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残王的神医狂妃第7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残王的神医狂妃第7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白听夜伸手,沈云初便被侍卫推到了他身边,无视那双狠狠瞪着他的眼神,看向大夫人。

“本侯外出办事,巧遇沈小姐,早听母亲大夫人有意愿将沈小姐嫁于本侯,本侯甚觉惊喜,所以,在成亲之前,大夫人可要好生待她,若到时说沈小姐出了事、生了病,无法过门,那本侯可是不应的。”

白听夜凤眸微眯,竟生出了一股压迫感来,大夫人僵着笑容迎合着他。

“侯爷放心,成婚之前,定不会出事。”

大夫人连忙笑着赔笑,白听夜这才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临走前,白听夜看向脸色阴沉的沈云初,唇角微勾,“沈小姐,本侯可是娶定你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沈云初拧着眉,一晚上都没给白听夜好脸色瞧,他倒是也不介意,说完话,便命人推着轮椅离开。

“来人,将四小姐好生看管,若是再出了问题,你们,一律发卖了去!”

大夫人说罢,啐了毒的目光盯着沈云初,眼珠子转了转,最后落在了沈月初的身上,沈月初吓得一个激灵,朝着沈云初身后躲了躲。

“沈云初,哪怕你有翻天的本事,我也会让你乖乖嫁入白家!”

“好啊,拭目以待!”

两人一番舌战,互不相让,临走时,大夫人意味深长的瞧了瞧沈月初,方才回了屋子。

这几天,自己屋子的戒备明显增强了,身边的婢女跟着自己,更是寸步不离。

不过,她还是得想办法,逃出去啊!

沈云初出了院子,发现身后一下子跟了好几个婢女,长睫低垂,遮住了眼底的冷意。

于是沈云初在府里来来回回逛了好久,只好放弃。

看来她只能下药了。

沈云初伸着懒腰进了屋,想起今天在府里看到的水井,新的计谋浮上心头。

“月初,月初?”

进门没有看见以往在屋里带着的沈月初,叫了两声也没人应答,只是以为她自己溜出去玩了。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在屋里呆不久啊。”

沈云初摇摇头,自己练针灸去了。

夜晚,一轮弯月在墨蓝的空中显得很是清冷孤寂,旁边只有几颗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怎么回事?怎么还没回来?”

以往月初很快就会回来的,今天怎么回事?

沈云初走到院子里,没看见沈月初,反而看见了大夫人身旁的婆子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

双眸微眯,抱着胳膊斜倚在门边,看着那群人越走越近,心里莫名地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大小姐,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婆子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昂道。

“不去。”

沈云初挑眉,直接怼了回去。

那婆子似乎知道她会这么说,满是皱纹的脸上带上了一丝阴笑,“如果大小姐不去,那么月初小姐今晚怕是回不来了。”

月初?!

一听这话,沈云初立马明白了,敢情是这大夫人偷偷带走了月初,想要威胁她啊?

银牙暗咬,“带路。”

为了沈月初,她也得忍。

沈云初刚走到正厅前,就听见了沈月初的哭喊声,“不要啊……好疼,好疼啊……”

心里一惊,快步冲了进去,眼前就是沈月初被几名婆子围着打的样子。

“滚开!”

沈云初冷声道,伸手拽过一人反手一推,那人便摔到了大夫人面前,吓了她一跳。

没等她反应过来,耳边传来几声惊叫,沈云初已经揽着沈月初站到了一边,而那几名婆子都躺在地上哀嚎。

“沈云初!谁准你在本夫人面前放肆的?!”

大夫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着沈云初二人。

沈云初冷笑一声道:“那又是谁让你们带走月初的?!”

“我是当家主母,教训家中儿女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吗?”

“这个家,我若是想离开,你们谁都拦不住!”

沈云初沉声道,那瘦弱的身躯中猛地爆发出一阵骇人的气势,大夫人对上她的眼神时只觉得通体冰寒,一阵心悸。

“沈云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若是不嫁给侯爷,下一次就不只是沈月初一人受罪了,来人,给我打!”

大夫人话一落,立马过来几个小厮,将两人拉开,沈云初哪怕是能打,可也敌不过这么多人。

一时之间被人缠着,那边几个婆子已经继续按着沈月初打了起来。

大夫人端起来一杯茶,浅笑,得意。

“沈云初,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这侯爷,你是嫁还是不嫁?你要是嫁,从此以后你就是侯夫人了,要是不嫁,哼!”

大夫人冷笑一声,旁边的婆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沈月初的惨叫声如刀似剑,狠狠的扎在沈云初的心上。

这便是大夫人的计谋,人嘛,都是有软肋的。

“我告诉你,今天月初要是有个好歹,我不会饶了你的!”

沈云初分不开身,狰狞着面目,恨不能直接将大夫人生吞活剥。

“你要是这样说,那我今天干脆打死她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不会饶了我,给我打,没吃饭吗!”

大夫人话音一落,几个婆子又加大了力气,挥舞着板子,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再看沈月初,被打的地方已经渗出一层鲜红的血迹。

再打下去,她的下半身,恐怕是要废了。

“别打了,我嫁!”

看着沈月初的模样,沈云初心都要碎了,偏偏自己无能,什么都做不了。

突然,双手垂下,跪在了大夫人面前。

“母亲,是女儿不懂事,女儿愿意听从母亲的安排。”

看到这里,大夫人才满意的点点头,放下茶杯,手指轻轻将沈云初额头的汗水擦去。

“这才对嘛,云初啊,女儿家的,相夫教子,才是正经事,瞧你,整天打打杀杀的,”说完,又冲着旁边的婆子做了个手势,“罢了,住手吧!”

“是,女儿谨遵母亲教诲!”

沈云初说着,拳头紧攥,眼里的泪水差一点,就要落了下来。

“怎么,还想报复我吗?想杀了我,给你的姨娘和妹妹报仇?”

大夫人手指轻勾起来她的下巴,逼她对上她的冷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