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繁星若沧海第8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繁星若沧海第8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梨子恒回电话的时候,已经是许我和骆好入藏后的第五天,许我正开着租来的“牧马人”从日喀则返回拉萨。

她们原本想走一趟“阿里大北线”,结果在离珠峰大本营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骆好出现了严重的高反。两个人只得退回到日喀则,休整了两天后,又订了去往西宁的机票,准备去塔尔寺和青海湖。

蔫头耷脑的骆好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梨子恒,满血复活,抢过手机大声嚷嚷:“梨公子,许我被人绑票了,快来救她!”

梨子恒的声音透着疲惫,却仍十分淡定:“你让许大胆接电话。”

骆好撇撇嘴,一脸无趣地按下免提键,把手机伸到开车的许我嘴边。

梨子恒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在可可西里,才看到你的微信,手机一直没信号。”

许我一脸淡然:“你忙吧,我们下午到拉萨,明天飞青海。”

骆好一手摊开地图,兴奋地叫道:“咱们在青海湖会合,离你那儿才几百公里!”

“开什么玩笑?”梨子恒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在可可西里腹地,到那儿至少得一个星期……”

电话突然断线。

骆好准备再拨过去,许我一把按住手机:“别自讨没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

“不应该啊,”骆好嘟囔道,“你俩青梅竹马,他肯定是冲着你才回来的。多好的机会,干柴烈火,遇风燃十里!”

“他是我兄弟,不是我的菜!”

骆好伸着脑袋抵近许我,眯起眼盯着她的脸:“你不会真要找个大叔吧?玛丽苏剧里可没这套路。”

“大侠!”

“大侠可不就是大叔吗?”

骆好正想继续?许我,手机便收到了梨子恒发来的短信:“别让许大胆开车,她是个路痴。”

“看看,人家心里揣着你呢。到哪儿都不让人省心!”骆好捧着手机,笑得花枝乱颤。

刚到拉萨,徐建富就打来电话,大骂焦总不靠谱。隔着十米远,许我都能听见骆好手机那头的咆哮声。

“儿戏一样,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呢?”骆好的情绪一落千丈,挂了电话望着许我。

许我如释重负般笑了笑:“焦总肯定是想演主角。老徐还是有原则的,他不可能会答应。”

骆好生怕徐建富受不了这个打击,拿起手机踌躇着要不要回个电话安慰他。

“老徐又不是第一次被人忽悠,他没那么容易受伤!”许我说完,忽然又掏出手机说道,“我来帮你们出这口气!”

骆好一愣,赶紧抢过手机:“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到了机场,许我突然改变主意,要退了机票自驾去青海。此去两千公里,骆好一边骂她疯了,一边亢奋地打电话退机票。

许我想走青藏公路,她最想去的不是青海湖,而是成吉思汗都望而却步的唐古拉山。骆好对高反心有余悸,坚持走海拔比较低的路线,从国道318转214。许我没再坚持,本该是一段愉悦的旅程,她不想用自己的意志去绑架别人,即便是最好的朋友。

第二天出发时,两个人在药店补充了一堆红景天、葡萄糖和氧气罐。骆好又在药店隔壁的超市搬了整箱薯片和速溶奶茶,还有几张少数民族歌手的碟片。

西藏的六月,摄人心魄的季节。天空纯净透明,转着经筒的喇嘛和飞扬的经幡,还有漫山遍野的格桑花,都显得格外动人。

路过那曲草原,许我驾车追逐马群,几个放牧的藏族小伙挥舞着长鞭,策马紧随。骆好将空灵的小野丽莎换成了欢快的乌兰图雅,然后解开马尾辫,站到座椅上,将半个身子探出天窗,张开双臂跟着音乐仰天嘶吼:

“给我一只雄鹰,一个威武的汉子;给我一个套马杆,攥在他手上……”

“许我,我死了,你把我埋到这里吧!”

“好啊,咱俩埋在一起!”

“许我,咱们去找个野汉子吧。”

“嗯,这里的汉子都是你的,所有的公羊、种马和雄牦牛也都是你的!”

刚过昌都,一对穷游的上海小情侣拦下了她们的车。他们信誓旦旦要步行穿越可可西里,结果上车后就再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加油时,骆好提醒一路上跟女孩聊得火热的许我,这二位貌合神离,连口音都像是刻意模仿的。许我不以为然,反而责怪骆好太敏感。

傍晚到了梨江,许我偷偷将声称身份证丢失的女孩带进她和骆好开的房间同住,结果第二天一早,骆好醒来便发现女孩不见了,同时不见了的还有她们全部的现金和许我的手提电脑。电脑里存着许我重要的工作资料和这些年几乎所有的照片。

去派出所报完警,许我直接将车开往可可西里方向。她总觉得那个娇小玲珑、一路上跟她大谈泰戈尔和博尔赫斯的女孩只是临时起意,他们也许真的会步行穿越无人区。骆好拗不过她,出城前在路边的小店买了把藏刀,叫嚣着非要剁了这对狗男女。

通往无人区的路有好几条,许我凭着直觉,先是将车子驶上戈壁闷头狂飙,然后又转回到大路上,直到车子燃油耗尽,两个人才发现已经跑了上百公里。

无人区近在眼前,两个人的手机都没了信号,最近的加油站在身后五十里开外。更让人崩溃的是,乌云压顶,一场暴风雨随时就要降临。

许我欲哭无泪,骆好却笑得花枝乱颤。

“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模样,纵使饱读诗书的许大胆学贯中西,也参不透人性的邪恶,阅不尽这世间的狗血。”

“塞翁失马!”许我说完跳下车,抽出那把藏刀对着漫漫戈壁挥舞着,放声啸叫。

一道闪电划过,伴着隆隆的雷声。

骆好从车窗探出脑袋,迎着风大声说道:“现实远比故事精彩。老徐总说你不接地气,看来这一趟没有白来。”

“骆好,咱们得赶紧劫点油回去!”许我撩起T恤的下摆扎成结,露出白晃晃的小蛮腰,然后举起刀冲到了公路中间。

远处,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

“刀,赶紧把刀扔了!”骆好一边下车,一边兴奋地冲着许我喊道,“把眼镜摘了,头发解开,再骚点儿!”

许我刚放下刀,那辆打头的国产越野车几乎擦着她的身体飞驰而过。

“×!”许我惊魂未定地咆哮着,被赶过来的骆好一把拽到一边。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紧跟着一辆墨绿色的大吉普猛然点头停下。

“怎么啦?”车窗半开,一个中年男子露出半边胡子拉碴的脸庞,脖子上的一道刀疤异常醒目。

骆好愣住,车窗很快关上。她扑上去,拍打着车窗:“喂,我们的车没油了,帮个忙……”

引擎轰鸣,吉普毫不犹豫地加速离开。

“这人怎么这样?”许我跺着脚,突然瞪大眼睛尖叫,“骆好,快看,那是什么?”

吉普车顶的行李架上,几只被鲜血染红的蛇皮袋鼓鼓囊囊,一只动物的蹄子撑出袋口,兀自指向空中。

许我回头,发现骆好已经坐回到车上。她拉开车门,看见骆好正在用纸巾擦手。

“天!你手上怎么会有血?”

“那车玻璃上的。他们是偷猎的,袋子里装的是藏羚羊。”骆好的声音有气无力。

“怎么?是不是被吓着了?”许我关切地看着她。

“许我,你接着拦车,我有点累了。”骆好说完,窝下身子闭上眼睛。

几分钟后,几个结伴自驾的驴友往她们的车子里灌了半箱油。这几位见多识广,听完许我关于偶遇穷游小情侣的叙述,一致认定她们遇到了两个骗子。

回去的路上,大雨倾盆。骆好沉默地看着窗外,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