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成奸臣之女第3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穿成奸臣之女第3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沈昭看着苏念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疑虑。

“太子,我们也回宫吧,出来的时间太长,怕萧皇后起疑了。”

一直跟在沈昭身边的小厮突然开口,沈昭却缄默不言。

半晌,他才开口。

“走吧。”

一路上,沈昭格外的安静。

他似乎在苏念离开的时候就突然变了一个性格,原来那个羸弱的翩翩公子变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峻、城府极深和生人勿近。

沈昭手中捏着一封信,信上悉数写着苏念的各种喜好,那句“极好翩翩美男”还被写了重笔。

沈昭眉头紧蹙,今日这一番试探,苏念根本就与传闻不同!

不仅仅是不同,他甚至觉得,信上的人根本就不是苏念!

怪异的感觉蒙上心头,若是这些传闻虚假倒好,可苏念贪好美色京城中谁人不知?

今日苏念的举动,都在刻意的躲避他,就好像自己的计划被看破了一样。

想到这一点,沈昭脊背发凉,若真是如此,那苏念绝非这么好对付。

南市,丞相府。

苏念刚进府就瞧见在大厅中不停渡步的苏丞相,在看见她进来的那一刻,苏丞相眼神一亮,连忙迎上。

苏丞相看苏念额头缠着一圈纱布,老脸一苦,心疼不已。

“囡囡,你这……”

苏丞相抬手想去触碰苏念额头上的伤口,但却颤着手不敢下去。

苏念见状愣了会,在书中,苏丞相是祸国的奸臣,心思歹毒却丝毫不知悔改,但是她也记得,苏丞相对书中的苏念是极为宠溺的,可以说苏念就是他的命,是他手中的掌上明珠。

苏念心里别扭,但苏丞相脸上真切的担忧让苏念有了几分动容。

“爹爹,囡囡没事。”

苏念挽住苏丞相的手臂,安慰道。

苏丞相老眼泛起泪花,扶着苏念做坐到软塌上,生怕再磕着碰着。

苏念安慰了好些他才逐渐平静下来。

在苏念出事的时候就有下人去苏府报告了,苏丞相一肚子的窝火,他养着这一帮下人,居然连一个人都看不好!

送苏念回房后,果不其然,苏丞相发了好一顿怒火,跟着苏念一起出去的那些下人都被责罚,重则杖责二十大板,轻则也被扣了整整半年的月禄。

那些下人们纷纷叫苦,却不敢吱一声。

苏丞相是出了名的宠女,没要了他们小命,已经是仁慈了。

这厢苏念却浑然不知,她现在心里头别扭极了。

当初看小说的时候她对苏丞相这个角色可谓是深恶痛恶觉绝,在他惨死时甚至觉得有几分畅快淋漓之感,毕竟奸臣谁不恨?

可现在角色一换,她变成了奸臣之女,面对这样一个如此疼爱女儿的父亲,苏念心中突然厌恶。

毕竟这个男人,头一次让她觉得,亲情是温暖的。

在原来的时代,家庭带给苏念的只有无尽的负担和争吵伤痛,独宠弟弟的父母,从小到大都没有给过她一星半点的关爱和亲情。

父母带给她的伤害,她穷尽半生,也遗忘不了。

相比之下,眼下有着原书记忆的苏念,宁愿选择那个把全部爱都给她、保护她、将她视为生命的奸臣左丞相。

“小姐,可是头还疼?”

涟漪看苏念望着床边的海棠花发呆,以为她怎么了,一脸担忧。

她的这句话将苏念拉回现实,苏念摇头。

“无碍,已经不疼了。”

话语落下,苏念心中已经认定这个现实,她知道书中的始终,她不愿苏丞相再同原本的结局那般惨烈,即使拼尽全力,她也要保全丞相府。

正当苏念从海棠花上移开目光,一只信鸽停到了窗台边。

它低头啄了啄苏念的手,示意她取下绑在它腿上的信件。

涟漪将小竹筒中的信件拿出,递给苏念。

苏念瞥了一眼,看到上头落名的是沈檬后愣了愣。

沈檬是一国郡主,同时也是沈昭的表妹。

按着书中的剧情和人设,沈檬就是披着兔皮的狼,她喜欢沈昭并为了沈昭刻意接近苏念,利用苏念,让苏念对沈昭死心塌地,从而扳倒左丞相。

信上写的无非是一些闺阁女子的日常问候,一直到末尾才提到正事。

沈檬信上写着再过三日便是花灯节,她与苏念二人许久未见,希望苏念在花灯节那日能应约出来陪她一同看烟花,还特地说明她会带上一个苏念绝对感兴趣的男子一起。

苏念看到这里眼角抽了抽,看来这个角色的好色程度已经深入人心了。

“小姐,可是沈郡主约您三日后去参加花灯节?”

涟漪猜道。

苏念挑眉:“你怎知?”

“前几日出府给您采办东西,遇见了沈郡主身边的桃月,她同我提了一嘴。”涟漪笑道:“沈郡主与您感情真好,涟漪看了就好像是亲姊妹一般。”

苏念满额黑线,也不怪涟漪不知情,之前书中的原主不也同样被沈檬耍的团团转。

一想到这苏念便心中泛寒,沈檬费尽心思与她成为闺中密友,甚至对她的喜好都拿捏有度,知道她欢喜美男便到处搜罗容貌俊美的男子送给她,这些对她的好,若不是苏念早知因果,怕也会甘愿沉溺在沈檬制造的友情假象中。

一阵恶寒让苏念打了个激灵,她想也没想的开口拒绝,可这拒绝的话刚溜出口就被她咽了回去。

这次能拒绝,可下次又或是下下次呢?

她这样一次次拒绝沈檬肯定会起疑,倒不如她先和沈檬断个干净,省的之后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小姐,花灯节你想穿哪件衣裳去?”

涟漪此时已经在操心苏念三日后的穿衣打扮了,她知道花灯节必定会有男子在场,涟漪自幼同苏念一同长大,苏念的脾性就数她最明白了。

然而苏念的心思却并不在这里,她一反常态,随意的指了一件最为素雅的襦裙。

“随意。”

她草草的说了句,涟漪一脸惊讶,往常只要沈檬邀约,苏念都会精心打扮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