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在1986当倒爷第2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我在1986当倒爷第2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秦雨偷偷的睁开眼,便见到李二和端着饭碗走到潼潼面前,挑起饭碗上的肥肉片子放在桐桐的饭碗里,他蹲在桐桐面前努力的调整着表情。

“桐桐你吃,爸爸跟你说,爸爸不会打妈妈,以后爸爸也不会在喝酒。你别哭,再哭就成了花猫脸儿了。”李二和蹲下身子,和声细语的说道。

“真的?”

桐桐歪了歪脑袋,很明显不适应李二和的变化。

“爸爸跟你保证,骗人是小狗,不然,我们拉钩?”李二和伸出了手指头,桐桐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见到李二和不似作伪才试探性的伸出了小手指,李二和耐着性子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完,桐桐才笑了起来,她抱着比自己脸差不多大的饭碗,吃的满嘴流油。

一旁的秦雨长大了嘴巴,似乎不敢相信一向嗜酒如命的李二和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以后不喝酒了?这怎么可能呢?她想着,迟迟不敢动筷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雨脸又白了。

“李二和,家里真是没钱了,今天这菜钱都是我借的,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李二和,我求求你了,不然我和桐桐我们娘俩真是没法活了。”

秦雨眼中蒙着水雾乞求道。

她睫毛颤动,身体都在发抖,那模样看的李二和一阵心疼。

这小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让这娘俩怕成这样?李二和心里又骂了几句人渣,一想到骂他相当于骂自己,李二和才皱了皱眉头,伸手抹了抹秦雨的泪珠子。

“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我又没说要钱。我跟你说的是真的,我想开了。以后哇,这酒我是一点都不沾了,你可以监督,我跟***保证。”

李二和说着,抬脚起了身,拎着酒瓶子就往外走。

哗啦啦。

啤酒一眨眼就倒的一滴不剩的倒在了门口,转身回来的时候秦雨已经看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李二和说做就做,两毛钱一瓶的啤酒竟然真的倒了个干干净净。

他真的是那个酗酒如命的李二和?

一顿饭吃的秦雨晕晕乎乎的,她一边吃着饭,一边偷瞄着李二和,怎么也不敢相信戒酒的话儿会从酗酒如命的李二和嘴里头说出来。

酗酒如命的李二和是酒篓子这喝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为了这,秦雨和他争吵过,哭过,也闹过,但就算是老李家的人登了门,自己脾气火爆的公公恶狠狠的教训了李二和,都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但李二和却依旧没有改变什么。

该喝喝,该混混,然后就是一通撒酒疯是的拳打脚踢。

用公公的话来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就连老李家自己的人都在劝秦雨,离了吧,离了一干二净,眼不见心不烦。

但秦雨犹豫了好几次,始终没下定决心,但其实她已经做好了离婚了准备,哪怕在这个年代里,离婚对于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来说是灭顶之灾。

但秦雨万万没想到,就在心中的天平将要倾斜的时候,李二和竟然变了。

秦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该怎么去相信。

这么一想,秦雨的眼眶又湿了。

“哭啥,好好的一顿饭,竟吃自己个儿的眼泪儿了,你放心,我李二和说到做到,说不喝以后绝不碰半滴酒,要是不成,随你怎么说都可以。”李二和摇了摇头,只能再次安抚了一句。

他是真真儿的感到心疼。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混账能把眼前这么漂亮的一个婆娘逼迫到这个份上?李二和差不多接受了现实,穿越这太诡异了,完全没什么科学依据。

回不回得去,现在李二和已经不在琢磨了。

虽然2020年的李二和身家几千万,但无父无母,单身狗的李二和到没有什么舍不得。如今融合了这小子的记忆,对眼前的母女,心里更多的是亏欠。

“嗯!”

秦雨点点头,泪珠子却又落进了碗里。

李二和顿时无奈,他想说点什么,只可惜话没出口,房门砰砰砰的响了起来。

“屋里喘气儿的呢?别以为装死我就不知道屋里有人,哟呵,够豪气的啊,2毛钱一瓶的啤酒都舍得往外倒,咋的就欠着老娘的一块钱不还,秦雨,秦雨你个老娘们快吭声,不然老娘踹门了啊。”一个带着火气的女声堵在房门外破口大骂。

秦雨手中的碗筷一抖,神色顿时变得有点不自然。

“谁啊?”

李二和皱了皱眉头。

“哦,是楼下的陈姐,我前两天手里没钱,就跟她借了一块钱菜钱跟她说好了我发工资了就还她。没事儿,我去跟她说说,在宽限两天。”秦雨笑的有点勉强,她看了李二和一眼,犹豫的说道。

前两天李二和出去喝酒,和他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厮混,硬生生抢走了秦雨手里头晋升的两块钱。秦雨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跟楼里顶不好说话的陈姐借了一块。

可没想到工资还没发,陈姐就找上门来。

闻声,李二和点点头,一张老脸却囧的通红。

记忆虽然零散,但架不住这事儿吧就发生在几天前,李二和记得当天晚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连秦雨嘴角的伤就是那个时候落下来的。

识趣的没接话,李二和看着秦雨去开门,收拾了碗筷进屋去洗碗。

“陈姐,这么晚了敲门有啥事儿啊,那钱咱前两天不是说好了等我发工资了就还你的吗?”秦雨站在门外,压低了声音说道,她瞅了瞅里屋生怕声音传进去伤了自家男人的自尊心。

“咋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儿,许你借钱不还,还怕别人说啊。我告诉你,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又不欠你的,这钱你现在就得还。”

陈姐叫陈桂花,是个身子肥硕的中年妇女,她堵在门口处,左手短胖的小指前伸差点杵到了秦雨的鼻尖上,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陈姐……我……你再宽限几天行么?发了工资我一定还你。求你了。”秦雨脸儿嫩,一下子就不会了,她咬着牙低头恳求道,希望陈桂花能网开一面。

“宽限?别他妈说那些废话,谁不知道你们家男人是个酒桶子,指望着i还我钱,指不定又泡到了那个酒桶里?我不管,今天这钱你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你要是没钱,出去卖啊,看你细皮嫩肉的肯定能卖出去个好价钱。”

“大家伙瞧一瞧了啊,他们李家欠钱不还啊,大家伙都出来给评评理啊。”陈桂花嘴上不留德,嗓门子一下子就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