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越傻女有灵泉第2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傻女有灵泉第2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顾家小院子四间房,主屋里顾家二老住,他们此时所处的这间原本是为顾梓晨准备的新房,可眼下秦月夕自然不合适住进来,便只能同顾青青同住一屋,正对着顾梓晨的房间。

秦月夕伤重,一有了放松时间,身体如破败的落叶一般,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顾青青找来了大夫为秦月夕看了伤。

大夫为她把脉看伤,一连摇头,“这姑娘伤得太重了,而且身上都是新伤加旧伤,若是不好好休养,怕是难过十载。”

“啊?”

顾母和顾父诧异的怔怔互视,顾母看床上的秦月夕年纪才跟自己闺女差不多大就活不过十载,有些心疼的问道:“大夫可有什么办法救救她?”

大夫叹气道:“恐怕得长期药石将养才可,我先给她开个方子吧。”

“好好好。”顾母心善,连忙应下。

一旁的顾青青原本听说秦月夕可能活不到十年也有些动容,但当听到母亲说为了就她又要掏家底的时候连忙喊道:“不行!娘啊,哥哥本来身体就缺银子买药,我们家都快买不上粮米了,秦家那么对我们,为什么我们还要救她?”

顾母闻言哽噎了一下,但看着昏迷的秦月夕,叹气,“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可就真没了,再说我们现在只是给她拿些药将养罢了。”

“你!”

顾青青见劝不了母亲,气得跺脚跑掉了。

秦月夕迷迷糊糊的,听到吵闹声,半醒半昏,感觉眼皮子沉沉的,挣扎着睁眼,却不是那间破旧的农家房,而是一处一望无际的空间,四周迷茫着浓雾。

待她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泡在温热的泉水湖里。

泉水湖呈现圆环形,上方有一个拳头大的水晶泉柱,形成一个闭环锁的形状,不断地涌现出蒸腾着水汽的灵泉,泉水清澈见底,流向不知名的地方,看不到边际,所经之处散发着让人心旷神怡的香气。

秦月夕原本浑身的酸痛感忽然消失地无影无踪,胳膊和身上的伤口都好了些,晚上还有些渗血,现在居然已经开始愈合了。感觉手腕间滚烫发热。

她下意识摸了摸手腕,低头一看,顿时惊住了!

是现代时候,爷爷以前送给她的手镯,圆环手镯的环扣处正是一个水晶柱状体,做成了闭环锁的形状。

之前这副身体上分明还没有的!

”这……”秦月夕这才发觉,这泉水湖越看越眼熟,竟跟她腕上的手镯一模一样。

秦月夕不禁喜极而泣,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不仅带来了爷爷送的礼物,还有这么大的惊喜,也算是给她这一缕幽魂莫大的安慰了。

再醒来已经是日落时分,秦月夕惊奇的发现身上的伤口果然好了大半,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声响。

“吱呀——”

顾青青端着药开门进来看见秦月夕醒了,脸色难看的把药摆在她桌上冷声冷气的说道:“喝吧!”

秦月夕怔了一下,“这是……”

“这是我爹娘的血!怎么?怕我毒死你吗?”顾青青一想到爹娘为了救她把买米的钱都用了就没给秦月夕好脸色。

她顿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月夕知道,顾家应该没什么钱的,虽然她对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可是这条件她多少也能猜得到。

顾青青气红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赶紧把喝掉,真不知道我们倒了什么霉!”

说完怒气冲冲的走了。

秦月夕的目光从顾青青离开地背影收回,看向桌上温热的汤药,微微触动。

其实她身上的伤都已经全好,可以离开了。

看着窗外还明亮的天,她下床打开了门,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对门房里正看书的顾梓晨。

顾梓晨见她重伤还下得了床,微微讶异的挑眉,“看来你命硬。”这么快就下床,怎么也不像活不过十年的人。

秦月夕无言,人刚好就开始怼人,不过看在顾父顾母的份上,她并不打算跟他计较。

“伯父伯母呢?”

顾梓晨见她好好说话,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去做工了。”

“咕噜……”

这个时候,两人的肚子不适宜的齐刷刷响起。

顾梓晨:……

秦月夕:……

她叹气,“我去做点吃的。”

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是自己好歹受了顾家恩情,做个饭还是可以的。

“没必要。”顾梓晨直接泼她冷水,“厨房没有米,买米钱都给你买药了。”

秦月夕没想到他们为了救自己能做到这个地步,只是巧妇无米之炊,令她犯难起来,望着外面干净的小院,灵光一闪问道:“这里有河吗?”

顾梓晨眯眸:“村东头有一条河。”

她想做什么?

待不住这穷酸之地想探路离开?

“太好了!家里没点荤腥可不行,我去捕鱼,中午加餐。”秦月夕心下暗暗发誓,一定要养好这幅瘦弱不堪的身体,好好锻炼,争取恢复到前世的身体敏锐力。

顾梓晨心下实在不愿看到秦月夕堵心,原本转身就要走,闻言却诧异了:“你会捕鱼?”

“呃,学学就会了啊。”秦月夕理直气壮地拿了木桶,又回头看他一眼,“你要不要一起去?”

顾梓晨探究地看了她一眼,秦家高门大户,从不放这位痴傻庶女出府半步,别说抓鱼,她便是连河水溪流怕是都未见过,何来这般底气?

想来从她入门恢复神智开始,总是出人意料,让他难以将满腹怨气发泄在这样一双清澈的眼神下。

半晌,他脸色虽然依旧阴郁,可却破天荒应了声,“嗯。”

秦月夕不动神色地看了眼他的腿,之前未曾好生留意,顾梓晨的双腿受过重伤,留下残疾,只能依靠轮椅行走,乡下粗简,这轮椅也是粗制滥造,代步非常不方便,可他习过武,臂力惊人,倒是没让自己表露任何难堪。

这样风姿俊秀的人,不该被这点残疾碍了一身意气。

“那个,昨天谢谢你……”秦月夕不自觉放慢脚步,不让他察觉或者难堪,一边还绞尽脑汁和他搭话转移注意力。

顾梓晨顿了下,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神情依旧是淡淡的。

两人刚出门,顾青青抱着一筐玉米跑过来横在顾梓晨面前,护崽子似的瞪着秦月夕:“你想带我哥去哪儿?等等!你!你怎么下床了?”

顾青青想起秦月夕现在重病,刚喝完药就下床,气得破口大骂,“你知不知道那药多贵啊,你怎么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啊!白瞎我爹娘的药钱!”

说着就要把秦月夕往屋里拉,秦月夕反拉住了她,轻笑说道:“不用,我好了。”

这顾青青虽然说话跟她哥哥一样难听,但是性格却还算真率。

“好了?”别说顾青青,就连原本并没注意秦月夕的顾梓晨也一脸意外地打量着秦月夕,发现她身上没了之前的血气,额上藏在发际的伤痕也没了。

顾青青一脸惊奇的拉着她上下打量,“真神奇,你怎么好得这么快!”

“呃……这还多亏了伯父伯母肯请大夫为了看病,虽然还尚未痊愈,但也能下床了,我不能白白用你们家的。”秦月夕打哈哈说道。

秦月夕知道顾青青好糊弄,倒是一旁的顾梓晨一脸质疑的看着她的时候,她就有些尴尬了。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你看着也不傻啊。”顾青青郁闷。

秦月夕一脸淡色,“……”

早就应该看出她不傻了,不然怎么哄你。

顾青青这才满意的松懈下来,突然想起刚才秦月夕要带自己哥哥出去,“你刚才想干嘛去?”

“去抓鱼。”秦月夕打趣道,“看你哥那么瘦,你不想给他弄点荤腥补一补身体?”

顾青青眼睛一亮:“抓鱼?我也去。”

对上秦月夕兴味的笑意,她恼羞成怒,“我是不会给你和我哥哥单独相处的机会的。”

顾梓晨耳聪目明,闻言嘴角不动神色地抽了抽。

秦月夕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忍着笑,“想跟就跟着。”

村中小道狭隘,秦月夕走了没几步看向顾梓晨,有些后悔,她倒是没考虑到路况,这样的小路不方便轮椅行走可怎么办?

顾青青倒是大大咧咧的:“哥,我们绕路走,河沿边的路宽敞些。”

顾梓晨点头,没吭声。

秦月夕松了一口气:幸亏他没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