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青枝第4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青枝第4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对于宋青枝竟然是杨家私房菜的老板娘这件事,谌嘉树是吃惊多于好奇的。

  

  毕竟从她在网上能找到的信息来看,实在是没什么痕迹,难道以前从没有客人要求见过老板娘?

  

  还是说都没认出来?或者是认出来了,但在她的要求下没有往外说?

  

  这样一想,好奇心又迅速占据了上风,“你居然是这里的老板娘?”

  

  宋青枝笑着点了下头,“其实是我奶奶,不过她年纪大了,不想再管这些杂事,就让我上位咯。”

  

  话音刚落,就见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老先生笑眯眯地问道:“怎么,小谌和老板娘认识?”

  

  “早上才去看过谌医生的门诊,见过一面。”宋青枝笑得滴水不漏,温声解释道。

  

  谌嘉树这时忙站起身,向她介绍在座的各位领导:“这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胃肠病学专家刘华琛院士……这位是我们消化内科的陆晟乔主任,这位是周涛教授,也是我的老师……”

  

  宋青枝心里有些惊讶,杨家菜其实也有不少名人来过,政商名流,她还是见过一些的,只是没想到今天这一桌坐的全都是医学界的大佬,一时间有些好奇,这些人在这儿是……会诊?

  

  但好像没有来饭店会诊的道理啊哈哈哈……

  

  她心里转着念头,面上神色却是恰到好处的热情,一边有礼地同各位打招呼,一边笑道:“真是多亏刘院士和各位老师赏脸,我们这破地方今天也能蓬荜生辉一回。”

  

  “这可就说错了,你这儿可不是什么破地方。”刘院士闻言忍不住笑了声,“能想到做带冻酱醋鱼的地方,破极有限,不要这么自谦。”

  

  宋青枝还是那样笑眯眯的,“您老谬赞。”

  

  顿了顿,又俏皮地问道:“您老要见我,是想看看下蛋的鸡长什么样,还是夸我?”

  

  刘院士呵呵笑起来,问她:“你怎么想到要做这道菜的?”

  

  带冻姜醋鱼其实就是鲤鱼冻,最早出现在北宋,到元代已经出现详细的做法,流传至今,《易牙遗志》里记载的鲤鱼冻做法就是:“鲜鲤鱼切作小块,盐腌过,酱煮熟,取出。却下鱼鳞与荆芥同煎滚,去渣,候汁稠,调和滋味得所,用锡器密盛,置井中或水上,用浓姜醋浇。”

  

  除了没用锡器来装,宋青枝基本还原了《易牙遗志》中记载的做法。

  

  “不过今天和以前,我都是用的药用荆芥,刚才我助理提出一个新想法,是不是能用新鲜的荆芥入菜,书里也没写,不过我打算下次试试。”

  

  刘院士闻言赞许地点点头,“年轻人,就该有这种探索上进的精神,有这精神,做什么都能做好,这样吧,我也跟你说道菜,也是姜醋鱼,叫五香姜醋鱼,你回头可以去试试,看好不好吃,这是条民间验方,可以治厌食,但是效果,倒是见仁见智。”

  

  五香姜醋鱼里的五香,其实就是藿香、砂仁、草果、陈皮和五味子这五样中药材研磨成粉后混合到一起,取其各自的功效,加上生姜和米醋,使脾气升胃气降,以此促进食欲。

  

  宋青枝没想到只是来见个客人,还会意外地得到一个新菜谱,先是愣了愣,然后郑重地点头记下。

  

  “要是我能做好,一定请您老来尝尝。”

  

  “好啊,要是有空,我肯定来的。”刘院士笑眯眯的模样十分慈爱,说着伸手一指谌嘉树,“喏,你叫小谌通知我就好啦。”

  

  宋青枝一愣,觉得这是刘院士的婉拒之言,便不好追问联系方式,笑着点点头,客气道:“好啊,到时候就麻烦谌医生了。”

  

  话是说得这样热闹,但她心里已经不当回事了,这到时候兴许是没机会了,就当是大佬日行一善罢。

  

  说话间包厢的门被推开了,服务员开始上菜,宋青枝帮着介绍了一下菜色,然后跟服务员一起退出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她忽然听道一个陌生的声音问:“嘉树,你上次那篇paper发了吗?”

  

  接着是谌医生的声音,挺恭敬的,“下个月初见刊。”

  

  宋青枝:“……”好可怕,读医真的好可怕:)

  

  她离开之后没多久,服务生开始给里头送主食。

  

  这道主食也有趣,是用精致的漆器小托盘上的,每人面前呈一个托盘,盘里一小碟油汪汪金灿灿的油煎笋,和一碗米粒饱满晶莹的笋蒸饭,散发着笋特有的香味,仿佛春天就在眼前。

  

  负责上菜的陈姐介绍道:“这是煿金煮玉,原本该是笋煮粥,但想着各位要是水喝多了,怕是吃不下别的菜了,我们老板娘就做主换成了笋蒸饭,几位请慢用。”

  

  刘院士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托盘,“这是你们这儿的套饭?”

  

  陈姐笑道:“不是,是谌先生预定的,不过托陈先生的福,今天的主食就都是笋蒸饭了。”

  

  “原来是这样。”刘院士笑呵呵地看了眼谌嘉树,“没想到居然是小谌点的。”

  

  谌嘉树闻言,抬手蹭蹭鼻尖,多少有些尴尬。

  

  要是他早就知道这儿的老板娘是青枝时间的宋青枝,说不定就不点了。

  

  陈姐接着送上一盘看起来十分清爽雅致的时蔬,道:“这是山家三脆,老板娘赠送的,说是谢谢老先生刚才不吝赐教。”

  

  刘院士这下是真的对这家店影响深刻起来,头一回来,就是三道出自古籍的菜色,有点东西。

  

  倒是谌嘉树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桌上还有一道腌笃鲜呢,加上早上在门诊跟宋青枝有过的对话,他隐约有些明白了,这是她特地送的。

  

  看看她上周刚更新的视频,三件套就在这桌上呢。

  

  一餐饭宾主尽欢,最后的甜品是杨枝甘露,清清爽爽,清甜又解腻,吃完之后也没走,闲着讨论起病例来,不知道哪个,还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叫同事传了几个文档,需要阅后即焚的那种。

  

  宋青枝也就客人刚来那会儿忙一点,之后就没什么事了,闲得在院子里借着灯光看鱼,顺便想想接下来的选题。

  

  听到陈姐过来说楼上包厢的客人还没走时,愣了愣,“……他们还没吃完?”

  

  都九点多了嘿,那桌菜能吃两个多小时?

  

  “我去看的时候,好像他们在讨论病人的化疗方案,胃癌什么的,没敢多问就出来了。”陈姐解释道。

  

  宋青枝哦了声,“给他们送壶马蹄竹蔗茅根水进去,说话多了肯定要渴的,要是到十点还没散,你就让阿月他们送点宵夜上去,今天宵夜是不是鱼片粥?”

  

  陈姐应了声是,她就点点头,嗯了声。

  

  等陈姐走了,她就继续在院子里蘑菇,后来想起好像今天还没给月季花浇水,就又回屋去找花洒。

  

  谌嘉树他们真的在包厢里待到了十点以后,陈姐就按照宋青枝吩咐的,让人送了宵夜上去,等他们散场,已经快晚上十一点。

  

  杨家菜少有会待到这么晚的客人,这会儿员工们已经打扫好卫生,坐在一起吃宵夜了。

  

  谌嘉树一行从楼上下来,听见他们的说话声:“小丁,鸭子多准备两个,我明天要回村里,试试烤炉的火候,顺便帮我准备两只活鸭。”

  

  “好嘞!青枝姐,我给你买最好的!”

  

  “我说丫头,你可少吃点吧,这回因为什么去医院的你忘了?”

  

  “老陈叔你啥时候做烧鹅啊,我想吃烧鹅。”

  

  “……我看你长得像烧鹅!”

  

  大厅里嘻嘻哈哈的,灯光明亮,桌椅基本都收了起来,只有一张还坐着人,桌上摆着几碟小菜,和一锅粥,米香浓郁,闻着和刚才他们吃的鱼片粥如出一辙。

  

  “刘院士,你们要走啦?”宋青枝发现他们下来了,忙起身迎上去,笑着问道,“今天吃得还满意么?”

  

  “满意满意。”刘院士笑眯眯的点点头,同她说了几句话,到底是年纪大了,面色有点疲惫,宋青枝不敢打扰,转身送他们出去。

  

  谌嘉树在后面结账,是最后一个出的院门,和宋青枝擦肩而过以后,忽然又在台阶下站定,回身望着她。

  

  “宋小姐,明天别忘了去做检查。”

  

  宋青枝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点头,应了声好。

  

  哎呀,谌医生真的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医生啊。

  

  谌嘉树笑了一下,灯光下脸色温和得像蒙上一层纱,“这周更新的视频,是烤鸭吗?”

  

  宋青枝闻言笑了起来,还是点点头,应了声是。

  

  “那就……明天见?”

  

  “明天见。”

  

  送走刘院士和谌嘉树一行,宋青枝转身关上门,顺手灭了门外的灯,杨家菜的一天,结束了。

  

  第二天一早,宋青枝很早就起来了,洗漱过后,张莹莹来接她去医院。

  

  一附院四楼的内镜中心八点开始上班,宋青枝八点半到,问了护士,还有几个人才轮到自己做胃镜,便先去做呼气试验。

  

  谌嘉树开给她的是C14呼气试验,接待她的医生先问:“吃早餐了么?”

  

  “没有。”

  

  “有没有怀孕,或者在备孕期、哺乳期?”

  

  “也没有。”

  

  确认过她没有禁忌症之后,医生给了她一粒胶囊,“温水吃了这颗药,等十五分钟后叫我,那边有饮水机。”

  

  宋青枝没有多问为什么,点头应好,然后照做。

  

  吃了胶囊之后,等够十五分钟,又按门铃叫了医生,看对方拿着个包装袋出来,撕了,然后问她:“请问名字?”

  

  “宋青枝。”

  

  “青枝?青枝骨折的青枝?”

  

  宋青枝一愣,心说我的名字这么可怕的吗,“青色的枝条的青枝。”

  

  “昂,那就是青枝骨折的青枝。”医生点点头,在吹起卡上写好名字,然后递给她,“含住这里,只吹气,不要往回吸,吹到这里变成黄色,喏,就是那边那个医疗垃圾桶的黄。”

  

  宋青枝眨眨眼睛,心说这医生解释得还真是详细呢,然后点点头,接过来,憋着一口气鼓起腮帮子就使劲吹起来。

  

  吹完之后忍不住咳了两声,听到医生夸她:“肺活量很好哎!”

  

  宋青枝:“……”

  

  这边刚吹完气,就听见有护士叫她的名字:“宋青枝,宋青枝来了吗?”

  

  她连忙起身过去,“我在这里。”

  

  “准备一下,下一个就到你了。”

  

  宋青枝的心霎时间就提了起来,她这是第一次做胃镜,听说做胃镜超级难受的,那她……

  

  其实她一点都没知觉,无痛胃镜打麻醉的,怎么可能会感觉到痛。

  

  倒是把张莹莹紧张得一批,叫醒她的时候,她神智还没清醒,尖叫了一声:“妈妈!不要死!”

  

  她愣了愣,青枝姐的妈妈早就去世了……

  

  可是清醒后,宋青枝什么都没说,只垂下眼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走吧,我们去找谌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