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第4章全文免费阅读

国师大人三岁半得宠着第4章全文免费阅读

一张脸憋得通红,穆莲溪几乎是张牙舞爪的冲上来,一把揪住了司雪衣的衣领。

司雪衣不明白自己一手养大的狼崽子怎么就瞎了狗眼看上这种佛口蛇心的蠢货,她的教育还真是失败到家!

叹息着摇摇头:噗,嗯,铛,砰……

一系列有节奏的声响之余,面前之人摇摇欲坠,接着倒在血泊之中。

五短的肥嫩小腿儿费力的从高大的太师椅上爬了下来,司雪衣郑重其事的走到了穆莲溪的面前。

看着她一脸血污倒在血泊之中,她却啧啧称奇的弯腰……

琉璃奶瓶被她从地上拾掇起来,小包子仔仔细细的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这东西可要保护好,这可是我的口粮!”

正在御书房中商谈着国之大事的风子祁,听说司雪衣哭了,就跟听说国破了似的,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远远的风子祁就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哭声:“啊哇,哇……”

心乱如麻,风子祁健步如飞,“怎么回事儿?”

“皇上饶命,小主儿兴许是被血腥场面给吓坏了!”

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让他为之蹙眉,接着就看到跪了一地的宫人,其中不乏两个平侯府的婢女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用手捂着地上女子仍潺潺冒血的额头。

心跳了几下,不知该说是何种滋味;风子祁怒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儿?衣衣呢?”

小狼崽这么快就知道是她干的啦?

这边正被人安抚着擦鼻涕眼泪的司雪衣忽而丹田一口气,铆足了朝天大吼:“哇……”

风子祁被震得肝胆俱裂,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向被嬷嬷抱着却怎么也哄不好的小娃娃。

“衣衣乖,朕不是在吼你,我只是……只是害怕失去你。”

他一双凤眸极冷到了冰点,但伸出去接过司雪衣的手却还是那般的小心翼翼,连对着她说话的语气也轻缓了许多,“衣衣,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么?”

“呜呜,嗝,她,她要杀我!”肥胖的小手轻颤着指向了地上仍旧昏死之人。

空气骤然凝结,风子祁冰刃一般的眼神直直射向了地上之人,却见她身侧两个婢女不停磕着头。

“皇上莫要轻信了她人言语,我家小姐人美心善,断然不会做出此等卑劣之事的。”

“住口,你们的意思是衣衣在说谎了?谁给你们的胆子?”众人大惊失色,惶恐对望。

且不说皇帝以往对平侯府上从不曾有过大的动怒,就是与平侯之女说起话来,也还算得上温润;竟没想到会为了个孩子,突然变了天颜。

但见众人震惊却无人应承,风子祁戾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会倒在这里?”

“回,回皇上,奴婢们就听到栖梧宫里一声惨叫,接着推门就看到,看到穆小姐倒在这里。”

“推门?看到?你们当时不在场?”

“是、是穆小姐让我们不用近身伺候的。”

婢女、嬷嬷们唯唯诺诺,不敢抬头。

“朕竟不知这后宫如今是平候之女说了算。”

第5章 气死你个祸害人的

转眼看向那群宫人,风子祁牙根抵着上牙床,冷声下旨:“来人,将这些伺候不力的,全都拉下去杖毙!”

狼崽子不愧是狼崽子,真狠!

偌大的栖梧宫中今日哀嚎震天,但皇帝怀中那位却巍然不动,眨着一双狡黠的大眼,淡看着面前的一切。

稍息雷霆之怒,风子祁睨眸看了看又在填肚子的奶娃娃,一点点理智在慢慢恢复,以他对司雪衣的认知……

“衣衣,是你砸了她的头对不对?”

又怀疑她?不行,绝不能穿帮,她还没报仇呢!

思及此,司雪衣哭唧唧小奶包上身:“子子帮坏人欺呼我,你也是坏人,坏人!”

小拳头半空挥舞,鼻尖早已红的一塌糊涂,水泡泡的大眼又掉了金豆豆,惹得风子祁没来由心乱如麻。

“不哭不哭,朕信你!”风子祁慌乱地温柔哄着。

从前规矩到都不敢直视她,如今却抱着她,还摸她的脸,这项认知让风子祁的心漏跳了一拍。

怦怦,怎么回事儿?她心肌梗死了吗?心怎么跳的这么快?

就在风子祁认真地给司雪衣擦眼泪,司雪衣却红了脸。

嘬着奶嘴,司雪衣避重就轻的解释:“……她想要当我娘,我不肯就打我,后来她就一脚踩在奶瓶上,就……砰的一下,摔倒了!”

稚嫩的嗓音断断续续的话语,却能让人飞快的脑补出一出惊心动魄的画面。

倏而,掌心收拢,风子祁的眸子里映出冷骇杀机:想当衣衣的娘,那岂不是想当太后?

骤然起身,风子祁下旨:“将穆莲溪轰出宫去,终身都不准她再踏进宫门一步,平侯教女无方,罪降三级,罚俸半年。”

岂料鄙夷的小眼神偷偷的瞟了一眼风子祁:要不怎么说是他小子的心上人呢!瞧瞧,她这个师父都快被人害死了,他却只来个禁足的惩罚,真真是泄气的很……

如论到当今大晋国第一受宠之人,外人惟津津乐道之栖梧宫里面那位;那可是惹得皇上将平侯之女轰出宫的主儿。

…………

一双大眼睛又眨巴眨巴的看着面前颠颠儿的替她夹了几片菜叶入口的男子,司雪衣吧唧了几下嘴巴,随即:“呸,不好次,要次肉肉。”

这性子,这喜好,还真是三岁看到老,她司雪衣可真是一点儿也没变。

风子祁叹口气:“衣衣,太医说了,你在换牙,不能吃太硬的。”

“肉肉,肉肉!”手中抓着奶瓶子上下挥舞,惊得旁人一身冷汗。

若是这小丫头片子稍不留神,那琉璃奶瓶砸在皇上的头上……

她倒是这么想来着;但看着满屋子的人,要是小狼崽子在这时候出了事,她非脑袋搬家不可。

忍着心头一口气,就算不宰了你,老娘我也非要折腾死你;顺着这条心思,这几日司雪衣没少在栖梧宫欺负天子风子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