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无敌双宝腹黑爹地请温柔第2章全文阅读

无敌双宝腹黑爹地请温柔第2章全文阅读

云卿颔首道歉,转身走了。

沈青豫望了那哭肿的女医生一眼,背影身材挺俏。

他吹个口哨,回头看二哥,只见男人俯身,修长手指捡起地上掉落的名牌,看了一眼,眸色不明。

“走吧。”

“啊?你不还给人家啊?”

……

实在难受,云卿找来了好友苏家玉,两人吃火锅,苏家玉看到她辣出一圈眼泪。

她看不下去,筷子一搁,气愤地大骂,“下午我好死不死是在手术室,要是我在啊,手术刀一把剁了顾湛宇那玩意儿再把小三捅烂!”

云卿慢慢的拿起啤酒,清冷笑了,“支持啊,香肠切成两千片,鲍鱼剁成蒜蓉,嗯?”

“……”苏家玉目瞪口呆,想象着她话里的比喻。这特么有点狠了吧。

这妞平时看着仙气满满,私底下么……呵呵哒。

只是瞧她那自若的样子,又心疼:“少装没心没肺,这偷偷哭肿的眼睛当我瞎了?”

“卿卿,你要龟缩到哪一步?今天闹的那么大现在医院谁不知道你的事了,你还怎么呆?他顾湛宇这些年玩疯了,故意的,摆明了是让你生不如死!”

“我今天辞职了。离婚,我也提了。”

苏家玉一愣,妈地就从不按常理出牌,说辞职就辞职!等等,“靠,终于提了,你这语气还舍不得啊?”

云卿轻笑一声,眼底带泪,“这些年,我还是自欺欺人,我知道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可我真的不明白,我那么干净,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就因为我没有膜?医院的报告都说是外伤裂了,还有我腹部的疤,六年前十二指肠手术留下的,他就是不信,我何必说谎,除了他我还认识哪个别的男人?”

苏家玉一顿,神色有点讳莫,那份处女报告其实……

“唔,我得去趟洗手间。”

苏家玉回神,“用我陪吗?”

云卿摇头,离开餐座,循着标识找,只是人太多,将她挤着,云卿本就喝得醉意上头,走到僻静的走廊里,她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她皱眉回头,蓦地——

一股力道袭来,有人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口鼻,是湿纱布,极淡的药味还是被她闻了出来。

不好!有人要害她!

云卿迅速屏息,抬手朝着那条手臂的静脉打过去,男子不料,痛的松开了手。

抓住机会,她涌开人潮逃跑,后面传出狠戾的声音:“她往那边跑了,快追!”

……

云卿使劲跑,厕所的标志也没看,就闯了进去。

里面一众男人顿时,愣住!

他们纷纷扭头,看着这个气喘吁吁的漂亮女人。

长裙摇曳,白腿婀娜,瓜子脸却长得冷冷淡淡,醉得脸红红。

美人闯男厕所,反倒让人惊艳,大家都等着她窘迫。

只是,她细长的美眸瞪了一瞬,微红的脸很快就淡定下来,“sorry,你们继续开闸放水啊。”

众男:“……”

云卿非礼勿视地偏过头,只是她现在也不能出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厕所藏身。

她飘忽地穿过男人们背后,打算找个隔间,那稀稀落落的水声却让她眉头一皱,职业病来了。

“一滴一滴的,大哥,前列腺该检查了。”

“一听就分叉,小哥,肾亏啊。”

几句下来,男人们涨红脸,却反驳不能,吓得纷纷提裤走人。

云卿挑眉,醉的水汪汪的眼无辜,“跑什么,有问题咱们治疗,我口碑不错的,专治不和谐,治好的案例很多…怎么都跑了?咦,还有一个……”

她一瞥,最里面的便池前,一道高大的侧影纹丝不动,西装笔挺,模样冷酷。

有种男人,即便是站在便池前都散发着一股‘我很优雅’的气息!

云卿莫名的被那股强大气场静了静,复又糯糯笑了。

她走过去,“嗯,听这声音,先生你肾挺好,恭喜。持久超强,最少半小时以上,我说的对不对?”

“……”

没等来回答,周围的空气还冷凝了几度!

难道猜错了?

不可能,她这项绝活还从没失误过。

本着求真的原则,云卿走到男人面前,弯下纤腰,仔细凝视过去,就像在实验室看模型。

足足半分钟后,她抬头,雾气氤氲的眸子里满是专业,轻声喃道:“长得真标致呢。”

“……”

那两道已经盯了她一会儿的墨黑眼神,此刻浮上碎冰。

气压低的吓人。

云卿浑然未觉,就听到耳畔一声低冷肃杀的:“滚!”

这还是陆墨沉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

披头散发的女醉鬼。

一副专业点评师的口吻,不正经的浪……荡女!

男人的脸迅速阴沉下来,大手拉上裤链,修长笔直的腿沉步往外走。

什么人嘛。

夸你有吸引女人的本钱你还不高兴?

云卿挑了挑醉眉,话还没说完,她也就跟出去,轻吹个口哨:“不过先生,你很久没用了吧?这还是得常用……哎,人呢?”

她飘转眼眸,看着空空如也的走廊。

这男人是一阵旋风吗?

“好心和你说医嘱,也不听……”

她迷糊地站了两秒,忽然想起自己处境还危险。

酒喝太多,思维也迟钝了,她转过身,打算回厕所继续躲着,手机在苏家玉那,也没办法求救。

眼前突然一道黑影袭来。

“臭娘们,叫哥们几个好追,原来是躲男厕所了!”

云卿一惊,来不及挣扎就被猛地甩到了墙上。

她抬头,果然是刚才捂她嘴的三个男人。

这条走廊很偏僻,两端又很长,云卿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忍下惊慌,冷静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男人嗤笑地拍着她的脸,“娘们还挺聪明,知道自己得罪了人,那你知道你今晚会有多少个男人吗?哈哈,给她套上麻袋!”

“别抓我!我给你们双倍的钱,放开我,啊……”女人的尖叫声,迅速消失在走廊。

这时,洗手间隔壁的吸烟露台,男人修长的腿优雅地交换了一下,长指从容掸着烟灰,徐徐,才抬眸朝走廊尽头瞥了一眼。

古井如墨的眸,飘着漫不经心的慵懒与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