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影卫的超酷暗恋第4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影卫的超酷暗恋第4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傅长乐昏沉沉躺在病床上,意识飘飘浮浮,似乎重新回到了当年第一次见到俞山南的时候。

  

  那是个料峭的初春,她迷迷糊糊不知又在靖阳的意识里沉睡了多久,刚一醒来就听到小公主甜腻腻的撒娇声:“鹤卿哥哥我想去放风筝,你陪我去放风筝嘛。”

  安静寡言的少年闻言放下手中的笔,抬头起来无奈又纵容地和她商量:“先生布置的功课还未完成,明日,明日再陪殿下放风筝好不好?”

  

  自幼金尊玉贵要风得风的靖阳公主何曾尝过被拒绝的滋味,闻言当即顾着腮帮子把嘴噘的老高。

  

  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太子殿下不忍心看她失望,大手一挥豪气道:“走,皇兄带你去放风筝。”

  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题,小公主自然是两个都要,靖阳又是个惯会撒娇的,拖长着尾音不依不饶:“不嘛不嘛,我要皇兄和鹤卿哥哥一起陪我放风筝。”

  

  当年的宋鹤卿还是个如玉如竹的翩翩少年郎,文武兼修,芝兰玉树,作为太子伴读更是挑不出一丝差错,唯独拿皇宫里这位唯一的公主殿下一点办法都没有。

  

  太子心里酸溜溜的,眼见他当真打算放下笔去陪靖阳胡闹,又忍不住出言提醒道:“新来的先生罚起人来可不手软。”

  宋鹤卿正在收拾桌上的笔墨,听到这话似乎轻笑了一声:“靖阳闹起来也不手软。”

  

  在意识海里冷眼旁观的傅长乐眼睁睁看着年仅六岁的靖阳小公主没骨气地拜倒在白衣少年的笑容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抛下一句“我突然想起还有事”,一溜烟转身跑了。

  

  被留下的太子殿下和宋鹤卿一头雾水,傅长乐却是隐约知道这位被宠的无法无天的小公主要去干什么。

  

  果不其然,小靖阳挥退了跟随的侍女太监,一个人哒哒哒跑到上书房门口。

  她自幼受宠,钻个御书房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上书房门口的守卫根本不敢拦她。

  

  成功抵达上书房的靖阳目标明确直奔正上方的书案台,踩着矮凳三两下爬上去,左翻翻右翻翻,将桌面上的书册教案连同批改到一半的学生功课统统抱到火盆边上。

  

  她这点小心思其实很好猜,左右不过是想搞点破坏让先生明日上不了课,这般自然无暇顾及太子和宋鹤卿的功课。

  

  字迹密布纸张和泛黄的书册一股脑被丢进火盆。

  宣纸易燃,青黄色的火苗冷不丁直窜上来,吓得守在火盆边上的靖阳一个后跳,微微张嘴惊呼出声。

  

  “殿下这是在干什么!”

  做坏事正心虚的靖阳被这一声呵斥吓得一个激灵,一个站立不稳庙朝火盆直挺挺摔去。

  

  “靖阳!”

  “靖阳!”

  跟在先生后面的太子和宋鹤卿被这一幕吓出一身冷汗,三人中唯一习武的宋鹤卿反应最快,一个猛蹿赶在最后一刻将人险险从火盆旁捞了回来。

  

  “有没有伤到哪里?靖阳,靖阳?”

  太子火急火燎大喊太医,宋鹤卿急的眼角发红,倒在他怀里的靖阳却闭着眼睛不说话。

  

  “靖阳,靖阳?”

  靖阳没有开口。

  

  没有人知道,在她倒向火盆的那一刻,几乎是下意识的,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被她直直推出来挡在了前面。

  同上一次一模一样。

  

  再一次重新获得身体掌控权的傅长乐眼前空白了一瞬,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轻声道:“我无事。”

  她微微用力推开宋鹤卿的胳膊从他怀里站起来,然后仰头对着快急疯了的太子又重复了一遍:“我无事。”

  

  她这副模样太过冷静镇定,反倒是把两个半大少年吓得不轻。

  

  太子来来回回将她从头到脚检查了两遍,恨不得连头发丝都不放过,确认没事后才终于长舒一口气,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没事哈,靖阳乖,皇兄在这里,没事没事。”

  

  “无事便好,那可否请公主殿下解释一下,刚刚您是在做什么?”

  

  那便是傅长乐第一次亲眼见到这名满天下的文坛大家俞山南。

  身着水墨色长衫,头戴墨玉发冠,眉如利剑,眼若寒星,没有常人想象中飘飘若仙的风仪之姿,反倒是更像那种会拿着戒尺狠狠体罚学生的刻板先生。

  

  当时的傅长乐还没习惯替靖阳收拾烂摊子,听着对方语气不善的质问绷着脸不愿说话。

  

  太子心疼胞妹,拱手对着俞山南赔礼:“靖阳年幼贪玩,行有不当之处晗昭替她向先生请罪,还请先生勿怪。”

  宋鹤卿也知先生的脾气,怕他苛责靖阳,连忙弯腰躬身求情道:“先生息怒。殿下此番受了惊,陛下想必也担忧的紧,学生以为还是先唤太医诊断一番方为稳妥。”

  

  两个学生争相着护犊子,俞山南眉头紧蹙,教训起人来不怒自威:“天性未漓,教易入也,爱之以劳,教之以方,你二人可知其意?”

  被自家先生□□裸训斥不可溺爱孩子的两个少年相互对望了一眼,讷讷不敢多言。

  

  俞山南看了两人一眼,又转头对着傅长乐一字一句道:“殿下虽年幼,却也该知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这话说的不轻不重,太子怕自家爱面子的妹子下不来台,赶紧将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先生教训的是,靖阳年幼,日后晗昭和父皇定会好好教导于她。”

  说着就要拉她离开上书房。

  

  傅长乐却是微微转身避了一下,仰头对着俞山南脆生生道:“我知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这一次是靖阳错了。”

  没人听出这是一句指责,以为她坦诚错误的俞山南终于没再继续板着脸,看着她语气微松:“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话音未落,那张总是刻板严厉的脸突然在傅长乐的意识里无限放大,那双透着寒光的眼睛直勾勾望过来,再仔细一瞧,那脸分明面色青白,早就没了生气!

  

  被最后那一幕死人脸惊醒的傅长乐打了个寒蝉,头顶和胸口处密密麻麻的疼痛归位,耳边是惜言带着哭腔的声音:“呜呜呜,封大夫,我们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又是一针直直扎在百会穴,随后是那熟悉的不耐烦的暴躁语气:“都说了没活头没活头了,你有功夫在这里哭,还不如感觉给你们家小姐准备后事。”

  惜言哭声一顿,随即眼泪掉的更快:“你骗人——”

  

  “咳咳咳,惜言别哭了。”傅长乐勉强撑开千斤重的眼皮,“我还没死。”

  

  封悠之似乎早已料到她会醒来,手上扎针动作不停,嘴巴也未闲着:“出诊费八十两,针灸费五十两,药材一百两,外加我这衣袍二十两,共计二百五十两,只收现银,概不赊账。”

  “衣袍?”

  “你这一口血吐得倒是不偏不倚,全喂了我这一身白袍。”封悠之手里还捏着泛着银光的长针,职业假笑道,“别告诉我你想赖账。”

  “怎会。”傅长乐开口吩咐道,“惜言,去拿三百两给封大夫。”

  

  抽抽噎噎的惜言小姑娘听话地去拿银钱,剩下袖袍染血的封悠之一边施针,一边似笑非笑道:“俞小姐倒是爽快。”

  傅长乐自然爽快。

  她和眼前这人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自然知道对方死要钱的性子,只可惜靖阳的私房全部扔在太景宫便宜了那姓宋的,否则何愁这疯医不老老实实替这具身子治病。

  

  “我这身子,过了今日不知有没有明日的,还要那身外之物做什么。”傅长乐换了个哀婉的语调里,其中夹杂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期待,巴巴的望着封悠之小心翼翼道,“敢问封大夫,我这病可还有的治?我听过封大夫神医的名头,若您也没法子,我便死了这心,也省的惜言那丫头天天琢磨东琢磨西的掉眼泪。”

  

  “什么神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背后一口一个‘疯医’叫得欢。”

  话虽如此,但被人奉承封大夫心里还是痛快不少,于是也没卖关子直言道:“你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先天不足之症,心脉孱弱,心血不支,没法子可医。”

  

  傅长乐面色微沉,封悠之的医术她是知道的,他若是治不了,这普天下恐怕当真没人能救得了她的这具新壳子了。

  

  “不过呢,看在你多出的那五十两银子的份上,倒是还有个聊胜于无的法子。”

  “还请封神医告知。”

  “你现在这破烂身子拖拖拉拉或许还能撑上三五个月,但必定是缠绵病榻连起身都困难。”封悠之将她身上的针一枚一枚拔下来,不紧不慢道,“若你能寻来千年人参……”

  “……那我就有救了?”

  “美的你。”封悠之嗤笑一声,“这千年人参能让你这最后三五个月活的痛快些,可以下床走两步赏个花逛个街,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了。”

  

  刚刚升起的微弱希望又被无情掐灭,傅长乐默默扭头不去看这没用的庸医。

  

  封悠之一见她这生无可恋的模样,恶劣性子涌上来,语调欢快的拿话不停的撩拨道:“怎么样,还不赖吧,而且今日本大夫心情好,还可以免费赠送千年人参的消息。全天下可能就这么一株千年人参哦,我知道它在谁手上。”

  

  傅长乐闭着眼心道,我也知道。

  

  “只可惜那人昨个儿夜里死了。”封悠之悠悠叹了口气,“一尸两命,真是惨啊。”

  

  “咳咳咳!”躺在床上的傅长乐闻言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那株千年人参确实是在靖阳或者说在曾经的她手里,靖阳死了连带着她一块儿玩完说是两条命确实也没错。

  

  但这一尸两命她俩身上,是不是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