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笑话第8章全文在线阅读

笑话第8章全文在线阅读

当初?

当初他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虚荣又膨胀的和人说只是玩她。

那天晚上,文柯问他说的是真的吗?他喝了酒,心里烦,沉着脸反问她:“不然呢?”

文柯漂亮的脸上沾满泪珠,第一次拒绝他碰她。

郁子贺记得,自己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想让我碰就滚。”

文柯真的滚了,整整两年杳无音讯。再有她的消息时,她已经是方太太。

现在……

郁子贺看着文柯脸上的嘲讽,突然露出个干净的笑容。

“我高兴死了,怎么会不高兴。”

谁都没再说话,直到外面的方蒙和于倩沉沉睡去,郁子贺才抱着文柯回她的房间。

黎明之前,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

文柯埋在热水里,想把自己清理干净。那些郁子贺留下的痕迹却像是附骨而生的疮疤,一碰就疼,无论如何都洗不掉。

好在方蒙这几天对新欢热情高涨,不碰她,没看见那些青紫。

不然……

文柯打个寒颤,不敢去想。

“柯柯。”方蒙从后面贴上来,伸手在她纤细的腰上摸两把。

“瑶瑶那个男朋友,叫郁子贺的。好像是郁子谚的弟弟吧?你以前跟郁子谚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听说过?”

文柯摇头,眼角眉间刻意染上一抹迷茫,美艳像娇花的脸,带出一丝纯洁懵懂:“郁子谚从来不跟我说郁家的事情。”

又纯,又欲。

方蒙今年四十,如狼似虎的年纪,看得心头邪火四起。他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是文柯最好看。

“妈咪,爸爸,我……”方瑶欢喜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方蒙赶紧放开文柯,恢复彬彬有礼的样子。

文柯抬杯温水,远离方蒙,递给方瑶。

“瑶瑶喝口水再慢慢说,不急。”

文柯总是贴心的叫人浑身舒畅。

方瑶冲她露出个笑,乖巧的喝口水才说:“妈咪,我要和同学出去玩几天,不回家。”

说完又对方蒙调皮的眨眨眼:“给你们留两天二人世界,要是能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就好了。”

文柯浅笑,方蒙有点尴尬的瞪方瑶一眼:“别玩太疯,钱不够跟我说。”

说完还嘱咐管家安排车送她出去。

“柯柯。”房间无人,方蒙又缠过来。

文柯忽然有点犯恶心,没忍住弯着腰干呕起来。方蒙担心她,亲自打电话叫来家庭医生。

“先生,夫人怀孕了。”

方蒙和文柯都愣住。

好一会儿方蒙才有反应:“哈哈哈,好!好!”老来得子,不管是男是女,他都高兴。

当即都顾不上还有人在场,抱着文柯就往她脸上香一个。

文柯也是有些愉悦的,有孩子,她在方家的地位更稳固。

而且……她终于能正大光明做一回母亲了。

方蒙信神佛,因为孩子还在前三个月的关键时期,没有官宣,只是打个电话告诉方瑶一声。

“怎么了?看你很高兴。”郁子贺揽住一脸兴奋的方瑶。

方瑶不瞒他,语气很是激昂:“文妈咪肚子里有宝宝啦。”

郁子贺差点没忍住要咬碎一口牙,狠狠压下戾气,眼睛里泛起隐秘又危险的光,贴近方瑶。

“你年纪也不小,今天晚上,哥哥带你去玩点刺激的。”

方瑶正是爱慕郁子贺爱的浓烈的时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

“嗡”。

文柯看见手机有一条未读消息,打开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今晚九点,春影时光酒吧门口,我等你。贺]

她拿着手机沉默好半天,才回复。

[好。]

她想去和郁子贺断干净。反正他也只是把她当玩具,没什么感情。只要她好好说清楚,郁子贺应该不屑再纠缠。

毕竟,她肚子里已经怀着别人的孩子。

“老公,我……”她起身去找方蒙,正好见他穿上外套要走。

“你乖乖在家养胎,我临时有急事要出国一段时间。”方蒙脸上带着点疲惫和怒气,但在看向文柯时,还是尽量忍住,语气也放的柔和。

于倩那个疯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要求他带她出国去旅行,还威胁他不去就曝光两人关系。

文柯一想大概就有点明白,估计是他新欢那边出什么问题,不然方蒙不至于这么着急,乖巧又文静的露出个笑。

“你注意安全,万事平安要紧,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回来。”

文柯柔柔软软的叫人心里温暖,方蒙头一次后悔招惹到于倩那么一个祸害,上前抱抱人,轻轻拍拍她的背,这才离开。

……

晚上,在喧闹的春影时光酒吧门口,文柯准时到达,没见到郁子贺。

“这位小姐,你长的真美。”两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男孩子过来搭讪。

两人脸上挂着干干净净的欣赏和友好,文柯礼貌的回个微笑,往后退一步表现出不欲交谈的意思。

两人也没过多纠缠,又感叹一句,“真的很漂亮”就离开。

文柯经常被人这么夸,习惯了。

不远处,郁子贺带着方瑶隐在人群中,正好看见在门口的文柯。

方瑶高兴的就想过去,郁子贺一把拉住人。

“她怀着孕还出来,估计有什么事,我们去打扰不好。”

方瑶想想也对。

接着,他们就看见有两个男人笑嘻嘻的对文柯说什么,文柯也冲他们笑。

“文妈咪长的美,总是会被人搭讪呢。”

郁子贺看着方瑶,浅浅一笑:“是吗?我看她和那两个人很熟悉的样子,不然也不会笑那么开心。”

方瑶没在意:“可能是朋友。”

郁子贺隐晦的看那两个男孩一眼,微微勾起唇:“也许吧。”

在酒吧里,方瑶不知道自己被灌着喝下多少酒,到最后干脆眼一翻睡过去。

郁子贺打电话叫来两个人带走方瑶,这才去门口见文柯。

文柯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什么脾气,前几年,她等郁子贺的时间,每一次都比一个小时要长很多。

“听方瑶说你怀孕了?”郁子贺先发制人。

文柯点点头,身上带着为人母的柔和光辉:“我们……”

郁子贺拿出手机,当着她的面把那些照片删除。

“我们到此为止,恭喜你,方太太。”

文柯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有一点不敢置信。

郁子贺不屑的耸耸肩说:“我对孕妇没什么兴趣。今天也是在这边有点事,才叫你跑一趟。”

文柯松一口气,真心实意含笑出声:“谢谢你。”

郁子贺也回她个微笑:“走吧,我送你回去。”