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团宠神医把王爷的马甲扒了第6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团宠神医把王爷的马甲扒了第6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林洛凡连忙去确认:“你说什么?我娘怎么了?”

小厮哭丧着脸:“夫人病重……没有熬过今晚……”

林桃音迅速地想起来。

的确,自己母亲去世的早,算算时间,就是今年。

出了这种事情,陈家一家就难办了。

陈招娣显然也是知道有了生机,连忙说:“林大人,流放便是九死一生不吉利,您和桃音妹妹又是夫人至亲,恐怕会冲撞了夫人留下生死轮回,您放过我们吧,来生我必定当牛做马回报您!”

马大花也和陈铁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浑身战栗。

林洛凡看着他们,满眼的犹豫。

——正犹豫着,林桃音突然上前几步拉住了林洛凡的手。

她满脸懂事知礼:“哥哥,饶了他们性命吧。”

林洛凡略显错愕,还没说话,陈招娣就猛地磕头:“桃音妹妹,你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林桃音往前走了几步,露出冰冰凉凉的冷笑:“你真是这么觉得的?”

一边说着,一边挑起了陈招娣的下巴,忽然想到了什么,“行了,你跟着我吧。”林桃音突然说道。

“哈?!”陈招娣不敢相信地看着林桃音。

林桃音一笑:“何必要来生当牛做马?既然你流放不成,来林府卖身为奴,既不远离京城,又能赎罪,难道不是好事?”

这唱的是哪一出?

她竟然敢叫她做她的奴婢?之前可都是林桃音给她端茶倒水的!

而林桃音慢慢地眯起眼睛——陈招娣这种锦鲤属性实在是太过于邪门,思及前世哥哥们的凄惨下场,林桃音必须将陈招娣锁在身边,就算会给自己的带来不少麻烦,也绝对不能放她走!

但是陈招娣居然有了犹豫:“这……”

林桃音哪里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一时之间冷笑道:“莫不是刚刚说的当牛做马都是谎话?都是为了脱罪?”

陈招娣被她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也不知道如何去选才好,此时马大花将她拉到身后:“闺女,答应了吧!难不成你要让他们这些大官把我们扔去流放吗?——何况你去了京城勾上一两个贵家公子哥,还会做什么奴婢?”

马大花一双豆大的眼睛眯起来,都是贪婪。

陈招娣被这么一说,眼睛也亮起来了:“对呀!”

等到了京城,哪怕是当个贵家妾室,也是荣华富贵。她林桃音自以为可以羞辱她,其实只是跳板而已!

商量完,陈招娣吸了吸鼻子,带着淡淡的笑意走过去磕了一个响头:“见过小姐。”

林桃音点点头,笑着说:“你想清楚就好。”

陈招娣还来得及暗喜,林洛凡便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她:“既然小桃花要保你,那走吧。”

他看着林桃音的目光则瞬间变得柔和:“来,上马车,咱们连夜回京。”

陈招娣一喜,一脚跨上了马车架子,结果林洛凡皱着眉头说:“你上来干什么?”

她一愣:“咋?”

“你随行。”林洛凡淡淡的说。

陈招娣一时之间如遭雷击:“大人,你没搞错吧?我走去京城?”

林桃音被林洛凡搀扶着到了马车上,掀开帘子看着她:“大哥这是为你好。”

“你想想看,到了京城你少不了做操劳事,平时姐姐就疏于锻炼,要是到时候撑不住……总之不过帮姐姐适应新环境。”

林桃音眨眨眼睛。

陈招娣整个人都傻了。

“你,你们这……”她想要像曾经一样大骂出口,但是在林洛凡面前实在是不烦造次,“我不去了!”

林桃音笑着说:“行啊,哥哥,将她一家扭送县衙,流放去吧。”

陈招娣顿时没了底气,乖乖下了车,跟在马车后面,内心却不停咒骂着林桃音。

——等着吧!等她陈招娣成了人上人,必把林桃音踩在脚下!

月明星稀,因为侯府夫人的离世,马队极为迅速地连夜赶路。

林洛凡坐在车上一直盯着林桃音,仿佛要将她的每一根汗毛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林桃音摇了摇头,拍拍大哥的手:“大哥,小桃花知道你很是伤心,小桃花回去之后和你一起守夜可好?”

“小桃花,你长大了……”

林洛凡按按有些乌青的眼眶,连日的工作和家中打击,他十分疲倦,好在林桃音对他的支持,让他觉得血脉至亲确实珍贵。

一旁的白衣胜雪的男子百里荣一言不发,靠在马车上养神。

林桃音见大哥并不避嫌,自己倒也没有刻意把眼前的白衣男人当做外人。

兄妹两本来还想说一些体己话,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温润好听的声音:“桃音妹妹,你可在里面?”

林桃音听见这个声音,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周书玉,那个上一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周书玉说完这话,又立刻有一声娇滴滴的做作声音响起:“书玉哥哥,谢谢你与我一路。”

林桃音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就看见周书玉和陈招娣两人共乘一骑,亲密的过分。

前世,就是这两个人,将她带入了地狱。

周书玉是十里八乡最为有名的神童,也是林桃音走丢后陪伴她的青梅竹马。

两年之后,周书玉即将成为天朝最年轻的状元郎,出相入仕,气派非常。

也是同一年,周书玉求娶已经回到了易阳侯府的林桃音。

林桃音欢天喜地的嫁了,自以为嫁给爱情。

但是周书玉婚礼之后,便是即刻和陈招娣好到了一处去!算计她的家人,整个易阳侯府一片血海。

林桃音看着周书玉的眼神已经带着滔天的恨意了。

周书玉微微一愣,温润的外表上浮现一丝裂痕。

——怎么回事,这个一见他就脸红的蠢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他尽量像往常一样说话:“桃音妹妹,你就算和招娣儿置气,也不该让她走去京城啊,这岂不是要了她的命?”

林桃音气笑了:“哦?那书玉哥哥觉得当如何?”

周书玉虽然疑惑,但是一直以来的惯性还是让他习惯命令林桃音:“依我看,便让招娣儿和你一起乘马车,恰好我也要进京赶考,不如拉上我一起……”

他话说间习惯性动手动脚,拉了拉林桃音的手。

平时一这样,林桃音必然红着脸什么都答应了。

林洛凡想说什么,但是林桃音回首。阻止了他。

轻轻抹上周书玉的手,问:“好摸吗?”

周书玉没料到,下意识应了一声。

林桃音语气徒然下沉:

“来人,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