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墨少娇妻是大佬第6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墨少娇妻是大佬第6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秦意这次特意休假,就是为了办这件私事。

当年师父把她教成后,秦家动乱,她孤身一人被师父送去了国研所,不久后师父病逝,死之前曾交代过有一样东西留给她。

就在江临的和园内。

只是之前她一直没有机会去取,所以耽搁到现在。

她和师父情意深厚,师父的遗物她一直惦记在心上,所以等到国研所的成果差不多了,立刻寻了休假期,准备去取回这件遗物。

隔天,秦意便买了机票特地跑了趟江临。

和园是江临的一家私人会馆,师父当年在和园的199包厢永久租下了个保险箱。

给秦意的遗物也就留在保险箱内。

秦意从机场打车到和园时,已经快要下午两点,她刚要踏进和园,忽地一辆豪车停在了和园前。

秦意漫不经心抬了眼,绕过豪车往里走,然而女人掀着裙摆走出来的那一刹那,秦意的眸倏然收紧。

女人的身旁还跟着个穿着精致华贵的贵妇,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瞧见两人,秦意慵懒的眸,瞬间盈上几分讽刺与讥笑。

还真是,巧得很。

竟然会遇到这两个人。

—–她的好妈妈和好姐姐。

五年前,她的父亲因为资金链断开,经营不善,导致秦家破产,父亲一夜之间身患重病,她为了父亲的病,四处哭求讨要了一笔手术费,没想到这笔钱却被母亲叶眉拿走,没几天,叶眉便带着姐姐秦悠嫁给秦家的死对头陈北安,重新做了豪门贵妇,陈北安的夫人。

当年她一边跟着师父暗中学习,一边料理家中惨局,等她反应过来时,向来高傲的她跪在叶眉面前求着叶眉把手术费还回来,留她那个可怜的父亲一命,可没想到,温柔美丽的母亲把她像垃圾一样丢出门外,转身带着秦悠嫁入陈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再接着。

父亲病亡,秦家家破。

至于她这个被遗弃的女儿,是死是活,从没有人过问。

秦意垂了垂眸,将思绪抽回。

说不清是恨还是厌恶。

只是少有的,戾气与烦躁从心头涌上来,密密麻麻地遍布心中。

秦悠和叶眉走到和园门口,一抬眼也看到秦意,瞬间惊愕不已。

她们早就以为秦意死了。

毕竟当时秦家家破人亡,还有一堆高利贷追债,秦意也只是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孩子,怎么养得活自己。

然而没想到秦意居然还好好活着。

“…秦意,你怎么会在这?”

秦悠拦住秦意的去路,惊愕不已地问道。

秦意实在不想看到这对母女。

五年都过去了。

只要想到陈年那些旧事,她就忍不住,烦。

当年她和秦悠这个姐姐关系不好,父亲病重的那段时间,秦悠不知道在神神秘秘做些什么,丝毫不关心父亲的死活。

后来更是离谱地支持母亲嫁到陈家。

母女俩,活的像对神经病。

秦意掀了掀眼皮,戾气很重地看了眼秦悠和叶眉,语气恶劣:“关你屁事。”

秦悠没想到秦意会这么粗鲁,她抱着臂错愣了片刻,随即红唇一勾,笑得很得意:“如果你要是想去和园,那当然关我事,你不知道吗?今天我要和墨总相亲,和园被墨总包了,今天的和园不接待客人…”

她说完,顿了下,目光扫过她全身,笑得更嚣张:“也不接待乞丐—”

五年过去,秦意这个当年眼睛放在脑门上的骄傲小公主,现在也什么都不是。

廉价的白t恤,黑裤,可不就跟乞丐差不多。

一旁的叶眉复杂地看了眼秦意,她嫁入豪门,悠悠也马上要成了墨夫人,要是让秦意再出现,恐怕会坏了他们的好事。

她走到秦意身前,有些为难地温声道:“小意,妈妈没想到你还活着,这么多年没见,妈妈也想和你叙叙旧,但是和园现在的确被墨总包下,悠悠也要和墨总商量订婚的事,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事,换一天再来吧,要是真的没钱,妈妈这还有几百,你先将就着用…”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递到秦意面前,浑似打发叫发子。

秦意嗤笑了声。

像是看个笑话一样扫过两人。

秦悠被她的眼神激怒,冷哼道:“几百块可够你用很久了,你可别把自己当成当年的秦意了,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五年过去了,说你是乞丐,你都不如。”

“是吗?”秦意接过叶眉递出来的几张纸币,秦悠的眼中刚闪过丝得意,下一秒却见秦意一把将几百块人民币撕碎,她的脸色一变:“你—-”

话未说出口,只见秦意把碎片洒在两人身上,精致的礼服黏上不少碎片…

秦意一把将秦悠扯开,贴近秦悠和叶眉,声音冷若寒冰,:“秦悠,叶眉,你们最好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几百块买你们的良心我都嫌高,嗤,乞丐?你们这两个垃圾也好意思对着别人指点江山,说你们是垃圾都侮辱了可再生垃圾的种类!“

她收回目光,抬步往和园内走去。

秦悠被她的话气疯了,脸涨的通红,窜到她面前。

“秦意,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告诉你,我可是未来的墨夫人,你自己命不好,居然还敢口口声声嘲讽我和妈妈,你信不信,只要我和墨总说一句,你在江临就再也待不下去!”

墨总?

秦意又恢复那副懒散的模样,抬眼扫了她下:“你说的墨总,是墨靳臣吧。”

听见她提及墨靳臣的名字,秦悠不无得意道:“那当然,这江临还有谁敢称第二个墨总。”

“墨靳臣倒是长得人模狗样,举止风度,看着像是个人物—-”秦意的话让秦悠越发得意,墨靳臣当然是江北三城最好的男人,有钱有势还有脸…可这份得意不过三秒,只听秦意冷声补充道:“只可惜,好好的男人,年纪轻轻,瞎的很,连你这种垃圾都看得上—-”

她的话刚落,秦悠脸色一变正要发作,身后传来奶声奶气惊喜的附和声:

“爹地,听见了吗!是妈咪哎!妈咪都说你要是看上那个大妈眼瞎哦!”

这是—-

熟悉的声音让秦意的动作一顿,她转过身,只见冷漠矜贵的男人正牵着漂亮的小团子墨宴修站在几步外,定定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