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镇国天师李长风第2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镇国天师李长风第2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李长风刚坐下,岳母芸丽立马嚷嚷道:

“你给我起来,废物还有脸坐着?”

“人家的女婿都已经买了一套上百平的学区房了,还是全款的,你除了整天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

“吃喝拉撒全靠玉如养着,你哪怕每个月赚个1千元,我都不会多嘴一句。”

“整整三年了,你一分钱都没往家里带,你要是你,早就羞愧的一头撞死了,省的丢人现眼。”

“行啦!”

岳父萧国强抽着香烟,脸色难看道:

“三年了,就算是头猪,也该开窍了,这小子连头猪都不如,找个时间,让玉如和他离婚。”

“爸!”

萧玉如咬着嘴唇,小声说道:

“好好的提什么离婚啊。”

“不离婚你还想养他多久啊?养头猪都比他强。”

萧国强气的直瞪眼。

“离婚,必须离!”

芸丽直接指着萧玉如,放出狠话:

“你要是不离,我就当没你这女儿。”

“我……”

萧玉如眉头紧锁,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

“岳父岳母,请相信我,从明天开始,我一定有所改变,让玉如过上好日子。”

李长风连忙表态。

“李长风,你要点脸行吗?”

芸丽毫不客气的大骂道:

“你没房没车也就算了,一个大男人,整整三年,身上连一毛钱都没有。”

“当年领结婚证的时候,你不仅没钱举办婚礼,就连证件的工本费,都是玉如出的。”

“你有什么本事让玉如过上好日子?你就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死废物。”

“怪不得你会被亲生父母遗弃,像你这种垃圾废物,活下去都是浪费空气。”

“妈,你太过分了!”

芸丽的话,连萧玉如都听不下去:

“向长风道歉!”

“为什么道歉?我说的哪一句不是实话?我骂他是废物,难道是冤枉他了?”

芸丽理直气壮,仿佛泼妇骂街道:

“他李长风就是个野种,要不是我们家收留了他三年,他早就饿死了!”

“妈!”

萧玉如反驳道:

“当年李长风入赘的时候,天机道长给了我们萧家一笔巨款,李长风不欠我们什么。”

“你个臭丫头,胳膊还往外拐了是不是?”

芸丽气的大声尖叫道:

“立刻跟李长风离婚,否则你就跟那废物一起流落街头,等着被饿死吧!”

萧玉如无言以对,只能低头默默流泪。

李长风见状,表情凝重,语气严肃道:

“芸丽,既然你坚定的认为我就是废物,那我们不妨打个赌。”

“一个月后,就是我和玉如的结婚纪念日,到时候,我要为她补办一场轰动全城的豪华婚礼。”

“如果我做到了,那你要为今天的话道歉,自扇十下耳光。”

“如果我做不到,就跟如玉离婚,滚出萧家。”

“好!一言为定。”

芸丽生怕李长风后悔,大声向包厢里的亲戚喊道:

“大伙可都听到了,一个月后李长风要补办豪华婚礼,做不到他就得和玉如离婚。”

芸丽考虑到李长风可能耍赖,立刻补充道:

“至少要花费一百万才算得上豪华婚礼。”

“放心,我和玉如的婚礼规模,至少是千万级别的。”

李长风此话一出,全城哗然:

“千万级别?他李长风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就是,他口袋里只怕连10元都没有,还千万级别,一千万有几个零他都不知道。”

“这下好了,玉如总算不用养着这只废物了。”

“就凭玉如的条件,就算是二婚,嫁入豪门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

萧玉如目光复杂的盯着李长风,在心里大骂:

“这白痴,就算吹牛也得讲基本法吧,百万级的婚礼,我或许还能想想办法。”

“千万级的婚礼,他只能在梦里举行了。”

面对众人的嘲笑,李长风镇定自若,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附上定位:

我,李长风,天机门现任门主,将出山启卦!

李长风自小被父母遗弃,被天机子收养,他跟着天机子走南闯北多年,结识到的达官贵人着实不少。

一条小小的朋友圈,立刻在全国范围内引发轰动。

“大姐夫来了!”

突然,有人兴奋的大喊了一声,所有亲戚纷纷站起来,向一位走进包厢的男子问好。

他的萧家大姐萧青的丈夫:周言。

周言穿着白衬衫,衣着朴素,但没有亲戚因为他的打扮轻视他,只因周言是江海市委办公室主任。

他就是今晚乔迁宴会的主角,萧青家的新房子是周言全款买下来的。

这种体制内的干部,人人都想巴结。

萧家亲戚纷纷上前问候,献上乔迁贺礼,李长风在萧玉如的示意下,也走到周言面前送礼。

“哟!这不是李长风吗?你也有钱买礼物啊!”

大姐萧青和萧玉如关系不好,各种家族宴会上,萧青总是会讥讽李长风,以此来让萧玉如难堪。

眼下萧青当即阴阳怪气的指着礼盒笑道:

“就你这废物,能送出什么样的礼物啊,快打开让大伙开开眼。”

“是啊,快打开看看。”

“该不会是几块钱的路边货吧。”

几个萧家亲戚纷纷起哄。

李长风不慌不忙的打开礼盒,拿出了古朴的宋代汝窑茶杯。

“我看看!”

周言露出几分好奇,将茶杯拿在手里观察了起来。

萧玉如连忙帮李长风说好话:

“大姐夫,这些茶杯是宋代汝窑,长风听说你喜欢瓷器,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凑齐了一套。”

“不错,这小子总算有点出息了。”

周言颇为满意的点头道。

“我来看看!”

李凯挤到李长风身边,从礼盒中拿出一个茶杯瞄了几眼,冷笑着说道:

“假的,这些垃圾根本不是宋代的汝窑。”

“而且这些茶杯入手冰冷,多半是某个墓葬群里的陪葬品,这上面沾染了墓地里的煞气,用久了绝对没好事!”

“混账!”

周言脸色一变,气的把茶杯摔向了李长风。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