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督公的重生心尖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督公的重生心尖宠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出了乱葬场,便有一行人前来迎接李致。

付春深细细看了看,来人皆身披战甲,形容憔悴,像是刚从战场撤回的军队。

宣景十三年,鞑靼人边疆来犯,太子李钰和五皇子李致皆主动请缨平定战乱。李致棋差一招被李钰陷害,差点命丧沙场。

看眼前这番景象,战事许已平定。

当年李致救下付春深,是看重了付春深背后的付府,对外付春深是身份尊贵的宰相嫡女。若是能迎娶付春深,就相当于拉拢了付博这个老狐狸。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付春深这个嫡女却名不副实。

转眼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却早已物是人非了。

“已到城中了,姑娘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付春深扭过头,借着月光看了看李致这张精致的脸。

俊眼修眉,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十七岁的少年李致,总有叫人一眼沉沦的资本。

“我……我没有家了……”

付春深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眸含秋水,软甜稚嫩的声音像是在李致心口上挠痒痒。

李致将付春深带回府邸,安置在一处清净的偏院里。

付春深一件件脱去身上沾满血迹的衣衫,浴池里温暖的水漫她白皙光滑的肌肤,水面上浮着的一层海棠花瓣深深掩住大半春光。

与细嫩白皙的肤色相抵触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新的旧的伤痕遍布全身,一片醒目的白色上沾染着数也数不清的淤青。

她耐心地将红得热烈的花瓣一片片排列整齐,遮住自己的伤口,水流总是将花瓣冲散,她就又一片片捡回来,不厌其烦。

她望着眼前一片热烈的红色发呆,像极了自己前世被付春毓剥皮抽骨时流下的一滩滩血水。

她望得入神,以至于忽略了那一点点些微的异动。

一阵诡异的大风刮过,烛台上的火苗依次熄灭,黑暗瞬间袭来。

她很明显感受到自己身旁多了一个人!

那人的修长的指尖在她肌肤上缓慢地游弋,冰凉又酥麻。

“你是谁?!”

付春深猛然弹开,双手护住自己的隐私部位,眼前却一片漆黑。

“不错。皮质很细嫩。”

男人鬼魅般的嗓音在黑夜里绵延开来,清冽动听却又让人怕得颤抖,像是志怪小说里纪录的夜行恶鬼。

听声音却不是李致。这半夜三更的,能在五皇子府邸来去自如的,还能是谁?

“只可惜……”

那一只冰凉又细长的手指又攀上了她的肌肤,从锁骨处一点点的摸索到脚踝,缓慢得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只可惜伤疤太多,摸着有点儿硌手了。”

“放开!”

男人拽住了付春深捏着发簪的手。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付春深瘦弱的手腕,付春深前世武功也算是上乘,她明显感觉得到男人手上并没有使出什么力气自己却依旧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很危险。

“你这木簪子得还本都督。”

男人声音里隐隐有些愠怒,他稍稍一用力,一把就将一丝不挂的付春深拉进了自己怀里。

都督?!

难道,他就是锦衣卫的督公凤策?!

“凤策”这个名字,在大魏是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凤策,人称九千岁,是大魏西缉事厂厂公、锦衣卫总督,也是大魏唯一一个异姓亲王,就连太子李钰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尊称他一声皇叔。

在前世,就算是李致在厮杀中登上皇位,凤策依旧是他最为忌惮的人。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行事阴狠毒辣,像是一颗没有心的杀人机器。这样恶毒的一颗心却有着一张最为精致美艳的脸,摄人心魄如同囊肿探物。享世间最极致的奢华,骄奢淫逸至极,只可惜了,是个太监。

“你是……你是凤策?”

付春深尽力克制住浑身的颤抖,仅存的理智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错。”又是这样一种清冷却有如鬼魅般的声音。

他随手点起一只白色的烛,氤氲的水汽和暖黄的烛光相互应和,平添暧昧。

映着烛光恰好能够看清他的脸,唇红齿白,眉如翠羽,凤眸星目,浓而密的睫毛在眼角处扫下一片阴影,恰好露出眼角一颗泪痣。

付春深看得有些失神。

前一世贵为皇后,也只是隔着珠帘远远地望见过凤策几次,却都抵不过此刻惊鸿一瞥。

“只不过,敢直呼本都督名讳的,你还是独一个。”凤策翻身将付春深压在身下,附在她耳边不缓不急轻声道,“你的木簪子,现在属于本都督。”

他轻轻捏一下指尖,木簪子就被从付春深紧握的拳头里取出来。

这木簪子确实是从凤策袖口里落出来的,可这手感这形制,分明是自己扎进张大脖颈里的那支。

“小雏儿怎么不说话?木木的,没一点子趣味。”

唇不点而朱,离自己只有分寸之远。

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将自己压在身下,心都快跳出喉咙了,你要我说些什么?

付春深小脸通红。

“哦,雏儿害羞了。”

凤策轻笑一声,一下子咬住她毫无血色的唇瓣。

这一吻,暴烈又温柔。

他温暖的舌尖在她的唇齿间攻城略地,像一味上瘾的毒药,让人渐入秘境。

“嘶——”

凤策温热的血在付春深惨白的唇瓣中间留下一抹红——她咬了他一口。

凤策稍稍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半路捡来的小兽还惯是爱乱咬人了。

他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佯装愠怒。

“督公的血是苦的。”

付春深莞尔一笑,带着几分十四岁少女的娇憨。

凤策伸出冰冷的手指,覆在她柔软的唇上,轻轻将血水涂抹开来,将惨白的唇染成漂亮的红色。

“督公想要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凤策很可能目睹了自己杀人的场面,一路找到了李致的府邸,目的绝对不简单。

“小雏儿能给本都督什么?”

他语气里带着点愚弄小孩的意味,收回手抓,望了望骨节上残留的血水,移过唇边轻轻舔了一口。咂咂玩味过后,斜斜颦着那双深不可测的凤眸望着她,像极了一瓣盛开在地狱里极其奢华的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