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医妃不佛系宋禧第3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不佛系宋禧第3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却没想到一听老鼠,宋婉宁当即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一声就往谢君临身上扑,“老鼠!我最怕老鼠了!靖王哥哥快赶走它!”

谢君临被迫抱了个满怀,心说大事不好,只得安抚道,“没事,已经被我赶走了……”

被两个人堵在案下的宋禧为了躲避宋婉宁胡乱踢蹬的脚,左闪右躲,然后只听“砰”一声,她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了案上,疼得痛呼的同时顺口骂了句脏话。

“靠!”

一时寂静。

宋婉宁僵硬的缓缓矮xiashen,低头正巧就对上了宋禧那双清凌凌的凤眼。

瞬间脑子轰一声,宋婉宁登时颤抖着手,指着桌下的宋禧,一双杏眼悠悠打转着泪光“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事已至此,宋禧索性一把推开谢君临,自己爬了出来,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裙摆,挑起眉毛看着已经不知作何反应的谢君临,“你问他!”

谢君临薄唇微微张开,刚要解释,宋禧就笑了,“对了,你还没过门儿呢,大姑娘可不能听这些。”

本来没什么,配上她这个一脸少儿不宜的表情,硬是让宋婉宁笃定一定有什么。

宋婉宁捂住嘴,顿时哭的梨花带雨,端的是我见犹怜。

宋禧冷眼看着,心说不就是白莲花吗,我,宋绿茶,专治白莲花!

谢君临实在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脸一沉,大步向前一把抓住宋禧的手就把她往外扔。

“王爷,恼羞成怒啦?”

宋禧偏偏不肯饶过他,非要讨嘴上便宜。

“你闭嘴!”宋婉宁首先听不下去,气急跳脚,冲上前来不管不顾就给了宋禧一巴掌。

“啪!”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中。

谢君临没料到平日里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柔弱人儿能做出这种举动来,一时间没了反应。

宋禧的脸微微甩到一旁,也愣了一下,待回过神儿来就甩开谢君临的手,反手还宋婉宁一个巴掌。

“敢打老娘!”

眼看手就要落下去,一只大手忽然牢牢的抓住了她。

宋禧愕然回头,正对上谢君临眉眼沉沉强忍怒气的脸。

“你放开!我今天要不打死这小白莲算我输!”

“够了!”谢君临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今天闹得还不够吗?”

宋禧惊呆了,明明是你家白莲先动的手好不好!

“我这是正当防卫!”

宋婉宁自己打完这一巴掌其实也愣了。

她一直是装可怜装柔弱小白花的,也清楚谢君临就是喜欢她这个样子,可刚才气昏了,怒打了宋禧,还好现在她的理智回来了。

“王爷,都是我不好,”她眼泪哗哗的,一只手捂着心口,十分悲痛自责的样子,“都是我太在乎靖王哥哥了,都是婉儿不好,你罚婉儿吧……”

谢君临扭头看着已经跪坐在地上柔柔弱弱的宋婉宁,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禧冷笑一声,指着两人道:“你俩还真是天造地设一对狗男女,她白莲,你眼瞎,绝配!”

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宋婉宁哭的更加凄婉动人,她伏在地上,看着宋禧道:

“婉儿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姐姐,难道就因为婉儿不小心撞见了姐姐要害林若儿姑娘,姐姐就如此对婉儿怀恨在心吗!”

宋婉宁字字泣血,指责的理直气壮义正严明。

宋禧不知道她说的林若儿姑娘是怎么回事,但却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鼻尖也开始冒出细汗——这个身体在本能的心虚!

谢君临闻言,脸色凝重,面色黑沉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对宋禧动手了。

“不是,你听我说,她……”宋禧还没说完就被谢君临一脚踹了出去。

谢君临负手看着她,“别以为你是父皇赐婚我就不敢动你,总有一天我让你亲自向林若儿赔罪!”

说完就大力把门摔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谏阁。

“姐姐。”

宋婉宁来到宋禧面前,居高临下如同看着宋禧。

“姐姐没想到吧,堂堂镇国公府嫡长女,也有一天趴在我这个庶女的脚下。”

宋禧没力气与她拌嘴,只勉力抬起头来狠狠地盯着她。

“哼。”宋婉宁轻笑一声,“总有一天,我让你天天跪在我脚边,向我摇尾乞怜!”

说完就扭身离开了。

宋禧无力地趴在地上,小腹一紧一紧的抽痛。

她脑海中闪过一帧帧的画面,隐约想起原主好像是从谁那里拿了什么东西,又给一位姑娘掺在了饮食里……

宋禧想着宋婉宁刚才那个得意地笑容,整个人恶心的都快吐出来了。

她好不容易从地上艰难的站起来,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晃了几晃,就软软的向后仰倒了。

“王妃!”

护卫洗墨摆脱了奶娘刘妈妈,远远就看见王妃晕倒在地上。

……

宋禧醒来时,感觉自己手上一片濡湿,耳边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睁开眼,看见春江花朝两个伏在她床边,哭的眼睛都肿了。

宋禧知道这两个人心疼自己,但她也只能拍拍两人的手,柔声道:“我要问问你们……”

她打量两个侍女一番,“今日宋婉宁提了那位林若儿姑娘……”

一听这个名字,花朝就先沉不住气的跳脚骂起来:“她还有脸提?肯定是她派人怂恿的小姐,要不小姐也不会……”

宋禧赌对了,这两人一定知道些内情。

她又继续说,“宋婉宁说是我为了嫁王爷才害了林若儿姑娘,王爷听了很是生气……”

一向沉稳的春江也忍不住了,“是那人说药不会致死的!要不然小姐您从小纯良温和,哪里会做这样害人的事!”

她问:“那药不致死?”

“是,”春江确定的点了点头,“小姐让我亲自去问的大夫,的确就是一般的蒙汗药。”

“那林若儿怎么……”宋禧拧着眉,她的记忆里这一段不是很清晰。

难道这中间有人动了手脚?那这人是谁?又是什么目的?宋婉宁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