦准脸色大变一把搂住了她,“姜慈!姜慈……”

这才发现姜慈呼出的气很热,他伸手一摸,发现姜慈的额头烫的厉害。

秦准低咒了一声,急急忙忙地将姜慈抱到床上之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二十分钟后,满头大汗的史延川赶到了别墅。

“秦准……秦准,你在哪儿?”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秦准走出房间蹙眉道:“我在这儿,你小点声!”

见秦准的身体并无大碍,也不像是失控崩溃的样子,史延川着实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就指着秦准的鼻子骂了起来,“你急急忙忙叫我过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你知道我闯了多少个红灯吗?你……”

史延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准打断了,“我没事儿,你快来看看姜慈,她发烧了昏迷了!”

史延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刚说是谁?”

“少废话,快点来看看她!”

史延川看到姜慈的时候,表情相当复杂,见秦准一脸担忧紧张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复杂了起来。

但史延川还是凭着自己强大的职业操守先帮姜慈看了病,然后蹙眉道:“烧的有点高,必须打退烧针才行!”

秦准知道姜慈最怕打针,但见她脸颊通红,迷迷糊糊的样子,只好同意,“打吧!”

史延川打针的时候,可能是有些疼,姜慈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还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嘤咛。

秦准愤怒地瞪了史延川一眼,“你下手的时候就不能轻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