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蜜瘾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蜜瘾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虞晚当时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要赶快拉着他离开。

她知道男生一时冲动,能为了很小的一点事动手打架,而对方有三个人,他只有一个,要是真打起来,那他一定会吃亏啊!

等走到打饭的窗口,虞晚意识到自己就这么去抓一个男生的手腕,也太冒失了!

她手指赶紧松开,有点局促地垂下放在身侧,脸颊泛起浅浅红晕。

那三个男生在刷卡机前操作了一会儿,没得到任何反应,重重往机器上拽了一脚:“什么破玩意儿。”

几人骂骂咧咧走了。

陆识个子很高,虞晚要和他说话,就不得不仰起脸。

她手里捏着自己的饭卡,朝他递过去:“你先去刷。”

两人站得近,那阵山茶花的淡雅清甜香气在鼻息间浮动,更加清晰了。

陆识垂眸,看着少女微仰起的小脸,小鹿眼清澈黑润,长长的睫毛很轻地朝眨了两下。

他视线偏移,落到她小手攥着的那张饭卡上。

卡上套了硅胶套,淡粉的颜色,上面画着小兔子的图案,捏着饭卡的指头,根根葱白纤细。

陆识接过了卡。

虞晩跟在他身后:“这个窗口的糖醋里脊和土豆牛腩很好吃的,我初中就经常买这两样。”

阿姨站在窗口里,拿着勺子问:“同学你要什么啊?”

陆识默了默:“糖醋里脊,土豆牛腩。”

他拿着那张小兔子图案的饭卡刷了一下,“滴”的一声响,陆识转头,将饭卡还给她。

“谢谢。”

虞晚摆了摆手:“不客气。”

她也向前走了两步,对打饭的阿姨道:“阿姨,我也要糖醋里脊和土豆牛腩,饭只要一两就够了。”

陆识端着餐盘,走到一张空的桌子坐下。

虞晚很快打好了饭,她环顾了一圈,很多同学已经吃完离开了,但餐桌上的碗筷还没收拾。

唯一空着又干净的,只剩下陆识对面的座位了。

她只好走过去,把餐盘轻轻放下,接着又拿着饭卡走了。

陆识低头吃饭,手腕间还存留着被小姑娘抓住时柔软的触感,带着微微凉意。

没过多久,对面传来轻微响动,有人坐下,一杯小小的酸奶被推到了面前。

陆识抬起了头。

虞晚刚才买酸奶的时候,其实犹豫了一下的,不知道是买一杯好,还是两杯。

她没有吃独食的习惯,从小爸爸妈妈都教她要学会分享,但她又怕她给他买,他不要,就像上次拒绝自己的雨伞一样。

想了想,虞晚还是拿了两杯。

如果他不要,她就等会儿带回教室,等晚自习的时候自己喝好啦。

“这个是新出的口味,黄桃燕麦的,味道很好的。”

她手指了指那杯酸奶,杏眼弯了弯,水盈盈的,“我请你喝。”

陆识不喜欢喝甜腻的东西,从小就是如此。

但莫名其妙,今天看着眼前小小的,印着黄桃的酸奶杯,他忽然也有了试一下的欲望。

虞晚见他没有把酸奶推回来,想着这应该就是接受的意思了,于是自己拿起另一杯,撕开吸管外面薄薄的塑料包装纸,戳进酸奶里。

她吸了两口酸奶,想起什么,开口道:“就是,刚才那三个男生,初中也是我们这个学校的,那个时候他们就经常逃课打架了。”

虞晚对他们有印象,是因为念初中时,隔三岔五,这几个刺头就会被教导主任提留到国旗下作检讨。

“要是你以后碰见他们了,你别和他们起冲突,他们打起架来很凶的,之前听说把班上一个男同学的胳膊打骨折了。”

她小脸满是严肃:“他们如果找你麻烦……”

说到这儿,虞晚蹙起眉,想了想道:“你可以去找教导主任,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都是退伍军人,就算是学校里最混的男生也不敢在教导主任面前放肆。”

两人坐在靠着窗户的那桌,落地窗很大,正午的阳光倾洒而入,在白色桌子上投下明亮跳跃的光斑。

面前的小姑娘皮肤瓷白,乌黑柔软的发顶被阳光笼着,显得毛茸茸的。

她说话时的表情特别认真,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是真的在为他担忧,在为他想办法,害怕他被那三个男生揍了。

然而她不知道,打骨折算不了什么,他曾经拿着椅子直接把一个笑话他的男生生生砸断了两根肋骨。

陆识突然有些想笑,唇角向上牵起一个弧度:“嗯,知道了。”

这笑很浅,可以说是稍纵即逝,但虞晚还是看得晃了下神。

他们总共两次见面,这个少年都是冷着一张脸,黑眸沉沉的,没什么表情。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笑,就原来,他也是会笑的呀。

虞晚有些意外,礼尚往来,她也轻抿起唇角,对他回以一个笑。

不过毕竟也还是不熟,虞晚又不是特别活泼外向的性格,和他说完这些就没什么好聊的了。

她拿起筷子,低下头安静地吃饭。

陆识中途抬了次眼,看见了她吃饭的模样。

很是斯文秀气。

坐姿端正,长睫如蝶翼,轻轻垂下,在白皙的眼睑落下浅淡的阴影。

咀嚼时,雪白的两颊轻轻地鼓动,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就是那种很规矩的大家闺秀模样。

虞晚到食堂本就很晚了,她吃东西又慢,一顿饭吃完,这一层楼几乎是没人了。

除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

她吃完拿出餐巾纸擦嘴,他也刚好放下筷子。

虞晚惊讶到了。

印象里,不管是江澈哥哥还是班上的男同学,吃饭速度都快得她望尘莫及。

一大碗盖浇饭他们五分钟就能吃完,然后抱起篮球往外面冲。

江澈哥哥小时候还总笑话她,说她是拿筷子一粒一粒数着米饭吃。

还是第一回,虞晩遇到和自己吃饭速度慢得相当同步的男生。

两人同时吃完,自然也是一起坐电梯下去。从食堂到教学楼要横穿过一个操场,算得上是很长的一段距离。

他们并排走在一块儿,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氛围寂静到让虞晚都觉得有点小尴尬。

她初中三年也是在明德读的,对学校各个地方都挺熟的了。

而陆识是第一天来这个学校,虞晚想着给他介绍一下,以后他干什么都会方便一些。

于是出声道:“那一栋楼是实验楼,我们做实验都去那儿,三楼是化学实验室,四楼是物理实验室。”

他们走到了梧桐树下。

梧桐叶子浓翠欲滴,层层叠叠的,将阳光遮挡了大半,光线柔和许多。

陆识看着那根软软白白的手指头,过了几秒,才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嗯了一声。

示意自己知道了。

“实验楼旁边是体育馆,体育馆后面是图书馆,里面的书很多的,拿着饭卡就能进去借阅书籍了……”

从操场到教学楼,七八分钟的步程,足够虞晚把学校的基本情况大致都和他说了一遍。

转眼就到五楼了,虞晚冲着他挥了挥小手,眼睛弯着浅浅笑意:“那我回教室了,再见。”

说完转身走了。

陆识站了一会儿,看着那道背影进了教室,也转身离开。

一点钟开始午休。

别的班里,同学要么趴桌子上午睡,要么自己看看书,反正都挺安静的。

十班教室却闹得很。

班上同学个个精神抖擞,刷抖音的,玩微博的,搞自拍的,还有打游戏打得暴躁直接开骂的。

“诶诶你给我换个滤镜模式,磨皮磨得太狠了,一看就特别假。”

“我也太惨一女的了吧,追个三十八线小糊咖都能塌房子???”

“就尼玛离谱,傻逼打野你一路送,你他妈是顺丰呢?”

“我/操!辅助你是什么脑瘫玩意儿!!”

这局最后输了,叫汪超的男生直接把手机往桌上一扔,骂咧咧起身想去厕所抽根烟。

他长得人高马大,走路时也是大摇大摆的,路过最后一排座位时,胳膊一挥,就将桌子上放着的一杯酸奶碰到了地上。

在哄闹闹的教室,这点动静完全没人注意到,汪超看到了,不过也没在意。

他家里有钱,初中时就在明德横行霸道惯了,在学校别的同学都怵他,之前也撞掉过别人的水杯。

玻璃水杯在地上摔得粉碎,那个男生除了自己默默去拿拖把扫帚打扫干净,一个字都不敢对他对说。

汪超继续大咧咧往外走,同时拿出烟,拇指按着打火机,已经准备要点上了。

刚到教室门口,背后突然剧烈的一疼,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经过反弹,重重砸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

这回的声音足够大,哐当一声,马上吸引了十几个脑袋齐刷刷转过来看。

汪超被砸得又疼又懵。

好半天,他回过神来,心里腾得窜起一把火。

汪超气势汹汹转过身,就见砸自己的罪魁祸首长腿交叠,眼皮略抬起,也看着自己。

在烈日酷暑的盛夏,少年嗓音清冷,听起来犹如浸了冰渣:“眼瞎?没看到了东西撞掉了?”

教室一瞬间变得更加安静,不少同学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就是从明德初中直升上来,对汪超从前凶狠的威名早有所耳闻。

汪超发现他右耳上戴着的助听器,想起来了,这人就是中午时在食堂遇见的那个聋子。

还真他妈是冤家路窄了。

汪超两三步迈过去,陆识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陆识眼瞳漆黑,十分平静,像是懒得废话一样,直接道:“想打架出去打。”

汪超头一回在学校看到胆子这么肥的,倒是气笑了,撂下狠话:“行,咱们去楼上天台。狗日的,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名字倒过来写。”

两人出了教室,同学们面面相觑,想跟着过去围观看看又不太敢,怕被校霸的怒火波及到。

汪超体格彪悍,胳膊又粗又壮,而那个戴着助听器的男生个子是挺高的,但看着要瘦好多,怎么想都是会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啊!

一刻钟过去,谁都没回来。教室里维持着之前的安静,有女生忍不住开始小声嘀咕。

“那个男生也太不要命了,竟然敢得罪汪超呀。”

“估计是新来的,不知道汪超初中是把一男生胳膊打骨折的事。”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和班主任说一声,这才开学第一天呢,那男生还戴着助助听器,也算是残疾人吧。真闹出什么事,感觉不太好的样子。”

“我也觉得应该去找班主任,可是我不敢啊,万一汪超知道后揍我怎么办。”

最后还是才选出来的班长大着胆子站了起来。

班长叫陈羽凡,戴着副黑框眼镜,属于偏瘦弱的类型,其实心底也是有点怕的。

但既然他是班长,总得对这个班级负起责任吧。

陈羽凡刚走到教室门口,才往外迈了一步,刚好与陆识碰了个正面。

陈羽凡赶紧去瞧他哪里受伤了,要不要送去校医务室什么的。

然而左瞧瞧,右看看,除了校服上多了几丝褶皱,脸上和身上没有一点流血受伤的痕迹。

咦咦咦?咋回事啊??班长同学开始摸不着头脑了。

陆识坐回自己的座位。

没多会儿,汪超也回来了。

相比陆识的安然无恙,他要惨多了,鼻子里塞着张餐巾纸,显然是被揍出了鼻血。

那张脸也肿得像个猪头。

班上同学哪曾见过汪超这样狼狈,全都下巴要惊掉了,有个没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完之后又后怕,担心被汪超看到记恨上,立刻拿手捂住嘴,小鸡崽似地缩着脑袋。

汪超听到了那笑声,但这会儿也没工夫计较了,他现在浑身上下哪哪都疼,特别是小腹那儿。

那一脚踹得他哟。

他从前打架是很狠,可这个人,那是不要命的啊!

汪超走了几步,弯下身,将地上的那杯酸奶捡起来,又走到陆识的座位前,姿态还有几分客气。

全班同学:???

妈呀,开学第一天,这是什么神奇魔幻剧情我???!!!

明德抓得严,高一开学就要上晚自习了。

晚自习从六点钟一直上到八点半,上之前有四十分钟的大课间,留给同学去买点东西吃。

下午第三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介绍了一通曹雪芹的生平,再把《林黛玉进贾府》讲了个开头,下课铃声就响了。

老师没有拖堂,很通情达理地放了人:“我知道你们都要去食堂,就不耽误你们了,下课吧,回去记得把剩下的内容预习一下。”

同学们欢呼一声,勾肩搭背地往食堂冲。

童佳霓来着例假,肚子还有点疼,虞晚一个人去的食堂,买了两个奶黄馅的包子,又替她买了两个香菇馅的。

教室里一直开着空调,冷气飕飕的,而且窗户都紧闭着,也不透气,待久了闷闷的。

两人就没进去,站在外面的走廊那儿吃。

童佳霓左手拿着包子,右手也没闲着,手指哗啦啦熟练地刷着学校论坛。

虞晚小口咬着奶黄包,将语文书搁在栏杆前看,晚风徐徐的,没了正午时的酷热,吹在脸上很舒服。

这会儿上下楼梯的人很多,男生路过这儿,多少都忍不住往她那儿看几眼,走路的速度也情不自禁放慢一些。

晚霞之下,少女脸颊雪白柔软,扎着高马尾,额前细软的碎发被晚风轻轻撩起,最是温柔又清纯的模样。

走过去好半天,男生一捂心脏,还在扑通扑通乱跳。

这女生也太乖太好看太纯了叭!呜呜呜只看一眼就想早恋了怎么办!!

虞晚没注意到背后男生投向自己的目光,她头低着,专心地看着语文书。

又翻了一页,看到黛玉宝玉初见时,耳边突然传来童佳霓噗噗哈哈的欢快笑声。

“晚晚你快看!”童佳霓把手机举着拿到她眼前,“汪超竟然也有被揍得这么惨的一天哈哈哈。”

虞晚将目光从书本移到她的手机上。

照片里,男生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本就有些胖的脸现在肿得更厉害了,确实是被揍惨了的样子。

虞晚并不同情他。

她记得初中时这人在学校就挺横行霸道的,专爱找着学习成绩好又体格瘦弱的男生欺负,让他们天天帮着写作业考试打小抄什么的。

就今天中午在食堂,他还对着陆识凶神恶煞地挑衅滋事呢。

“他是被谁打成这样的啊?”虞晚好奇地问。

诶?童佳霓这下也被问住了。

她刚才一看到照片,就只顾着乐了,都还没来得及往下翻一翻帖子,就迫不及待要和虞晚分享了。

“等等,我再翻一下啊。”

童佳霓又把帖子往下划了划,很快找到了答案,“啊!我看到了,楼主说揍汪超的是同班的男生,而且那男生右边耳朵上好像还戴着个助听器。”

“啊?”虞晚闻言一愣。

童佳霓接着感慨:“汪超初中在我们学校多横啊,长得又高又壮,力气还大。那个戴着助听器的男生能把他揍成这个鬼样子,得是多凶残可怕啊,估计也是不好惹的。”

虞晚还没回话,晚自习的预备铃响了起来,她拿起搁在栏杆上的语文课本。

两人转身,准备回到教室,猝不及防的,看见站在身后,才从楼梯上来的少年。

童佳霓看见对方长相,眼睛倏地一亮,哇,这脸,好帅啊!

下一秒,她留意到他耳朵上戴着个东西,似乎就是自己才提过的助听器。

童佳霓:“……!?!!”

有没有这么巧的事哦,说人坏话结果对方就站在自己身后??!!

虞晚也挺尴尬的。

她想起自己中午时,怕他被汪超揍,拉着他的手就跑。

还担心他以后遇到这些男生被欺负了,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

他一定会认为她多管闲事又自作多情吧。

铃声响完了,走廊陷入安静之中,高跟鞋的哒哒哒声在楼道里响起,声音越来越清晰。

英语老师抱着书和电脑走上来,见到他们几个,提醒道:“快要上课了啊,你们怎么还不回教室?”

虞晚回过神,心里还弥漫着尴尬的情绪,就不太好意思看陆识,低头和童佳霓一起几步跑回教室。

英语老师也走进去,将笔记本电脑和课本教案放到讲台上,开始调投影仪的设备,又喊坐门口的那个同学把教室门关上。

男同学噔噔几步跑到门口,看到门外还站着个少年,一时有些迟疑,不知道这人是不是自己班的。

回头往教室里看了眼,见座位都是满的,他才将伸手将门关上。

陆识转身离开,黑眸微垂着,眼睫覆下淡淡一层阴影,脸上还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模样。

只是捏着矿泉水的指关节用了些力气,塑料瓶身扭曲变形,泄露出本人不太爽的心情。

哦,知道他也像那几个男生一样,不学好,打架凶残,就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