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做你心尖的黑月光第7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做你心尖的黑月光第7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史延川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已经够轻了,你行你上……”

秦准:“……”

打了针后,秦准问道:“还需要注意什么?”

“待会儿熬点姜汤给她喝,最好吃清淡点的东西。”

秦准蹙眉,“她不喜欢姜。”

“她姓姜竟然不喜欢吃姜?”

“你姓史难道你喜欢吃屎?”

史延川暴怒,“快给全世界所有姓史的人道歉!哦……我下了手术台连口水都没喝就往你这儿跑,你就拿这副见色忘义的嘴脸对我?你搞清楚啊,她可是伤害过你的前女友,而我是你真兄弟!”

“行了,没完了是吧!外面有水自己去喝!”

史延川冷哼了一声,低头就看到了姜慈手上的绷带。

“她手怎么了?”

想到姜慈拿着酒瓶毫不犹豫地朝苏依柳的脑袋砸下去的样子,秦准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见秦准不愿意多说,史延川收拾好药箱后哼道:“我先去喝水,你好好反思反思兄弟和前女友哪个更重要!”

魏云川走出房间后,秦准又摸了摸姜慈的额头,还是那么烫!

他幽暗的眸子看着姜慈,随后低头朝姜慈的唇狠狠地咬了下去……

两个小时后,姜慈的烧终于退下去了一点,但人依旧没醒。

秦准走出房间的时候,史延川正在拿着手机看八卦!

总算是知道了今晚发生的一切。

“还没走?”

听到秦准的声音,史延川转头看了他一眼,就见秦准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虽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看的出来他的心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我要是走了,姜慈再出个什么问题,你不是又要叫我过来?烧退了吗?”

“嗯……”

史延川看到秦准这个样子,立刻八卦地凑到了他身边,“我说你为什么提前一个月过生日,敢情是为了某人啊!”

秦准撩起眼皮凉凉地看了史延川一眼,“我什么时候过生日全凭心情,不是为了谁!”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费尽心思提前过生日只是亲耳听姜慈说一声‘生日快乐’!”

虽然心思被拆穿,但秦准脸上没有任何破绽,“我疯了?”

“没没没,秦少怎么可能会疯呢,如果疯了的话,肯定不会把恨了五年的前女友带回家,更不会因为前女友生病而紧张焦急。”

“谁说我担心她了?她要是病恹恹的我报复起来就不好玩了!”

史延川挑了挑眉,“哦?原来秦少大半夜叫我过来给前女友治病,是在报复她啊!”

秦准恼羞成怒直接给了史延川一脚,“姜慈已经退烧了,你可以滚了!”

“哼……过河拆桥!你以为我想待在你这儿啊……”

史延川起身就要离开,可走了两步后,他突然回头看向了沙发上的秦准。

“秦二,我不管你收购盛大的目的是什么,也管不了你是想报复姜慈还是想继续爱她,但我是真不想看到五年前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你!”

和姜慈分手的那一段时间,秦准整天酗酒,喝了酒之后还跑出去赛车或者是打架,要多疯狂就有多疯狂。

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

受伤是常有的事儿,因为各种原因经常住院也是常有的事儿,他的眼里看不到生的希望,只有发泄。

最后还是他大哥秦深劝住了他!

秦准猛吸了一口烟,他的俊脸被烟气挡住,从史延川的角度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

就在史延川以为秦准不打算说话刚要离开的时候,秦准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好马不吃回头草!”

……

姜慈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无力,喉咙又干又疼。

艰难地睁开眼睛一看,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的大脑愣了好几秒,随后才想起这里是秦准的家。

天已经亮了,也不知道昨晚哥哥怎么样了?

姜慈心里着急,快速起床后就跑出了房间。

刚出门她就一头撞在了门外正在打电话的秦准身上。

鼻子和额头被撞的生疼,姜慈疼的“嘶”了一声。

秦准听到姜慈吃痛的声音后转身看向了她,见她鼻尖和额头微红,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冒冒失失的跑什么?”

之后也不给姜慈说话的机会,朝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再闹就把他打晕了关在厕所”就挂断了电话。

姜慈一听这话,瞬间就联想到了姜游身上,她焦急地抓住了秦准的胳膊,“是不是我哥……”

姜慈的话戛然而止,因为秦准突然捧起她的脸,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嗯,没再烧了!

两人的距离忽然被拉近,呼吸瞬间交缠在了一起。

姜慈没想到秦准会来这么一招,一时间愣了几秒,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秦准已经冷冷地推开了她。

“姜小姐,男女授受不清,你穿成这样还拉着我不放,是想对我做什么?”

“什么?”

苏挽橙低头看了一眼,小脸刷一下就红了。

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虽然衬衫遮住了重要部位,但由于领口的两个纽扣没扣,左边的香肩露了出来。

腿上更是什么都没穿,还好衬衫够长。

“我……”

“衣服在床头柜上,洗漱完之后下来,别再让我看到辣眼的一幕!”

秦准径自下了楼,姜慈咬了咬牙之后懊恼地转身进了房间。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姜慈下了楼,而此时秦准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姜慈见他正在看手机,想到从他嘴里也问不出姜游的下落,于是就想这么离开。

可刚想往门外走,秦准慵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想知道你哥的下落了?”

姜慈站在原地没有动,面上也没什么表情,“你愿意告诉我?”

“过来陪我吃饭!”

姜慈依旧没有动!

这时,秦准的目光才淡淡地看向了她,性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昨晚如果不是你,今天早上就有佳人陪我吃早饭,我不怪你大闹我生日宴收留了发烧的你一晚,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