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变态折磨调教性奴玩具(寝室娇喘声)免费阅读全文

变态折磨调教性奴玩具(寝室娇喘声)免费阅读全文

石九良过来安设好了棺椁,带着人过去要抬着石林过来,结果看到冷氏撒野打滚的闹起来了,气得想要一脚踹死这个老货,正所谓授室不贤祸及三代,九爷爷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如古人死了,石九良知里挺好受的。

“九哥,不急。”石晗玉看出石九良着急了,作声。

石九良过去:“咋办?”

石晗玉看了眼冷氏:“你们一大早是来我家门口卖尸的对吧?”

冷氏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鸡似的,刹时没声了。

“昨儿去告官,没挨打吗?”石晗玉看石二福。

石二福脖子一梗:“没有!”

石晗玉点了拍板:“那一定是你们跑的快,当初爷爷并未曾被害死,又由于护着你,让你活命,以是我给了他白叟家体面,但是你别忘了,石大福秋后问斩的工作也没多永劫间了,你想要一路去鬼域路作伴儿,我能玉成你!”

提到石大福,石郎庄的人像是才想起来这么一集体似的,打从石郎庄立了庄子到如今,石大福但是第一个可能要被官府杀了的人呢。

石二福神色铁青的指着石晗玉:“你说的是人话吗?如古人死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哦,你以为死无对质是吗?”石晗玉以前就以为石二福对比智慧点儿,事实证实还真是如许的,石林一死,死无对质,本人就算是想要让他死都没有措施。

石二福不耐心的摆手:“别说那些没用的,我今儿就问你这事儿咋办?”

“让老爷子入土为安是我们子弟子孙该做的工作,除了这件事另有此外吗?”石晗玉挑眉。

冷氏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指着石晗玉:“你说埋了就埋了?今儿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撞死在你们家门口!”

“给你什么说法?”石晗玉看着冷氏:“报官?请仵作验尸?人是明天清晨抬过去的,真要是死的不明不白,你以为谁嫌疑大?”

冷氏被问停住了。

石晗玉沉声:“九哥,送爷爷回家!”

石九良让冯春生几集体过去要抬石林,冷氏过来就扑倒在尸身上了:“不行!你们谁也不能动,就放在这里!就放在这里!”

石晗玉眼里一抹寒芒闪过,几步过去扯着冷氏的头发把人硬生生的拖开,沉声:“送爷爷回家!”

冷氏拼了命想要和石晗玉厮打,石迎娣扑过去把人间接骑在了世人眼前,扬起手照着冷氏的脸上便是两个嘴巴。

石晗玉漠然的看着,石招娣也没转动。

两巴掌下去,石家人彻底炸庙了,扑过去就要和石迎娣厮打,石晗玉这才说:“一百两银子未几。”

这些人像是被点了死穴似的都看向了石晗玉。

石晗玉过来拉着石迎娣到死后,冷哼作声:“可你们凭什么要拿银子呢?”

“打死你!”赵氏第一个扑过去的。

石晗玉都没转动,人群里冲进去不少人盖住了石家人。

石山冷着一张脸走进去:“乱棍打进来!”

一声令下,冷氏一家子捧首鼠窜,原本看热烈的人就知道石山会露面,以是没人帮冷氏一家。

石晗玉福了福身:“大爷爷,轰动了您,其实欠好意思。”

石山摇头:“家门可怜,你能入殓了我的兄弟,好孩子。”

“应当的。”石晗玉看了一眼石宽,知道是他去叫人了,不得不说石宽还真是对比有大局观的人。

石晗玉让石招娣筹措家里的工作,随着石九良去青牛镇。

路上,石九良气得直骂人,石晗玉倒没什么设法,冷氏他们低估了如今的姐妹三人,做出如许的工作很好理解,只是通过这件事,石晗玉以为石郎庄的人还真得用一批了,正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挫伤,至于用什么人,那就要好好揣摩揣摩了。

“晗玉是要办什么事?”石九良问。

石晗玉揉了揉额角:“是洗发膏的原质料,咱们没有几多皂荚了。”

“山上没了?”石九良一听,缓和了。

石晗玉嗯了一声,才说:“皂角树也不但单山上才有,只是需要少量的人力,收罗、收购再送到作坊里,咱们雇不起那么多人。”

石九良拍板,这倒真是个问题。

“九哥,我想要用一些人,庄子上的人可用的多吗?”石晗玉乘隙问。

石九良想了想:“别着急,转头我揣摩揣摩。”

“嗯。”石晗玉很愿意把这件事交给石九良,本人熟悉的人都有限,更别说懂得了。

青牛镇,茶肆,石晗玉让石九良去忙,本人在这边闭目养神小睡了一会儿,百草堂小伴计陈旺过去的时辰,就见石晗玉睡着了,站在阁下作声:“石密斯,石密斯醒醒。”

石晗玉睁开眼睛看到陈旺:“人呢?”

“顿时过去。”陈旺端详了石晗玉。

石晗玉揉了揉脸:“那你就在这里坐着,一会儿约定了要几多药材,我先给你一半的利益。”

原先另有点儿担忧的陈旺安心下来:“我去把人叫出去。”

出去的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人,古铜色的皮肤一看便是长年在山上往来的人,绸缎的长衫却是能用来区分一下身份了。

“鄙人安泰县人士,长年往这边送药材,姓周。”周良说着坐下来:“密斯是想要皂荚?”

“不但单是皂荚。”石晗玉拿进去早就筹备好的单子递过来:“周老板看看都有吗?能给我们匀进去几多?”

周良看着明细单子,半蠢才摇了摇头:“密斯要的皂荚却是不少,要几多有几多,其他的药材不敢多给,上头查起来吃不了兜着走。”

石晗玉拍板,管控行医必会管控药草:“那硝石呢?这个我需要一些,再便是我需要珍珠。”

周良看着石晗玉:“密斯要珍珠?这价格可不低啊。”

“我只要小珍珠,伴生珠,价格并不高,假如周老板能送来,咱们谈价格,谈好了价格有几多要几多。”石晗玉说的云淡风轻的。

这让周良不得不再端详石晗玉了,珍珠价格不低,就算是小珍珠、伴生珠,那也方便宜,有几多要几多?口吻不小啊。

“一斛珠怎么也要白两斤,就算是成色最差的小珍珠和伴生珠也得这个价。”周良说。

石晗玉偏头想了想,现代的计量单元已经很头大了,一斛珠是几多?本人不知道啊!

   本文链接:https://www.nklcm.net/post/54024.html 标签: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