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老寡妇生活指南第7章全集免费阅读

老寡妇生活指南第7章全集免费阅读

 里正叹道:“只怕王家村丢人丢面子,我也不好同意啊……这个事情,说出去多难听,三个儿子,奉养不了一个亲娘,这……”

  张兴柱也得下一剂猛药,道:“三个儿子还差点把亲娘给饿死,这传出去更不好听吧?!”将来谁肯嫁进王家村来?!

  里正语塞,半晌道:“……这个事,我们族里是不能多说什么,得要安福他们同意。只是一样,还是老规矩,你姑要是走了,村里的地,是不可能给她分养老地的。带不走。”

  “养老地,之前不也没有?!”张兴柱冷笑道:“钱老太婆算的多精!便是在这王家村,还能真分给我姑?!为了不分地,王安福也得同意。这王八犊子跟钱老太婆才是一条心。巴不得不分,把他亲娘一脚踢出去呢。”

  得,话都说到这了,还能咋说呢?!

  里正都不好拦。哪怕这事丑的不行,传出去了影响名声,可是差点饿死亲娘这事,人家娘家来要追责了,他能拦着不叫接?!

  不接,将来万一真饿死了,算谁的?!

  里正便是再难为,也不能多拦,想来想去道:“行,张兄弟先跟安福他们说好就行……桂枝没了翁婆,又没了丈夫,她的事,自然是娘家和儿子作主了,儿子肯放,一切好说!”

  张兴柱点头,道:“行,那里正与族里老人们商议一回,我回去与他们说道说道。”

  里正点了点头,送他出去了。等人一走,便回来一屁股坐着,吸着老烟锅,茶都冷了,才愁眉苦脸道:“这个事,传出去难听呐!”只看怎么选了,反正把亲娘饿死,或是有亲儿子却把老娘叫娘家侄儿接走这事,都难听!

  “难听也是那造了孽的钱老太婆的事,与咱村有甚相干?!”里正娘子倒是说了句公道话,道:“那三个,老大是被钱老太婆教坏了,分给他的东西,他能吐出来?!况且钱老太婆在世时,白纸黑字分的,能重新分?!他只怕是巴不得将亲娘给踢出去。老二,哼,看着还行,其实也不是个好货,一心嫉妒着老大呢,也就小的,好点儿,现在还看不出心性来。可看着是个怂的,真落到他两个哥哥手里,能有好日子过?!就算他的田族里先种着,也不过就这么两年他就及冠了,地不得他种?!今儿他两个哥侵一分,明儿再占一尺,早晚他的田也得被侵占了,他们两个丧良心的,连老娘都不管,能爱护弟弟?!族里能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再者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看呐,积点德吧,让桂枝带着老三走,好歹有她大侄儿照看,在城里哪怕做点苦力,也比在村里强……”

  “这兄弟,虽说同气连枝的,可要是好,当然是助力,相互帮衬,要是不好……”里正娘子冷哼一声道:“还不如乌龟王八蛋!”

  里正叹了一声道:“这事,丢人!太不讲究了,太丢人了!”传到十里八村的,这脸真的丢大了。

  “行了!你去寻族里老人商议吧,我看是非放不可。要是你坚持,将来桂枝再被饿死了,你想想,那是什么场景,她大侄儿能闹的咱们村没脸没皮,再传出去,那才是丢人到死……”里正娘子到底是妇人,终究不是铁石心肠,不至于说为了颜面,看到这样的情况,还坚持着不叫桂枝走人的。

  “可要带走老三,老三再不顶事,也是咱们村人,万没有跟着娘回娘家的……哎……”里正道:“这可愁死我了。”

  “不叫走,真出了事,你又咋交代?!”里正娘子无奈的道:“能饿死老娘,就不能饿死弟弟?!要不你接来家养着?!”

  里正无语,他也不想被张家两兄弟给缠上啊。再说了,这种事理也理不清,谁缠上谁就倒霉,还容易被人说占人家老三的便宜。

  里正娘子白了他一眼,道:“人家娘儿俩终归是有娘家侄儿管,我瞧着那张兴柱是个有孝心的,你就放了罢。不放,早晚要成祸事。”

  里正无奈,拿着老烟锅去寻族里老人商议去了。便是他要了一辈子老脸,此时也是愁眉苦脸的。

  里正一走,不少听见的妇人都走了进来,打听道:“果真要归娘家去?!”

  “人家侄儿亲口来说的,能有假?!”里正娘子叹道:“真走了,便与咱家两不相干了,将来生老病死,都是桂枝的命数。咱们村也能松口气。”

  “再是命数,再是遭嫌弃,也比在老大家好,”一妇人道:“到了娘家,顶多看点眼色,还能饿死?!”

  说的也是!

  不管咋样,总归是比村里强的。

  “这王安福是丧了良心的,”一妇人呸了一声,道:“桂枝这一辈子是栽在钱老太婆手里了。”

  “苛待了一辈子的儿媳妇,生怕在她死后翻身当婆婆能享福了,所以死前,把家作主给分了,连那两口子的养老田都不分,呵,村里就没这么狠毒的做法儿,谁家分家不给老两口分养老地的?!钱老太婆在世,也是强横了一辈子,村里都怕她。死都要作妖。”

  “你们说,钱老太婆是不是克儿子啊,这永生不就死了,好端端的说不行就不行了,只怕是钱老太婆要儿子去孝顺呐……”

  一说就歪了,难免说到怪力乱神,骂了一通钱老太婆不是人,死了也不作好鬼。

  然后就又说道:“桂枝有个好侄儿,这挺叫人羡慕。原来这世间还有被娘家善待的。好福气啊。”

  “这福气给你要不要?!”一妇人取笑道:“叫你那两个儿子也如王安福那似的,你要不要?!”

  那妇人急了,道:“谁要了?!你再瞎说……”

  “不是你说羡慕的吗?!”另一妇人嘿嘿一笑,道:“叫你们家两儿媳妇都跟小钱氏似的,看你还能不能抖婆婆的威风!”

  两人打闹起来,那被说的妇人是真急了。有儿子孝顺,谁要侄儿?!

  也是!这样的福气,也是不得已的福气呐!

  “那也是张兴柱讲良心!”里正娘子道:“这世间不讲良心的侄儿多,还是不讲良心的儿子多?!”

  也是!还是儿子可靠的多。到底是亲生的。所以说,桂枝这,也算不得已的福气了。

  想到娘家,众妇人心里就是一黯。这时候讲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们回娘家次数不多,可是,又有几人真正的回了娘家,会被当正经的客人相待?!不是叫做农活,就是做家务,还得帮着做饭,做了饭还吃不到几口好的。手上不拎点糖肉的还要被骂打秋风的……一想就心塞。

  这世道。

  有妇人好奇的道:“桂枝能走得成吗?!”

  “村里是听他们家安排,”里正娘子道:“也不敢作这个主。只是分了,就生死由命了。与咱村不相干了。”

  “我看是能分得成……”一妇人是个明白人,道:“要是不叫走,就得重新给分养老地。永生死了,桂枝好歹也是长辈。张家侄儿要是咬死了一定要分养老地,王安福就得把田吐出来重新分……他肯?!”

  也是!众妇人一想,不禁一叹。仅凭着这一点,王安福是巴不得张桂枝赶紧死!走,他是不主动赶走,但绝不会留。所以,他纠结是绝不会纠结的。况且还有小钱氏在那煽风。哎。

  有时候亲儿子心狠起来,可真是!生这样的儿子,还不如生块叉烧!呵。

  心寒呢,她们都是生养过的人,最能体会这种。若是她们,只怕要恨死了钱老太婆,恨不得要掘了她的坟!

  有几个妇人说了会,又起了身,往王家去瞧进展了。不管是出于好奇,热闹,还是别的心思,村人多数如此过活。

  但基本上别人家打架吵闹,她们顶多是看热闹劝几句。但这涉及到这样大事,生死,是非的,她们还能不辩分明的瞎说瞎劝吗?!劝不了。这样的事,真劝不了,劝,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这里面,涉及到人命。

  况且,还真没几个真的心狠的,会到替钱老太婆为虎作伥地步的人。村妇嘛,有些顶多是嘴碎,刻薄厉害些。

  但人都有良心,这个世道,也不是天年不好,真的要泯灭人性了。村里真不至于这般!

  但是是真的没想到,王安福能自私自利到连脸面都不要了的程度啊。

  因为张兴柱回去一说,王安福就答应了。村妇们那可真是一片哗然。特别的无语,连挽留都不挽留,甚至连装装样子过问一下张桂枝过去了以后怎么活,没有半点不舍。

  这明显就是甩锅的意思。怕过问一句,张兴柱会趁势跟他要钱要粮养亲娘。呵!

  村里都差点炸了锅,有些村人隔着路就开始骂王安福不是人,不是东西!

  王安福脸色虽黑,却是个利益分的很清楚的人,不动于衷!

  张兴柱冷笑一声,看他的脸色极冷,说失望真谈不上,但看他那是跟看狼崽子差不多了。也不与他多说,只问王安和道:“老二,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